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就你自己啊,你的父母了,他們放心讓你一個人跟著商隊去趙國」冷鋒擔憂的說道。

「這次是父母給我得歷練,說這次歷練回來我就能修鍊功法了,偷偷的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是靈境初期了,而且沒有使用外物哦。」沐陽傾心開心的笑道,哪兩個精緻的小虎牙都露了出來。

「什麼」這是兩道聲音,一道是冷鋒開口說道,另一道是龍雲霄傳音道。要知道到達靈境初期,沒有功法修鍊和外物輔助,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要知道冷鋒是掉入地心乳池中借入地心乳才沒有修鍊功法到達靈境的。

「驚訝吧,這是前兩天的事情」看著冷鋒驚訝的樣子沐陽傾心笑的更開心了。

「你是怎麼到達靈境的」冷鋒驚訝的問道,這也是龍雲霄想要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只是和以前一樣的吸收靈力,然後自己感覺身體痒痒的特別舒服,然後睜開眼睛就感覺自己和以前不大一樣,吸收靈力吸收的快了,還能將靈力據聚集在一起,我想這應該就是靈境境界吧,我只告訴你了你可不要告訴別人啊,我還要給我父親母親一個驚喜那」沐陽傾心連綿不絕的說道。

「這才是天才啊,你所說的什麼沐風,雷紹,跟她能比嗎」龍雲霄傳音道

「姑娘,我這個樣子能出去給別人說嗎?」冷鋒嘴角一笑說道

「哎呀我忘了,你現在只能躺著啊,我太笨了,還有別叫我姑娘了不習慣」沐陽傾心撓撓頭尷尬的笑道

「那我怎麼稱呼姑娘啊」冷鋒看著沐陽傾心說道

「你看你又叫了,別人都叫我小傾心,你就這樣叫吧」沐陽傾心說道

「嗯嗯,小傾心」冷鋒也笑這說道。

「那我總的稱呼你吧,那你叫」沐陽傾心雙眼天真無邪的看著冷鋒說道,

「我叫冷鋒」冷鋒說道

「看你比我大,那我就叫你小峰哥吧」沐陽傾心笑著說道。

夜晚沐陽傾心下車去給冷鋒取被子去

「沐陽家的,那個半死的廢物,死了沒有。」冷鋒聽到外面一個男孩的聲音說道

「陸尋,你能不有點同情心,像你這樣的萬一在別處受了重傷也沒人去救你的」沐陽傾心帶著怒氣的說道。雖說他們這商隊是兩家組成的,但是兩家也僅僅是利益關係而已。

「我也是關心那一個廢物而已,要不然我才懶得問你,還有我是不會受傷受到他那種地步的」那叫陸尋的笑道。

「哼」沐陽傾心一哼便不理那個少年了。

「小龍,幫我看一下外面的情況」冷鋒輕聲道。

「外面有十二個護衛,三個靈境後期的修士,和四個靈境中期五個靈境初期的,那整個商隊除卻護衛,僅剩五個人,而五個人里兩個是伙夫,一個應該是管理整個商隊日用的老媽子。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哪兩個一個就是救你的沐陽傾心,另一個是一位和你年齡差不多的男孩,修為處於動旋靈境」龍雲霄將外面的情況一一給冷鋒傳音說道。

不一會沐陽傾心帶著沒有消去的怒氣來到馬車上,看到冷鋒閉著眼,便將被子輕輕的蓋在冷鋒的身上,由於馬車地方不是很寬敞,所以沐陽傾心便在冷鋒的旁邊躺下。

深夜,冷鋒看著熟睡的沐陽傾心,可能沐陽傾心在夢裡夢到什麼高興的事情,連睡覺嘴角都帶著一絲俏皮的微笑。

三天後

「小龍,我能吸收靈力了,你顯出本體,我取出靈藥你喂我一下。」趁著沐陽傾心不再馬車上冷鋒輕聲道。

「取吧,要不是我現在境界底下,我早就走了,還會在這裡喂你」龍雲霄說道就是自己弟弟小的時候,龍雲霄都沒有餵過。

冷鋒取出數個玉瓶,龍雲霄將冷鋒的嘴掰開,所有丹藥一股腦全都倒在冷鋒的嘴裡。然後向冷鋒的手臂一鑽,變又成為冷鋒的紋身。

「你想害死我啊,這麼多丹藥,我會爆體而亡的」冷鋒發怒的沉聲道。

「爆體而亡,你想多了,這些丹藥還沒有那麼強大的藥力,無非讓你痛苦一會。」龍雲霄笑著傳道

「算你狠」冷鋒忍著骨頭再次碎裂的疼痛,盤坐起來運行起殘經。

正當冷鋒運行殘經療傷的同時,馬車外的商隊也遇到了麻煩,在商隊的右側煙塵四起。所有護衛全都向右望去。

「馬賊來了,備戰。」為首的一位靈境後期的中年護衛喊道

「我們走到是官道,怎麼可能有馬賊」一位伙夫驚慌失色的說道。

「現在國家打壓馬賊打壓的緊,所以逼得馬賊不得不搶劫官道的財務了。各位小心了,如果把貨物給他們他們能放我們離開就把貨物給他,不能的話我們就各安天命吧。」一位年紀偏大的中年說道。

「啊,這怎麼辦。」沐陽傾心驚慌的說道。

「兩位賢侄,你們先上馬車,聽為叔的安排,你們先做好逃跑的準備,萬一情況危勢,我等變已死相護兩位離開這裡。」那偏大的護衛又說道。說完沐陽傾心和陸尋便回到馬車裡去。

「你怎麼坐起來了,快躺下,有外面護衛叔叔們的護衛,我們會化險為夷的」沐陽傾心擔心的說道。

「小傾心,你坐在那裡,我已經恢復三成的靈力的。一會萬一打起來我便帶你一起逃。」冷鋒沉重的說道。

「我不逃,我要逃了外面護衛叔叔們怎麼辦,而且我現在是靈境初期了,可以幫上忙的」沐陽傾心攥著拳頭鄭重的說道。

「你不逃,不但會死去,還會幹擾你護衛叔叔的戰鬥,到時候你不是在幫忙,而是成為你叔叔的累贅」冷鋒看著沐陽傾心安慰道。

「那你能告訴我,你能打過他們嗎」沐陽傾心帶著期待的說道。

「要是我全盛時,對付他們沒問題,可是現在我只是靈境初期,而對方的首領是虛境初期,所以我只能逃,而且只能帶你一人逃。」冷鋒遺憾的說道。

「好吧,那你等會要帶著我跑遠一些,別連累了護衛叔叔們」沐陽傾心一點都不擔心的說道,因為她看著這時候的冷鋒竟然有一絲穩穩的安全感,而這種感覺只在自己父親身上出現過。就是馬車外最強大的護衛叔叔也不曾給他這種感覺。

馬車外。

有數十位修士組成的馬賊,帶著煙塵,來到商隊的正前方,為首的是一位騎著翎羽馬的虛境初期強者,這**可不是一般的修士所能捕捉到的,這翎羽馬,是已速度著稱的,就算是虛境後期全力也不一定追上此馬。

這匹翎羽馬通體乳白,沒有一絲雜色,馬鬃更是迎風飄散。 總裁霸寵嬌妻 看起來十分美觀。次馬在同類中也是屬於佼佼者的。

「各位大爺,我們這是小本買賣,求您放過我們的性命,我們願意把所有貨物都交給您」帶頭說話還是那位年紀偏大的護衛。他看向這群馬賊,就算自己全力突圍也逃不了。 豪門交易:總裁,請剋制! 所以只好看能不能妥協處理。

「今天老子心事不順,本來要將你們全部屠殺的,看你們這麼識時務。給你們十息的逃亡時間」為首的虛境初期強者說道。

「帶著公子小姐分開逃。」那護衛一喊便擊碎陸尋的馬車,然後身體一躍夾起陸尋便向北方跑去。

在護衛擊碎陸尋馬車的時候,冷鋒也將沐陽傾心背在背上向東跑去。那速度足夠令人咂舌。那打算帶沐陽傾心逃的護衛,一看冷鋒的速度,便向西北跑去。

剩下的護衛,也全部四散開來逃去。

; ??「十息已過,我去追那個、背人的,你們看著追吧」虛境初期的修士雙腿一夾坐下的翎羽馬便向冷鋒追去。

要論速度冷鋒在靈境里要說第二,就沒人敢說是第一了。可是這次他面對的是御境下速度第一的靈獸,翎羽馬。看著兩者的距離越拉越近。

突然,那頭領直接橫欄在冷鋒面前。看著冷鋒饒有興趣的說道。

「一個靈境初期的小修士,你是怎麼跑得這麼快」

「前輩,可否繞在下和舍妹一命,我願獻上靈元丹。」冷鋒低頭說到。

「看你二人年紀不大便已經是靈境初期,你抬起頭讓我看看,不行就加入我們吧」那馬賊頭領帶著微笑的說道,他也有點惜才了,畢竟冷鋒這個年級段在外面也是屬於天才級別的。

「多謝前輩青睞,可是在下已有家師」冷鋒抬起頭微微一笑道。

「冷鋒,你是冷鋒」馬賊頭領面色驚慌的說道。

要知道,沐家不承認是沐家坑殺那麼多的修士,雷凌峰也口說無憑。

而一切輿論都在沐海說出沐風是冷鋒所殺的時候,有了一個虛偽的定局。

所有人都認為冷鋒是魔修,那御境遺迹只是他布置的陷阱想藉此突破虛境。而且沐家也發出了懸賞,殺冷鋒著的一萬靈幣,活捉冷鋒得十萬靈幣。面對這麼多的懸賞,許多殺手,馬賊,都留意起這個年紀不大卻殺人如麻的小魔頭冷鋒。也怪不得馬賊頭領嚇得面色驚惶。

「難道前輩認識我。」冷鋒將沐陽傾心從背上放下說道。

「哈哈,天助我也,沒想到在燕嶺山坑殺數百修士的冷鋒,今天卻落入我的手中,看來你也是被沐家老祖所傷,你乖乖跟我走吧,我還能放走你身龐的女孩。」那馬賊頭領看這冷鋒帶著傷痕卻又只有靈境初期的修為。然後仰天大笑的說道。

「我在燕嶺山坑殺數百修士?」冷鋒反問道。

「小峰哥哥,你竟然殺了那麼多人」沐陽傾心雙眼含淚的說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那些人不是我殺的」冷鋒看著沐陽傾心溫柔的說道。

「好了,你別說了,冷鋒我知道你全盛的時候,我在你跟前或許只是小丑而已,我也知道就算你受傷我要殺死你,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是,付出代價、不是就殺不了你,你跟我走,我放走你身邊的那個小妞,這樣你我都好一些。」馬賊首領帶著威脅的說道。

「好,我跟你走,但是我得說兩句話」冷鋒看著馬賊溫怒的首領說道。

哼,馬賊首領一哼,便不再理會冷鋒。

「小傾心,哥哥是被冤枉的,這是我跟著我時間最長的匕首,你帶著它一會我逃脫了就會去找你,記得不要走太遠。」冷鋒摸了摸沐陽傾心的頭說道。

「哥哥,我相信你,我不會走太遠的,你記得來找我啊」沐陽傾心眼角滑下兩行珍珠般地淚水。

「走吧,我跟你走。記得你的承諾。」冷鋒臉色陰冷的說道自從爺爺走後,小傾心對他那般照顧,他早己將小傾心放於心底,在冷鋒的世界小傾心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他不想再次承受失去親人的痛苦,所以他只能妥協。

「還算識時務,你走吧。」馬賊頭領指著沐陽傾心說道。

「哥哥你記得要找我啊」轉身便向身後跑去,那飄散在風中的淚水,默默的打在冷鋒的心頭。使得冷鋒莫名的心痛。

「我想知道,我被懸賞了多少靈幣。」冷鋒轉開話題。

「死屍的你一萬靈幣,活捉你十萬靈幣」馬賊頭領笑開顏的說道。

「霍,他們可真下血本啊」冷鋒為之一驚,十萬靈幣看來自己現在肯定出大名了。

「是陳國,還是沐家。」冷鋒再次問道。

「是沐家,可是已陳國皇室護短的性格,這次竟然沒有派兵追殺你,肯能你一個靈境後期的修士,有沐家的懸賞就夠了吧。」馬賊頭領越說越興奮。

「那還是放我走吧,我送你一個法寶,而且我還之恩於你。」冷鋒誘惑得說道。

「那可不行,什麼法寶能值十萬靈幣。」馬賊看著冷鋒詫異的說道。

「是這個,你看。」冷鋒從空間手鏈拿出一個似秤砣的物件。這是冷鋒上次沒有賣掉的玄鐵精,只是事有所趕,一直沒有機會將其煉化。

「這就是你說的法寶。」馬賊下意識的看著冷鋒說道。

「是的,他是這樣用的」冷鋒咬破手指將血滴上去。只是那秤砣的物件絲毫沒有變化。冷鋒好奇的拿起來,卻感覺上面散出幽幽的涼氣。

「小子怪聰明的,心機不錯,你一會將其扔向那個馬賊,然後念出「重」字,這玄鐵精足夠將他砸死。」就在冷鋒還在為這法寶如何使用的時候龍雲霄突然傳音道。

「你這坐騎,御境強者能不能追的上」冷鋒突然向馬賊問道。

「你問這個幹嘛,你不是要給我看法寶嗎,快施展我看看或許,我真的可以饒你一命」馬賊首領一臉獰笑的說道,只要這法寶不錯,我便放你走,但是我還可以在將你抓回來啊。你是逃不過我胯下的翎羽馬的。

「放心把小子,他在怎麼厲害他也只是一頭靈獸,等會我一釋放神獸的威壓,他便會嚇得雙腿打顫的在原地不動,這就是我們神獸的血脈,天性的壓制靈獸。」龍雲霄再次傳音道。

「它是這樣….,「重」。」冷鋒還沒說完便將玄鐵精向馬賊頭領扔去。

「還在做無謂的反抗。」馬賊頭領的反映無謂不快,看著玄鐵精向自己砸來,隨手就是一到攻擊打在玄鐵精上,可是他的攻擊並不是他所理想的。

而玄鐵精越來越近,那迎面的氣息讓他感受到死亡的威脅。馬賊頭領雙腿一夾胯下的翎羽馬,想要躲過可是,不料自己的坐騎竟然顫抖的在原地不敢動一下。

「嘭」馬賊頭領的頭部直接被玄鐵精給貫穿。一個無頭的屍體直接從翎羽馬摔下。

「我想你應該有靈性了,要麼臣服要麼死亡」龍雲霄的聲音又從四周傳來。

可以看出翎羽馬眼裡的掙扎,但是龍雲霄一哼,翎羽馬顫抖的向冷鋒走來然後四腳跪在冷鋒面前。

「好,你跟了我絕不會虧待你的」冷鋒撫摸著翎羽馬的馬鬃微笑的說道。

「小龍撤去威壓吧。」冷鋒興奮的說道。

龍雲霄的威壓一撤下,翎羽馬高興的馬鳴起來。

冷鋒向翎羽馬身上一跳,手指向沐陽傾心所離去的地方指去。翎羽馬一個策馬,帶著冷鋒便向冷鋒指向的地方飛奔而去。

沐陽傾心現在也遇到了麻煩,當他離開冷鋒后,便向森林跑去,那森林中樹木縱橫交錯遮天蔽日。毒蛇猛獸更是難以計數。

沐陽傾心剛進森林便被一隻吊睛大惡虎盯上,此虎不屬於妖獸,只是普通的野獸而已,但是沐陽傾心並沒有什麼戰鬥的經驗,而僅有九歲的她,一下子慌了神,一直向森林深處跑去。看著沐陽傾心跑向森林深處,那吊睛大惡虎便不再去追她了。

不知跑了多久,沐陽傾心也跑累了,變坐下靠在一個山石上閉著眼睛休息起來。可他卻不知危險已經悄悄的靠近於她。

那是一隻,如蛇一樣長的蜈蚣,蜈蚣口邊有兩顆如刀一樣的牙齒在外面露著。那一排排密密麻麻如中指粗的腳掌,正在向沐陽傾心所休息的地方爬去。

「不知冷鋒哥哥有沒有擺脫那個大惡人」小傾心鼓著嘴擔心的說道。

「嘶~~~嘶~~~」那蜈蚣距離小傾心越來越近了,發出對獵物需求的聲音。

「啊~~~~~」小傾心聽到這古怪的聲音下意識的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那絕對是小傾心生平以來看到最大的蜈蚣,那蜈蚣前身立起的向沐陽傾心飛撲而來,嚇得小傾心一聲大叫便閉上了眼。自己就這麼死去了嗎,還沒有來得及向父母告別啊,想起父母小傾心的眼角不禁的流下淚水。

; ??「嗖」一道箭破虛空的的聲音傳來。那箭直穿透蜈蚣的甲胄將其釘在旁邊的樹榦上。

只見那森林深處跳出一身穿獸皮的女孩,女孩皮膚是麥色的,長發盤起,背後背著一張和她個頭差不多的大弓。她來到沐陽傾心身旁、抓住沐陽傾心的秀手、轉身就向森林外跑去。

「快走,那蟲子,還死不了。一會便追上來」獸皮女孩拽著小傾心飛快的在叢林中跑著。

「嘶~~~~」蜈蚣從樹榦上掙下,帶著那穿透它身軀的羽箭向小傾心她們追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不斷的拉近兩者的距離。

「怎麼辦」小傾心面色驚惶。

「看著吧,跟我來」獸皮少女嘴角勾出一絲大有運意的一笑。然後帶著沐陽傾心換了方向,沒過多久可以看到前方出現一張巨大蜘蛛網,蜘蛛網的中心盤卧著一隻大如牛一樣的蜘蛛。獸皮少女回頭看向那蜈蚣,那蜈蚣向前追擊這她和沐陽傾心。

「閉上眼,別睜開」獸皮少女將沐陽傾心抱起,然後向旁邊的樹榦上一跳,緊接著又跳向相鄰的樹榦上,就這樣獸皮少女如猿猴一樣的在樹榦上跳躍著前行。 重生之創業時代 而她剛一起腳,他腳下的樹榦就被身後的蜈蚣給截斷。

「啊~」獸皮少女突然猛力的一跳,身體一個測斜直接從蜘蛛網的間隙中躲過,而身後的蜈蚣直接撞入那大蜘蛛布置的大網上。盤卧在大網中心的大蜘蛛雙眼幽幽的睜開發出令人發麻的聲音。便向大蜈蚣爬去。而蜈蚣墜入大網后不斷的用唇前的雙刃斬向蜘蛛網,奈何還沒有將束縛自己的蜘蛛網斬斷就被大蜘蛛又吐了口絲線給完全的纏住。

「小妹妹,睜開眼吧」獸皮少女將沐陽傾心放下柔聲的說道。

「謝謝姐姐」小傾心睜開眼看著那獸皮少女,那少女颯爽的風姿,眼中眼中透出一股英氣,腰間掛著一把短短的彎刀,看樣子約有十四五歲。

「你一個小姑娘怎麼會跑到這裡,不知道這裡危險嗎。」獸皮少女皺眉的說道

「我被追殺了,我哥哥引開馬賊,我也是失足迷路了,才到這裡的」沐陽傾心說完眼鏡已經泛紅。

「跟我去我家,一會帶你離開這裡」獸皮少女提了提腰帶,帶著小傾心向森林外走去。

「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傾心跟在獸皮少女身後問道

「我沒有名字,我是一個從小便在這裡生長,我連父母都沒有,哪來的名字。」獸皮少女不以為然的說道

「對不起啊」小傾心抱歉的說道。

「到了」獸皮少女說道,眼前是一個需要五個人環抱的大樹上搭建的似鳥窩一樣的房子。獸皮少女向上一跳便跳了進去。

「上來。」獸皮少女向下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