「這小子想死嗎?」

蘇景修錯愕的說道。紫金戰甲乃龍戰天的護甲,強悍無比,雖然在他修為境界下無法發揮最強防禦形態,但至少還能抵抗萬箭齊發幾次,如今收回去,絕對是自殺的舉動! 破夢者 (5更) 司徒雲舒笑了,結婚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隔著電話,她也能感受到喬安的欣喜。

幸福感,透過電波傳遞而來。

真好。

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涼亭里,思緒開始放空。

慕靖南站在涼亭外,目光深深的凝視著她,她在想些什麼?

會想那個逝去的孩子么?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會的吧。

縱然是他,也會常常做噩夢,夢到一個滿身鮮血淋漓的孩子,跌跌撞撞的來到他面前,哭著質問他,為什麼不要他。

孩子稚嫩的嗓音,一遍遍的叫著他爸爸。

午~夜~夢~回,噩夢驚醒的時候,他沒有一次,身上是乾爽的。

渾身被冷汗打濕,就像剛從水裡撈出來一樣。

噩夢如影隨形,他尚且如此,那麼承受了這麼大傷痛的她呢?

閉了閉眼,慕靖南不敢深思,這是他永遠也無法言說的傷。

上天一定是要懲罰他,所以才讓司徒雲舒無法生育。

她是那麼的喜歡孩子,卻偏偏讓她承受了這麼痛苦的後果。

多希望,承受後果的人,是他。

轉念一想,沒有孩子……便沒有吧。

他會一輩子陪著她,沒有孩子,雖然會有遺憾,但誰的人生,又能十全十美呢?

人活一世,總不可能事事都如意。

…………

所有事宜,都是慕靖西瞞著喬安在悄悄進行。

當她得知的時候,只要安安心心等待出嫁就行了。

婚禮那天,她的禮服一共三套,全都是由慕靖西親手設計的。

出嫁服,是S國傳統的秀禾服,紅色為底色,再由金絲線綉上精美的圖案,精美絕倫,嬌奢華貴。

巴洛克浪漫式的婚紗,裙擺點綴著成千上萬顆細鑽,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無論在哪一個角度,都能保證她是最閃耀的。

敬酒服是緞面魚尾裙,雍容華貴中既方便行走,又能展現她曼妙的身材。

三套禮服,都深得喬安的心。

抱著慕靖西,直言他是最懂她的男人!

伴娘有兩個,一個是司徒雲舒,一個是陸萌。

確定好了伴娘,伴郎的人選,自然是宋雲遲。

還差一個,慕靖西想讓慕靖南擔任伴郎,卻被他拒絕了。

「二哥,你確定?」慕靖西隨意的坐在辦公桌上,看著自家埋頭辦公的二哥。

這可是大好的機會,他竟然拒絕?

合上文件,慕靖南身子往椅背上一靠,捏著鼻樑,「我確定,你找別人吧。」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二哥,可別怪我事先沒提醒你,伴郎和伴娘可是要玩遊戲的。尺度嘛,會有點大。」

否則,也不會邀請兩對夫妻了。

「什麼遊戲?」

「目前還不能透露。」

「不行!」慕靖南想也沒想的就拒絕,「婚禮是一件高興的事,玩大尺度的遊戲,豈不是粗俗?」

「二哥,你到底是為了我好,還是為了二嫂?」慕靖西低頭,點了一支煙,「行了,你要是不出席,我換個人選。」

慕靖西夾著煙,眯起眼眸深吸一口,「就江南好了。江南跟二嫂……不對,不能叫二嫂了。」

文件夾朝著他門面直飛而來。 古木收回戰甲,讓蘇景修大感意外。

甚至認為這小子是在自殺。

而正在凝聚利箭的南宮菱則冷笑道:「小子,失去戰甲護體,你必死無疑。」

「來吧,讓小爺看看你的武功到底有多牛。」

古木不以為然,傲立於此。

狂!

諸多武者紛紛無語。

到了這個時候,還要逞強,真是狂到沒救了。

「好,我成全你!」

南宮菱眸子閃過一絲殺機,意念控制,再次將萬箭調動起來。

嗖——

嗖——

無數箭芒飛出,鋪天蓋地。

「砰!」

古木雙腳踏在地上,陷入幾寸,雙臂擋在身前,眸子里透發著瘋狂。

沒有戰甲護體不錯,但他的肉身也很強。

今天,在這裡。

他要好好驗證一下,經過四種真元淬鍊,自己的肉身到底強到什麼程度!

而之所以敢這麼玩,還是因為他現在的狀態全開。

天罡九演陣加持六演。

爆元丹和靈魂燃燒提高修為達到武聖中期巔峰。

同時,太玄三變也被激發。

自己最大的資本,近乎所有的底牌都施展出來!

還不信頂不住這種九級武功,如果這都沒能力抗衡,自己還混個毛線球!

轟——

轟——

一如既往,利箭瘋狂擊中古木。

其場面和之前那般靈力亂竄,塵土飛揚。

而待得炮轟過後。

所有人就看到,歸元劍派的掌教仍然傲立在場上,身上已有多處焦黑,甚至皮膚多處被利箭劃破,鮮血滲出。

「我靠,這小子的肉身竟然如此強,只是輕微擦傷!」

「難以想象,他是怎麼修鍊的?」

國級勢力的武聖看到古木仍然堅挺著,紛紛膛目結舌。

之前那一次重轟沒有受傷,他們可以理解為是因為紫金戰甲的緣故。

可是,這一次,沒有任何防禦措施,以肉身正面抗衡,竟然一點事兒沒有,這肉身強悍的比妖獸還可怕啊!

「不過如此!」

古木收回雙臂,盯著南宮菱,冷笑道:「就這點程度嗎?」

挑釁!

南宮菱本來非常吃驚,聞得他所言,頓時惱怒不已!

「萬箭齊發!」

這個老太婆受到刺激,再次凝聚靈力,施展出九級武功。

嗖嗖——

轟轟——

第三次的轟擊又開始了!

而待得煙霧消散,古木仍然站在場上,呲牙咧嘴的道:「老妖婆,你用這破箭殺我,實在異想天開。」

經過這次轟擊,他的身體雖強,但還是劇痛無比。

「給我死!」

南宮菱看到這貨還沒被轟死,再次揮出靈力,召喚出萬箭齊發!

而且這一次並沒有蓄力,直接轟殺過去。

甚至,在飛出去以後,她再次施展出萬箭齊發,緊跟其後,轟向古木。

目睹兩撥箭群,蘇景修嘴角抽搐。

瘋了。

這個老太婆竟然肆無忌憚的施展起九級武功。

其他武者看到眼花繚亂的萬箭齊發,紛紛肅然,他們知道,雖然沒有蓄力,但數量多,威力仍然不減。

然而,在面對第四輪和第五輪轟炸后,古木仍然立在場上,自始至終都沒有挪動一步!

什麼叫做猛!

蘇景修和諸多武者可算知道了。

這他媽面對九級武功狂轟亂炸,仍然不倒,簡直是恐怖到極致。

「此子的肉身,太恐怖了。」

待得兩輪轟擊過後,蘇景修暗暗道。

他已經認可了古木的肉身強悍,而且知道,自己縱然是武聖後期也比不上他。

可是,肉身再強悍,修為和力量卻跟不上,面對南宮菱這種狂轟亂炸,古木只能當做一個靶子,被打來打去。

「老娘就不信轟不死你!」

南宮菱髮絲凌亂,面目猙獰,道。

她的修為比古木高,施展九級武功轟擊,卻始終奈何不了他,在這麼多人面前,比剛才被刺一劍還丟人。

「萬箭齊發!」

「萬箭齊發!」

「……」

一次次萬箭齊發。

一次次轟在古木身上。

整個過程持續近乎半個時辰,而在這期間,諸多武者看著漫天飛箭和那靈力爆炸,徹底凌亂!

他們從沒有見過如此強悍的戰鬥。

不,這不是戰鬥。

這像是一個武聖在修鍊武功,一個武聖在為她做習練的靶子。

轟——

轟——

不知第幾次轟炸后。

待得塵土落地。

矗立在場上的古木,遍體鱗傷的身體微微顫動幾下。

要倒了?

終於要倒下了!

國級勢力的武聖見狀,頓時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