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肩摔不錯!」

二人又是異口同聲,話畢,彼此一愣神,短暫的沉默三秒,兩個人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怎麼就這麼沒有默契!」

「我們怎麼就這麼有默契?」

「……」

「……」

楚香君怎麼也沒有想到,拍自己肩膀的居然是一個老熟人。

梁小刀,在楚香君的印象之中,她的打扮十分非主流外加嘻哈風,可是現在,突然看到她穿著規規矩矩的校服,卸掉了臉上的濃妝,露出了看起來可愛清純又無害的娃娃臉,楚香君瞬間覺得有些不習慣了。

「我餓了!」梁小刀開口。

楚香君無語扶額。

「為什麼你每次見到我都餓?」

「可能你長得比較可口。」梁小刀臉上是意味深長的笑。

楚香君再次:「……」

楚香君帶著梁小刀一起到了櫻蘭初中部的食堂。

櫻蘭雖然屬於貴族學校,可是初中部的食堂卻非常的簡樸。

食堂一共有二十個窗口,每個窗口站兩位廚師,他們的前面空無一物,背後是熱氣騰騰的飯菜櫃。

學生想要打飯,只需要自己到消毒櫃拿了餐盤遞給廚師便可。

二十個窗口,每個窗口的價格各個不同。

用了午飯,梁小刀和楚香君一起往學校而去,楚香君驚奇的發現,梁小刀竟然是隔壁天才班的學生。

到傍晚放學的時候,梁小刀準時出現在楚香君身邊。

「我跟你一起走吧,我也住市裡。」梁小刀道。

楚香君狐疑的望了一眼她:「可是這裡回去很遠耶。」

「小瞧我!」梁小刀無所謂的笑道,然後沖著楚香君挑了挑眉:「我早上就是走過來的。」

「額,那好吧。」

楚香君於是和梁小刀一起往回走。

以往,楚香君回去都是坐龍耀的順風車,但是最近龍耀特別忙,經常逃課不來學校。

放學時間,櫻蘭沒有住校的學子三三兩兩,絡繹不絕,他們一起走出學校大門,然後各自上了早早排隊在外面等候的豪車之中。

楚瑩萱遠遠的就望見了楚香君和梁小刀,眼裡一陣鄙視。

雖然她們二人身上也穿著校服,和周圍的同學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兩樣,可是她們二人的氣質卻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一看就很窮酸嘛。

楚瑩萱的目光一直跟隨楚香君和梁小刀,當她驚奇的發現,楚香君和梁小刀的交通工具是靠走,楚瑩萱趕緊掏出手機來偷拍。

「哼,回頭就發到論壇上面去。」

楚瑩萱拍好了照片,滿意無比。

就在她準備鑽入車裡的時候,身後呼嘯而過的摩托車聲音,然後,楚瑩萱只覺得手裡的手機一滑,等到再次回過神來,楚瑩萱才發現,剛剛那個戴著頭盔騎摩托車的人奪走了自己的手機。 楚瑩萱憤怒咆哮,可是摩托車早已飛馳而去。

就在她沒有看到的拐彎處,刀疤騎著摩托車,經過梁小刀身邊的時候,將楚瑩萱的手機往梁小刀所在的方向隨意一甩,梁小刀也只是隨意的一舉手,就將手機穩穩的抓在手上,然後以一個伸懶腰的姿勢,就將手機摔到了旁邊的小池塘中。

二人默契十足,以至於,跟在梁小刀旁邊的楚香君竟未察覺。

楚香君只是聽到有東西落水的聲音,可是望過去的時候,卻見食堂上面又恢復了平靜。

「晚上吃什麼,我請你。」

梁小刀一邊玩著手機,一邊道,嘴角上揚的她,心情很好。

楚香君驚訝的望著她。

沒有得到回應的梁小刀收起手機望向楚香君,滿臉疑惑:「怎麼了?」

楚香君微微一笑:「鐵公雞要拔毛,讓我想想我想吃什麼,不對,應該是讓我想想什麼吃的最貴。」

二人沿著公路走著,身邊豪車飛馳。

不少坐在車上的學子,驚訝楚香君和梁小刀的交通工具竟然是靠11路,於是,校園帖子又炸開了。

關於楚香君的帖子,宛如被放飛的鴿子一般。

大家紛紛將楚香君和偶像劇裡面的落魄女主聯繫起來——窮學生上貴族學校,楚香君的目的,不會是來學校釣金龜胥的吧?

一時間,關於楚香君的負面新聞在學校論壇上又炸開了。

梁小刀請楚香君來到一家精緻的法國餐廳,這是楚香君第一次吃法餐,進餐廳的時候,楚香君著實驚奇了一把。

而望著校服進來的梁小刀和四處張望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楚香君,服務員的眼中閃過一抹鄙視。

長得漂亮有什麼用,鄉巴佬!

服務員是一個小姑娘,看年齡和楚香君她們差不多大。

她招呼楚香君和梁小刀坐下,拿出菜單給了她們然後便沒了下文。

反倒是,后一步到餐廳的楚瑩萱一行人,被服務員熱情接待。

楚瑩萱換上了一條精緻漂亮的黃色長連衣裙,外面配著褐色的毛線馬甲,整個人看起來休閑隨意,她的肩膀上挎著奢侈品的包包,logo分外醒目,服務員看得眼睛都直了,她熱情的將楚瑩萱迎到座位上坐下,拿來菜單的同時又拿來了檸檬水和熱毛巾。

梁小刀看著服務員,眉頭不悅的皺起。

楚瑩萱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後喝了一口檸檬水。

她抬起頭,望向楚香君,眼裡滿是得意神情。

楚香君卻懶得理會她,低下頭開始看菜單。

楚瑩萱冷哼一聲,故意用很大聲對跟她一起來的兩個姐妹道:「想吃什麼儘管點,我請客。」說罷,直接從包包里掏出一張金色的信用卡甩給了服務員。

「不多點一些?」梁小刀道。

楚香君搖搖頭,於是,梁小刀將菜單遞給服務員,並且催促道:「快點上!」

走了一個時辰的路,肚子可是很餓的呢。

服務員只是漫不經心的拿了菜單,卻並未去后廚,而是站著了楚瑩萱跟前等她點菜。

梁小刀見了,立刻就不樂意了。 「我說你……」她的身上散發不悅情緒,一隻手指指著服務員,眸中冷意十足。

「這位客人請稍等,這邊點好了我一起下單呢。」

伸手不打笑臉人,服務員的笑看起來是虛假的真誠。

楚香君拉了拉梁小刀的衣袖,示意她沒關係。

楚瑩萱見此,更加得瑟,她慢悠悠的翻看著菜單,一邊道:「法餐講究優雅有情調,跟大排檔可不是一個檔次。」慢工才能出細活,剛點完菜就讓人家快點,楚瑩萱這是在暗諷梁小刀沒檔次。

梁小刀哪裡聽得懂楚瑩萱的話中話,她只是覺得楚香君很是聒噪,說話的聲音惹人討厭。

「要不我們換個更好的地方去吃?」梁小刀對著楚香君建議道。

那服務員一聽登時就著急了,她忙跑過來道:「客人您稍等,我很快就去幫您下單,你們已經佔用了餐位,即使不吃也需要付餐位費的呢。」

服務員的話,徹底激怒了梁小刀。

她看了看楚瑩萱的桌面,又看了看自己的,然後直接動手一把抓過服務員胸口的衣服將她拉得靠近了桌面,臉距離桌面就只有幾厘米,憤怒質問道:「餐位費?」

服務員哪裡會想到一個學生而已,看起來無害得很,可是下手居然這麼狠,說動手就動手啊,著急得大聲解釋:「我們店……」

「你們店對客人還區別對待嗎,她們過來就有檸檬水和熱毛巾,我們呢?」

「我馬上給您上。」

「我已經點好了菜,你的馬上在站在那兒等別人點菜?」

「我,我,我……她們很快就點好了,我想著一起方便點。」

梁小刀已經十分憤怒,這可是自己第一次請楚香君吃飯,誰知道這服務員這麼沒有眼色。

梁小刀不發怒還好,一發怒身上便會爆發出一種讓人瑟瑟發抖的氣勢,楚香君看那服務員是被梁小刀給嚇怕了,說話都語無倫次了。

「算了!」楚香君拉了拉梁小刀,眼神示意梁小刀旁邊可還有看笑話的人在呢。

楚瑩萱她們已經舉起了手機,正準備拍呢,梁小刀一把甩開服務員,沖著她怒吼道:「去上菜。」

服務員逃也似的離開了,梁小刀轉過頭望向楚瑩萱和她的姐妹,嘴角是輕蔑的笑:「敢拍就把你們手機都砸掉。」

楚瑩萱和她的兩個姐妹觸電一般,齊刷刷的就收了手機。

心悅君兮 剛收好手機的楚瑩萱覺得憤憤不平,自己幹嘛要怕啊。

果然是因為自己才買的新手機,捨不得的緣故吧。

可是,被呵斥了就乖乖當縮頭烏龜又讓人覺得憋屈,於是楚瑩萱站起身來,走到楚香君跟前,對著楚香君不屑道:「楚香君,你可前面別得瑟,過幾天你就會哭的。」

楚香君莫名其妙!

梁小刀只當楚瑩萱是個神經病!

二人沉默的態度,讓楚瑩萱分外內傷,這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無處使力的感覺,憋屈。

楚瑩萱於是繼續得意:「你不是拿到了姜老的推薦信嗎,可惜啊,今年的美食比賽,要取消呢。」 「取消?」楚香君覺得這個消息不可靠。

A市的美食比賽已經連續舉行了好幾年了,深受廣大市民支持和喜愛,而且還吸引了許多媒體朋友來宣傳A市,並且還有重量級人物登場做裁判,為了籌辦今年的美食比賽,政府都已經準備了好幾個月了,怎麼可能說取消就取消。

可是,楚瑩萱卻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是的,今年會取消。」楚瑩萱面上得意極了。

「吹牛!」梁小刀一句話結束了楚瑩萱的得瑟。

楚瑩萱還想要說什麼,可梁小刀一個冷冷的眼神,她只能悻悻的回到自己座位去。

回到自己座位的楚瑩萱恍如大夢初醒。

奇怪了,自己剛剛是怎麼回事,被人呵斥一句就離開了。

實在是,太沒面子了。

楚瑩萱於是上了學校網站扒出了梁小刀的照片然後發給了喬山調查,因為在楚瑩萱眼裡,梁小刀無害得很,可是,她身上所迸發出來的氣勢,每每卻讓楚瑩萱覺得挫敗無比。

飯點時間,餐廳裡面人來人往。

梁小刀和楚香君百無聊賴的各自玩著手機,背後的座位上卻忽然傳來了盤子擱在桌子上的乒乓聲音。

梁小刀回過頭,就見著楚瑩萱那桌已經上滿了菜肴,可是自己這桌,服務員後來只補上了檸檬水和熱毛巾。

楚瑩萱見梁小刀在望著自己這桌呢,她優雅的拿起叉子叉了食物,放在嘴裡慢條斯理的嚼著,臉上是挑釁和得意神情。

梁小刀再也坐不住,怒氣沖沖「蹭」的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那被梁小刀拽過胸口衣服的服務員,見梁小刀站了起來,嚇得一個哆嗦。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沒有先來後到?」

梁小刀冷冷的對著服務員逼問道,服務員都要哭了。

「客人您稍等,可能是后廚弄錯了單子,馬上就給您上上來。」

服務員陪著笑臉,可是梁小刀已經徹底憤怒了。

自己請楚香君吃個飯,怎麼狀況百出的,太沒面子了。

於是,梁小刀直接走到楚香君跟前,然後拉起了楚香君。

「我們換一家更高檔的吃。」說罷,作勢就要離開。

服務員為梁小刀身上散發出來的冷酷氣勢所嚇,但是梁小刀和楚香君已經佔了位置了,而且點的餐也正在做啊,怎麼能讓人離開呢,離開了誰買單啊。

於是,服務員大著膽子,占著理由就要上前攔住梁小刀。

「客人您不能走,您已經下單了,馬上就給您上上來了。」

「滾開!」

服務員的理直氣壯徹底激怒了梁小刀,她手一揮,服務員整個人輕飄飄的就被梁小刀丟向了楚瑩萱的餐桌。

乒乒乓乓,湯湯水水灑落一地的同時還濺得楚瑩萱她們滿身都是,服務員整個人都被摔懵了,她從桌上爬起來,整個人狼狽無比的同時亦十分憤怒。

如此蠻不講理的客人,拼了。

服務員發狂似的向著梁小刀就沖了過來,但是她的目標,卻是看起來要無害一點的楚香君。 你搞我,我就搞你朋友。

服務員這般想著,還順勢從桌上抓起了餐盤就要去砸楚香君。

楚瑩萱她們被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驚呆了,呆愣了三秒,見著服務員要對楚香君動手了,楚瑩萱恨不得站在服務員後面幫她遞盤子。

楚瑩萱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只是,楚瑩萱還沒有拿到盤子呢,梁小刀已經一個飛毛腿,正中服務員的胸口,服務員被踢得向後面飛出去,在背後準備遞盤子的楚瑩萱一不小心就淪為了服務員的人肉墊子。

「嗷~」

「哎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