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溫度,就想給老娘毀容了,真是太天真了。」在紅白交叉所籠罩的火焰,迅速的在女子的臉上燃燒起來,只不過她自己卻和沒事人一樣,我要找個名字,根本沒事,這些紅白色的火焰慢慢的被一股黑氣所取代,最後消失不見。

籠罩在女子臉上的黑氣也慢慢的消散,露出那絕世容顏。

「溫度不錯,暖暖的,正適合我作美容。」美艷女子說完之後,伸出左手。

抓住那巨大的龍頭。

女子的左手變得比龍頭還大,死死地抓住那巨大的龍頭。

先天火龍劍自己掙脫不開女子的魔爪,於是立馬進行了元素化處理。

將整個身體都變成了四濺而出的火焰。

「還想跑嗎?」美艷女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周圍所有的火焰不停的向美艷女子的口中飛去。

劉俊之看著這一點十分的驚心動魄,沒有想到先天火龍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被人一口吞了。

而且就連自己的先天靈火也不斷的被抽取,這女子究竟是什麼來路?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為什麼會這樣想?竟然吞咽了先天靈火,都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劉俊之的腦子當中有一連串的問號,不過他現在知道,如果自己不衝出這個陣法結界,或者在這個女子的手上逃脫,他的結局也會和先天火龍,也就是聞仲一樣。

不過他也為先天火龍感到十分的惋惜,畢竟他已經下了封神榜。

雖然自己當年是傷了他的根基,可是他還可以在修鍊回去,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命喪在這裡。

而且那個美艷的女子,對先天靈火竟然有克制。

不過這個對於劉俊之來說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劉俊之所考慮的,最主要的問題。是這個女子身上所纏繞的那黑氣。

這些黑氣之上,有殺戮之氣,寂滅之氣,還有許多他自己看不出的氣體,通通的纏繞在這黑氣身上,並且形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成為了一個主體。

而且這個女子突然冒出來,自己事先一點反應都沒有,就說明這個女子的身法十分的詭異,竟然騙過了自己的聽覺。

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就是說自己無法捕捉到這個女子的動作,而且這個女子吞咽了先天火龍。

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會把先天靈火煉化。

所以劉俊之小心的戒備著,她並沒有選擇衝破陣法結界。

不是劉俊之不想,而是太難了。

你根本就無法預測這個女子的動作,也就是說,他如果下一刻衝擊陣法結界,這女子就一定還會再動手,到那個時候,恐怕真的是得不償失了,於是劉俊之硬著頭皮,琅琊劍拿在手中,因為他現在不確定自己,是否能真的勝過這個女子。

不過有一點劉俊芝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拚命的話,自己的結局,也很可能和先天火龍一樣被吞咽。

美艷女子吞咽先天火龍,對劉俊之來說有一些影響。

那就是他的修為,實力可以大漲。

因為他和先天火龍處於對立面。

也就是說,先天火龍掛掉了,原本屬於先天火龍身上的陰火,會全部的轉到他身上來。

果然,劉俊之左掌心一團紅色的火焰冒起,其中還參雜著些許白色的火焰。

不僅是先天火龍的陰火,還有先天火女的陰火。

得到這兩種先天靈火的劉俊之,修為實力暴漲。 劉俊之的實力暴漲,自己本身的實力立馬就達到了武聖二重。

「突破了,實在是可喜可賀,可是你沒有渡過五行劫,就算突破了這個境界,也只是武聖一重。」美艷女子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個少年了。

他當然知道少年的名字,劉俊之,因為這次他的主要目標就是劉俊之。

原因很簡單,拿他要挾武神劉家的人,讓他們為自己賣命。

「如果我沒猜錯,你的身上有地獄的味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前來攪局。」劉俊之問道,他現在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就是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沒必要告訴你,如果你選擇臣服我,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不過我看你的樣子是打算跟我一戰,拼個魚死網破,那麼我就成全你。」美艷女子幽幽的說道。

然後黑色的氣息,她他的左手之上,漸漸的凝聚,凝聚成了一把黑色的長劍。

琅琊劍幻化成銀色的光芒,斬向這個美艷女子。

只不過女子輕輕用他右手的一根手指,擋住了琅琊劍的劍尖。

「很不錯,可是對於我來說,你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美艷女子說完之後,一張黑色的大網將劉俊之蓋住,並且束縛了起來。

「有趣的能力,你身上黑色的氣息果然有地獄的味道。」對於這黑色大網的束縛,劉俊之並不在意。

他真正驚訝的是,這個女子能擋住琅琊劍的一擊,究竟是怎麼回事?按理來說應該是不可能的,而琅琊劍的鋒利,天下又有幾人敢直面頓抵擋它,但是這個美艷的女子不僅擋住了,而且只是用了一根手指,這對於劉俊之來說是多大的藐視。

不過也正是這一擊,讓劉俊之是出了這個女人的深淺。

這個女人果然實力強勁,非他能敵。

不過現在已經交上手了,劉俊之會想盡辦法拖住這個美艷的女子。

劉俊芝的雙眼變成了赤紅色,他身後金色的巨人也一點點的慢慢消失,那點點金光都回到了劉俊之的體內。

劉俊傑笑了笑,現在看來一切條件都具備齊了,它擁有三種不同的先天靈火,再加上逍遙帝君一族的特有體質,也就是說它能在短一時間融合,只要三種先天靈火融合,那麼劉俊之就有信心對付面前這個美艷的女子。

因為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厲害啦,總共只用了一兩下,就將先天火龍徹底的消滅掉了。

但是現在劉俊之卻擔心另一個問題。是那個覆蓋在女子周身的黑氣究竟是什麼?

雖然說有可能來自地獄,但是其中摻雜的東西太多了,也根本不好確定。

正在這時候,有四個人同時進入到陣法結界當中,分別是石大長老,景浩,燕秦和燕雲天。

這四個人分別佔據了擂台的四周。

「你究竟是何人?為什麼要過來搗亂。」石大長老說道。

「石家的小兔崽子,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是石千月,石千來兄弟二人,我還會有所顧忌,不過你們四個,就算在我面前也完全沒有任何作用,我要帶走這個叫做劉俊之的少年,你們誰也阻攔不住。」美艷女子輕聲說道,不過石大長老聽見這話后,心就沉到了谷底。

石千月,石千來,這兩個名字很久遠,他們生活的年代是中古末期,而這個美艷的女子提到這兩個名字,就不得不讓石大長老重視眼前這個女子。

「原來你的目標是我呀,不過我可以不去嗎。」劉俊之將方天畫戟拿在手中,他有這個自信,這個美艷的女子對自己無可奈何。

現在的方天畫戟之內,擁有一個器靈和一個靈魂。

器靈自然是方天畫戟的器靈,不過這個靈魂可是被冠以帝名號的人皇。

聖帝,簡稱光耀聖帝,全稱統御九州火祖雷霆光耀聖帝,這一切的一切當然是聖帝告訴他的。

不過從這個稱呼中,劉俊之知道聖帝擅長三種屬性,而且每種屬性都十分的厲害。

這三種屬性是火雷光。

恐怕他要擊敗眼前這個美艷女子,根本沒有任何困難。

不過劉俊之現在不打算讓他出來,如果自己堅持不下來的時候,讓這個聖帝露一面就可以了,以他武神十重的實力,還對付不了這個美艷的女子嗎?

「你的實力我再清楚不過,不果沒有了乾坤夫人的保護,我可以輕鬆的拿下你,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雖然你是武聖二重的實力,但你沒有渡過五行劫,根本不是我的對手。」美艷女子說道,以他武聖二重巔峰的實力要對付劉俊之,完全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是再加上另外這四個人,美艷女子也知道自己能夠應付,今古這些人,和他們那個時候完全是不能相比的。

「那我就要讓你看看,我們所謂的實力差距根本不存在。」劉俊之說完之後,五種顏色纏繞著他的周身。

白色的金,綠色的木,蔚藍的水,紅色的火,以及黃色的土。

這五種顏色在劉俊之周身不停的流動,而且流動的越來越快。

不過這時候又多了幾種顏色,紫色的雷,青色的風,淡藍色的冰,炙熱的光,陰冷的暗。

這十種顏色相互纏繞,最後形成了一個碩大無比的太極圖形。

然後做個太極圖形,慢慢的消失不見。

劉俊之吐出一口鮮血。

美艷女子看到他這個模樣,哈哈的一笑。

「你失敗了,你怎麼這麼不自量力,在五行之上又加入五種不同的元素,你的失敗是肯定的,到了這種時候,你難道還認為你能打贏我嗎?」

「失敗?誰告訴你的。」劉俊之大笑著說道。

他剛才吐吐出的那口血,漸漸的,由紅色變成了黑色,最後變成了一個血塊兒。

因為這個血塊兒是積累在他身體裡面的毒素,他剛才只是藉助十種元素的力量,將這些毒素成功的排出體外而已。

他的母親可是先天五靈大帝,所以劉俊之度這個五行劫,有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失敗的可能。

雖然說劉俊只免疫世間任何毒,是存在他體內的毒,是他根本無法免疫的。 劉俊之左手五指,指著這個美艷的女人,雖然他沒有鬧清楚這個女人究竟是何種身份,可是,這個女人都承認了,他的目標是自己,劉俊之又怎麼可能乖乖束手就擒,任由他擺布,更何況這也不符合劉俊之的做事風格。

「這是我聽過最可笑的笑話,就算你渡劫成功了又如何,可是你的實力。還是打不過我。」這個女子,趾高氣揚,一股蔑視天下的樣子,他根本就看不上劉俊之,但是沒有別的辦法,因為這傢伙就是一個棋子,是他要用來對付武神劉家的棋子。

「你別太天真了。」劉俊之說完之後。

雙手合十。 校園高手 左手的五個手指,齊刷刷的對準了這個美艷的女子,劉靜只知道自己要攻其不備,才有可能擒住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要想捉住劉俊之,劉俊之也想捉住他,問一個究竟這個女子到底究竟是什麼人?他身上怎麼會有地獄的氣息?二是一直困擾在劉俊之面前的一個問題,這個女子到底是誰?他怎麼會憑空出現在這裡?而且這個女孩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看來是來抓自己的,但是她又怎麼會知道自己的一切呢?自己身在袞州,沒有去過別的地方。但是這個少女又是何許人也。而且十分的飛揚跋扈。根本沒用將自己等人放在眼裡。面對五個武聖,還敢說出這樣的話,這個女子也十分的膽大。

而且劉俊之還知道這個女子恐怕是不怕死的主,這裡面除了他們幾個武聖在擂台之上,其他的武聖都在擂台之外。這林林總總加起來不下30位武聖。

這個女子要如何防禦。

就是這一點,劉俊之就想不明白。

劉俊之知道,這個女子肯定會有幾台,如果沒有底牌的話,他不敢這麼猖狂。

景浩拔出自己手中的劍,一道紫色的劍光斬向這個美艷的女子,只不過這個美艷的女子一伸手,就將向他而來的紫色劍光捏的寸寸斷裂。

只不過這個美艷的女子剛將這一劍光破碎掉,那邊又一道劍光向他襲來。

這個美艷的女子。又是重複剛才的動作,把劍氣捏爆。

雖然劉俊知不知道這個女子是誰,可是他要帶走自己,自己也不可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斃,於是劉俊之的左手。

五道劍氣飛出,直奔這個女子的腰間而來。不過這個飛揚跋扈的美艷女子,不躲不閃,硬接了這五道劍氣。

這一點讓劉俊之知十分的納悶,他有什麼樣的自信,敢硬接自己五道劍氣。

不過隨後發生的一幕讓劉俊之驚呆了,這五道劍氣,還沒有到達這個女子的腰際,就好像碰到了什麼無形的東西,被碾得支離破碎。

石大長老手中多了一柄扇子,十大長老輕輕地將這把扇子揮出,然後有無數無形的颶風,將這個冷艷的少女圍在中間。

這些颶風越來越近,只不過這個女子輕喝了一聲,這些颶風便憑空消失,就像根本沒有出現過。

劉俊之終於知道,為什麼這個女子有十分強烈的自信。

看來他的實力,根本就不是普普通通的武聖二中巔峰,似乎他還有所保留,他已經超過了這個境界。

不過劉俊只知道剛才那個是台,完全沒有任何效果,更無法試出這個女子真正的水平,劉俊發現自己還是失算了,小瞧了這個女子,他果然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而且面對他們五個人的攻擊,這個女人都面不改色,而且這些攻擊根本就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

到底這個女人是誰?對於這一點,劉俊之完全沒有頭緒。

五個武聖,輪流出手對他進行攻擊,居然打中了他,可是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不,應該說是沒有造成任何傷害,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樣強勁的實力?

這個美艷女子一出手,抓住了劉俊之的肩頭。

「走。」女子說完之後,周圍的虛空裂開一道縫隙,然後女子帶著劉俊之走了進去。

劉俊之本來想掙脫女子的手掌,可是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努力,也掙脫不開女子的手掌,這個女子的手掌就像一隻鐵爪一樣,扣在他的肩頭紋絲不動。

虛空慢慢癒合,來得也快,去的也快,劉俊之就這樣消失在石大長老等人面前。

「快點派人,速速去尋找劉俊之的下落。」石大長老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竟然有人橫插一腳。

讓劉俊之掠走,而且還是在他們四個人面前,生生的將劉俊之帶走,就連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那個女子和劉俊之已經消失不見。

黑衣素問心,只是笑了笑,從始至終她有沒有插手,因為素問心知道沒有這個必要,那個女子自始至終的眼神中都沒有流露出一隻殺意,而是目光十分的柔和。

這對於劉俊之來說,應該是一場不小的機緣,隨他去吧。

虛空戰場。

那個美艷的女子抓著劉俊之,在黑暗之間不斷前行,不知過了多久,前面終於有了一絲光亮。

劉俊之發現自己只能看見眼前的事物,自己的整個身體卻不能動彈,而且思考能力也隨之停頓,他不知道這個女子究竟給他動了什麼手腳?可是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瘋血根本沖不破這個東西。

不是說瘋血弱小,而是這個女子的手段太高超。

她沒有能力禁錮瘋血,但卻直接把它封印了。

雖然只是短暫的瘋血,但對劉俊之來說也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因為自己不能動彈,所以根本就無法從這個美艷的女子手上逃脫。

而且最關鍵的是劉俊之也不知道逃脫以後該怎麼走,這裡除了黑暗就是黑暗,偶爾有絲光亮。這光亮的所在之處,是大大小小島嶼一樣的大陸。

而且劉俊之發現自己在這黑暗當中,竟然會找不到方向。

而且隱隱約約看不見。

這一點劉俊之十分的無奈,他的眼力極好,在黑暗當中也能看見事物,可是到了這裡以後,只隱隱約約的能看見一點東西。

至於其他的則是黑暗一片。 美艷的女子落在陸地之上,隨手把劉俊之向前一扔。

劉俊之狠狠的摔在了草地之上。頓時之間摔的是鼻青臉腫。

「我說過你在我面前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你還不信,還那麼大言不慚,認為渡過了五行劫,就有實力能和我一較高下,你太天真了。」美艷女子沖劉俊之說道。

「有本事把小爺放了,咱們再來過,我就不信打不過你。」劉俊之雖然知道打不過這個女子是事實,可是他的嘴上決不能服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