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個女孩很厲害嗎?」

「要知道,剛才連尹師姐求情都沒有用,她可是尹宗主的女兒啊!但是卻沒想到長老會因為這個女孩而鬆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個女孩是長老的女兒嗎?」

額……

其中一名弟子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原本嘈雜無比的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

「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立刻消失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話,一律按宗法處置!」

田峰額頭青筋暴起,大聲怒吼了一聲。

嘩!

一時間,圍觀的蒼雲宗弟子頓時作鳥獸散了。

之後,殿前便只剩下田峰,項天笑,蘇煙雨,尹綰綰,廖英浩五人,還有那幾名參加天賦考核的人。

「你的要求我可以答應。」

待一眾弟子逃走之後,田峰這才看向了蘇煙雨,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真的嗎?」

蘇煙雨立刻激動了起來,就連項天笑也不由得看向田峰。

「只要他留下來的話,你就會留下來,對吧!」

說著,田峰便指了指項天笑。

「恩!」

蘇煙雨點頭。

「好!那我答應你,讓他加入蒼雲宗,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他需要考察一個月,並且在一個月後的宗門比試中,至少獲得前十名,不然的話,那也只能離開蒼雲宗了。」

田峰一臉嚴肅地說道。

殊不知,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底閃過了一絲狡黠。

「這……」

「我答應你!」

就在蘇煙雨還在遲疑的時候,項天笑開口了。

「而且,我要的不是前十,而是……」

妻不厭詐:婁爺,我錯了! 說話之際,項天笑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一!」

恩?

在場的眾人不由得眼神一凝,紛紛看向了項天笑,但是眼中卻有掩蓋不住的諷刺。

畢竟在他們眼中,項天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修鍊天賦,而且連丹田都沒有的廢物。

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在一個月後的宗門比試里拿到第一名,這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天笑哥!」

一旁的蘇煙雨在聽到項天笑這句話的時候,不由得更加攥緊他的手。

「這小子,是不是有點太過得意忘形了。」

另外一邊的尹綰綰蹙著秀眉,心裡忍不住嘀咕道。

「這可是你說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項天笑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笑意,雲淡風輕的聲音慢悠悠地響起。

「那麼……如果你在一個月後的宗門比試裡面,沒有拿到第一名的話,那麼……你只能離開蒼雲宗了。」

田峰直視著項天笑的眼睛說道,隨後目光移到了蘇煙雨的身上。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蘇煙雨。」

「蘇煙雨……我等下會去請示長老,把你收為關門弟子。」

田峰這句話令在場的尹綰綰和廖英浩二人完全意想不到,要知道,核心弟子在宗門代表的含義到底是什麼?

一個宗門裡面基本上可分為外門弟子,內門弟子,核心弟子,真傳弟子四個等級。

關門弟子,顧名思義,指的便是所收的最後一名弟子,此後則收山,不再收徒,這也是為什麼能讓尹綰綰和廖英浩如此震驚。

畢竟,關門弟子在眾多弟子中的地位,可謂是最為特殊的。

前妻首席要復婚 「長老,這未免也太……」

「就這麼決定了,我現在立刻去請示長老。」

田峰直接打斷了尹綰綰的話,揮了揮自己的衣袖。

「除了兩個天賦不合格之外,其他的人,全都收為外圍弟子,還有……你叫什麼名字?」

田峰的目光看向了項天笑。

「項天笑。」

「後山的陳老六倒是缺一個人手,即日起,你就去他那裡幫忙吧!」

說話之際,田峰的臉上再度露出了一抹笑意,帶著無盡的嘲諷。

「長老……」

「綰綰,即使你是宗主的女兒,你也必須為宗門考慮一下,如果換做是別人的話,恐怕也會像我這樣做的吧! 一號警官 畢竟……宗門不需要廢物。」

田峰這句話無疑也是在表明,項天笑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天笑哥……」

「我去!」

蘇煙雨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但是項天笑卻微微一笑,一臉雲淡風輕地說道。

「可是你……」

蘇煙雨粉拳不由得緊緊握住,臉上滿是憤怒之色。

「這有什麼好怕的,放心吧!一個月後,我會某個狗眼看人低的傢伙,好好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實力。」

項天笑摸了摸蘇煙雨的秀髮,微微說道。

「你……」

田峰不用想也知道項天笑這是在說自己,一張臉登時變得陰沉無比。

「別忘了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一個月後希望你不要讓天笑哥失望。」

項天笑揉了揉蘇煙雨的小臉,臉上的笑意更濃。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天笑哥,我一定會努力修鍊的,以後就換我來保護你吧!」

蘇煙雨重重地點了點頭,一臉堅定地說道。

「好!那我等著這一天。」

「走吧!我帶你去後山陳老六那裡,哼!」

田峰臉上爬上了一抹冷笑,轉過身冷哼了一句,便足尖一點,朝著身後的某個方向掠去。

「你去吧!她讓我來照顧吧!」

尹綰綰上前一步說道。

「拜託你了。」

雖然一路上項天笑並沒有跟尹綰綰說過一句話,但是從她的表現來說,項天笑可以放心地把蘇煙雨交給她。

更何況她又是蒼雲宗宗主之女,想必有她的庇護,也沒有人敢對蘇煙雨做什麼。

所以,項天笑點了點頭,轉身便跟在了田峰的身後,消失在了幾個人的眼帘之下。

「天笑哥,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修鍊的。」

蘇煙雨看著項天笑消失的方向,一張小臉布滿了堅定之色。

「項天笑嗎?真是一個不怕死的傢伙,有點像那個傢伙。」

尹綰綰隱藏在面紗底下的嘴,竟輕揚了一絲。 「後山陳老六……哼!沒想到你也有今天!」

廖英浩臉上泛著一抹冷笑。

「項天笑啊項天笑,一個月後,此前我所受到的恥辱,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的!」

……

後山

蒼雲宗的後山是一片菜地,還有一些果園,因為冬季已經來臨,在項天笑和田峰兩人來到後山的時候,天空開始下起了白雪。

放眼一片菜地之中,孤零零地坐落著一間小木屋,田峰邁步走向了那間小黑屋門口,抬腿踢了踢木門。

「陳老六,我帶一個新弟子給你了。」

嘎!

木門應聲而開,只見從小木屋裡面緩緩走出來兩鬢有些斑白的男子,雙眼混濁無光,氣勢有些萎靡。

「我不需要。」

陳老六沙啞般開口,說完便想要關上木門,但是卻被田峰給阻止了。

「如果你不接受的話,你跟你女兒兩人,今天之內必須離開蒼雲宗。」

在田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陳老六那混濁無光的雙眼閃過了一絲精光。

他沉吟了一會兒,這才緩緩開口道:「我明白了,人留下,然後你離開。」

「只不過是一隻喪家之犬而已。」

說完,田峰便揮了揮衣袖,便離開了蒼雲宗的後山。

「那個……」

發覺陳老六的目光看向自己,項天笑尷尬地抬起自己的手。

「下雪了,把菜地里的雪都給我鏟乾淨,菜你就不要去碰它,那是寒菜,區區這點寒意,不足為提。」

說完,陳老六便關上了木門,留下項天笑一人在雪中凌亂。

但是沒辦法,他只能無奈地拿起被隨意丟在地上的一把鐵鍬。

「好重,這……這是鐵鍬?」

但是,就在項天笑拿起鐵鍬的那一刻,鐵鍬上傳來的重量卻不由得讓他一愣。

鐵鍬很重!

就算他達到了人外人境,這把鐵鍬在他的手中,還是很重!

之前在五百斤以上!

「連鏟雪的鐵鍬都這麼重,果然還是不能拿我那個世界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

項天笑咽了一口口水說道。

這個時候,一枚枚雪花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下雪了……

又到了白學的季節……

一首涼涼送給自己……

一首屆不到的愛戀送給在座的各位……

只見在後山的雪地里,一道身影在不停地忙碌著,直到雪停了,項天笑才把菜地的雪給鏟乾淨。

鏟完雪之後,項天笑感覺自己的手還在不停地顫抖著。

「滴!恭喜宿主完成力量鍛煉,經驗值+50!」

嗯?

聽到系統的這道提示聲,項天笑不由得一愣,隨即露出了一抹笑意。

「原來鍛煉……也有經驗值的!」

奈斯,馬飛!

項天笑的心思立刻活絡了起來。

咔!咔!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