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這裡還不算是真正的神域之地。」

「若不然,遇到的都是滿地神靈,那他行事便需萬分小心,不能暴露了。」

「但是,這裡最強者,也只是七星神靈戰士境,那麼,他就不必那麼擔心了。」

「我相信,憑藉《太古煉神訣》,我很快就可以成為一名神靈戰士。」

「到時,便無懼神靈礦場的所有人了。」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而神靈礦場,其實是一片神靈星域,雖然是神域的偏僻之地,但非常遼闊巨大。

另外,江寂塵所在的這一處礦場,乃是處於恆靈神星上。

這樣的地下礦洞,在恆靈神星上有上萬個。

單是這一處的礦場,就有上百個。

這些與江寂塵之前了解到的差不多。

「既然如此,我可以先從佔據一座地下礦洞開始,再佔據所有的地下礦洞,接著便是所有礦場,直至整顆礦星。」

江寂塵的野心很大。

他現在需要很多修神資源,所以,必須通過掠奪。

他了解到,這一處地下礦洞,最強者也只是一名一星神靈戰士而已。

這樣的存在,江寂塵可以輕易滅之。

「劉威,今日是你監工,為何還呆在洞府中不出?」

然而,就在江寂塵思考之際,一道聲音傳來。

並直接走入洞府中。

劉威,乃是江寂塵所殺這名監工的名字。

聲音一落,一名監工走了進來,看到江寂塵,他愣住了。

同時,他也看到了地上劉威的屍體。

「你……」

這名監工臉色驚變,剛要出聲。

噗!

但是,他話未說出,江寂塵已經一指將他點殺當場。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這一處地下礦洞,共有百名監工。

監工頭目,乃是一名一星神靈戰士。

這些信息,都是江寂塵從劉威的神魂記憶中得悉的。

「既然如此,就直接行動,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不過,我需要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滅掉他們。」

「絕不能讓他們把消息傳遞出去。」

江寂塵心中暗暗想道。

想罷,他便離開了洞府。

他此刻,化身成為一名殺手。

「先將地下礦洞的洞口封絕,讓這裡發生之事,無法傳出去。」

江寂塵先潛伏到地下礦洞入口。

那裡有兩名半星神靈戰士守衛著。

江寂塵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們身後,然後無聲無息的收割了他們的性命。

殺掉兩名半星神靈戰士后,江寂塵將地下礦洞入口封絕。

然後,他才開始往地下礦洞中走去。

「咦,這小子不是一名礦奴么?他怎麼敢出現在這裡?」

「一定是想逃出來的,不管他是誰,直接殺了就行。」

這時候,幾名監工看到了江寂塵,如此開口道。

同時,其中一名監工,已經出手,殺向江寂塵,要直接取之性命。

「自不量力!」

看到這名監工竟然還敢主動殺向他,江寂塵自然也不會留手了。

直接一拳轟出。

噗!

這名監工,連劉威都不如。

所以,他直接被江寂塵一拳打爆當場,化成一片血霧。

「這…….」

餘下的監工,完全被這一幕震撼當場,一個個目瞪口呆。

他們都感到難以置信。

眼前這個人,明明只是一個礦奴,為何會如此的強大?

然而,就在他們震撼不解之間,江寂塵已經繼續出手了。

幾乎只是瞬息之間,餘下的監工便被江寂塵斬殺當場。

此時,江寂塵不再與這些監工廢話,直接大開殺戒。

一路殺進去,很快,就斬殺掉了所有的監工,並殺到了監工頭目的洞府中去。

當這處地下礦洞的監工頭目,發現江寂塵的時候,就只餘下他孤家寡人一個了。

「你是誰?」

監工頭目都還不知,他手下所有的監工都已經被江寂塵殺了。

所以,他看到一個礦奴,走入他的洞府,他心中充滿了疑問。

「殺你的人!」

江寂塵回應道。

說話之間,他便直接出手,殺向監工頭目。

監工頭目,絕對是大吃一驚。

他是根本想不到,一個礦奴不僅敢進入他的洞府,更敢對他動手。

身為地下礦洞的最高身份之人,平時他是權威無雙,高高在上的。

但現在,他的權威卻受到了挑畔。

不過,區區一個礦奴而已,根本沒有讓他出手的資格。

所以,他喊道:「來人,拿下此奴,懲以酷刑!」

他喊手下前來,拿下江寂塵。

然而,江寂塵卻是以嘲弄的眼神看著他道:「你的手下,都已經被殺光了。」

「這裡,就只余你一個了,所以,就算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了。」

什麼?

聽到江寂塵的話,監工頭目根本就是感到不可置信,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眼前這個礦奴,竟然告訴他,他的手下都已經被他殺光了?

這怎麼可能?

這小礦奴是在跟他開玩笑的吧?

監工頭目心中震撼,生出如此想法。

顯然,他是根本不信江寂塵之言。

畢竟,他手下有上百名監工,又豈是區區一名礦奴能殺得了的?

然而,他一聲令下,外面卻根本無一絲動靜。

若是以往,這時候已經有數名監工出現了。

但現在,一切都顯得詭異之極!

難道,真如這小子所言,其餘的監工都已經被他殺了?

惜花芷 對此,監工頭目很難接受!

「來人!」

所以,監工頭目又叫了幾聲。

但一切都是徒勞,自然是無人應他了。

直到這一刻,監工頭目才不得不信,江寂塵已經殺盡了其餘的監工。

現在,這裡就余他一人了。

監工頭目臉色難看之極,他冷視著江寂塵道:「小子,你竟然敢跟神為敵?」

「你可知,與神為敵者,從不得好死。」

「你區區一個礦奴,與神為敵,只有萬劫不復的下場。」

「現在,我就親自出手,將你斬殺。」

「嘿,你是一個逆神者。」

「斬殺逆神者,可獲得驚人的獎勵。」

說話之間,監工頭目也向江寂塵殺來。

一星神靈戰士,若是江寂塵沒有力量神化之前,江寂塵對上,確實有些吃力。

但是,他現在已經煉化了一萬枚的神元玉,哪怕只是神化了百分之一的力量,也比普通的一星神靈戰士強。

轟!

孩子他爹,給條活路 二人大戰起來。

但是,江寂塵幾站不費什麼力氣,就將監工頭目的頭顱斬落下來,了解了他的性命。

隨後,江寂塵清理戰場,獲得了近千萬枚的低等神元玉!

而且,更有神元礦石無數!

畢竟,這地下礦洞就是出產神元礦石的。

清理完戰場之後,江寂塵才提著監工頭目的頭顱,出現在採礦洞中。

「你們,都停下吧。」

「這裡的監工頭目已死,其餘的監工也都已經被我屠盡。」

「所以,這裡以後,由我作主。」

說話之間,江寂塵直接就把監工頭目的頭顱丟到眾礦奴面前。

「啊,這…….」

看到監工頭目的頭顱之後,一群礦奴震驚當場。

他們麻木的表現,出現駭然之色。

這一切,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敢相信。

他們對於監工和監工頭目,心中有無窮的恐懼。

然而,這些讓他們感到無窮的恐懼的人,竟然被江寂塵屠滅了。

對於江寂塵,這些礦奴自然都見過的。

他們難以想象,一名礦奴,竟然也可以做到這一步。

江寂塵懶得理會這些礦奴的震撼情緒,而是繼續開口道:「以後,你們採到了神元礦石,都歸自己所有。」

「無需再上交。」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採礦,可以進行修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