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祁,你這是~」滄瀾一時之間是錯愕不已,不明白柳雲祁這是什麼意思。

柳雲祁淡淡一笑道「現在先別問,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要幹什麼了。」

見柳雲祁如此的胸有成竹的樣子,滄瀾儘管心中有些疑問此刻也是將疑慮統統按捺了下來。

並沒有過多長時間,就連食堂的負責人都被驚動了,在食堂負責人的一再道歉下,那名貴族也並沒有繼續糾纏下去,只是,他那臉上的神情依舊是不好看。

而正在這時,柳雲祁點的飯菜也全都上來了,收回了看戲的目光,在滄瀾疑惑的目光之中,柳雲祁就好似沒事人一樣的吃起了桌上的食物,這更是讓滄瀾心中不解了起來,不明白他的用意是如何的。

太陽,逐漸的西沉了下去,天空,逐漸的昏沉了下來,一輪明月逐漸在天空中顯現出來,在最後一名學生走出食堂之時,食堂裡面打工的學生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而蘿絲也恰在那群出來的人之中,在她的身邊還有著另外兩名女同學一同陪在她的身邊,與她是一起有說有笑的,將原本面色有些不大好看的蘿絲說的是頻頻發笑。

而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處,見蘿絲出來了,一道道的黑影也悄悄的跟了上去,跟在了蘿絲一行人的身後。

這時,柳雲祁才與滄瀾從另一個角落處出現,在滄瀾疑惑不解的目光之下,柳雲祁嘴角翹起了一抹邪惡的笑容「英雄救美的時刻到了。」

「你們要做什麼?!」

在一處幽暗的林間小道之中,蘿絲面色冷凝的喝問著周圍將她們一行人圍困起來的七八個貴族男子,而與她同行的另外兩名女同學也是面色緊張的警惕著將她們圍困起來的這些貴族男子。

「你個臭女人!竟敢用菜來潑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讓你知道什麼人是你所不能惹的!」一道陰冷的話語突兀的從人群后響了起來,在蘿絲一行人疑惑的目光之中,那名傍晚時候剛剛與蘿絲起過衝突的貴族男子緩緩的從人群後走了出來。

見到這個人,蘿絲頓時眼中就閃過了一絲憤怒之色「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不是故意的了,你為什麼還是這麼的糾纏不清?」

「不是故意的?」貴族男子冷笑了一聲,對著眾位同伴們說道「弟兄們,今天我們就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讓她知道,女人,永遠都只是用來讓男人騎的!」

頓時,林間小道之中響起了一連串的淫笑之聲,一群貴族男子一臉淫笑的朝著她們圍了過去。

見這些人似乎是認真的,蘿絲的兩名同伴頓時都慌了「蘿絲,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北亭奇案 蘿絲面色冷凝的拔出了長劍,喝問道「你們做這種事情,難道就不怕院長的校規懲治嗎?!」

「校規?」陰冷男子冷哼了一聲「等到今天之後你們就要統統到妓院去為低賤的下等人服務去了,你們難道還認為我們還會怕所謂的校規嗎?」

聽男子這麼一說,蘿絲的兩名同伴頓時更為害怕了起來,蘿絲銀牙一咬,拔出了自己腰間的長劍「姐妹們,拔劍!我們跟他們拼了!」

另外兩名女同學得蘿絲的提醒,頓時也是一咬牙,將腰間的長劍拔出,對準了將自己包圍住的一眾貴族男子?

「要跟我們拚命?明明張開雙腿享受才是你們最應該做的事情。」陰冷男子淫笑一聲也是大聲說道「弟兄們,既然她們想要玩,那我們就陪她們好好玩玩好了。」

下一刻,一道道刀劍碰撞的聲音在這樹林之中響了起來,伴隨著這陣刀劍之聲,一道道勁風不斷的席捲向了四周,將地上的枯枝草葉不斷的席捲上了天空。

「你不是要英雄救美?現在不就是最佳的時候?你難道不去?」在一旁幽暗的樹林之中,滄瀾看著不遠處蘿絲一行人明顯處於劣勢的戰鬥,臉上不免有些疑惑的說道。

柳雲祁淡淡一笑,搖了搖頭「還不到時候,這雖然也是個機會,但,卻不會達到我想要的效果。」

柳雲祁腳邊的小柔抬頭望了眼柳雲祁,饒有興緻的看著那邊發生的一切,也是並沒有想要出手的意思。

而不知道何時站在柳雲祁肩膀上的靈歌也是興緻勃勃的看著那邊「就是嘛滄瀾姐姐,現在正是有趣的時候,我們還是不要出手好了,靈歌想要看看後面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見柳雲祁與靈歌、小柔都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滄瀾也不免搖了搖頭,見柳雲祁這麼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她也是按捺下了心中的衝動並沒有上前幫忙。

「呀!放開我!你們這些混蛋!放開我!」

正在這時,前面傳來了一道女子的驚呼之聲,伴隨著的還有她身上衣服被扯碎的聲響,見其如此,滄瀾頓時有些按捺不住了,眼中怒光一閃,就要上前去將這些人渣統統打成殘疾。

然而,正在滄瀾要衝出去的時候,她素白的小手卻被柳雲祁一把抓住,轉頭望去,只見柳雲祁正笑著朝著她搖頭。

「小愛!」蘿絲正抵禦著這些貴族男子的攻擊,憮然聽見自己同伴的驚呼,轉頭望去便見到自己的同伴身上的衣物已經被撕扯的不成樣子,大半的肌膚都已經裸露在了外面,她頓時是眼睛都紅了「你們做這種事情!難道就不怕我哥哥的報復嗎?」

「哈哈哈!就你哥哥那個膿包廢物?讓他來好了,到時候我們就在他的面前干你,我就看他能拿我們怎麼樣?!」

如此一番淫穢不堪的話語,頓時將蘿絲氣的小臉是一陣通紅,但是她卻也是不得反駁,畢竟她其實心中也是相信的,就算她真的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被他們侮辱,他哥哥大概也是不敢出手救她。

正在蘿絲的愣神之間,他的衣服被其中一名貴族男子劃破,頓時,她那嫩白的肌膚透過衣服的縫隙展露在了眾人的面前,讓在場的貴族男子們眼中綠光一陣閃動。

「呀!放開我!你們放開我!不要這樣子!你們快放開我!」

還不待蘿絲惱怒,她另一名同伴的驚呼聲又傳入了她的耳中「慧麗!」 「吶吶吶~,各位哥哥姐姐們,請問,你們大晚上的在這裡是要玩些什麼遊戲呢?能不能讓小弟也加入其中呢?」正在蘿絲的心中充滿絕望之時,一道略顯稚嫩的話語傳入了她的耳中。

在場的眾人不禁轉頭望去,只見一旁的樹上柳雲祁赫然正坐在上面,而他的肩膀之上正坐著小蝙蝠靈歌,他此時臉上正饒有興緻的看著下方所發生的一切,眼神在人群之中移來轉去的,當柳雲祁的眼神即將轉到兩名衣不蔽體的少女身上之時,一隻白凈的手掌擋在了他的眼前。

「小孩子家家的,不該看的就別看。」柳雲祁身邊的樹枝之上,滄瀾也是坐在他的旁邊,正伸手擋在他的眼前。

樹下原本有些吃味的小柔見滄瀾伸手擋住了柳雲祁眼睛,心中不免鬆了口氣,對滄瀾投注去了感激的神情。

而原本正沉浸在即將強姦少女的快感之中的眾位貴族男子見到突然出現的柳雲祁一行都是怔在了原地,他們剛剛可是沒有感受到柳雲祁一行的氣息啊。

而那名面色陰沉的貴族男子眼見著突然出現的柳雲祁,由於角度問題,他並不能看清柳雲祁與滄瀾的面容,但見突然出現的這兩人兩獸面色更是冷凝無比,沉聲喝道「哪裡來的小鬼?」

而柳雲祁原本是有些不滿滄瀾將自己的眼睛給遮擋住,正要掙脫開來,可是,腦海中卻突然的想起了艾麗、雪薇以及迦娜這三個被他看過身體的女人,這幾個哪一個不是在後面對柳雲祁百般糾纏的?

生怕自己再惹出其他麻煩的柳雲祁也只好任由著滄瀾遮擋著自己的眼睛,聽見男子的喝問頓時臉上是笑嘻嘻的「嘿嘿,這位哥哥,你也不用這麼冷淡嘛,小弟我也不過是見你們這邊玩的開心,過來湊個熱鬧而已,放心,你們繼續,我是不會打擾你們的。」

見柳雲祁說的懇切,陰沉男子的眼神頓時陰晴不定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此時要不要順手把柳雲祁他們也給滅了,可是在不知深淺的情況下隨意出手,這可是不明智的行為啊。

而正被眾位貴族圍困著的蘿絲雖然看不清柳雲祁與滄瀾的臉,但是樹下的小柔她卻是看的分明,再加上柳雲祁與滄瀾的聲音實在是有些耳熟,雖然知道柳雲祁救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但她也不能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朋友遭人侮辱吧?

「樹上的那個同學還有那位姐姐,求求你們救救我們吧,這些貴族仗著自己的權勢欺負我們這些弱小的女人,求求你們救救我們吧,不然的話,我們以後真的就難以見人了啊!」蘿絲憮然開口求救了起來,而眼見蘿絲開始求救了,她的那兩個驚恐萬分的朋友也是趕忙的開口呼救了起來。

滄瀾見蘿絲開口呼救了,以為是柳雲祁所謂的機會來了,頓時便準備下去救人,而柳雲祁卻拉住了她疑惑道「為什麼要救你們?這幾位哥哥玩的遊戲很好玩的啊~」

「哈哈哈~,對!小弟弟,哥哥們玩的遊戲是很好玩,如果你喜歡的話,加一個你又有何妨?」眾位貴族子弟頓時都鬨笑了起來,滄瀾與小柔的眼神頓時都陰沉了下來。

「完了!那小子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蘿絲心中不免有些絕望了起來,但看著自己那昔日的好友此時因為自己搞成了這幅模樣,一咬牙「同學,如果你能夠救我們脫離險地,我…我…我蘿絲願意為奴為仆的報答於你。」

柳雲祁嘴角輕輕的勾起了一抹弧度,雖然,這結果跟他想的不太一樣,但是,卻也沒差多少,輕輕的鬆開了滄瀾的手,在她驚異之間開口說道「為奴為仆啊?那你能做什麼呢?我可是不養閑人的哦~」

此話一出,小柔滿眼驚愕的抬頭望向了柳雲祁,就連滄瀾都是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柳雲祁,她們怎麼都沒想到,柳雲祁居然真的會答應了蘿絲的這個要求,難道,柳雲祁之前所說的什麼目標都是在騙她們的嗎?

蘿絲臉上頓時有些焦急了起來「我…我…我會做飯,會洗衣服,還能夠在關鍵時刻成為你的刀盾,甚至…甚至我還能為你暖床。」

「咳~!」蘿絲最後的那句話差點將柳雲祁給嗆住了,感受到身邊滄瀾冰冷的視線,柳雲祁臉上的冷汗都差點冒了出來,但他還是強裝鎮定的說道「這樣啊,好像…是有那麼一點用處啊。」

聽到柳雲祁的回答,陰沉男子面色冷若冰霜的喝問道「小子!你該不會真要蹚這趟渾水吧?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怎麼辦呢?為什麼我有的時候就是覺得管管閑事也是挺有趣的呢?」柳雲祁笑笑著說道。

「我看你是活膩了!」陰沉男子咬牙指向了柳雲祁道「兄弟們!去將這小子給我砍了!今天!不要讓他活著出去!」

「吶,口氣,似乎有點大啊?」然而,陰沉男子的話還沒說完,柳雲祁的聲音突兀的在他耳邊響起。

陰沉男子轉頭怔怔的望向了身後,只見柳雲祁正含笑的望著他,還不待他反應過來,柳雲祁的手突兀的就罩上了他的後腦勺,貌似只是隨意的一推,男子整個人突兀的就朝前撲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響起,男子四肢趴伏的倒在了地上,雙腿還在微微的抽搐之中,眼看著在剛剛的撞擊之下已經暈死了過去。

在場的眾人包括蘿絲在內都不禁愣在了原地,雖然她知道柳雲祁的實力應該不弱,可是卻也沒想到他會強到這種地步,他看起來可還沒她大啊?一個高階武將在他手中連反應居然都做不到,這恐怕連武王都不一定做的到吧?

只是片刻,那些貴族公子們都回過了神來,紛紛齜牙咧嘴的就朝著柳雲祁沖了過來。雖然心中有些恐懼柳雲祁的詭異,但是他們心中卻更加的相信柳雲祁剛剛是因為偷襲才會一下得手的,他們這裡這麼多人,想要把柳雲祁弄死在這裡還不簡單?

柳雲祁嘴角微微翹起,擼起袖子就要上前欺負這些個小武將。然而,還不待他動手,一股幽香傳入了柳雲祁的鼻端,他的眼睛又被一雙素手蒙住了,只聽滄瀾清冷的話語在他的耳邊響起「小柔,還不快動手?」

隨後,耳邊便傳來了一陣陣的慘嚎之聲,柳雲祁微一愣神,趕忙喊道「打殘就好,不要殺人啊。」

耳邊,傳來滄瀾咬牙切齒的聲音「雲祁,你真的要將蘿絲姑娘收為女奴?」

柳雲祁微微一笑「為什麼不呢?滄瀾姐姐,一會我會扮演壞人,而你,今天晚上就負責安撫蘿絲姐姐的情緒,在這幾天之內爭取把巴克膽小的原因給問出來,我不相信一個人真的會膽小到這種地步,一定是有什麼原因才會讓他如此。」

滄瀾微微怔了一下,雖然心中有些懷疑柳雲祁話中的真實性,但還是點了點頭「好吧,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能對蘿絲姑娘做太過分的事情,最低限度是不能對她用強!不然的話姐姐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柳雲祁頓時有些無語了起來「滄瀾姐姐,你把我柳雲祁當做什麼人了啊?想當初雪薇送上門我都不要,更何況是蘿絲呢?」

滄瀾想了想,似乎是覺得有道理,便也不再糾纏著這些問題。她的雙手也從柳雲祁的雙眼上離開,重見光明的柳雲祁環視一圈,只見周圍原本囂張無比的眾位貴族此時都是倒在地上哀嚎不止,口中也是對著柳雲祁一行人不停的咒罵著,威脅著,並聲稱要讓柳雲祁一行人走不出埃斯比亞帝都。

柳雲祁並沒有理會這些人,摸了摸來到腳步朝著自己邀功的小柔的小腦袋,看向了蘿絲的那一邊,只見蘿絲的兩名好友此時身上都披著一件長長的大衣將她們只著內衣的身體都給遮擋了起來,沉吟了片刻柳雲祁便抬步朝著她們走了過去。

眼見柳雲祁一行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儘管她們都有些害怕,但依舊是禮貌的朝柳雲祁躬身行禮道「多謝同學的救命之恩…」

然而,沒讓她們說完柳雲祁就抬手制止道「停停停!你們以為只要感謝我幾句就能夠讓之前的話不作數了嗎?告訴你們,沒用!」

說著,柳雲祁抬手指向了蘿絲道「你!過來!」

蘿絲微微一愣,一時之間有些不明白柳雲祁想要幹什麼,但還是走到柳雲祁面前道「請問您是有什麼吩咐嗎?只要您說,我們…」

「叫主人!」然而,蘿絲的話沒說完,柳雲祁便冷冷的說道。

「什麼?」蘿絲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柳雲祁,剛剛那些話她其實也只是一時情急才說的,如今柳雲祁這是當真了?

「我讓你叫我主人,聽到沒有?」沒給蘿絲多少的思考時間,柳雲祁突然扯住了她的頭髮冷聲道。

「蘿絲!」蘿絲的兩名好友看這情況,頓時有些焦急了起來。

蘿絲的雙目蘊滿了淚花,她不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她跟他哥哥已經夠苦的了,如今為什麼又會有這種事情落在自己的頭上,然而,她心中就算是不甘,想到自己說過的話,想到柳雲祁一行人的實力,就算是想反悔都是不行了「主人。」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奴了!今後,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我不讓你幹什麼你也必須聽!知道了沒有?!」

「知道了,主人。」

柳雲祁住處,樓下的某一間寬敞的客房之中,蘿絲正抱著自己的雙腿埋頭在雙腿之間嚶嚶哭泣著,她的腦海之中依舊還在回想著在林間小道發生的那些事情。

當時,她儘管心中很想反抗柳雲祁,但是,她之前畢竟也是有言在先,再加上攝於柳雲祁一行人的威勢,儘管她的兩名好友一直勸說著她,想讓她不要聽柳雲祁的話,讓學院老師來處理這件事情。

但是,蘿絲腦海中卻想到了柳雲祁與副院長摩羅丹一起進入學院的那一幕,心中頓時也是覺得跟學院老師講大概也是不會有作用的,除非是直接跟利茲院長說,可是院長大人又豈是她一介小小學員能夠見的到面的?

不理會兩名好友的苦苦相勸蘿絲便成為了柳雲祁的女奴,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拒絕的權利。

當時,她原本是想要回自己的住處,等到隔天再來找柳雲祁報道的,但是柳雲祁卻說「身為女奴就必須與主人住在一個屋檐下。」

蘿絲想要反駁,可是,在柳雲祁冰冷目光的注視下,她退縮了,畢竟,就算她不怕,那也不代表自己的兩名好友不怕啊?於是,她便準備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搬到柳雲祁的住處,順便的,再跟自己的哥哥交代一些事情,畢竟,成為別人的女奴,那就代表著失去了自由,以後可能再也照顧不了自己的哥哥了。

柳雲祁又說「不用收拾了,你的東西到時候再準備就好。至於你的哥哥,他這麼大個人了,還需要你的照顧嗎?走吧!我從不喜歡別人讓我等!」

原本蘿絲也是想反駁柳雲祁的,但是,一想也是,他哥哥都已經那麼大個人了,總有一天得要娶妻生子,自主獨立的吧?如今就算是將這一切都給提前了而已。

於是,蘿絲便來到了這裡,柳雲祁的住處。一開始她也是很驚訝的,畢竟這裡學院里幾乎沒有人不知道是個什麼地方,副院長的住處,除了他的弟子羅經之外,沒有經過摩羅丹的召喚幾乎沒人敢來,而柳雲祁卻說是住這。

當時蘿絲也是不信的,但是,後來,當看到在房門前等了許久的羅經上來質問柳雲祁為什麼將他獨自丟下的時候,柳雲祁卻好像想起了什麼般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我把你忘記了。」

當時羅經的怒氣就連蘿絲都能感受的到,原本以為雙方會打起來的她,只是聽柳雲祁淡淡的說道「小夥子,火氣不要那麼大,不然的話,那老傢伙的火氣估計會比你還大吧?」

羅經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原本想要動手的他頓時是將握在劍柄上的手拿了下來,看著柳雲祁的臉色也是難看至極「你個懦夫!除了會拿老師威脅我之外還會什麼?!」

柳雲祁淡淡一笑「我還會拿小柔威脅你。」

在小柔的齜牙威脅下,在滄瀾的偷笑之下,柳雲祁頭也不回的向房子走了過去「哦,對了,這幾天我可能要閉關幾天,你就先不用來了,等著我的傳喚吧。」

羅經看著柳雲祁囂張的背影,整張臉被他氣得是青紅交替,最終,他什麼也沒說的冷哼了一聲,轉身便朝外走去,竟似對柳雲祁走進副院長的住處一點都沒有意見,

蘿絲當時就楞在了原地,她有些混亂了,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副院長的住處會成為了柳雲祁的,而副院長的弟子也是對此一點都沒有表示。

正在愣神之間,只聽柳雲祁略顯冰冷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還在發什麼呆呢?還不快進來?」

回過神一看,柳雲祁正神色冰冷的站在門口,靈歌正站在肩膀上饒有興緻的看著她,一旁是一臉無奈的滄瀾與那蹲在腳邊的小柔,不敢多加猶豫,蘿絲小跑著就跑了過去,一進門,柳雲祁頭也不回的就朝著樓上走去「一樓的房間你隨便選一間,從今以後,這個房間的衛生都歸你負責,所有的飯菜都要由你準備,如果房子里哪裡髒了被我發現了,或者飯菜做的太過難吃了,那你就等著接受我的懲罰吧。」

「我明白了,主人。」蘿絲默默的低下了頭,一行清淚從她的眼角流下。

我有一棵大道樹 片刻之後,當柳雲祁與小柔消失在樓梯之間,蘿絲才緩緩的抬起頭來,面前,滄瀾正一臉憐惜的將一張手絹遞向了她道「你也不要那麼悲觀,雲祁他還只是一個孩子,很多道理都還不懂,不過,他還是很明事理的,他是不會隨意的處罰你的。」

「恩,謝謝你,姐姐。」蘿絲接過了滄瀾手中的手絹,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花,對著滄瀾微微一笑「姐姐,我叫做蘿絲,之前多謝姐姐的出手相助,不知道姐姐怎麼稱呼啊?」

滄瀾微微一笑「我叫做滄瀾,是雲祁的護衛,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你叫我滄瀾姐就行了。」

蘿絲一愣,臉上莫名的閃過一抹紅暈「那…滄瀾姐,主人他,他有沒有說過要怎麼處置我?」

滄瀾微微一愣,一時之間有些不明白蘿絲是什麼意思「剛剛雲祁他不是說了?讓你幫我們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的。」

蘿絲見滄瀾沒明白自己的意思,面更是粉紅一片,有些著急了起來「不,不是…」

然而,還沒等蘿絲問出來,樓上傳來了柳雲祁的聲音「滄瀾姐姐,你上來一下。」

滄瀾朝著蘿絲微微一笑「雲祁他叫我上去了,就不陪你多聊了,我們有機會再說吧。」說著,也不等蘿絲反應,抬步便朝著樓上走去。

蘿絲呆愣楞的看著滄瀾走上了樓,嘴裡吶吶的說道「滄瀾姐姐,我只是想問你,主人他會不會真要我履行女奴的義務。」

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的女奴,奴隸,在完成主人給他定下的每天所必須做的事情之外,還有一個所必須履行的義務,那就是在主人有需求的時候必須滿足主人的慾望,這才是蘿絲現在最擔心的事情。

回想著今天一天所發生的事情,蘿絲佯裝了幾年的堅強突然之間全部崩塌了,特別是當她毫無反抗的成為柳雲祁的女奴的那一刻,她甚至覺得自己的人生都已經沒有了意義。

此刻的她非常想死,努力辛苦了這些年,最終還要成為一個人的玩具,這讓她心裡如何能夠接受的了?但是,她又怕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柳雲祁會去找她兩位好友的麻煩,那到時候她那兩名好不容易獲救的好友不是又會因為她而落入苦海嗎?所以,她此刻心中很糾結,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結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此時,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柳雲祁卻還在樓上一臉苦惱的詢問著滄瀾三獸的意見「你們有誰知道該如何刁難一個人啊?」

如果是自己的敵人,那刁難他,柳雲祁絕對是信手拈來的事情,但蘿絲她畢竟跟自己無冤無仇的,這突然讓柳雲祁去刁難一個無仇無怨的人,柳雲祁一時之間還真是有些想不到辦法。

滄瀾三獸頓時瞪大了雙眼的看向了柳雲祁,滄瀾不敢置信的問道「雲祁,你強行把人收為女奴也就算了,現在你又要想著法子去刁難人家?人家蘿絲姑娘現在已經夠可憐的了,你再這麼欺負她,難道就不怕把她給逼死了嗎?」

「誒~,逼死,這似乎是個好主意。」誰知,柳雲祁不僅沒有覺得絲毫的不妥,反而還很贊同這麼做的樣子。

這下就連小柔都有些不忍心了「哥哥,你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好端端的要去欺負蘿絲啊?你不是說要收服他哥哥嗎?那你這麼欺負他妹妹,你就不怕他哥哥來報復嗎?雖然咱們也不怕就是了。」

靈歌也是說道「父親,你不是從小就告訴靈歌不能隨便欺負人嗎?怎麼現在卻非要去欺負人家蘿絲姐姐啊」

「看看你們,又誤會了不是?」柳雲祁沒好氣的白了她們一眼,看向了小柔道「有一點你說錯了,不是不怕他哥哥來報復,而是怕他不來報復我。」

柳雲祁這句話,頓時將滄瀾三獸給說懵了,一時之間竟似有些反應不過來,柳雲祁並沒有理會她們的反應接著說道「雖然巴克貌似軟弱可欺,可是,在他的心中,他把自己的妹妹看的比什麼都重。就算我們不知道他軟弱的原因又如何?我之後就是要專門的在他的面前狠狠的欺負蘿絲! 紅樓之黛玉后媽不好當 刺激巴克,讓他的心中產生出與我對抗的慾望,最終,把他體內軟弱的因子消磨殆盡,同時我再將他收歸自己的麾下,豈不是兩全其美?」

滄瀾三獸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是有些明白柳雲祁心中是怎麼想的了,但滄瀾的臉上依舊有些不忍「可是這樣的話,蘿絲姑娘未免太過可憐了吧?」

「目前來看,只有這麼一個辦法能夠激發巴克心底的勇氣,蘿絲姐姐就算是可憐了一點,我也是要做的,我想,就算她知道了我的想法,也會支持我這麼做的,大不了,之後我再補償她就是了。」柳雲祁眼神深邃的看向了窗外的一輪明月緩緩說道。 「恩?」

正說著,柳雲祁與房中的滄瀾三獸都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般眼神驟然變冷,只是縱身一躍柳雲祁一行便從房中下到了房前的草地之上。

而房中的蘿絲此時也恰好在床上抱住雙腿望著天空中的圓月發獃,徒然看到柳雲祁一行出現在了房屋前,不由的微微一怔,不禁下床走到了窗檯前一臉迷茫的看著草地之上的柳雲祁一行。

左右環視了一圈,柳雲祁的嘴角輕輕翹起一抹弧度「喲,這麼看的起我啊,來的人還真不少啊。」

滄瀾眼中寒光一閃,踏前一步就想要去將環伺周圍的殺手統統滅殺,小柔與靈歌也是警惕的護衛在柳雲祁的周圍。

然而,還不等滄瀾出手,柳雲祁徒然拉住了她的手邪邪一笑道「既然是人家的地盤,又怎麼輪得到我們來動手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