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彪啊,你來啦,來陪我喝酒!喝完之後在收拾!」言辰楓此時的模樣就像是一個醉漢一般,整個人顯得很是低迷和頹廢,阿彪嘆了一口氣,自家老大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但是不管什麼事情,這肯定跟少奶奶脫不了干係!

「你說,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容易嗎?」阿彪將言辰楓輕輕扶了起來,想要讓他坐在沙發上,,結果言辰楓兩個手不斷地在空中飛舞,阿彪有些支撐不住了!

「你說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我喜歡的人,為什麼就不能讓我在一起呢?你說這是為什麼啊?」阿彪不斷地收拾著散落一地的酒瓶,看著地上各種各樣的酒瓶,看來少爺差不多把就全部都喝光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要給我說離婚呢!」說完之後言辰楓低低地哭了起來,阿彪整個人都懵住了,以前少爺也喝不少的酒,但是從來都不會耍酒瘋,或者說什麼胡話,點到為止之後便去睡覺。

原來少爺如此難受是因為這少奶奶要跟少爺鬧離婚啊,這就更加不解了,自己少爺要長相有長相的要身高有身高,最主要的,還有錢,這少奶奶那根筋不對要和少爺離婚,真是的,女人心海底針。

「為什麼啊?明明不是我的錯,我是被陷害的!」言辰楓這一句一句的,阿彪整個人都到演出來好幾部悲情愛情偶像劇了,到底是什麼情況啊,越來越迷離。

「阿彪,你說她為什麼要離婚!啊,你說啊!」言辰楓不斷搖晃著阿彪的身體,阿彪想要將少爺掰下來結果發現,這傢伙竟然在和自己較勁,於是兩個人就開始了掰手腕子。

「老婆,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言辰楓說完之後便猛地吐了一口,在對面的阿彪整個人都懵了,好傢夥全吐自己身上了,我的乖乖這味道,真的是絕了!

看來這少爺真的是愛慘了自家夫人,哎,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簡直就像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就差一把瓜子,不然還真是一部好戲!要是言辰楓知道阿彪心裡竟然是這樣想的,肯定會讓他給自己演一出的。 等天一亮,言辰楓的生物鐘便醒了,摸著自己有些痛的頭,微微晃了一下腦袋,轉身就往洗手間去,結果在客廳裡面看到了還在熟睡的阿彪,昨天的記憶又全部飄了上來,一時間覺得自己很糗。

等言辰楓收拾好以後,阿彪才剛剛起床,看著眼前這帥氣蓬勃的言辰楓,不由得笑了笑,「少爺真帥!」言辰楓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話弄得有些懵,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可是阿彪卻自顧自的收拾著散落在地的東西!

言辰楓穿好衣服想要走的時候,阿彪做好了早飯在旁邊等著言辰楓,「阿彪,你這是怎麼了,感覺怪怪的!我昨天說的胡話太多,你就當沒有聽到!」

阿彪笑了一下,「少爺你今天要去醫院嗎?」

言辰楓的動作僵了一下,隨即又動了起來,「是的,我一會去那邊看看,怎麼你有什麼事情嗎?」

阿彪搖了搖頭。

「我總感覺你怪怪的,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我,或者有什麼想要對我說的話啊?」言辰楓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臉無奈的問道,這樣的阿彪奇奇怪怪的!難不成是昨天自己對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沒有啊,我不是很正常嗎?」阿彪一臉疑惑的看著言辰楓,什麼啊,自己就是想要多給少爺一點關愛,怎麼會奇怪呢!

言辰楓看了他一會。便起身要走,就在門口位置聽了一下,「你叫幾個家政幫我收拾一下房間!老規矩來!」

「恩,知道了!」

醫院

沈凌菲一夜沒有怎麼睡,感覺枕頭下邊的離婚協議書就像是一個燙手山芋一般的存在,沈凌菲不斷的想起自己和言辰楓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但是各種甜蜜都沒兩條*交織在一起的肉體說打破。

小護士來的時候,被眼前的沈凌菲嚇了一跳,「我的乖乖,小仙女,你這是半夜上天了?你看你這兩大黑眼圈,和熊貓似的,怎麼,看這淤青程度,你老人家這是一晚沒睡啊!」

沈凌菲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在和小護士鬥嘴了,見她來了,便開始閉上眼睛,不一會便發出輕微的打呼聲,小護士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就想要走,結果一走發現被沈凌菲拉住了衣服。

看著她熟睡的面孔,心存不忍的想要叫醒她,但是看到她眼下的烏黑,於是將衣服脫了下來,之後將座椅拿了過來,這樣比較好一點。

小護士收拾好以後便轉身離開了。這一出門便和剛來到的言辰楓撞了個碰個兒,「你來了!裡面的患者正在睡覺,你進去的時候小聲一點!病人昨天一晚沒有怎麼睡!」

言辰楓點了點頭,便在門口坐了一會,去廁所抽了一根煙,自己平時是不抽煙的,只是現在化不開,周圍的小護士來來回回的看著言辰楓,低聲笑著,聽完言辰楓心裡煩躁燥的。

等抽完煙,言辰楓就離開了,這小護士一看言辰楓出來了,便呼呼啦啦的都跑來了,有些大膽的還裝成一臉的淡定。

言辰楓出去買了一點早飯,裡面有沈凌菲愛吃的各種好吃的,因為不知道沈凌菲今天想要吃什麼口味的東西,於是都挑選了點。

等言辰楓買完回來的時候,剛好遇見你昨天去看沈凌菲的那個老爺爺。「哎呦,小夥子,你是不是那個小姑娘的老公啊!」

言辰楓愣了一下,一臉疑惑的看著面前的這個老爺爺,「不知您說的哪位小姑娘?」

「昨天你們小兩口吵架,砸了牆,我就在牆的對面!」這小夥子器宇軒昂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眉宇之間,暗含星辰。

「原來是這樣,真不好意思,老爺爺,讓您見笑了!」言辰楓一臉尷尬的笑了一下,昨天自己的情緒有些失控了。

「沒事沒事,你們啊,小兩口吵架,總有一個要低頭,你哄哄她不就好了嗎,有什麼啊,這都說夫妻床尾吵架床頭合!」

老爺爺看著言辰楓的表情一點一點的變化,不由得笑了一下,「昨天啊,我去那小姑娘病房裡面了,說了會子話,是個好姑娘,心地善良的!你們啊,要好好珍惜彼此,相遇不易,相愛也不易!」

這老人家說完就想要離開,言辰楓見老人家要走,於是快步跟了上去,「老爺爺,看您還沒有吃飯吧,我剛好買了很多吃的,您選幾樣,回頭我給您送到房間裡面去!」

我可以無限升級 只見老爺子搖了搖頭,笑了一下什麼也沒有說,便離開了。言辰楓來到病床之後,沈凌菲聞著飯香就起床了。

「醒了?我拿了幾樣吃的,你看看想要吃什麼?」言辰楓笑的一臉的溫柔,沈凌菲愣了一下,俗話說,伸手不打笑人臉,於是站起來往前走了幾步,便看到言辰楓已經將吃的全部擺放在了桌子上。

言辰楓見她起來吃東西了,微微笑了一下,便轉身去幫她收拾床被,沈凌菲吃了一些包子之後,便叫了一聲言辰楓,「對了,昨天……」

沈凌菲一回頭便來到了言辰楓一臉寒意的拿著枕頭下邊的離婚協議書,一臉怨氣的看著沈凌菲,「你竟然連著都準備好了!你是有多想離開我!你說啊!」

沈凌菲看著暴怒的言辰楓,就像是一個暴怒的獅子一樣,看著他手中的離婚協議書,剛想要說些什麼,張了張嘴,又閉上了。舔了一下自己干吧的嘴唇。

「你說話啊!你說啊!這離婚協議書,哪裡來的?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龍血聖尊 言辰楓想要努力找回自己的理智,但是沈凌菲確實什麼都不講,只是靜靜的吃著桌子上邊的飯。

沈凌菲想要哭,但是眼睛也是很乾澀的,根本沒有眼淚可以流出來!一口吃著一個包子,好像是要把所有的解釋都咽下去。

言辰楓看著這樣的沈凌菲,不由得心抽了一下,「今天,我們回家!我去給你辦出院手續!」說要便起身要走,沈凌菲猛地站了起來,眼睛瞪的大大的,自己知道回家意味著什麼! 「想都不要想!從今天開始你的活動範圍只有這麼大的地方,既然你連離婚協議書都準備好了,那就不要在怪我了!」言辰楓二話不說就開始往外走去,眼神之中滿滿的全是憤怒。

看來這個女人被保護的太好了,竟然敢把離婚協議書都寫好了,不給她點顏色看看,是不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了。在門外邊的老爺爺和小護士被這突然衝出來的言辰楓給猛地嚇了一跳,這小護士手一抖,只聽老爺爺叫了一聲!

「哎呀,大爺啊,這不好意思!我這也是被狠狠的嚇了一跳,才會挑一下的!」小護士手忙腳亂的幫老大爺止著血。

沈凌菲看著被言辰楓狠狠摔過的門,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自己做錯了什麼,明明什麼都沒有,要說有的話,那就是自己當初答應嫁給了言辰楓,早知如此就把那一夜當成*好了!這樣就不會有現在這麼多的事情了!

沈凌菲站起來往窗邊靜靜地看到了外邊被風吹了呼刺啦此,來回飄動的葉子,就像是人的心事一般來回的漂浮不定,在風中來回的搖擺。

言辰楓剛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被冷風一吹,整個人都冷靜了許多,看著前面排隊的人,言辰楓拿出一盒煙來,往醫院外邊走去,狠狠的抽了兩口,就像是將自己所有的事情全部吸進肺裡面然後再狠狠的吐出來,隨風消逝在風中!

言辰楓看了看時間,估計沈凌菲應該不餓了,被自己這樣一鬧,現在冷靜下來想想,自己當時真的是太過於衝動了,沈凌菲根本就不能醫院門,怎麼可能會有一份離婚協議書呢!

冷靜下來的言辰楓,看到來往的路人,整個人的心也漸漸放開了,畢竟可能有人來過這醫院!不管是怎麼看來這沈凌菲不可能自己拿到離婚協議的,而且也沒有什麼通話記錄,這就說明是有人主動送進來的!

理清思路的言辰楓終於清醒了,往醫院的監控室走去,這一定是有人故意將離婚協議書交給沈凌菲的,再加上沈凌菲在這城市裡面也沒有什麼朋友,現在想想要麼就是老爺子動了手腳,要麼就是沈凌菲自己弄到的!

言辰楓在自己的心裏面就直接認定了是老爺子做的手腳,言辰楓在監控室走進去的時候,被保安大叔攔住了,「小夥子你要看監控有沒有調令呢,畢竟這是醫院不是小區和學校!要出示證明才可以的!」

「大叔,你們院長的電話是多少呢?」言辰楓耐著性子給保安大叔交談著。

「我只是一個小保安,怎麼可能會有院長的電話,再說了,你沒看到牆上貼的電話嗎?」保安大叔明顯的開始有些煩躁起來!

言辰楓看了一眼保安大叔,說了一聲再見之後,便轉身離開了,言辰楓打了一個電話,要到了院長的電話,結果五分鐘之後,一位老人慌慌張張的從樓上下來,一臉彷徨的往前走,臉上還帶著一些焦急地神色,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言辰楓抽完煙之後,便開始往門內走去,看到一位老人在慌慌張張的來回的看人,身上還穿著大白褂,腳上的鞋子還沒有來得及換下來,老爺子臉上還有一些焦急。

言辰楓見狀,慌忙的走了過去,看著老人問了一句:「請問您是吳院長嗎?」

「是的!您是?」吳院長看了一眼之後便轉身看向了言辰楓。

「您好,吳院長,我是言辰楓!」言辰楓伸出自己的手。

吳院長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隨即又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您好,您好!」

吳院長一臉的疑惑,「不知言總裁來醫院有什麼病人住院了嘛?」

言辰楓微微笑了一下,「是我的妻子前幾天暈倒了,送來了貴醫院,正在接受治療。」吳院長聽了以後便懵了一下,這圈裡的人都知道言辰楓一直都是一條黃金單身漢,重來不好女色,原來是金屋藏嬌了!

「那不知言總裁找我是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您就儘管說,只要我能辦得到!」吳院長看著言辰楓有些悻悻的說道。

「也沒有什麼大事啦,就是我想看一下昨天的監控!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言辰楓微微笑了一下,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掩飾住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哦哦,這沒有問題,我陪你去一趟監控室!」吳院長想了一下隨即想到,人家要是查監控肯定是有什麼私密的事情,「這樣吧,言先生,我將昨天是監控直接發送到您的手機上邊,您看這樣行嗎?」

言辰楓微微點了一下頭,這也就已經很好了,畢竟這種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吳院長見言辰楓臉上的表情,便知道這肯定是同意了,於是轉身就開始往監控室裡面走去。

「那……」言辰楓還沒有說完,這吳院長便打斷了他的話。

「您回去照顧夫人就好,我很讓人以最快的時間將視頻發給您!」

言辰楓聽完之後,便點了點頭,對吳院長到了一聲謝之後,便轉身離開了。一路上自己不斷地想著要怎麼面對沈凌菲,剛剛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就亂髮了一通脾氣,現在回去,沈凌菲會見自己嗎?

言辰楓以蝸牛的速度來到了沈凌菲的病房前,來來回回糾結了半天,都沒有想好到底進還是不進。猶豫了半天,裡面的小護士剛做完平時檢查走了出來看到在門口由於不定的言辰楓,有些恐懼的看著他。

言辰楓看到這小護士微微的低了一下頭,看來自己早上給人家留下的印象太差了,到現在都有些害怕自己。

既然小護士都這樣,剛何況沈凌菲呢,肯定也是不待見自己的吧,言辰楓盯著病房門發獃,結果隔壁的老爺爺出來了,見言辰楓坐在了那裡,眼睛眨都不眨的盯著門口看,於是笑了一下。

慢慢的做到了言辰楓的身邊,坐了大約十分鐘,只見言辰楓竟然還在盯著門口發獃,於是輕聲說道:「你想進去,就進去唄,有啥害怕的,夫妻吵架什麼的都是小事!」 言辰楓無意識的說道,等說完才反應過來,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老人,不由得大吃一驚。

「我早就坐在這裡了,只是你發獃太用心了,沒有注意到我罷了!」老爺子見言辰楓這一臉的驚魂未定,便輕聲解釋道。

就在言辰楓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手機叮了一聲,看來是吳院長的監控消息發了過來,「老爺爺,不好意思,我看一下手機!」言辰楓迫不及待的拿出了手機。

老爺子見言辰楓一臉的凝重不由得有些好奇,伸了頭過來看了一眼,結果愣住了,「小夥子這監控應該是不會被外人看到的吧!你是怎麼搞到的!」

言辰楓微微笑了一下,臉上有了一絲小小的得意,「這就是技術問題了!」老爺子看到言辰楓得意的小模樣,不由得有些想歪歪了,看來這小夥子還挺厲害的是有些技術阿。

「你找這監控有什麼用啊?」老爺子一臉疑惑的看著言辰楓,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這監控是和你們吵架有關係嗎?」

「嗯,我正在找我們吵架的源頭!」言辰楓一臉的嚴肅,看著監控之中的畫面,不由的有些生氣。

在監控畫面之中竟然是這樣的,這柳文倩果然來過了,而且還在房間裡面待了很長時間了,之後又是氣沖沖的走了出去,而就在柳文倩走了沒多久之後自己便走了進來。

言辰楓見狀整張臉都要黑了,而旁邊的老爺爺,看著他的臉越來越黑,微愣了一下,這小子的氣場還挺大的!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啊?」

言辰楓狠狠的抓著手機,面對老爺爺還是扯出了僵硬的笑容。

「得,別笑了,看你這笑容啊,堵心!」老爺爺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唉,年輕人,微微抬了抬頭看走廊盡頭,醫生和患者來來回回的身影!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言辰楓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是置身於冰窖之中,麻木的走出醫院,既然這柳文倩敢拿著離婚協議書來到這裡,那肯定少不了爺爺的插手!

這可是自己的親人呢,為什麼找一個自己愛的人就這麼不讓他們順心呢!沈凌菲現在窗前,眼神之中多了一絲堅定,其實當自己打開離婚協議書的時候,從資料袋裡面飄出來了一張支票!

言老爺子下定決心要讓自己滾蛋,而自己卻還在留戀著言辰楓,不管這幾天他怎樣發脾氣,都能從側面的看出他是愛自己的!

沈凌菲自嘲的笑了一下,這都什麼時候了,自己還在安慰這自己,就算是這樣,假如沒有柳文倩是不是就不用分開,是不是……

一系列的假如在沈凌菲的腦海中不斷閃現出來,可是現實就放在那裡,不離不棄的看著、等著,有些時候強求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言辰楓盯著手機上邊的號碼,一直在糾結在猶豫,一遍又一遍的念著這號碼,每念一次心就會痛一次,這種被自己最親的人硬生生的把心臟撕碎的感覺,好痛、好痛!連呼吸都變得痛!

一盒煙全部抽光以後,言辰楓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那還有平時的意氣風發,臉上的胡茬也很久沒有刮過了,衣服上邊也有些褶皺,整個人看起來好不頹廢!

最後還是決定撥打了過去,嘟嘟兩聲之後,一道威嚴的聲音穿了過來,「楓兒?」先是驚訝了一下,隨即恢復正常。

「你打電話,是因為離婚協議書的事情嗎?」

言辰楓一聽到這裡,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果然是爺爺做的!

「為什麼?」言辰楓顫抖的問道,心中還在不斷的祈禱,希望能得到自己心中的那個聲音,但是註定是幻想了!

「我在一開始就給你說過,不準這個女人進我們言家的門!而你的妻子未來陪你走完一生的人,只能是倩兒!」

言老爺子的聲音充滿了駐定,不容反抗,言老爺子拿杯子的手不由得顫了一下,這小子到現在都執迷不悟,真不知道那個女人給他下了什麼*,竟然這樣的固執!

「爺爺,你有沒有想過我根本不愛柳文倩,而你的一系列動作只不過是加深了我對她的厭惡,一開始的好感都已經被一點一點的磨光了!連渣渣都不剩!」

言辰楓已經心灰意冷了,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冷靜了許多,裡面的情緒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激烈了,眼神之中滿滿的都是失望,從來沒有想過還有這麼一天,仰天長舒一口氣……

「不管你怎麼樣,感情是可以培養的,就像你奶奶,嫁到我身邊那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不一樣生出了你爸嗎?」言老爺子知道自己這樣說好牽強,但是……

「哈哈哈,那一樣嗎?爺爺,我不會娶柳文倩的,你不是不讓沈凌菲進門嗎?那我自覺推出,這樣總行了吧!」言辰楓眼角留下了一行情淚,這也是自己想了很久的一句話。

找到一個自己愛的人到底有多難,自己不知道,但是沈凌菲自己絕對是不會放手的,就算是死,她也只能死在自己身邊!

「逆子!那狐狸精到底給你下了什麼*!倩倩哪一點比不上她!你竟然……」電話那端傳來言老爺子怒吼的聲音,一口氣沒有上來便猛地咳嗽起來。

柳文倩見言老爺子猛地咳嗽起來,趕緊拿出降壓的葯來,倒了一杯水,輕輕服侍老爺子吃了之後,又幫他順了順背,眼神來回閃爍了幾下,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逆子,你敢離開言家,我就把你的腿打斷!」言老爺子這一口氣終於穿了上來,手還在不斷的顫抖,眼神之中卻是對言辰楓的失望!

「……」

電話那端並沒有什麼聲音,只有言辰楓微微喘氣的聲音,「給你一個周的時間,你自己看著辦吧,這沈凌菲是留還是去!別怪我到時候會用強硬的手段!」

言老爺子說完之後便掛了電話,一臉氣惱的看著對面的字畫,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都是什麼事啊! 「總裁,到底怎麼回事,剛剛老爺子到電話到我這裡說是把您的銀行卡賬戶全部凍結!」言辰楓這還沒有說話,王秘書就噼里啪啦的說著。

「現在已經凍結了嗎?」

「還沒有,剛想要問問您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要是現在用錢,我立馬幫您轉個賬!」王秘書便說便開始動手,就在剛轉完帳,銀行那邊就發來了消息!

王秘書看到消息以後,便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轉了一個時間空子!

「總裁,我轉了50萬到黑戶上邊,現在銀行這邊已經凍結了!」

「很好!有沒有被發現?」言辰楓有些擔心的問道。

「並沒有,言老爺子還在來公司的路上,不用擔心!」王秘書一臉自信的說到。

這邊話音剛落,言老爺子坐著電梯就走了上來,周身的氣息都變了,軍人的那種鐵血就算是歲月沉澱了這麼久,一旦散發出來的還是那樣的濃重!

王秘書見言老爺子走了上來,瞬間將手機頁面轉換過來,並起身迎接上去,「言老來了~」王秘書對著旁邊的小秘書使了一個眼神,只見那小秘書領了命之後便轉身去了開水房。

「王秘書,言辰楓的銀行卡都凍結了嘛?」言老爺子看了一眼王秘書之後,便問道。顯然在老爺子那裡還是濃濃的不相信!

「是的,老爺子,就在您沒來之前就已經收到了銀行那邊傳了信息,所有的銀行卡資金全部都已經凍結了!」王秘書一邊說一邊將簡訊拿給言老爺子看。

柳文倩站在門口的位置,結果一甩頭髮就和剛進門的小秘書長在了一起,粉紅色的小洋裝上邊被灑滿了咖啡,兩個人同時尖叫一聲,整個辦公層都被他們兩個人尖叫的聲音驚得鴉雀無聲。

「抱歉,柳小姐,這是剛來的小秘書,業務什麼還不是特別的熟練!」王秘書站出來說了一句,將小秘書一下子護在身後。

柳文倩看著自己身上的咖啡,整個人都快氣瘋了,臉上原本的優雅也開始變得猙獰起來,小秘書看著柳文倩的模樣嚇得直哆嗦。

沈凌菲伸手就想要打這小秘書,手仰在半空之中,便被王秘書攔住了,「柳小姐,這小員工做錯了,可以改,要是不想讓她繼續就在公司裡面,我們可以將她辭退,但是絕對不能動手打人!」

言老爺子眉毛微微一跳,看向王秘書,「老爺子,真不好意思,這是總裁以前定下的規定,咱們公司裡面的員工,犯了錯就只有兩條路可以走,動手打人、言語辱罵等一旦出現將兩人同時辭退!」

王秘書說的不卑不亢的,眼神之中還有一絲的堅定,外邊聽到之後響起了一個鼓掌的聲音,隨即呼呼啦啦的全是鼓掌的聲音,王秘書說的這種規矩還真沒有聽說過,但是事實確實這樣的,像無形之中的約定一般!

「你們……」柳文倩聽到這掌聲整個人都有些瘋癲,言老爺子今天帶柳文倩來,就是想要讓她在言耀集團留個好的印象,卻沒有想到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言老爺子看著外邊的那群人,只見帶頭鼓掌的那個人竟然是言辰楓!

所有人都站在了言辰楓的身後,這一幕深深刺痛了言老爺子的眼睛,這和當年的那一幕太相似了!又是這樣,又是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