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臧鈺罷了罷手,「你先回去吧,另外,這幾日先別讓他接觸外界的人,否則,讓他知道自己是狐狸而我們為魔狼,必然會引起那小子的懷疑,等過徹底控制住他后,就不必要有如此的忌憚……」

「我明白了。」

東方茜咬了咬紅唇,轉身向著茶館外走去。

她真希望早些控制住這小惡魔,不然,她怕自己會無法承受這控制將他活活掐死……

朗鎮。

街道上,白顏的目光正在環視四周,所以沒有看到前方從茶館上走出來的少婦。

那少婦急著離開,也跑的極快,因此同樣沒有看到正前方的白顏。

砰的一聲,兩人的身子頓時撞在了一起,讓她的腳步向後退了兩步……

東方茜眉頭輕蹙,微微抬頭,剎那間,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即便東方茜身為女子,看到這等傾城之姿之後,亦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眼中滿是震驚。

「嗯?」

白顏也因東方茜這一撞回過神來,她眉目輕斂,視線落在了東方茜的身上,眸中劃過一道訝然。

「魔狼一族?」

東方茜身子一顫,她如果被一個妖獸看穿了本體,那還情有可原,但是在這秘境之內,所有人都能夠斂蓋氣息。

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女人還能一眼就看出她是魔狼一族的人?

「你是……」東方茜蹙眉問道。

白顏斂目:「在我來之前,大長老告訴過我,在這秘境之內,有幾個是曾經被驅逐入秘境,並且是看守此處的人,而魔狼一族同樣也是犯了錯來秘境受懲罰的一族。」

白顏頓了一下,繼續道:「你們族長是不是叫做臧長青?」

魔狼一族向來狼子野心,除了這臧長青之外,是以,當年,魔狼一族被趕入秘境之後,族長之位就傳到了曾經尚為少年的臧長青身上。

這臧長青膽小怕事,不敢有任何行動,再加上魔狼一族實力都受到限制,自然不擔心他們在秘境內惹出什麼風波。

「不錯,臧長青是我們魔狼一族的族長,也是我的父親,」東方茜淺笑著問道,「不知姑娘是何身份?」

「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可有看到帝蒼?」

帝蒼?

東方茜驚訝的揚起頭,敢如此直呼妖界之王的名字,這女人是何等身份?

「不知道姑娘您是王的……」

「哦,我是他的妻子。」

哦,我是他的妻子!

這一句話,如同重磅,重重的砸在了東方茜的心頭。

這女人是王的妻子,也便是太子的母親?

可太子現在就在臧府之內,而自己還冒充了太子的娘親,如果被這個女人知道了…… 東方茜垂下眼帘:「王並不在這個地方,王后還是去其他地方找找。」

縱使剛才他那一抹驚慌閃的極快,卻還是被白顏不小心給捕捉到了。

她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好,麻煩你了,如果有帝蒼的消息,記得通知我一聲。」

話落,她轉身,向著前來的方向走去。

若是細看的話,可以發現白顏此刻的腳步極為緩慢,她似在等著什麼。

果然,東方茜並沒有注意白顏,她扭頭就回到了茶館之中。

等她走入茶館之後,白顏的腳步才停了下來,她深邃的眼神投向了東方茜離開的方向,沉聲道:「這魔狼一族,肯定有問題……」

倏地,一隻小手從旁邊伸來,拉了拉白顏的衣袖。

白顏蹙眉低眸,落入她眼中的,是一個長得極為秀氣的小男孩,漂亮的就和女孩子似得。

「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你是妖界的王后?」

小男孩撲扇著大眼睛,小心翼翼的望著白顏。

白顏點頭:「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從這小男孩的眼中,她就看出了這孩子肯定有什麼話要和他說……

小男孩拚命的點了點頭:「你是妖界的王后,那你就是晨晨一直提起的娘親了?」

白顏心臟一緊,急忙抓住了小男孩的肩膀,目光中含著欣喜之色。

「你是不是見過晨兒?他在什麼地方?」

小男孩怯怯的看了眼東方茜離開的方向:「那些人把晨晨騙回去,還給他喂失去記憶的葯,幸好晨晨沒有中計,只不過他們很無恥的宣稱晨晨是他們的孩子。」

白顏緊緊握著拳頭,眸內寒芒閃爍:「你說的那些人,是魔狼一族的人呢?」

「沒錯,就是他們,這些人不但冒充晨晨的父母,還說妖界的王是晨晨的仇人,就是他把晨晨打到失憶。」

小男孩咬著嘴唇,可憐兮兮的拽了拽白顏的衣袖。

「晨晨他想要見到王,才將計就計留在了臧府,姨姨,你能不能將晨晨救出來?」

白顏的胸口怒火涌動,也就在這一刻,東方茜又飛快的從茶館內走了出來,隨在她身旁的還有一個樣貌英俊的青年。

當看到小豹子站在白顏身旁的時候,東方茜嚇得腿都軟了,身子直哆嗦不停。

臧鈺先是一怔,旋即回過神來,飛快的走到白顏身旁,一把將小豹子拽入了懷中,笑容滿面的向著白顏行了個禮。

「王后遠道而來,我有失遠迎,還請王后恕罪,這孩子是我兒子的玩伴,可能有很多不懂事的地方冒犯了王后,王后看在他是孩子的份上就別和他計較,讓我領回去教育,如何?」

白顏壓制住內心的怒火,嘴角泛著冷笑:「我看這孩子與我很投緣,倒是讓我非常喜歡。」

臧鈺愣了愣,他低頭看了眼滿眼含著淚水的小豹子,眉頭淺皺。

這小子也失憶了,不可能對王后說出什麼,或許真的是他們比較投緣罷了。

而且看這情況,王后也沒有見過這小子。 「既然王后喜歡,那等改日,我會帶著他親自上門拜訪。*隨*夢*小*說.lā」

如今他還沒能徹底控制住那小子,所以,這種時候,決不能讓王后見到他。

白顏看向被臧鈺拉入身旁的小豹子,眸光輕輕閃爍了一下:「不必了,剛好我也累了,不如,去你臧府休息一下,如何?」

臧鈺臉色驀地大變,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王后,家父不在家,你去我府內……似乎有些不妥,要不然等家父回來,再接待王后。」

只要再給他幾天時間,就可以徹底控制住那小東西,彼時,就算王后發現了他,也會毫無辦法。

「如果……」白顏輕輕的眯起雙眸,一抹冷笑掛在唇角,「我非要去呢?」

臧鈺的面容一片煞白,他緊緊的咬著牙:「王后,我敬你一聲王后,你真以為這妖界就由你做主了不成?區區人類罷了,若非是你生下太子,你以為這王后的位置能輪得到你不成?」

這魔狼一族並沒有離開過秘境,所以,也不了解妖界如今的情勢,更不知道帝蒼曾經發下過的命令。

他始終認為,一個人類能成為王后,靠得僅是她生下了小太子,不然,王怎可能會迎娶一個人類成為王后?

「這麼說來?你是不讓我去魔狼一族的府邸了?」白顏冷笑連連,向著臧鈺逼近了兩步,她的眸子透著逼人的光芒,凌厲如刀子似得落在臧鈺的臉上。

臧鈺向後退了兩步,眼中閃過一道驚訝,他也不明白,為何在這女人迫人的眼神之下,他竟然……心底發悚?

「王后,請回吧!」

臧鈺再次一咬牙,說道。

反正,如今再怎樣,都不能讓王后前往臧府。

小豹子突然伸手推開了臧鈺,飛快的跑到白顏身邊,惡狠狠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這群人。

「你們這群壞人抓走了晨晨,還對姨姨不敬!姨姨,晨晨就在臧府,這些人把晨晨看押了起來不讓他出門,快救晨晨!」

小豹子這一番話,讓臧鈺夫婦臉色齊齊大變,他怒喝一聲,憤憤的道:「你胡說什麼?」

「我才沒有胡說,」小豹子清秀的臉龐出現一抹憤怒,「姨姨,我們去找晨晨。」

他拉著白顏的手,就往臧府的方向而去。

臧鈺怒火滔天,拳頭上包裹著一層力量,轟然落向了小豹子清秀的臉龐。

就在他的拳頭將要靠近小豹子的剎那間,一隻芊芊玉手緊緊的捏住了他的拳頭,那一刻,原先包裹在拳頭上的力量也轟然消散了……

「這……」臧鈺震驚的揚起了頭。

王后不是一個人類嗎?人類都很羸弱,怎可能……

他幾次想要再次動用體內的真氣,可他的力量已經被白顏給鎖住了,連拳頭都無法從她的掌心抽離。

而後……

白顏的周身揚起一道狂風,紅衣揚起,風華絕代。

轟!

一聲巨響,臧鈺的身子猛地摔了出去,落在了人群之中,狼狽不堪。

東方茜急忙捂住了唇,震驚的看著被白顏一拳打到的臧鈺,眼中泛著不可置信的光芒…… 「茜茜,你先回去。◢隨◢夢◢小◢.lā」

臧鈺乾咳了兩聲,他撐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面色冷沉的厲喝道。

東方茜擔心的看了眼臧鈺,她一扭頭,向著臧府的方向快速而去……

白顏面無表情的看著東方茜離開的方向,將小豹子從地上報了起來,身子一縱,就朝著東方茜追逐而去。

臧鈺咬了咬牙,幾步衝到了白顏的背後,拳頭正想要落在她的身上。

卻見女子淡然回神,一腳踢在他的胸膛,這一腳,讓他的身子摔出去十米之遠,鮮血源源不斷的從口中噴出。

「滾!」

白顏冷冷的怒喝了一聲,旋即,頭也不回的向著東方茜剛才離開的方向急速而去,只在這街道上留下一條人影……

臧府。

院落之內,白小晨的手指上點燃著一層火焰,他笑眯眯的看著這棟院落,明亮的大眼中閃著狡詐的光芒。

「這一次,我在哪裡放火比較好?」

他的另一隻手著小下巴,似乎是在沉思。

身旁的侍女侍衛都跪了一地,瑟瑟發抖,他們從沒有想到過,如此可愛的一個孩子,竟然會是如此的惡魔。

「晨少爺,千萬不能放火啊,你再燒下去,整個府邸都要燒沒了。」

白小晨嘴角一撇,不以為然的說道:「你們又不讓我出去玩,還不允許我放火,那我一天到晚在這豈不是太無聊了?」

「晨少爺,不讓你出門是少主定下的規定,外面太危險了,之前傷害少爺您的人還沒有被抓住,若是跑出去了,必然會遇到危險?」

侍女顫顫巍巍的勸說道。

白小晨哼了一聲:「不讓我出門,就別阻礙我放火,你們都給我讓開,不然我連你們一起燒了。」

眾侍女身子一顫,她們面面相覷一眼,終究還是讓了開來。

「晨兒!」

突然,一道慌慌張張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白小晨還沒來得及放火,就被這聲音給打斷了。

他的小臉頓時就垮了下來。

「你找我幹什麼?」

這幾日,白小晨見到東方茜都沒有什麼好臉色,只是此刻東方茜已經顧不了許多了,她的面龐帶著一抹慌張。

「晨兒,你快和我走。」

她伸手就想要去拉白小晨。

然而,白小晨僅是往旁邊一閃,就躲避了東方茜的拉扯。

東方茜也來不及思考白小晨為何如此靈敏,她只知道,若是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

「晨兒,聽我說,之前傷你的仇人來了,你現在趕緊和我去躲躲,我是你娘親,我不可能害你的。」

東方茜眉眼內都是慌張,咬唇道。

不過……

她的這番話,讓白小晨的眼睛亮了一下。

壞蛋爹爹來了?

白小晨自然不可能走,他的大眼睛轉動了幾圈,用一副不解的語氣問道:「你之前一直說傷了我的仇人,可我們無冤無仇的,他們為什麼要傷我?」

東方茜一怔:「因為……因為他們見你可愛,就想要把你從爹娘身邊搶走,爹娘如此愛你,怎可能會丟棄你?那些人見得不到你,就想要毀了你。」 「是嗎?」

白小晨的雙眼中含著滿滿的笑意,他望向從不遠處的虛空降下的紅衣女子,粉嫩可愛的臉龐上揚起一抹天真的笑容。隨-夢-.lā

「娘親。」

東方茜沒有察覺到白顏的靠近,還以為白小晨這一聲娘親喊的是自己,她的心裡頓時一喜。

自從這小惡魔來了臧家之後,從來沒有主動開口喊過她一句娘親。

看來自己的努力總算有了回報,這小傢伙已經從心底接受了她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