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看看。」紅蓮一身令下,身後的兩個侍衛毫不猶豫的就向著那入口走了去,只見的兩人消失在了光芒裡面,眾人不由得低呼了一聲,因為之前的人,根本走不進那光芒裡面去,就直接被彈回來了,大長老也是臉色微微變化了一番,但是,就在眾人驚詫還沒過的時候,兩個侍衛竟然從光芒里走了出去。

兩人定睛一瞧,頓時一臉的茫然。「怎麼回事,你們不是進去了么?」等兩人到跟前,紅蓮不解的問道,”小姐,我們確實進去了,通道也跟往常一樣,我們徑直走向了出口,結果,出來后卻在這裡了。」兩個侍衛更加的不解,他們明明看到出口就在前方,連外面的景物都看到了,誰知道這一出,腦子裡一懵,再定神的時候,人就又回來了。

「一定是他~!哼」紅蓮攥住了拳頭,冷哼道,這樣的手段,除了龍雨再沒別人了,一想到他為了米莉亞如此的不遺餘力,紅蓮沒來由的更加生氣,已經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了。

「小姐,我們這裡無端被封鎖,跟你有些關係吧?」大長老最是會察言觀色了,從紅蓮的神情中,大長老就已經判斷,紅蓮一定知道這是何人所為,而且從之前她非要啟動風行傳送陣來看,這明顯是仇人都追到這裡了,能追到這裡的仇人,就只有是為米莉亞而來了。

「大長老,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可不是我一個人惹來的。」紅蓮怒道,就算是這入口封鎖是因為她們的到來,但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尖酸的說吧,好歹大家都是同族中人,此時應該一起想辦法才是。

「不是你一個人惹來的?要不是公主被擄到這裡來,會有這樣的事情?不是老朽嚇唬你們小輩,如果這次的事情不好好處理的話,咱們風神一族就算是完了。」大長老痛心疾首的道,手裡的長杖狠狠的敲著地面,整個人是激動到了極點,以他這個年紀,還有這樣的爆發力,著實是一個奇迹。

「大長老!公主丟失的消息並沒有傳播開來,多目的神王府根本不可能知道米莉亞在我們這裡,你不要危言聳聽。」紅蓮一看周圍的人都被大長老這話嚇住了,趕緊反駁道,就目前風神一族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正面跟神王抗爭,但是紅蓮有十足的把握,神王府根本不可能知道米莉亞的下落,要不然,今天來的就不是龍雨,而是神王府的大軍了。

「好,我危言聳聽~!那麼,你來告訴我,這又是何人所為?」大長老氣的鬍子都飄起來了,指著那通道問道,紅蓮輕輕咬了咬嘴唇,含糊地道:「一個傭兵。」「傭兵?小丫頭,你是在說笑么?哪家的傭兵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了,我怎麼沒聽說過?」大長老越想越氣,他本來就不同意卡洛奇當任代族長,卡洛奇這個人,跟他的兄長伯夷那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喜歡走險招,做事愛過界,雖然一直以來並沒有釀造出什麼大話,但是卡洛奇上任以來,驚心動魄的時候那是從來沒少過。

通過紅蓮持有風神令牌,再到擄來米莉亞,大長老想的不是如何快速將這些問題解決,平息族內面臨的困境,而是迅速的做出了謀划,設計著由著一系列的事情,從而發動長老會,開啟全族大會,公然將卡洛奇的代族長位子罷免,那樣的話,繼承代族長的人選就只有一個人了,那就是大長老的兒子。

紅蓮根本沒有想到,大長老心裡打著的算盤是這,她還只是認定,老頭是年紀大了,沒了雄心,並沒有想到,這個面容剛正的老頭,心底居然這麼的黑。

「大長老,你先把人群疏散,這裡交給我如何?」紅蓮轉過頭道,眼下這種情形,儘快的解決才是正事,圍著的人越多,是非就越大,萬一引起騷亂就不好了。大長老冷笑了一下,「好~!既然你有這個自信,那麼你來。」說完,帶著一群人轉身就走,毫無留戀。 「小姐,我們怎麼辦?」身旁的人低聲問道,紅蓮眼裡猛地冒出一道冷光,「我去試試。」「小姐,這可不行,你要在這裡坐鎮,誰也不知道大長老會不會耍什麼花招。」那人趕忙阻止道。

????「沒事,大不了是走回來。」紅蓮揮了揮手,毅然決然的走上了前去,要說魔法結界,在整個基地里都不可能找出一個比自己還要熟悉的人來,畢竟神界中魔法已經凋零到了極致,而紅蓮卻是來自天祿大陸,身為九級的精神魔導師,對於結界,紅蓮倒也有些研究。

????手指輕輕的拂動著,嘴裡不斷的湧現出魔法咒語來,這是精神魔法中比較高級的一種魔法,名叫元素嚮導,通過魔法的施展,魔法師可以與空間中遊離的魔法元素進行溝通,並且可以通過溝通查探清楚魔法元素的排位,任何一種魔法都是利用魔法元素的不同排位來進行反應發生效果的,結界也不例外。

????空其中飄動著五顏六色的光點,紅蓮面上一喜,這是元素嚮導起了作用,這些魔法元素已經可以出現在她的腦海印象中了,嘴裡繼續咕噥著那晦澀的魔法咒語,紅蓮想通過更深一次的溝通,看清楚這個結界的排列方法,但是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呼嘯,所有的光點在瞬間消失,紅蓮只覺得自己太陽穴似乎是被猛扎了一般,疼的她不由自主的蹲下了身子,抱住了頭顱。

????腦海里不斷的回蕩著凄厲的尖叫聲,那聲音堪比深山裡的寒風呼嘯,音貝極其之高,紅蓮只覺得自己全身氣血翻湧,腦海中開始漸漸的出現幻象,「嘎」的一下,一切彷彿戛然而止,尖叫聲瞬間消失,那幾乎要將腦袋撐破的疼痛感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以至於紅蓮抱著頭在地上愣了有七八秒鐘才反應過來。

???? 與黑絲美女老師同居的故事 站起身忍著眼睛的酸疼一看,紅蓮大失所望,她也回到了入口處,最終還是沒有穿過這片結界。「這是怎麼回事,元素嚮導已經起了作用,為什麼我會突然遭到元素反噬?」紅蓮在心裡不解的嘀咕著,按理來說,魔法元素本身是沒有攻擊性的,只有將它們按照不同的次序排列起來,才會發生各種反應,從而造就各種攻擊性魔法。

????就魔法結界來說,它的本身效用則在一個困字,結界不帶有攻擊性,這就導致了,結界中的魔法元素排列順序是沒有攻擊性的,即使是接觸到了魔法元素的排列,也不該受到攻擊才對,而剛才,紅蓮所遭受的甚至比單純的攻擊更為的厲害,因為,她是在精神層面上被魔法元素攻擊了。

????而且是顯性的攻擊,這也說明,這個所謂的結界,實際上是具有攻擊性的,但是,它又跟結界的原理相悖,在皺眉想了一會後,紅蓮得出了最後的結論,這個所謂結界的東西,根本不是結界,而是另一種詭異的存在,它比魔法結界更先進,更神秘,至於是什麼,紅蓮就不知道了。

????同理,她也沒辦法解開。「小姐,咱們不能在這裡坐等著,大長老在暗地裡聯繫二長老跟三長老,恐怕在策劃些什麼。」卡洛奇派來的心腹低聲回道,剛剛他跟幾個埋伏在大長老身邊的內線聯繫了一下,結果得到了這個很不樂觀的消息,於是趕緊來報告紅蓮。

????紅蓮臉色微微一變,風神一族並不如它呈現在神界中的面目一樣,是那麼的團結有愛,實際上,在風神一族內部,權力分化是相當嚴重的,風神一族雖然都是傳自風神一脈,但是自從真正的風神戰死之後,歷任接替的風神都沒有最先的風神那般的強力,而且風神並不是一脈單傳,而是在風神一族中幾個氏族之間更替,於是就形成了四股勢力,第一股勢力就是如今卡洛奇為首的大族長一脈,這一脈已經連續繼任了三任風神,族長也是連著三任,在風神一族中擁有最大的一股力量。

????其次就是大長老一脈,二長老一脈,三長老一脈,這三位長老各自為自己氏族的族長,在他們的氏族中,也是曾今出過風神的所在,實際上,風神一族內部的權力是由大族長跟三長老分別持有,大族長掌有大部分的權利,以便他擁有決斷權,而三位長老組成的長老會,則是屬於風神一族的宗族祠堂一般的存在,可以在必要的時候,以全族的名義召開大會,公開投票罷免或者推選新的大族長。

????在風神一族輝煌的那些年代里,大族長的位子是幾個氏族都很覬覦的所在,但是自從風神一族墜落開始,赤伯虎,伯夷,卡洛奇,父子三代開始相繼撐起危難當中的風神一族,使得他們這一脈的聲望大增,同時重重的削弱了三大長老氏族的權利,在伯夷當政的時候,整個風神一族雖然也存在著矛盾,但是因為伯夷這個人極其的聰慧,一直都將各方制衡,這才使得風神一族千年以來的權力詬病得到延緩,而自打卡洛奇上任之後,這些舊病複發,要不是因為風神一族被神皇全力打壓,只怕風神一族內部就先分裂了開來。

????本來這還是一條在驚濤駭Lang中顛簸翻滾的破爛戰艦,但是紅蓮的出現,卻再一次的加快了它的解體。此時在阿爾科莫體內發生的一切卡洛奇並不知道,身著貂皮大衣,里穿高階軍服的卡洛奇春風滿面,當年他被秘密派出神都的時候,他曾今發誓,自己一定會堂堂正正的再回來。

????沒想到,如今竟然隨願,而且在安格斯的幫助之下,卡洛奇臨時得到一個肥缺,神都護衛騎士團榮耀師團的代團長,雖然這個團長的前面有個代字,但是對於如今跟安格斯處在蜜月期的卡洛奇來說,這個代字去掉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加上自己本來的職務,那麼在整個神都,兵權排名第二的,則是非他卡洛奇莫屬。

????想想當年,因為自己乃是風神一族的出身,受了到少貴族的白眼,還一再的受到排擠,如果不是那些貴族們的聯合陷害,他卡洛奇也不用灰溜溜的偷偷跑出神都,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當什麼領主。

????如今,風風光光的回來,一切重新開始,好戲慢慢演。心裡如此想著,卡洛奇一隻手還在不停的揉玩身旁的侍妾,侍妾穿著華麗的皮毛大衣,衣襟敞開著,已經有些嬌喘難耐了。

傾國不傾城 ????「呼呼」的粗氣聲中,卡洛奇身子轉了過來,一把將嬌媚的女子拉入懷中,正待寬衣解帶馳騁一番,突然,馬車外面傳來了「怦怦」的敲擊聲,卡洛奇頓時收住了慾火,整個人神色變得清明無比,將懷裡的女子往旁邊一推,一把就拉開了車窗,外面風雪撲面,白茫茫的一片,只是窗子打開,刺骨的寒風就「呼呼」的往裡灌。

????窗外是一個外罩皮毛披風,里著皮甲的騎士,騎士的面罩上已經被白雪覆蓋,看到馬車窗口打開,騎士趕忙將面罩往上一推,急聲道:「將軍,再有半個時辰就到神都了。」卡洛奇點點頭,沒有一點好事被打擾的不快感,反而沉聲道:「大軍緩行,就地紮營,大家暖和暖和。」騎士感激的點了點頭,催馬傳遞消息去了。

????神都,也叫冰晶之城,在它的百里範圍之內,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冰雪遍布,寒冷刺骨,而神都,則是建立在一座冰山之上的冰晶之城,日復一日的嚴寒非但沒有將它的名望降低,反而將冰晶之城造就成為了神界上的第一大神跡所在,傳說,這冰晶之城,乃是創世神的愛人,有著冰霜女神之稱的阿戴拉.赫茲運用超凡的神力建造,後來,神族舉族牽到神界,為了表示對父神的創世之恩,而降這座冰晶之城定為了神界的首都。

????卡洛奇這次帶了不少人,有千把人左右,都是他多年來征戰的心腹軍士,除此之外,這次順路帶的物質也是極為的龐大,雙馬大車有近五十輛,其他各種運送的工具加起來,車隊綿延起來能排上一兩公里,而這些物質,全數是卡洛奇帶來送禮的,其中,當然包括送給安格斯的大量珍稀玩器。

????風神一族雖然一度被神皇打壓,但是因為種族天賦,他們從來都不缺乏金錢,後來又在阿爾科莫的領地發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能量石巨礦,雖然這些年來風神一族極其的低調,能量石的消息封鎖的很嚴密,但是私底下秘密的,還是通過能量石發了一大筆的橫財,而這些橫財,如今就被卡洛奇用在了陞官鋪路之上。

????風神一族要想重新找回昔年的榮耀,現在就必須能夠穩穩的站立在這神都當中,卡洛奇這次也是大下血本,只待一進城,這大筆的財寶就都撒出去,以前的卡洛奇就是太古板,不懂得這為官之道,這才受了排擠,如今的他,在接觸了安格斯之後,一切似乎都看的是那麼透徹了。

????再說安格斯,一身華麗的金色長袍,上面考究的皇宮繡花式樣,讓陪坐在他身旁的貴族們都不由的紛紛側目,安格斯大人這次出外了一次,回來之後更加受到神皇的重視了。

????「尊貴的安格斯大人,神皇陛下有請。」一個內官滿臉含笑的上前來說道,安格斯很紳士的笑了笑,伸出自己的右臂向在座的貴族們行了個禮,昂首闊步的跟著那內官去了。

????「陛下不知道又要賞給他什麼了。」一個胖乎乎的貴族低聲說道,身旁的另一個貴族不由得詫異道:「你怎麼知道?」「你沒看到烏拉米奇那諂媚的笑么,每次安格斯有封賞,他就是這種得意的笑,天曉得安格斯給了他多少好處。」胖貴族一臉不爽的道。「噓」另一個貴族趕忙低聲制止,在神都里,寧可說魔獸的不是,也千萬別議論安格斯的是非。

????胖貴族打了個哆嗦,四處望了望,再也不敢說了。 安格斯隨著前面的內官來到了神皇的書房,這裡不等同於會客室,只有相當身份的人才能夠被神皇請來這裡。「尊敬的陛下,您好。」安格斯撫胸行了個標準的貴族禮儀,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的老頭抬起頭來,剛健的臉上猛地現出一抹微笑來。

「安格斯,來,過來坐。」神皇招了招手,安格斯立即走上前去,在一旁的落地皮沙發上坐了下來,神皇身材十分的高大,即使是坐著,也比安格斯高出一個頭來,那頂象徵皇權的皇冠被他隨意的擺在桌子一旁,頭上卻是扣著一頂黑色的貂皮蓋帽。

這種帽子在神都貴族圈中十分的流行,乃是安格斯順道送給神皇的。「卡洛奇到城外了,你替我好好招待招待他。」神皇將桌子上的一封密件遞了過來,安格斯禮貌的接了過來,低眉一看,上面清楚的描繪著卡洛奇他們所在的地方,在下方的空白處,還用文字闡述了卡洛奇一行的人員配置。

安格斯面不改色,但是心裡還是莫名的顫動了一下,看來,在這神都境內,真沒有什麼能夠瞞得過神皇的耳目。「是的,尊貴的陛下。」安格斯恭順的點了點頭,「你母親還好么?」神皇似是有意,又像是隨口問問,安格斯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回禮道:「多謝陛下掛懷,母親尚好。」

「那就好,那就好,有空的時候多陪陪她,你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神皇點了點頭,隨即換了話題,安格斯眼裡閃過一絲很是隱晦的狠色,嘴角帶笑的道:「托陛下的福,事情辦得很是順利,就等魔皇那邊回消息了。」「好啊好啊,只要一切準備妥當,大反攻的機會就要來臨了,到時候,我要讓那些卑微的人類在我的腳下顫抖,讓他們飽嘗一下天神的怒火。」神皇輕輕的敲了敲桌子,神情略微有些激動的說道。

「陛下神威,光芒照耀我民。」安格斯站起身來,雙手往上一托,身子半勾了下去,神皇微微笑了笑,示意安格斯坐回去,「這趟辛苦你了,這幾天一直忙,沒有空問你,我讓你調查的事情如何?」神皇重新恢復了莊嚴肅穆的神態,整個人又回到了那種高高在上不可仰視的神光當中。

「情況不怎麼樂觀,十二個神王,大多其心叵測,尤其是多目,神力,還有西部三王,從我查探的情況來看,如果陛下現在起兵,他們一定是不會遵從的。」安格斯故意將多目放在了前面,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實際上,在十二個神王當中,多目的表面功夫是做的最好的。

神皇眉頭微微一皺,「你是說多目也有了逆反之心?」安格斯感到了一絲不妙,神皇在懷疑自己所說的話,以他的做派,他一定會私底下再派人查探,到時候,只怕跟現在就是兩回事了,安格斯心裡轉了轉,立即改口道:「那道沒有,只是我覺得多目神王有些怪異。」

「呵呵,我這個老朋友脾氣是有些怪,不過,以我對他的了解,如果我起兵的話,他絕對會第一個響應。」神皇眼睛微微眨了眨,安格斯心裡立即明白了,老頭這是在提醒他,多目這個人,他還是很信任。

「陛下聖明,臣臆斷了。」安格斯立即承認了錯誤。「多目不用在查了,神力也應該沒問題,關鍵是這西部三王,他們向來是一氣連枝,這可要注意了。」神皇點了點桌子道。「是的,陛下。」安格斯恭敬的回到。

「那就這樣吧,你先回去,晚上有個宴席,你要準時到。」神皇輕輕的揮了揮手,安格斯站起身來行了個告別禮,往後退了幾步,這才直起身子轉身離去。

大門合上,神皇眼神一變,聲音突然換了,「這小子怎麼看都不是安分的人,我的哥哥,你為何要那麼信任他。」「我親愛的弟弟,納德貢拉族的江山,自然要交給納德貢拉族的後代。」神皇眼神又一變,聲音恢復到了之前定的樣子。

「他是野種~!他不是我們高貴偉大的納德貢拉族人,哥哥,我是不允許你把皇位傳給他的。」神皇眼神一變,神情狠歷的說道。「弟弟~!他是你的侄子,他不是野種~!」神皇立即爭辯道。「野種就是野種,我可憐的哥哥,你的這位私生兒子可並沒有把你當做父親,就算是你把皇位傳給了他,整個神族都不會承認的。」神皇眼神一變,聲音再次變了,這會他是在冷笑。

「弟弟,我會讓他成為納德貢拉族的王子的,一定會的·!」神皇眼神里冒出一絲冷光,手掌上冒出奪目的白光來,一把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上,頓時間,一道白色的影子從神皇的身子里飄了出來,那是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形,看不清面貌。

「我親愛的哥哥,你要為了你的私生子,對你的弟弟下手么?」白色的影子尖聲喝問道,「納德巴拉斯,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你再附著在我的身上~!」神皇臉色微微變了變,但依舊惡狠狠的吼道,接著,手掌往前一伸,一道白色的光柱從他的手掌心飛出,直接往那白影身子上打去。

“我可憐的哥哥,你會為你愚蠢的決定後悔一生的,巴拉斯回去了,巴拉斯會來救你的,我的哥哥。」白影發出一聲嘆息之聲,在白光中化作了一團煙霧。

「來人~!」神皇一聲大喝,門外立即推門進來了兩位神衛,「去庫拉斯神山,我要見大祭司。」神皇低聲道,兩名神衛抱拳領命而去。

庫拉斯神山位於冰晶之城的后腰,與冰晶山一脈相連,神山由下往上准漸變細,在最高的頂端,有著一座絕世的神殿,乃是神族祈福的所在,而神皇所要見的大祭司,就是在這裡常年修行的。

大祭司乃是納德貢拉族中一脈傳承的占星師,他們有著超凡的預知能力,可以幫助神皇占卜災害,逢凶化吉,但是,因為其神奇而又強大的能力,所以使得大祭司的條件極為的苛刻,只有上代的大祭司力量透支死亡之後,下一代的大祭司才會誕生,而且誕生大祭司的家庭,父母雙方,所有的直系親人都會莫名死亡,以此來作為繼承大祭司的條件。

而大祭司的降生總是伴隨著親人的死亡,所以,他們終生不下神殿,除了為神族占星祈福之外,他們平日里幾乎都是在祈福懺悔中度過,而每個大祭司,所能活的年歲只有四十年,從成為大祭司的那一刻起,生命就會開始倒數,因此,他們得到了整個納德貢拉族以及神界最高等級的尊崇,在這裡,你可以侮辱神皇,但是你絕對不可以說一句大祭司的不是,一旦違規,那麼就會有一群的神殿騎士,不依不饒的,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跟隨者你,直到將你逮捕歸案,最終處於火刑。

神山的攀登只能徒手進行,而且整個過程不能運用神力,在這裡,有一股神奇的能量可以屏蔽你所有的能力,即使是神皇來了,也是無一列外的爬著上去,在風雪扑打的嚴寒之中,兩個時辰之後,渾身都被雪花掩蓋的神皇才氣喘吁吁的爬上這座萬丈神山,來到了神殿的跟前。

神殿高大的天門口常年站著一隊高大的神殿騎士,他們是神殿的護衛騎士,只要神界有人對神殿不敬,他們就會用手中的利劍告訴他們,大祭司是何等的存在,即使今天來到這裡的是神皇,神界最大的統治者,這些騎士們依舊只是冷淡的瞄了一眼,然後公事公辦的查摸了一番。

神殿大小殿堂共有七十多間,整個神殿,只有大祭司一人做主,在大祭司之下,有兩位主教,外加上百位執事,除此之外,就是千人編製的神殿騎士團跟神殿審判所了,總人數大概在兩千多人上下。

神皇輕車熟路的來到大廳里等候大祭司的出現,大祭司並不是只接待神皇一人,只要能夠爬的上這神山的,哪怕是個奴隸,大祭司也會為他占星,等了大概半個時辰,一身白衣的大祭司才緩緩來到。

素紗青顏,大祭司窈窕的身姿讓神皇微微一愣,每次來找大祭司,神皇都抑制不住這股激動,也許正是那高貴不可冒犯的姿態,才使得神皇也會如此失態吧。

「尊貴的陛下,找我來,是有事要問么?」想不到大祭司是一個身段窈窕的女子,雖然她全身素白的長袍,頭上還帶著連兜帽,外加紗巾,但是光那一雙黑漆漆的眸子,就讓人浮想練練。

「至高的大祭司,請你給我指示,為我的迷茫做出明示,我弟弟巴拉斯的陰魂再次出現了,我請求大祭司能夠為我找出他的屍魂所在,以此讓我心安。」神皇雙手捂著胸口,單膝跪在地上,聲音顫抖著說道。

「尊貴的陛下,您的弟弟巴拉斯並沒有死亡,他怎麼又會成為陰魂呢?」大祭司動聽的聲音傳來,神皇搖了搖頭道:「大祭司,是我親眼所見,巴拉斯能夠附著在我的身上,他能夠查看我的思想,知道我的一切,也許,他甚至能夠操縱我。」

「尊貴的陛下,既然這麼說,那麼就讓我利用父神的眼睛來看上一看吧。」大祭司眼裡閃過一道神光,整個人平地飄了起來,徐徐的往大廳上端而去。

神皇趕忙低下了頭顱,嘴裡不斷的念著悼詞,整個大廳里,頓時瀰漫起了一股莊嚴神聖外加神秘的氣氛。 「小姐,有消息到。~」助手急急忙忙的推開門來,手裡抱著一隻怪異的黑鳥,「是叔叔的消息。」紅蓮臉上一喜,趕忙取過了綁在黑鳥腳上的密信,快的將紙條展開,紅蓮一目掃完,眉毛不知不覺的皺了起來。

「怎麼了,小姐?」 黑帝的燃情新寵 助手關心的問道,紅蓮沉聲道:「叔叔要我立刻將米莉亞送往神都。」「那可怎麼辦呢?」助手不由的急道,傳送陣不能啟動,外面的入口又被封住,這邊又在催,可謂是全擠到了一起。

「只能啟動傳送陣了。」紅蓮咬了咬牙,助手面現難色的道:「大長老那邊恐怕不好安排。」「現在由不得他了。」紅蓮擺擺手,將手裡的紙條放下,徑直往裡屋去了。

「嗨。」龍雨微笑著打了個招呼,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很是淡定的看著走進來的紅蓮。紅蓮著實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要往外走,「砰」的一聲,門自動關上了,龍雨笑眯眯的道:「怎麼,我像幽靈么?一見我就走。」紅蓮稍微定了定神,冷聲道:「你居然還敢來!」

龍雨無奈地道:「要救的人還沒救到,我如何能不來。」「哼,言而無信。」紅蓮冷哼了一聲,手指一揚,三柄小巧的飛刀立時間射了出來,「噹噹當」接連三聲,全部打在了牆壁之上。

飛刀扔出之後,紅蓮轉身就要拉開房門,但是那門卻怎麼也拉不開,死死的靠在了門檻之上。「米莉亞呢?」龍雨伸手到。紅蓮臉上泛出得意的笑容來,「怎麼,精神感應不到了是吧?」龍雨沒有作聲,自己明明給了米莉亞一個玉符,那是用來短程傳送的介質,但是一直到現在,不但玉符沒有起作用,米莉亞還從他的精神感應消失了。

「我說過,人你是救不走的,除非,你殺了我!」紅蓮冷笑著道,「好吧,如你所願,殺了你!」龍雨眼神一變,指尖迅爆出一個黑色的光團來,光團立時間炸裂開來,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光線,光線極其迅的向著紅蓮打了過去,目的地正是前胸處,以滅神指百百的威名來說,紅蓮是在劫難逃了。~

「撲哧」一聲,黑色的光線瞬間沒入了一個球大的紅色水球當,水球呈殷紅色,表面還在微微的波動,龍雨手裡立馬現出承影劍來,毫不猶豫的向著紅蓮的咽喉刺了過去,「啪」的一聲,那紅色水球再次蕩漾了過來,將劍尖盪了開去。

龍雨雙眼盯著那忽上忽下的血球,再看向紅蓮的時候,眼神里的殺意更濃了。「血yin之物,這東西你是用童女煉製的吧?」血球雖然不大,但是散的血腥之氣卻極其的撲鼻,夾雜的yin寒之氣,就是龍雨這個真正的天魔都不由的側目。

這個紅色的水球,乃是十足的魔器,而且是一種比較高級的魔器,品階在神器跟聖器之間,就是龍雨手的萬魔幡,也不過只比這東西強上一點點。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拿命來·!」紅蓮一聲大喝,兩把風刀頓現,立時間,迅捷的刀影卷向了龍雨,龍雨持劍迎敵,僅僅三個回合就將紅蓮其一把武器打落了下來,但是緊跟著,那血球再次出擊,將龍雨的殺招擋了下來。

「著!」紅蓮一聲大喝,手指上出現一根細若絲的紅線,紅線跟血球相連,「嗡」的一聲,血球擴大了一倍,度更加的快了,「啪啪啪」的擊打聲,竟然使得龍雨無暇再攻擊紅蓮了。

「砰」的一聲響,就在此時,被龍雨禁錮住的房門竟然整個被打的給飛了出來,門板直接蓋在了紅蓮的身上,將她打的一個踉蹌,手裡也出現了失誤,血球的移動頓時出現了一些破綻,龍雨瞅准機會,單手脫劍,承影劍「嗖」的一下出現在了紅蓮的背後,狠狠的像她的后腰扎了下去。

門板是普通的,但是打飛門板的勁力卻相當的不普通,紅蓮被這一下打的竟然有血水從喉嚨里湧上來,飛快的將血氣壓下去,身形一轉,紅蓮就跳到了屋子的另一邊,同時,承影劍出現在了她的身後,黑白夾雜的劍尖暗淡不見光芒,但是那鋒利的劍氣,還是刺得紅蓮腰間一痛。

「啊」紅蓮一聲痛呼,承影劍的劍尖有一寸刺入了她的乳,而餘下的部分,則被一個身形瘦削,長相英俊的金男人給抓住了,劍把不住的抖動著,卻再也無法前進一寸。

「呼,差點就悲劇了,你可不能死。」金男人舒了一口氣,手臂上湧現著青色的能量流,能量流全部附著到了承影劍上去,用來壓制承影劍的反動。

龍雨眼神一掃,心裡頓時一驚,這個金男人居然毫無生命氣息,這是怎麼回事?殭屍還是吸血鬼?「還我劍來!」龍雨一聲大喝,雙指一繞,承影劍「卡擦」一聲竟然左右錯開,變作了兩把劍,劍光「擦」的一聲交叉成一個「x」形,直接向著金男人壓了過去。

男人也是臉色一變,他沒想到龍雨居然還有這麼一手,這麼短的距離,即使他能夠瞬移也躲不開了,「啪「的一聲,」x”形的劍光被擋了下來,並且迅的被蠶食,只見的那金男子渾身都冒出了青色的火焰來,跳動的火苗透體而出,迅的組成了一個鬥氣罩。

「有兩下子,你是誰?」龍雨手指一晃,輕輕一招,承影劍就自動回到了他的身邊,劍尖如同毒蛇一般盯著對面的男人。「我是誰你不必知道,只是,這個女人,你不能殺。」金男子始終帶著一絲溫柔的笑容,只不過一舉一動間,卻儘是高手范兒。

「這個女人抓了我的朋友。」龍雨沉聲解釋道,同時,一隻手在背後不停的畫著一張符咒。「哦,這我可管不著,不過,看在你繼承我翅膀的份上,好心提醒你一句,這個女人你殺不得,如果她有事,你也會有事。」金男子微笑著說道。

龍雨眉毛微微一皺,他是廣翅神王?細細再打量了幾眼,龍雨不由得加快了畫符的度,這個男人果真是自己在那個詭異神墓里見過的那具屍體,不過,那時候的那具屍體乾癟異常,而且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跟精神波動,但是現在的這位,雖然同樣沒有生命氣息,但是精神波動十分的強大,強大到讓龍雨都有些嫉妒了。

「話就到此,小朋友,有緣再見了。」金男子笑呵呵的揮了揮手,一手抓住了紅蓮的肩膀,紅蓮想躲卻沒有躲開,而是被抓了個正著。

「擦」的一聲,承影劍再次出手,龍雨毫不猶豫的阻住了廣翅神王的去路,「在磨蹭什麼?」一個女子清麗的聲音傳來,龍雨轉頭一瞧,不由的嚇了一跳,這個不是那個坐在王座上的女子么?

血煞神王!血煞的眼裡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眼神掠過龍雨的時候,就像是在看擺設一般,一掃而過。「這就來。」廣翅應了一聲,身子一晃,拉著紅蓮化作了一道綠色的影子,直接衝出門有幾十米去,瞬間停在了血煞的面前。

龍雨的眉頭頓時糾結在了一起,兩位傳說的人物居然出現在了這裡,而且將紅蓮搶了去。「留下她!」龍雨一聲大喝,承影劍升空,頓時化作了二十四把飛劍,「秋秋」聲飛快的攻擊向了廣翅,同時,龍雨的另一隻手掌也伸了出來,嘴裡微念法訣,龍雨一巴掌甩了出去。

幾乎是眨眼的時間,一個灰色的子就將血煞給在了其,子晶瑩剔透,摸在手裡質地極好,血煞眼色一冷,手裡冒出一把小匕來,飛快的削向了子。

「天神除魔!疾」龍雨迅咬破手指,然後沖著那子一甩,沾到鮮血的子立時間變得通紅閃亮,並且在子上閃現出符咒來,「啪啪」的響聲,血煞的身上冒起了白煙。

廣翅天王一看血煞被擒住,整個人臉色瞬間猙獰了起來,異常兇悍的沖向了龍雨,「啪啪」兩聲響,兩人硬拼了一記,廣翅天王「蹭蹭」的往後退了兩步,而龍雨則是直接倒飛了出去,身子狠狠的撞擊在了牆壁之上,石頭質牆壁簌簌的直往下掉雜塵。

「啪」的一聲,一道紅色的閃電鏈擊打在了剛剛龍雨待的地方,霹靂卡拉聲,石質的牆壁竟然被炸的四分五裂,露出了這裡的原來面目,阿爾科莫的皮膚。

閃電鏈再次擊來,龍雨手掌一揮,灰色的子就裹著血煞飛了過來,「蹭」的一聲,讓龍雨始料未及的是,降魔符咒化作的子竟然斷裂了開來,血煞甩了甩長,輕易的逃脫了龍雨的控制。

「殺了他!」血煞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嗖」的一下飛到了紅蓮身旁,一把抓住了紅蓮的脖頸,看到脖頸上那個標誌性的胎記,血煞這才眼神有了一些緩和,「我先走。「血煞丟下這句話,一個人抓著紅蓮,背後的翅膀也盡數伸展了出來。

「嗖」的一聲,龍雨妄圖藉助度的優勢能夠阻擋血煞的離去,但是廣翅的度更快,就像是他能夠預知你往哪個位置去一般,總是會先你一步候著。 廣翅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變了,變得無比狂暴,尤其是那對眼睛,在其閃爍的滿是怒火,「啪」的一聲響,廣翅單手往下一甩,一道手指粗細,霹靂卡拉不斷閃爍的紅色閃電就從他的手飛了出來,迎面抽向了龍雨,龍雨一臉的焦急,紅蓮要是被血煞帶走,再想找,就是一件難事了。

神皇都找不到的人,他又怎麼能找得到,所以,龍雨必須以最快的時間穿越廣翅的封鎖,將紅蓮給截下來,「收!」龍雨一聲大喊,一個紫色的罩子在他的手上形成,罩子成喇叭狀,對著那紅色閃電一吸,閃電頓時被吸了進去,廣翅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魔法師?”

龍雨雙手迅的掐個法訣,趁著廣翅驚訝的這點時間,快的將法訣念完,沖著廣翅就是一指,「冰封指!」「撲哧」一聲,一股半徑有一米多的冰茬從龍雨的指頭尖飛出,吹在了廣翅的身上,「蓬」的一聲響,廣翅身上的鬥氣罩揮了作用,鬥氣能量飛的將襲擊過來的冰碴打飛了出去,但是緊接著,鋪天蓋地的冰碴再次而來,就像是七八個人拿著滅火器沖一個人噴一般,廣翅整個人在瞬間被冰雪掩埋。

「卡卡」的幾聲響,廣翅就被凍成了一個冰雕,但是還沒等龍雨心裡喜上一下,冰雕上就霹靂卡拉的出現了無數的裂縫,眼看著就要炸裂開來,龍雨繼續快的念頭咒語,同樣的,一個灰色的子飛到了冰碴之上,幾滴鮮血甩出去之後,子大亮了起來,緊緊的將冰雕給包裹了起來。

饒是如此,被冰封住的廣翅依舊在掙扎,他沒動一下,冰雕上的裂縫就沒多一條,龍雨心知這子跟冰雕根本困不了廣翅多久,乾脆直接將自己存於的所有玉符都拿了出來,瞬間布好了一個九宮**大陣,此時龍雨已經有些感應不到紅蓮的所在了。~

有了這個陣法,即使廣翅逃脫出來,要想破陣,那也不是太容易,龍雨不是不想殺廣翅,實在是沒辦法殺了他,廣翅那強大的精神感應能力,如果不是因為那幾秒鐘的分神,龍雨根本不可能困得住他,更別提殺他了。

飛的從屋子裡竄出來,外面已經死了一地的人,各個面容枯萎,就像是被人吸幹了精血一般,龍雨眉頭一皺,這顯然是血煞跟廣翅乾的,通道里照明的燈盞什麼的全數滅了,黑漆漆的一片,不時的還有打鬥聲傳來,眼光微微一閃,黑暗就再不是阻隔了。

「承影劍!」龍雨輕喝一聲,黑白交加的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腳下,托著他飛一般的竄了出去。「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紅蓮只覺得全身無法動彈,而且更糟糕的是,ti內的鬥氣她無法調動,而精神魔法也用不出來,彷彿自己所有的能量都被控制了一般。

「小丫頭,你是不是伯夷那狗腿的女兒?」血煞一把將紅蓮提了起來,惡狠狠的問道。紅蓮自小就是孤兒,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雖然對於父親,她一面都沒有見過,但是伯夷,那是她的父親,她如何能允許這個面相冰冷的陌生女人如此詆毀自己父親。

「不准你侮辱我父親!」紅蓮怒喊一聲,想伸手去打她,但是全身的力量出了她自己的控制,她只是有這個想法,「啪」的一聲,左手竟然響亮的給了自己一個耳光,耳光打得很重,紅蓮的臉上頓時有一塊地方變了色。

「那個狗腿子根本不配被我侮辱,小丫頭,既然你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那我就不用費心再去驗證了,風神一族,我報仇的時候要來了,哈哈哈哈。~」血煞咬牙切齒的大笑了起來,靚麗的面龐上滿是猙獰,紅蓮心裡一個勁的冷,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

她的手,冷冰冰的,整個人散出來的氣息,比嚴冬臘月都還要讓冷,你根本無法跟她直視,在她那黑色的眸子當,沒有一絲一毫人類該有的感情,有的只是,讓人恐懼的殺意。

「秋」的一聲,一道黑色的光線打了過來,血煞急忙轉身,但是那道光線實在是太快了,在這瞬間的功夫就穿透了血煞的胳膊,消失在了天際之,龍雨臉色微微一變,被滅神指打的她,居然一點異常都沒有,雖然因為血煞的轉身,滅神指只是打了她的胳膊,但是滅神指那強大的毀滅能力,她的胳膊應該順價爆開才對啊,沒道理像是沒事人一般那。

「咦,你居然跟過來了。」血煞的眼角微微收縮了一下,四面血紅色的大盾就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龍雨周圍,並且以極快的度向著龍雨合了過去,「砰砰」幾聲響,血紅色的大盾將龍雨圍在了間,「呲」的一聲響,龍雨從包圍閃現了出來,而合圍的盾牌裡面,密密麻麻的射出了無數的紅色射線來。

「啪」的一聲,龍雨抬起胳膊肘,擋掉了血煞的一掌,「撲」的一聲響,血煞的手掌之上噴出了血水來,瞬間沾上了龍雨的身體。「砰」的一聲響,一面金黃色的達頓閃現了出來,擋住了血煞背後的翅膀,那翅膀的尖端,已經凸起了骨刺一般的東西,正要扎入龍雨的後背。

龍雨再次利用承影劍的度逃開了血煞的近身,這個女人實在是不簡單,她一旦湊上來,身體的所有都會變作武器,要不是龍雨提早就煉製了防禦法寶,只怕後背在當時就被紮成了蜂窩。

「好身手,不過,可惜了!」血煞嘴角微揚,手指在空晃動了起來,一個接一個的血紅色符號開始不停的出現在空,龍雨眼神一變,「咒印!」血煞的成名絕技就是咒印,從這符號來看,消失了很久的血色咒印又將重現了。

「萬劍歸宗!」龍雨大喝一聲,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打斷血煞的施法,如果讓她施法成功,龍雨根本不曉得會生什麼變故。無數把黑白交加的長劍從龍雨的身後飛出,「嗖嗖」的刺向了正在畫著符號的血煞,血煞臉色不變,自得的繼續畫著符號。

在她看來,龍雨的這一招不過是華麗的過分的魔法,這麼多的劍,只有一把是真的,至於哪把是真的,有自己的血氣在,諒它也沒多大作為,只要咒印成功,那麼這個身手非凡的年輕人,是生是死,就都要自己說了算了。

「噹噹當」的一陣悶響,一道血紅色的氣牆擋住了蜂擁而至的飛劍,但是同時,氣牆也被接二連三的飛劍打的不斷往後移,而氣牆後面的血煞,自然無法繼續畫符號,氣牆跟她連在一起,氣牆受攻擊,她自然也是跟著往後退。

「好小子!」血煞心裡的殺意蔓了上來,但是,她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人,讓她意外的地方太多了,就說這個無數把飛劍的魔法,在她的認知里,從來沒有過一個人能夠施展出來,而且,這個魔法的攻擊力也出了血煞對魔法的認知。

對於身手如此高,年紀如此年輕的龍雨,血煞得出的結論是,滅殺他!在神界,她決不允許會有一個她無法估量的對手出現,那將是她復仇大路上的絆腳石,因此,血煞要認真起來了。

紅蓮「啊」的一聲被血煞甩了出去,緊跟著,一個類似於項圈的東西閃閃光的跟了過去,「卡擦」一聲,紅蓮人還在空,那項圈就自動套在了她的脖頸之上,此時,龍雨跟血煞已經衝出了阿爾科莫的體內,兩人立在阿爾科莫身體上空百米外,都在看著對方,尋找著下一次出手的機會。

再說阿爾科莫體內,被龍雨派進去抓獲風神一族高級貴族的莫扎等人,他們還沒來得及動手,就有另一批人殺到了,這些人全數穿著鮮紅的戰甲,出手果斷狠辣,衝進來之後見人就殺,頓時間,基地里亂作了一團,而大長老那一系的高級貴族們,正在開一個碰頭會議,在暗地裡琢磨如何就紅蓮這件事情將卡洛奇拉下台來,誰曾想被一鍋端了,莫扎估摸了一下形勢,帶著大地傭兵團的傭兵撤走了,紅色戰甲來人不但實力群,而且人數也在不少,以莫扎他們,根本無法抗衡,莫扎只有撤退一條路。

這似乎是一次蓄謀已久的攻擊,如果不是龍雨給予他們的隱身符,莫扎等人只怕也會橫死在這裡,從慌亂的基地退出,跟紅葉合兵一處,兩人話還沒說上一句,就看到血煞跟龍雨,一前一後的衝上了天際,隨後就是幾個回合的打鬥。

「是血煞!」紅葉吃驚的道,臉色大變,家族的典籍曾今提及過這個盛極一時的神族叛神,紅葉甚至還偷偷的研究過她,所以,血煞一擺出咒印的架勢,紅葉就認了出來。

「我的天哪,這怎麼可能?」就算是莫扎這樣的冷血漢子,聽到血煞的名頭也不由的驚呼出聲,那可是傳說的人物,而且,血煞不是在很多年之前就被神皇打的灰飛煙滅了么。「紅葉,你沒有認錯吧?」莫扎問道,「我也希望我認錯啊,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又怎麼跟她打在一起了?」紅葉望著空的那兩人,糾結的問道。 橙色四葉草 「啊」的叫聲中,一個人影落在了不遠的地方,紅葉跟莫扎對望一眼,兩人飛快的抽出自己的武器,一左一右的掠了過來,這是一個跌的七葷八素的女子,長相絕對稱的上是絕色,只是她慘白的臉色,使得她的美貌凄然了不少。

被龍雨跟血煞沖開的粉色迷霧再次的聚攏了開來,天上的人沒開打,地上的人也就再沒辦法看清天上的情況了,紅葉望了莫扎一眼,兩人都是一臉的莫名,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女子,他們都不認識,但是紅葉好歹看見她被血煞挾持了出來,緊隨著龍雨就凶神惡煞的沖了出來,由此判斷,她應該是對龍雨很重要的人。

心裡有了這樣的判斷,紅葉跟莫扎說了一下,兩人決定將這女子救下來,而天上的血煞根本無暇顧及被她扔下去的紅蓮去了哪裡,按照她的邏輯思維,這樣的高度,摔下去至少讓她動彈不得,再者說了,在血煞的眼裡,還沒有哪個人能夠救走紅蓮,除了面前這個女子。

龍雨對於這個在神界颳起了無數腥風血Lang的女子也是忌憚不已,首先,她沒有一絲一毫生氣,也就是說,你無法通過她身體的熱量跟空氣間的細微接觸來判斷她的動作,再者,這個女子身懷絕技,那被傳的神乎其神的咒印之法,到底有何恐怖之處,龍雨根本不敢去試,再其次,這個女人的戰鬥方式,太拉風了···龍雨自詡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但是面對血煞這火辣的戰鬥方式,也還是有些吃不消,身上的長袍被血煞一把撕了去,露出來的是一副魔鬼身材,其實,魔鬼身材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貌美的女子都具有,但是,只著三點的魔鬼身材,就太有些讓人吃不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