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多謝了。」,歐陽玄對他抱了抱拳,他的目的歐陽玄自然是知道的,原本他也不好推脫,還好有周洪在這裡。

「誒!你們都登記好啦?」

正想著趕緊離開的歐陽玄卻被背後的一個聲音叫住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歐陽玄不用回頭都知道,就是那個害得自己每天都要打架,還說自己喜歡打打殺殺的人。

「這個禍水。」,歐陽玄忍不住想到。

是的,後面來的,正是李馨兒二人,此時的二人也才剛剛登記完畢,就看到歐陽玄在這裡。 「歐陽玄!」 啟稟王爺,狂妃有喜! ,李蓉兒拉著李馨兒的手,走了過去,「你和周洪都已經登記了嗎?」

「嗯…」,歐陽玄的聲音冷淡。

「唉,真是冤家。」,影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於這個李蓉兒,歐陽玄也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感覺,不知道是該怕,還是該恨,談不上有什麼好感,但是她又是李馨兒的姐姐。

「你和李馨兒也要登記參賽嗎?」,周洪看到李馨兒跟在她的身邊,不由得問道。

「沒啊。」,李蓉兒搖了搖頭,「是我參賽,馨兒的修為不夠,不能參賽,我帶著她來見見世面。」

「好了,那你們先聊,我先走了。」

秦壽被他們落在一旁,顯得十分尷尬,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借口離開。

「哎,等等,一起走吧。」,對於這個的李蓉兒,歐陽玄顯然是巴不得離得越遠越好,看到秦壽想到離開,又怎麼會放過這次機會,想要借口一起離開。

「好啊,一起走吧。」,李蓉兒也笑眯眯的說到。

「額……」

歐陽玄三人被她這麼一說,心頭暗嘆,卻又不好拒絕,只能苦笑著答應。



「哇!看!那是誰!」

「天啊!她怎麼來了!」

歐陽玄幾人走後不就,就有一個令人驚嘆的女孩子,也來到了登記處,令人驚嘆的可不僅僅是她的容貌,還有她在學院中的名聲,和實力。

「姓名。」

只可惜,不管如何驚嘆,該有的參賽步驟還是要走,而且戒律堂也不會給你面子。

「劉穎。」

「修為。」

「四十八級靈將。」

劉穎的聲音平靜,彷彿在求說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卻不知在聽的人耳朵里就如同一柄鎚子敲在心頭。

「好傢夥,四十八級,已經算是參加比賽的巔峰實力了吧?看來這次的比賽有的看了,也不知道她這次可以獲得第幾名。」,登記的人心頭暗道。

「哇,四十八級啊。」

「天吶,這不是都接近參賽等級限制了嗎?」

「她和我們差不多大!真的好強!!」

劉穎上一次將榜賽第三的名頭還在人們心中徘徊,不過他們也有一個疑問。

「咦,周雲呢?」

「是啊,周雲呢?不是說他一直跟在劉穎後面的嗎?」

「可能快比賽了,想要消除影響吧。」

他們不知道的是,自從上次歐陽玄與劉穎一戰後,周雲便沒有再跟在劉穎旁邊,然而這並沒有給她造成什麼影響,甚至她還覺得輕鬆了許多,至少不用天天被人煩。

對於旁人的非言非語,劉穎根本沒有心情去聽,此時的她,心中還有另一件事情。

「那個傢伙也會來參賽嗎?」

劉穎低著頭,額前的髮絲因為微風吹拂而飄了一根到她的眼前,她也沒有去挽起髮絲,而是微微皺眉想著自己的事情,因為她看到自己的名字前面,那個讓她十分矛盾的名字正寫在那裡。

「要是在場上碰到他怎麼辦。」,想到這裡,她的心中不由得緊張。

她口中的,自然是歐陽玄,上次被歐陽玄抱在懷裡,而且自己還在他的懷裡哭了一場后,劉穎便開始在意歐陽玄,或者說,從她害羞的那一刻起,這個逼得自己的父親當眾喝尿的男孩子,就已經在自己的腦海中留下了映像。

「這個壞蛋!」,劉穎咬了咬下唇,似乎是想起了那天歐陽玄對他做的事情,還有自己那個嬌羞的樣子,她的眼睛里閃過了一絲幽怨。

「可惡,不想了,吃東西去。」,似乎是覺得一直想,自己的頭有一點痛,劉穎跺了跺腳,向著食堂走去。



「姓名。」

「周雲。」

「你是周雲?」,登記人員一聽這個名字,挑了挑眉,看著面前有一些鬍渣,身上還帶著些許酒氣的男子。

「嗯。」,周雲的臉色消沉,目光迷茫而深邃,因為身上的酒氣和臉上的鬍渣,整個人看起來有一些頹廢,甚至可以說是有些自暴自棄。

「唉。」,他嘆了口氣,心中暗道:「沒想到昔日的天之驕子卻變成這個樣子,這是遭受了什麼打擊,似乎對他傷害還挺大。」

二人的對話也讓後面的人議論紛紛。

「他就是周雲?」

「他怎麼沒有跟著劉穎。」

「是啊,看起來這麼頹廢,發生了什麼?」

「這還是將榜第二的周雲嗎?」

然而,對於他們的話,周雲只是登記完自己的資料,便獨自走開,沒有過多的停留。

那天劉穎叫他走後,他便獨自一人在學院的山頂喝酒,仔細的想著自己這些年做過的事,為她做的事,還有她叫自己離開時的決絕。

一直到今天,他記起今天登記參賽,才下山,登記信息,報名參賽,但是他的心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沉悶。

「有那麼討厭我嗎?」,他心中不斷的問自己,他實在想不透,劉穎為什麼叫自己走開。

重新收拾心情,他向著自己的宿舍走去,「明天要比賽了,這樣可不行啊。」



當天下午…

自周雲走後,將榜上的強者陸陸續續的登記參賽,演練場上的人也越來越少,登記的人明顯輕鬆了許多,他此時正在整理桌子上的資料。

學院院門,紅衣正在門口,看著遠方的天空,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許久,他的眼睛終於一亮,那邊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小點,而且越放越大,竟然是一老一少兩個人。

「老師,你怎麼在這裡。」,青年看到紅衣正站在旁邊,對著他恭敬的行禮。

「紅衣長老。」,他旁邊的老者也對著紅衣點了點頭。

「聽說你要回來,我來接你。」,紅衣點了點頭,顯然對面前的人極為滿意,才會來此。

「對了,身體怎麼樣了?」

「暫時還沒有恢復如初,不過對付這一次的比賽,應該是沒問題了。」,少年抬頭,一臉自信的看著紅衣。

「嗯,身體要緊,不要強求。」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帶著少年飛行而來的老者開口說道。

「天兒,我走了,切記,那個秘術,不可妄動。」,老者回頭又對少年叮囑了一句,便向著遠處飛去。

「走吧,該去登記了。」

如果秦壽此時在這裡,一定會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因為此時跟在紅衣身旁,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的紅衣青年,就是上屆將榜第一,霸凌天。 翌日。

「呼…」

修鍊了一整晚的歐陽玄緩緩的吐了一口濁氣,雙眼緩慢的睜開,眼底靈光一閃,似乎這一次的修鍊又讓他有所體會。

轉過頭看向隔壁的另一張床,也剛剛才起床的周洪,歐陽玄的嘴角多了一絲弧度。

「走吧。」,二人看了看對方,向著演練場走去。

「緊不緊張?」,歐陽玄突然向走在前面的周洪問道。

「嗯,我還行,你呢。」,周公板著臉,他的回答明顯有一些僵硬,看來他還是很緊張的。

「嗯,我很緊張。」,歐陽玄點了點頭,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競爭,他被心裡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不過,我也很興奮!」

前面的周洪聽到他說的話,心中一緊:「完了,小玄肯定比我還緊張,這都快要去挨打了,還興奮個什麼勁啊。」

很快,二人就到了演練場,可能是來的早了一些,現在的演練場上並沒有很多的人。

不知何時,演練場的中心居然多了一個超大的平台,比地面高一點五米,而且二者之間沒有絲毫間隙,彷彿是與演練場身為一體。

「這是怎麼回事?」

歐陽玄和周洪注意到了這個超大的擂台,心中不禁疑問。

不只是他們,很多第一次來參加將榜賽的新人對這個突然出現在演練場上的超大型擂台也非常的好奇。

「小玄來了。」

正在歐陽玄疑問的時候,黑衣也剛剛好來到了演練場內,看到二人,便走了過去,「你們在做什麼?」

「老師。」

「黑衣導師。」

二人恭敬的向黑衣行禮道。

「老師,今天的演練場上怎麼會多出了這麼大一個擂台,而且似乎還和演練場同為一體,平時都沒有看到,是用來比賽的嗎?」,歐陽玄見黑衣剛好來到,便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呵呵。」,黑衣呵呵一笑,「它的確和演練場同為一體。」

「演練場的地上,看過去是一些平整四方形的磚塊,其實是一種石柱,石柱長達兩米,平時埋在地下,有需要的時候,則可以控制地下的機關,將部分石柱頂出一定的高度,形成一個擂台。」,黑衣解釋道。

「而且,這些石柱是院長不知從何而來,但是卻十分堅硬,因為機關結構的特殊性,平時如果有所損壞,也便於更換。」

「原來如此。」,歐陽玄二人恍然大悟,心中不禁感嘆道:「學院真是大手筆。」

「對了,小玄。」,黑衣似乎想到了什麼,拍了拍歐陽玄的肩膀,將他的注意力拉向這裡,「這一次的將榜之爭,你要小心,我相信你也已經知道了,那個霸凌天已經回來了。」

「是的。」,歐陽玄點了點頭,他已經聽秦壽說過,此時心中並沒有那麼驚訝。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嗯,切記,不要硬碰。在擂台上,一切小心。」

「是,學生謹記。」



很快,演練場上就陸陸續續的又擠滿了人。

「那不是李蓉兒和秦壽嗎?」,突然,在歐陽玄身旁的周洪對歐陽玄說道,而且還拿手指著二人的方向。

李蓉兒三人自然也看到了他們,連忙走了過去,李馨兒因為身材較為嬌小,由姐姐拉著,弱弱的躲在二人的身後。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李蓉兒走到歐陽玄跟前,「怎麼來的這麼早,我剛剛還找你了,結果你不在,還以為你臨陣脫逃了。」

「怎麼可能!」,周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們是那種臨陣脫逃的人嗎。」

「歐陽玄,準備的怎麼樣了?」,秦壽看了看歐陽玄,發現他的氣息比之前強了一些,不由得壓力又大了一分。

「嗯。都準備好了,比賽的時候希望你可以手下留情。」,歐陽玄的身高比秦壽低了一個頭,不得不抬著頭說道。

幾人都沒有注意到,不遠處,劉穎正在看著歐陽玄,幽幽的嘆了口氣,「這還怎麼打,根本提不起戰意。」

抱著心中的煩惱,劉穎向著人群的另一個方向走去,她的周圍,人們居然自覺的給她一點空間,不敢有絲毫的靠近。



正在和歐陽玄等人說笑的秦壽看到了一個人,讓他的心中突然一個咯噔,眉頭大皺,就連心跳的速度都有些加快。

「你怎麼了?」,正在與他說笑的歐陽玄注意到了他的變化,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發現不遠處有一個紅衣青年,看過去跟秦壽差不多的年齡,但是卻由紅衣長老領著,走向了擂台。

「他是誰?」,歐陽玄看著青年離開,又轉過頭老向秦壽。

「他果然回來了…」

「誰?」

「將榜第一,霸凌天。」

轟!!

歐陽玄的腦海中彷彿出現了一個炸響,「剛才那個紅衣黑髮,看起來人畜無害,而且似乎還有一絲熱情的青年就是霸凌天嗎?」,他的眉頭微皺。

「怎麼了小子,比賽都快要開始了,難道你怕了?」,腦海中的影撇了他一眼,不屑的說道。

「當然沒有,只是覺得有一些緊張。」,歐陽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緊張什麼,既然都已經來了,就要戰勝一切對手,記住,你的路只有一條,方向是前進!」,影將手中的摺扇收起。

「嗯!!」,歐陽玄的眼中重新燃起戰意。



「學院的學員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