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也是,宗門世家都有向外招收弟子的時候,但凡發現自己有點天賦的,都去參加了。』對於問心的回答,莫凡還是了解的。

『對了,我有系統啊,問問系統不就可以了。』莫凡可是開掛的人啊,自己還有系統啊,系統能解決的事,那都不叫事。

「系統,你可有檢測天賦的功能?」莫凡心中默念,只要系統有檢測功能,收徒還是很輕鬆的,如果實在不行,莫凡也可以隨便收一個學員,能完成任務就好。

「有。」系統簡單又明確的機械聲響起。

『哈哈哈,有檢測功能不就好辦了』聽見系統的回復,莫凡心中大喜。

「對天一城進行檢測。」莫凡急忙在心中對系統命令道,

「開啟檢測!」

「檢測進度1%…檢測進度5%…檢測進度100%」

「檢測完成。」

「檢測結果:

天賦異稟之人:1人(勉強符合學員要求)

妖孽:3人(符合學員要求)

天才:7人(符合學員要求)

稍有天賦:1320人(不符合學院要求)

……」

『符合要求的居然有十一人,看來這天一城的底蘊還是不錯啊!』看著系統檢測給出的結果,莫凡心裡可是很開心啊,

『只不過,為什麼這天賦異稟之人事勉強符合學員要求呢?』莫凡對於這一項可是很疑惑呢。

「天賦異稟之人所在位置。」莫凡對系統詢問位置,

「天賦異稟之人距離宿主10米。」系統將位置報出,

『10米?這天賦異稟之人居然離我這麼近,難道是這天機閣閣主?』莫凡這就很奇怪了,抬頭盯著問心看去,

「嗯?」問心連忙倒退幾步,莫凡突然看向他,這可把他嚇得不輕。

「這第四層還有一人,為何不見他出來?」莫凡看著問心的表現就知道肯定不是他了,那不是他,這第四層肯定還有一人了。

「這…」問心不知如何回答了,這第四層卻是還有一人,只不過此人的身份特殊,被他人知道,他便會有殺身之禍。

「看你的樣子,這第四層中確有一人了,讓他出來。」看著問心的表現,這讓莫凡更加堅定還有一人的想法了。

「唉!先生您隨我來。」問心沒想到莫凡居然能看破遮天球布下的法陣,藏是藏不住了,

問心向著屏風後走去,莫凡起身跟去,兩人一前一後到了屏風后。

屏風后卻是空無一物,問心知道沒辦法瞞住莫凡,只得將遮天球收了起來。

問心雙手掐著手印,嘴裡念著口訣,白光一閃,一個小球落在問心手中。

白光過後,一張床突然出現在眼前,

『我去,這麼流弊!這小球這麼厲害?』對於突然出現得床,可把莫凡驚呆了,這小球居然有這樣的功能。

「先生,這便是除你我二人之外的第三人。」問心走到床前,指著床上躺著都的人說道,

莫凡沒有說話,走向前去,看著床上的人,

『這便是那天賦異稟之人?看這樣子,傷勢不輕啊!』莫凡看著昏迷不醒的人,心中暗想,

「系統對此人進行檢測!」莫凡對系統說道, 「不急。」紀衝風搖了搖頭,風輕雲淡的道,「先聽聽動靜吧。」

「嗯?」司琨、萬輾塵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猜不出少主又有何安排,卻都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立於紀衝風身後,望著華雲山腳下的迎賓館。

過了許久,紀衝風才慢慢的轉回身來,「下去吧。」

一邊說著,他已率先向著峰頂之下走去。

那抹灰影很快便已走遠,只留下了一個稍顯沉冷的聲音,「傳祭磬來見本王。」

聞得這一語,司琨、萬輾塵不由皆打了個寒顫,心中猜測著,莫非少主要派祭磬前去?!

「祭磬出手……看來這一次,辛洲大陸上將再無蘭若樓。」萬輾塵低聲嘀咕一句,也不知是說與司琨聽的,還是說與他自己聽的。

「即算祭磬不出手,他們也上不了華雲山的。」司琨垂眸看看腳下這兇險至極的華雲山,似有所思的道,「河洛星結之陣已成,他們……一個也不可能活著走出去!」

「咱們也下去吧,別讓少主等著。」萬輾塵瞥一眼司琨,怪聲怪氣的道。

「哼。」司琨聽后只是輕哼了一聲,隨即沒有再理會他,便徑自下山而去了。

「誒,你……」身後的萬輾塵指著司琨,氣得牙痒痒,然後發狠的一甩衣袖,也跟了下去。

「叮!」

「叮!」

「叮!」

「叮!」

「……」

這是兵刃擊在石頭上發出的利響聲。

「該死的!怎麼還沒到盡頭?」四日以來,這樣的話信蒼曲已不知說過多少遍了,奈何山洞的盡頭卻仍是遙不可望。

算上進洞的那一日,兩人被困在此處已有五日了,不過在這漆黑的山洞中,他們當然不知道準確的時間,只是覺得已口乾舌燥,筋疲力竭,肚子癟空,精氣將盡。且二人幾乎是數日未停步,又滴水未進滴米未沾,好在他們心志極其強硬,加之又有深厚的功力護體,不然,若是換作尋常之人,定早已一命歸西了。

「再這樣不吃不喝,最多超不過三日,你我便會精力耗盡而亡。」昆吾迥諾以劍拄地,慢慢的向前走著,目光掃向周圍的石壁,氣息極輕的道。

那一聲聲「叮叮」的利響正是劍尖拄在石地上發出的聲音,看得出,兩人此刻皆已氣力不足,都是在勉強前行。

「真想不到,有生之年,本上竟還能第二次落到這般境地。」信蒼曲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苦笑一聲,同樣以劍拄地,緩緩移步前行。當年初入烈焰窟時,雖然年紀很小,但嘗過的苦頭卻遠多於此刻,已至到今時仍記憶猶新。

「之前本王一直想不通,世間怎麼會有蒼上這樣的女人。」昆吾迥諾側首看著信蒼曲,雖已落魄至此,那雙冰眸中卻依然光芒未減,「現在終於知道了,也知道蒼上為何能叱詫江湖呼風喚雨了。」

「呵呵……」信蒼曲聞言忽然嗤笑起來,一邊慢慢的向前走著,一邊淡淡的道,「本上此生,有個不得不殺的仇人,所以在未手刃仇人之前,就算是到了閻羅殿,受盡了千般鬼刑、萬雷之劫,本上也會爬上來的。」

那一刻,昆吾迥諾竟不由聽得一怔,腳下也隨之稍慢了一下。

「無論多苦、多痛、多累、多麼艱辛,都不能死么?」昆吾迥諾眼波略有些迷離,悠悠的道。

「本上活到現在,不知已在鬼門關前路過多少次了,也不知從地獄中爬上來多少次了,若叫本上此時死,你覺得本上會心甘么?」信蒼曲又輕輕揚一下唇,轉眸看一眼昆吾迥諾,臉上的笑帶著一絲譏誚,「倘若是你……你會心甘么?」

昆吾迥諾腳下忽然頓住了,冰眸望向前方火光之外的黑暗中,心甘赴死么?過往種種,如在昨日,她有她不能死的理由,他亦然!!

「所以……」信蒼曲也隨著他停了下來,緋瞳中緩緩綻現一抹妖魅且蒼絕的笑意,繼續淡淡的道,「一日後,若還是出不去,本上或許……真的會吃人肉。」她必須活著,哪怕真的變成世人口中那嗜血的妖魔,她也要活著。

「真的到了人吃人的地步么?」昆吾迥諾目光微凝,靜靜的看著身側之人。

「你若有本事,也可以吃了我的肉,然後活著走出去。」信蒼曲輕輕笑笑,可說出的話,卻不像是在開玩笑。

昆吾迥諾聽著不禁眉頭一跳,而後依然只是輕輕淡淡的問信蒼曲,「這是唯一能活下去的機會?」

「除了這個,還有別的辦法么?」信蒼曲斂去了笑意,平淡的反問道。

昆吾迥諾微微眨一下冰眸,定定的注視著信蒼曲。

「怎麼?難道迥王殿下此刻已不捨得殺本上了?」感受到他那怪異的目光,信蒼曲紅眉微挑,似笑非笑的道,「還是……擔心會死在本上手中?」

「你我已撐到此時,實屬不易,若死其一,之前的一切,必將功虧一簣。所以,但凡有一條路可以走,你我都不能放棄。」昆吾迥諾未理會她的話,唇畔浮起一抹淡淡的、亦真亦假的笑,「對否?」

「當然。」信蒼曲雖不知道他想說什麼、或想做什麼,卻還是毫不猶豫的回了這兩個字。

聽到她的答案后,昆吾迥諾未言其他,提起辰恨劍一個瀟洒的轉身,便決然的往回走去。

信蒼曲看得有些愣住了,倒不是因為犯花痴,而是見昆吾迥諾幾步走至後面的冰牆前,將手中的辰恨劍一揚,「咔嚓」的一聲,冰牆便登時破碎了,之後他再繼續往回走。

信蒼曲趕忙大步追過去,在昆吾迥諾揚起寶劍要擊碎下一面冰牆時,將手中的風魂劍一揮,搪住了他的劍。

「叮!」一聲清脆的利響刺得耳膜生疼。

「邪鬼,你要做什麼?」信蒼曲急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素素啊,你也別怪姨娘多嘴。那可是辰王府,不是隨隨便便什麼地方。太妃她性子高傲,不接受也是正常。」

宋姨娘又是一聲嘆息,有些不敢看黎素失落的眼睛。

可她下一刻,卻又勾起一抹笑容道:「不過咱們也不差,如今芙蓉坊的生意如此好,宮中的那些娘娘又對你讚不絕口,還愁找不到好的夫婿嗎?」

「姨娘說的對。」黎素淺淺一笑,臉色卻依舊好看不到哪兒去。

話是這麼說不錯,可她能就這麼放棄?

自然不可能!

從前已經退縮過,也讓她看到了蕭奕辰的決心。所以無論如何,她都要儘力再爭取一番。

再說安安也喜歡蕭奕辰,一口一個爹爹喊的她甚至找不到讓他改口的理由。所以即便是為了安安,她也絕不能被太妃所左右!

「你是個有主意的,我也不再多說什麼。既然回來了,就好好陪陪安安,這孩子嘴上不哭不鬧,可卻是想你的。」宋姨娘笑了笑,這才起身離開。

不多時,睡醒的安安便揉著睡眼過來書房找黎素。

因為記著黎素的話,所以翠玉抱著他他也沒反抗,而是一路把玩翠玉的頭髮,心情很是不錯。

黎素看了眼外面天色,將安安接過來之後,笑著問道:「安安想不想出去玩兒?」

小傢伙果斷點頭,高興的揚起嘴角。

無論是對孩童還是大人,出去玩兒永遠是最吸引人的。哪怕這會兒行動不算方便,黎素也想出去看看。

一部分是不放心芙蓉坊,另一部分,也是想讓京中人知道,她如今很好。

尚書府上的下人雖不敢說什麼,可他們今日一個個看著她的臉上,都寫滿了同情。顯然,是都清楚了太妃被蕭奕辰氣暈的事情。

可她黎素是誰?便是真的因為太妃不能嫁給蕭奕辰,也用不著他們同情。

有錢有兒子,她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為了一個男人尋死覓活,不好意思,男人不配!

聽說她要帶著安安出門,宋姨娘那是再三叮囑底下的人,給她足足派了六個身手了得的家丁,這才放心放人出門。

知道的,是清楚黎素要帶著兒子出去逛逛。不知道的,或許都要以為她這是帶著兒子去辰王府找麻煩。

看看,傳言可不就是這麼來的?

安安還不曾出過府,這會兒完全被兩側的熱鬧給驚呆了。他坐在黎素的腿上一會轉頭看看這個,一會兒拉著她的手問問那個。

雖然人才一歲多,可好似無限的精力,卻讓黎素這個老母親頗為心累。

往後要是天天這樣,她不得累成狗?

狗:你禮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