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門】!

就在三生門一出的瞬間,轟的一聲,那三道古樸大門的紋圖已被轟碎一道!

金千機雙手負在身後,隱於袖袍的雙手,十指已經消失不見,指間移動似虛似幻,如影如霧。以他現在的能力,同時操控兩具傀儡已是極限。

轟!

青色木狼可怕的撞擊再次把一道三生門轟碎,而那空中一擊不中的紅鳥已經在空中蓄勢,準備下一次的撲擊!

玄休那白晢的面龐已是漲得通紅,眼神如同推出最後賭本的賭徒,孤注一擲!

他對虎視眈眈的木狼、眼中蓄勢待發的紅鳥視若不見。

雙目通紅如同被逼到絕路的野獸,身後紋線構築成形,化成一隻巨大的手臂。手臂在紋線凝結而成下,栩栩如生,彷佛就像一個巨大從虛空中伸出來的大手。

本命紋圖──不動明王!

明王一怒!

巨大的手臂,帶著玄休之怒,其陰影足以籠罩整個金千機的身影。

金千機面上笑容依然,彷佛對頭頂那巨大的手臂視若無睹。

玄休面上露出激動之色,勝券在握!

空中的紅鳥已經落下不及、木狼更是已經雙目無神的趴倒在地,彷佛失去了控制……

失去了控制?

呯。

玄休的後腦突然一陣重擊,眼前一黑很乾脆的昏厥過去。

而金千機頭頂的巨手也是自然消失不見。

「呵呵,很有趣的一場戰鬥。」金千機左手一招,一頭巴掌大小的小木狼落在掌心。剛才那一刻,金千機果斷切斷控制青色木狼的操機絲,然後控制了三頭小型的木狼,從那被轟碎了兩道的【三生門】的縫隙中穿過,狠狠的撞在玄休的後腦,分出勝負。

玄休被傳送出塔外,殘留的血意被金千機笑納。

「真夠多的血意,單是這量大概足夠上第四層了吧?」金千機也是有點佩服,以玄休的實力足以與那些天驕一爭高下。但他卻是想要令自己學院所有人都共同進退。這種團結力,絕非雲府外門那一盤散沙能夠相比。

感受著沒入體內充沛的血意,金千機也是小跑起來,想要追趕徐焰等人。 第三百六十八章──音竹

戰況進入白熱化。

被逐出塔外的學員已經有數十位之多。

而主戰場,也是漸漸轉移到了第五層。

第五層開始,便沒有隔離的空間。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偌大的空間容納所有到達第五層的學員。這樣導致碰撞加劇,除此之外,血煞的實力也不斷的提升。第二層時毫不起眼,只等同普通野獸的血煞,在到了第五層時已有了一階紋獸的實力。

另外,這次學院大比的特別之處也顯示出來──個體實力!

擁有足夠的血意,才能夠進入下一層。

這便避免了以多欺少的可能。像極道寺那般實力強橫,玄休更是早早已有資格進入下一層。但想要所有極道寺學員都擁有足夠的血意時,當他們找上金千機時候,一些學員已經踏入了第四層。

也就是說,這次的比試比起團結及團隊合作,更講究個體實力的強大!

個體實力強大,能夠孤身獵殺強大的血煞或針對同樣獨行的學員,獲取血意,而血意也不需要與別人攤分獨自佔有,才是最有效率加速進入下一層!

到了第五層后,聯合一起行動的學員已經大幅度縮小。更多的只是三三兩兩有實力的學員一起行走。

…………

白懷竹與另外兩名夥伴一同行走。

藍色院袍,黃星點綴。

三人都是群星學府的學員。

除了江柔從進入第一層后便離開團隊獨自行動外,進入第五層也只有他們三人。事實他,這次學院交流對他而言也是打擊蠻大。曾幾何時,他與萬書學院的夏語冰都是競敵,甚至在青雲榜上都是領先夏語冰,更在烙印村歷練中與其針鋒相對。

但經過昨天紋術戰,夏語冰在比試、家族的壓力下,浴火重生,創出自己的本命紋圖后,白懷竹便知道自己已經落後了。

但他沒有因此失落,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今天夏語冰能強勢崛起,他日自己也能成功!

這次的血塔一行,白懷竹也當作是一次寶貴的機緣。

他野心不大,打算在突破第五層、踏入第六層后,便找個角落安心吸收血意。血意的雄渾,會隨著層數的突破而增加。現在第五層的血意,足是第一層的三倍以上。

身旁的兩名夥伴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思。

三人小心翼翼的尋找著契機……

「小心!」突然,白懷竹心生感應,猛地向前一撲!

轟!

一隻巨大的熊掌猛地拍下。

白懷竹身旁的紋師反應不及,便是身噴鮮血,被鐵血巨塔傳送離開。

「可惡!」白懷竹看向那邊,一頭足有兩米高的巨熊聳立,全身都是由半透明的血霧凝結而成。

「好強大的血煞,這大概足有一階高級紋獸的力量!」

白懷竹與另一名紋師相視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出凝重之色。

「我掩護你。」另一名紋師知道自己紋術境界不如白懷竹,便擔當起掩護的角色。白懷竹也不客套的退後半步,身周也是凝起紋線刻劃紋圖。

呼呼呼……

能入讀群星學府學員,都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只見這名紋師【壁牢】翻飛擋在二人與巨熊血煞之間,然後又是一道道基礎紋術射出,打向巨熊血煞。

只是巨熊血煞實力驚人,那些基礎紋術打在其身上,只是泛起一道道漣漪。

轟!

血煞張開嘴巴咆哮,一爪子拍落便把壁牢敲碎好幾層!

「快點!我快撐不住了!」那名紋師大吼著,身後卻是傳來白懷竹鎮定的聲音:「好了。」

他左手一揮,純白色的紋線凝結成形。

雖然他未能創出屬於自己的本命紋圖,但是在群星學府這個南方第一紋師學院中,找出適合自己的紋術,並不困難。

一根根白色的紋線構築而成,如同一桿桿長竹林立。

沙啦……

彷佛輕風吹過,紋線構成的白竹發出竹葉吹動的聲音。

農門醫香 白懷竹面上漠然:「【音竹】。」

隨著竹葉之聲,無數竹葉同樣發出,如同無數柄飛刀沒入血煞巨熊的身體,怒吼連連!

【音竹】,能被群星學府的學員用作主力紋術,自然已超越基礎紋術中的境界。也因此才需要掩護時間才能刻劃出來,不但具有聲音影響而導致遲緩的效果,其竹葉也是具物理性的切割攻擊,效果非凡。

另一名紋師也是精神一震,同樣發出自己最擅長的紋術。

兩名紋師得勢不饒人,打得血煞巨熊節節敗退!

「音竹殺!」白懷竹低喝一聲,白色的竹子陡然憑空升起,如同一桿長矛狠狠洞穿血煞巨熊的眉心。後者瞬間化成一團血霧,懸浮在原地。

「呼……」二人相視一眼,面上都是露出心有若悸。紋師威力比同級的紋者來得強,但同時近戰、身體都是他們都弊端。這才有血煞巨熊一個照面便秒殺了一名紋師的戰果。

所以此戰對二人而言,也是一場苦戰。

只是看著身前那團血意,加上剛犧牲的夥伴留下的血意,足夠二人進入第六層,然後找個地方躲著,潛心吸收血意。

一胎二寶:神醫嫡女寵上天 踏……

一道腳步聲響起。

來者明顯沒有隱藏自身的意思:「不愧是群星學府,隨便的兩名學員都是如此出色。」

白懷竹面色微變:「來者何人!?不要藏頭露尾!」

一道身影悄然現身,穿著緊身背心服。這套古怪的背心服,白懷竹並不陌生。因為這是鍛造學院的院服,據傳因為背心這種不影響手臂活動的衣服,最適合鍛造師。只是一般鍛造學院的學員,都是一個個虎背熊腰、強壯無比,穿起背心服來都像一頭人型凶獸。但眼前的少年卻是略顯瘦削,穿起背心院服,卻是更添幾分弱不禁風。

「原來是鍛造學院的朋友。」白懷竹微微拱手。

鍛造學院聞名的是其鍛造術,相反實力一向平平。因此白懷竹也沒有太過忌憚。而對面的那名鍛造學院的學員同樣抱拳還禮:「見過兩位群星學府的朋友,只是學院交流大比在前,如有任何得罪,莫要見怪。」

白懷竹聞言,面色頓時一沉:「這位鍛造學院的朋友,莫非要對我二人出手嗎?」

那人沒有說話,在其左手無名指有著一枚素色的指環。

此刻指環光芒微閃,一柄長劍連鞘落在掌中。

其意思,不言而喻! 第三百六十九章──黑馬

另一名群星學府的紋師面色徹底黑了起來,狂笑出聲:「真是不自量力!區區鍛造學院的莽夫,竟敢挑戰三大的威嚴……」

嚴字尚未落下。

那名群星學院的紋師,已被一團血紅色的光罩包裹在內。

「咦,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名紋師無語,看著身周的血光:「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啊?怎麼會驅逐我出去!?」

滴……

此時,那名紋師才察覺額上一陣溫熱。

下意識的摸了摸,掌間儘是鮮血。

不知何時,額上多了個不深不淺的傷口;

不知何時,立於對面的鍛造學院學員的劍已經出鞘。

若非有鐵血巨塔的保護,這名紋師早就被一劍洞穿眉心死去。

白懷竹此時面上已經儘是凝重之色:「群星學府,白懷竹。未請教閣下高姓大名。」

少年手中長劍虛揮,劍尖的血星落在地上。

「我姓段,段破刀。」

…………

白懷竹被傳送出來。

只是他的面上沒有任何憤恨,卻是有著一種心有餘悸的驚懼感。

他畢竟境界比另一名夥伴高點,剛才那瞬間,他只感眼前一白。

一抹驚鴻般的劍光,卻是如閃電般撲來。

自己任何紋術都來不及施展,便被擊倒了。

也是一樣,若非有鐵血巨塔的保護,他必死無疑。直到傳送出來,他仍然感覺眉心有著一種麻癢、如同被劍尖抵著的恐怖,令他面上神色難看至極。

不單觀眾、其他學院的大佬,就連同時鍛造學院的人,都用驚奇的目光看向馮殤。段破刀,是數年前被馮殤帶入鍛造學院的。只是段破刀卻很是標奇立異,沒有修習任何的鍛造術,只是一味霸住了演武場中練劍。

也因為他是馮殤的弟子,所以其他老師也沒有說什麼,放任其自生自滅。準確而言,段破刀與鍛造學院的關係,就像游雪中與南天學院的關係差不多。

雖然身上帶著一個學院的名頭,但其實並沒有真正從學院中學出什麼。

單看這次鍛造學院的所有學員,在大比開始時便察覺這次是提升肉體的機會,全員留在第一層吸收微薄的血意,提升肉體。只有段破刀一人向上攀升。

本來沒有人在意過他,認為這不擅戰鬥的鍛造學院學員,很快便被斬下馬來。

當他再次出現在人前,已是兩劍斬殺兩名群星學府出色的學員,平靜的踏入第六層!

要知道至今進入第六層的,不超過五指之數!

這段破刀,是匹黑馬!

…………

第五層,仍然是主旋律。

徐焰一行四人卻是相安無事的走到來第五層,在第二層時,極道寺十多名學員的血意,都在金千機的引導下落在四人體內。四人體內的血意,令他們直上第五層。

現在也只是在四處找尋梯門,看看能否摸進第六層。

只是這次,或許是他們的好日子到頭了。

「前方的是什麼人!?」

「停步!」

徐焰等人相視一眼,真的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後方。

雙方對望,面上都是露出驚愕之色:「是你們?」

來的竟是雲府外門中,北方的學員!

他們也是明顯有些本事,人數現在也剩下七人,卻都盡數踏入第五層。人在異鄉,這也導致他們的團結超乎一般人。本來十多名的北方學員,剩下的這七人也同樣共同進退著。

此刻看到徐焰等人,面上都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幾位南方的朋友,這次學院大比事關重大。若我們學院勝出,每人都能進入【血書殿】,這可是莫大的機遇。」

左狂瀾等人面色漠然,也沒有說話,只是平靜的盯著他們。

那名領頭的北方學院尉遲俊也沒有生氣,面上誠懇:「請幾位助我們一臂之力。我們定不會浪費諸位一番苦心,摘下榜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