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個倔種,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不過,我要用你來降服武神劉家,不過我這個人,不喜歡不聽話的人,你最好老實點,否則我會讓你吃一些苦頭,別自找沒趣。」女子說完之後,便不再說話。他知道面前這個叫做劉俊之的少年是個聰明人。

一定能聽懂他的話,不會自找沒趣的。

「拿我降伏武神劉家,你真看得起我,就我這個樣子,他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拿我降伏武神劉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怎麼說,武神劉家也是神武大陸流傳最廣的世家之一。他們會為了一個人而放棄自己整體的利益,真是可笑。」劉俊之自然不想讓這個美艷的女子擺布,想要拿它做成某種交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劉俊之現在十分納悶兒一點,就是素問心剛才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動手。而且她臉上那個笑容是什麼意思?

不過劉俊之想來想去,知道現在不該考慮這個問題,現在考慮的問題是如何脫身?

但是自己現在連動彈都不能動彈,否則的話也不會被摔個狗啃泥。

劉俊之在想現在自己是該如何逃跑,他心中早已經有了幾個方案,雖然這個女子封印了瘋血,是他暫時不能動彈,但一旦這個封印解除,他就可以自由的活動。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中在想著什麼,想逃跑,沒門。」美艷的女子說道,她現在十分清楚劉俊之心中的想法,他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在心中,制定了幾個逃跑方案,這一點她也挺佩服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制定出這麼多方案。

這個劉俊之也算是個天才。

「你知道我心裡所想,現在呢?」一直沒有發現這個女子,竟然能夠讀懂他的心聲,那麼?

「混蛋,是想讓我割了你那物件兒嗎?」美艷的女子臉上微紅,一巴掌打在了劉俊之的臉上,他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想那種事情。

而且對象正好是自己。

「誰讓你偷窺我的內心,我只是想想,沒有霸王硬上弓,你至於的嗎?」劉俊之反駁道,這個女子偷窺他的耐心,他當然要做出反擊。

「小心。」劉俊之大聲的說道,美艷女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有人從背後捅了她一刀。

美艷女子迅速作出反擊,她身上的冥氣立馬纏繞在了偷襲他的那個人身上。

然後這個人由於吸入了過多的冥氣,摔倒在地上。

只不過這短短的時間,已經有一群人,將劉俊之和這個美艷女子團團圍住。

「抱歉,對不住了。」劉俊之說道,他沒有想到自己心中的想法,讓這個女子發生了短暫的遲疑,從而被人偷襲得手。

美艷女子也不說話,體內的冥氣立刻將這把刀拱了出來。

美艷女子的傷口迅速的癒合。

「鬼皇弒皇,沒有想到,你們這兩個傢伙竟然會在這裡等我。看來我身邊應該有你們的人,否則你們也不會確切的得到消息,在這裡阻擊我。」美艷女子說完之後,一臉冷冰冰的看著圍住他的這些人。

「冥皇,你雖然厲害,雖然百毒不侵,但你知道剛才那柄刀上抹的什麼嗎?是春宵散,你應該知道這種東西,這種東西只要一點點,就能讓你慾火焚身,況且那把刀之上是塗滿了一斤的分量。哈哈,你還是乖乖的從了我們吧,否則的話你就會七竅流血,而且死狀極慘,堂堂冥皇,這種死法也太憋屈了吧。」一個樣貌猥瑣的老頭說道,來個偷襲是件不易的事,他們也沒有指望偷襲得手,但沒想到那個傢伙一擊擊中,但是他也被冥皇弄死了,所以,這傢伙無福消受這等美人了。

冥皇聽完之後,臉色一變。暗中提升體內的元力,卻發現每次只要一提起元力,就有一股慾火焚身的感覺。

「時間剛剛好。」劉俊之從地上悠悠的站了起來。

劉俊之一跺右腳,以他的右腳為中心,一股黑色的氣息迅速蔓延,並且覆蓋了整個地面。

而且他們眼前的景物也都變了。

劉俊之拉起冥皇,轉身就走。

等眾人在追去,卻發現他們處在一片漆黑當中,而前方有著微弱的光芒。眾人尋著光芒走去,卻發現一把劍,懸在一個門戶當中。然後門戶上有一張匾額,上面書寫著誅仙劍陣四個大字。

劉俊之拉起冥皇就跑,他們的身形已經隱藏在一片黑暗當中。

只不過這時候冥皇拽了拽劉俊之說道:「我跑不動了,你快逃吧,千萬不要落入那個猥瑣的老頭和那個手執摺扇的中年男子手中,他們一個是鬼皇,一個是弒皇,都是十分殘忍的人。這兩個人一直想要得到逍遙武神的血脈,你要落入他們手中,那就糟了,這兩個人一定會奪取你的血脈,真是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局。」

冥皇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是慾火焚身,恐怕會堅持不了多久,她已經想到了,要自行了斷,但就是拖累了逍遙武神的後人而已,這個讓他很不安。

「放心,他們追不過來,我來幫你療傷。」劉俊之說道,他並不清楚春霄山是什麼東西,不,應該說不是不知道,而是沒有往那個方面去想。

「療傷。」冥皇哈哈大笑,這個小鬼也太有意思了,自己中的是春藥。

怎麼解,而且這藥量這麼大,自己還不把他吸成人干。

所以冥皇當下拒絕了劉俊之的好意,他可不能做這種事情,這個男孩子,可是逍遙武神的血脈,雖然他想利用他來威脅整個武神劉家,但是冥皇並沒有想過,要摧毀這個世家。 「你該不會中的是春藥吧。」 萌寶1加1:總裁寵妻成癮 劉俊之恍然大悟,突然想起春宵兩個字,春宵一刻值千金。

「小鬼,既然你知道,你也剛才聽見了吧,那可是一斤的量。我可怕你承受不了,還是我自行了斷吧。」冥皇說完之後,想起剛才這傢伙竟然腦中那個自己,臉上一片微紅,不過他拒絕了劉俊之,那可是一斤的量,他能承受得了嗎?

「我想你有些誤會了,待會兒我將我的鮮血給你喝,就可以完全解除這個春藥。」劉俊之說道,他可有一個百試百靈的方法,就是他的血液。

「不喝,本王向來潔身自好,從來不觸碰這種東西,還是讓我死吧,我不能害了你。」冥皇說完之後,身上的冥氣大增,而且都是像她咽喉方向去的。

只不過這些名氣被劉俊之的大手全部吸收。

「果然是地獄的味道,這冥氣的味道,冥皇,你是不是見過一個自稱蕭焱的男子。」劉俊之問道。

「你怎麼知道。」冥皇十分的吃驚,他怎麼會知道自己見過一個自稱蕭焱的男子。

「我就是知道,你既然不喜歡喝,那麼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劉俊之堵住冥皇的嘴,雙手去解冥皇的衣襯。

冥皇使勁一掙托,然後說道:「我是第一次。」

說完之後,冥皇任由劉俊之胡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劉俊之才從冥皇身上起來。

「我還要。」冥皇笑嘻嘻的說了一句。

劉俊之摸了摸冥皇的臉頰說道:「你身上春宵散已經解了,做人不可以太貪心。」

冥皇用雙臂挽住劉俊之的脖頸,然後輕聲的說道:「我是逗你玩兒呢,不過剛才蠻舒服的。」

「有人來了。」劉俊之說道,他沒有想到這個時辰,竟然有人摸索到了陷仙劍陣這邊來。

不過也沒有任何關係,因為他們倆已經辦完事了,況且這些人進來,也看不到他們兩個。

雖然身處在陷仙劍陣當中,可是劉俊之和冥皇處在另一個空間。

冥皇招出一道水流,清洗了一下身子。然後快速的將衣服穿好。

劉俊之的身上冒起熊熊火焰,火焰過後,他也把衣服穿好。

只見一個光頭且猥瑣的老頭鑽入了陷仙劍陣當中。

這個老頭現在很鬱悶,因為他和眾人已經失散在這陣法當中。

本來他們都以為這個陣法只是擺設,樣子挺嚇人的,可是真一旦走起來,就發現危險重重,無處不在的劍光籠罩在他們的全身。

不停的對他們進行的消磨,有兩個武聖,在不慎的情況下被劍光所滅。

而且瞬間化為灰燼,連屍骨都找不著。

僅憑這一點,就不得不讓鬼皇,小心翼翼的探索著。

因為現在只有他一個人,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死去,他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而且在這黑暗當中,他和弒皇等人已經走散,鬼皇也十分的精明,用自己自身的元力製造出了一個龜殼,你整個人縮在這個龜殼當中,不斷的向前行走著。

而且那無數劍氣根本賣不了這個龜殼,這一點讓他十分放心,所以大膽的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他終於看到了一個門戶,上面寫著陷仙劍陣。於是便鑽了進來,沒想到,在這裡面比剛才在外面還要危險。

重生郡主:將軍夫人養成記 無數道劍光已經將他的龜殼刺穿。鬼皇不得已用出它的防禦類聖器,那口青銅所鑄的大鐘,將鬼皇籠罩在其中。

只不過那無數道劍氣,雖然沒有將大鐘成功刺穿,可是也在這口大鐘的表面留下了許許多多的痕迹。

而且留下來的痕迹越來越多,這一點,雖然鬼皇,無可奈何。

諸天之出租師尊 可是他堅決不會出去的,因為出去的話,很有可能憑藉自己自身的防禦力,根本抵擋不住那無數道的劍氣。

鬼皇現在有些後悔了,他沒事和弒皇這個傻瓜去偷襲冥皇,結果才身陷險地當中,果然,這冥皇十分的厲害,不是一般人。

就算中了春霄散那種葯,但是給他們布置了這麼一個大陷阱。

而且這種手段,鬼皇也從來沒有見過冥皇施展出來。

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沒想到以自己的實力竟然困在這個陣法當中,出不去。

看來終日打雁,還是被雁啄了眼。

不過這個冥皇有夠厲害的,竟然隱藏的這麼深,現在將自己和弒皇耍的團團轉,光憑這一點,就說明他不簡單。

已經將自己這些前輩拍在了沙灘上,果然作為被廢除的人皇,這個老女人兒的實力是第一,無可爭議。

這裡以鬼皇最為年長,經歷的事情也很多,但是鬼皇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跳進了這麼一個大坑當中。

不過鬼皇不清楚,冥皇靠什麼方法,弄到了這種陣法,那毀天滅地的劍光,已經讓自己十分頭疼,更何況現在自己還是一個人。

如果冥皇突然出現的話,那就糟了。

鬼皇雖然不懼怕冥皇的實力,可是他知道,如果冥皇再加上這個毀天滅地的劍光。

自己有可能凶多吉少。

回到古代當匠神 而且劍氣能消磨自己的聖兵,光憑這一點,不得不讓鬼皇從新重視。

雖然這劍光還沒有到自己身上,可是鬼皇也有些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看來只能硬闖一下。

鬼皇這個時候突然想到,那道門之上不是有把劍嗎?只要將那把劍拿下來。

就很有可能破解這個劍陣,讓自己轉危為安。

鬼皇向後退去,消失在劉俊之和冥皇的眼前。

「他去幹什麼了?」冥皇很是不解,這傢伙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消失不見,可是他又想到了什麼呢?

「他估計找到了方法,打算去取門庭之上那把寶劍,不過,讓他去吧。等一會兒,他就知道厲害了。」劉俊之說道,雖然這個猥瑣的老頭找到了方法,可是僅憑這樣,他根本對付不了陷仙劍的,那個陣法可不是那麼容易好破的,除非四聖齊至,同時摘劍。

才能夠破除誅仙劍陣,至於其他方法,根本沒有任何效果。

摘取一把寶劍。這行徑無疑是送死,而且會受到更加強烈的攻擊。 鬼皇看著門前掛著的這把劍,陷入了沉思。

他想知道自己該如何摘取這把劍,現在這些劍氣已經將他的青銅鐘弄得滿是傷痕。

而且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摘取門前懸著的那把劍不是很容易。

鬼皇思考著。他現在心中已經有了許多方案,他現在一一排查這些方案的可能性。

而那劍光一直盤繞在他身邊。

未曾散去,這讓鬼皇十分的憂心,如果自己在摘取那把劍的過程中,這些劍氣突然將青銅鐘刺穿。那可就樂大了,不過這個時候,手拿摺扇的中年男子也到達了他的近前。

「鬼皇,我終於找到你了,這劍氣可真難纏,我兜兜繞繞了許多圈,才找到你一個人,至於其他的人,都下落不明了。」中年男子手執的摺扇說道。

這個劍陣,太古怪了。他兜兜轉轉了無數圈,才找到要訣。

不過他沿途找到的武者,基本上都已經只剩下了屍體,現在他終於看見了一個活人,中年男子看見鬼皇之後,心中無比的激動,總算是找到同盟了。

「我要摘個門戶上那把劍,你給我做護法。」鬼皇說道。

不過弒皇相當的不願意,他的眼力不弱,當然知那懸挂在那把寶劍不是凡品,那可是一件聖兵。

雖然弒皇也有聖兵,但沒有一件比這把寶劍珍貴。

所以他不想讓鬼皇摘取這柄寶劍。

不過弒皇轉念一想,這樣也好,等鬼皇摘取寶劍,自己在偷襲得手,拿走寶劍之後遠遁。

這個辦法甚好。

不過鬼皇也十分精明,當然不會讓他得手,所以提前做好了萬分的準備。

就是防止在摘劍的過程中。防止弒皇突然偷襲自己。

劉俊之和冥皇在陷仙劍陣之中,看著眼前這個情景,都想笑。

這鬼皇和弒皇兩個人,兩個人只要互相幫助,脫離現在的險境,又要互相提防,怕對方對自己動手。

鬼皇在摘取寶劍過程中,十分的小心。

但是他剛觸碰到寶劍的那一刻,寶劍突然出鞘,一道劍光刺向鬼皇。

鬼皇左手之上,元力閃動。

手中出現一個盾牌的影子,擋住了這道劍光。

不過這道劍光雖然被擋住了,可是鬼皇身上還是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劍痕。

鬼皇大驚失色,他沒有想到這個劍光只是虛招,真正的劍光是看不見的。

所以他翻了個跟頭,拉開了距離,並迅速的向下而去。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弒皇突然動手了,他的目標不是那邊懸挂著的寶劍,而是鬼皇本身,這是殺死他的好機會,弒皇自然不能放過。

不過鬼皇早有警覺,在下落的瞬間,迅速的向上提元力,我知自己沒有落地,迅速的向後飛去,與弒皇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看來你終於對我動手了,你的一箭雙鵰之計不錯,這樣的計策同時對我有用,就是咱們倆合謀幹死冥王,之後再拼個你死我活,沒有想到這麼快你就撕破臉了,咱們倆連冥皇都沒有弄死,你就像我動手,可別忘了,這個詭異的見證是冥皇所控制的,如果一旦咱們倆,拼個你死我活,到時候讓冥皇得了便宜,你恐怕後悔都來不及。」鬼皇說完之後早已遠遁消失,他知道自己不能和弒皇動手,一旦他們倆動起手來,必然會兩敗俱傷,到時候恐怕最後還得便宜冥皇這個老女人,所以他很自覺的又退回了迷霧當中,讓弒皇摸不到他的蹤跡。

看著遠遁消失的鬼皇,弒皇才發現自己剛才是在是太過異想天開了,竟然想在這個時候襲擊鬼皇,無疑是便宜了現在身在劍陣當中,又不知道身在何處的冥皇。

況且冥皇是十分強大的,實力要遠遠高於他們兩個,所以他和鬼皇合謀,先弄死冥皇。

可是由於剛才自己太過魯莽的舉動,現在鬼皇已經消失不見,那麼就證明他,已經終止了一切和自己的合作。

不過還好,還有收穫,就是這個門上的寶劍。

但是弒皇看到那柄寶劍,驚奇的發現,門上站著一個人,手裡拿著那把寶劍。

劉俊之手中緊握著琅琊劍,看著這個中年男子。

「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作為中國被廢的第一個人皇,不知道弒皇有何感想,我聽說你是修鍊的佛道魔三家武技,我就是想知道你有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強。

「小子,那你可以試試,我沒有鬼皇那麼蠢笨,他一直以為這個見證是冥皇所說,其實他錯了,如果我猜的不錯,冥皇不是死了,就是成為你的女人,不過我很好奇的是,你這麼小小年紀,體力竟然跟得上,那可是一斤春宵散,就算是個武聖二重巔峰來了,恐怕也做得沒你好。」弒皇心裡十分的納悶,這個小鬼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解決了,那一斤春銷散。

所以他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這個少年,不敢做任何動作,因為他知道這個少年實力也相當了,得也已經達到了武聖二重巔峰,雖然並不如他強,但也是極其難對付的角色,在這個時候,就更加的不要節外生枝,否則的話自己逃都逃不了?

況且面前這個小鬼詭異的很,竟然受到了自己的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