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照面功夫右手被廢,女頂尊已經陷入非常不利的局勢,但西諾德身上的戰甲在頻繁的打擊下同樣布滿裂紋,看起來很快會喪失戰甲厚實防禦的優勢。

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並不常見。光幕前觀戰的族神,頂尊們都為之吸引。

那女頂尊退的飛快,西諾德突然發動閃移法術絕技——

這本是常見的追擊手段。但他的對手必然也能用,在這種不是必要的時刻施展任誰都覺得純屬多餘。

但這種想法才剛出現的時候,西諾德已經閃現在那女頂尊面前,讓所有人愕然的情景出現了!

西諾德直接閃在那女頂尊劍光中心。 婚姻宣誓書 殺傷力最強的劍刃前!

出現的同時。女頂尊的劍就已經斬入他破裂的戰甲中。

瞬間,西諾德左手多了把短劍,壓在女頂尊那把斬入戰甲的劍上,緊接著劍光飛閃——

那女頂尊的左臂跟身體瞬間分家……

兇殘!

極其兇殘的打法!

那身戰甲簡直就是為了實現這種兇殘打法而存在!

倘若他穿的是硬質輕甲,同樣的打法下必然比對方受傷更沉重,正因為是厚實的戰甲才得以實現這種拼殺方式。

右手握劍不能,左臂離體的女頂尊在這種單對單的決鬥中根本不存在恢復傷勢的機會,臨危之際那女頂尊反應也非常迅快。兩條修長的腿頃刻間踢成一片,不知道在西諾德胸口踢中多少記!

毫無疑問。這本是希望借力退開的手段,然而她的意圖根本沒有實現。

恆毅清楚的看見,那女頂尊踢中西諾德左胸,他的左胸微微偏轉,顯然始終高明至極的卸力手段,說起來不是什麼神妙的法術絕技,卻需要把對方攻來的力量把握的分毫不差,實戰中同級對手能做到這一點幾乎不可能,一旦失敗所受的創傷將會數倍增加!本是兇險至極的用法。

偏偏西諾德每一次在被女頂尊踢中的時候都冷靜並且成功的卸力,看似頃刻間被那女頂尊替了幾十腳,可是沒有一腳的力量能夠發揮超過原本兩成的殺傷力,最重要的是這種技巧面前那女頂尊的踢擊完全無法借到任何力量實現瞬間加速飛退的意圖。

然後,那女頂尊的兩條腿被西諾德同時抓住!

以雙臂的力量去制對手的雙腿,這本來很難實現,可是,西諾德那消瘦的身體里彷彿蘊含難以想象的無窮力量!

一雙手緊緊抓住那女頂尊的雙腳,任那女頂尊如何振翅、發勁,卻始終紋絲不能動彈……

光幕中,女頂尊代表的聯合文明族神做出投降的決定。

西諾德面無表情的鬆開對手,沉默不語的懸浮虛空,也沒有決鬥之後的例行禮節和言語。

勝負已分。

原本那頂尊雙手被廢已經打不下去,雙手被緊緊抓握而動彈不得更喪失了最後拉開距離等待右手傷勢恢復的可能,反倒成全了西諾德當眾顯示出那驚人的力量之威。

這一戰結束之快,實在超乎光幕前許多族神和頂尊們的想象。

昔日的第一殺手,果然名不虛傳……

「神門時代還有這種兇殘的打法,真是讓人意外!」依孜姿又驚又贊,側頭髮現恆毅目光爍爍、若有所思的盯著西諾德的模樣,不禁笑道「神君不會被這種戰鬥方式吸引了吧?」

「為什麼不是?」恆毅完全被吸引了,過去在神門中接受,看見的所有戰鬥方式從沒有這樣的,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這種新鮮和震動不由自主的讓他想到了很多。

「……神君覺得自己的傷勢恢復速度很適合如此作戰?」依孜姿見恆毅真的感興趣,立即明白恆毅所想。

「對!傷敵一千自傷八百,可是我的自傷頃刻間能恢復痊癒,敵人如果不能,那就是極大的優勢。」恆毅興緻勃勃,認為這種戰法非常有實戰意義,當然,過於殘暴的風格又決定,如非必要,如果不是決心殺人,實在不適合使用,否則縱然手下留情不殺對手,也等於結下仇恨,那種斷肢的狼狽沒有多少頂尊能夠釋懷。

如此刻西諾的對手,那個女頂尊雖然沒死,傷勢也可以恢復,但她的威名也被踐踏到底。

一個頂尊,在同級對手面前短短片刻被連廢雙手,跟被打死又有什麼區別?

依孜姿沒有再說什麼,的確,以恆毅的情況確實能夠使用這種戰鬥方法,是一種揚長的有效手段。

西諾德一戰立威,頓時許多競爭相同盟主之位的聯合文明都陸陸續續的選擇了放棄,顯然是對比那女頂尊的聲名實力,自認為派出的代表也絕不可能是西諾德的對手。

光幕中又變成卡西迪特的戰鬥。

依孜姿見恆毅輕閉雙目,神情專註的怔怔沉思,彷彿是修鍊法術絕技后的神遊狀態,於是沒有打擾。

直到見恆毅微微後仰抬頭的時候才道「神君剛才是神遊?」

所謂神遊,就是通過意念在意識中模擬某種修鍊狀態的方式,渾沌紀元時代的時候是意境級高手才有,但是從物種進化到某種程度時,就變成修鍊的基礎,山尊實力就能夠純屬掌握,從來是配合法術絕技修鍊的必要狀態,也是真氣修鍊的必須狀態。

「在嘗試模仿西諾德卸力的技巧,感覺已經能夠把握其中關鍵,等回頭跟伊萊娜對練的時候試試。」

依孜姿失笑道「大會結束后我也會參加大哥婚禮,至少會在戰神星多停留一天,如果神君不嫌棄,請讓我陪神君對練如何?」

「哈……」恆毅不禁失笑。「是我忘了,既然你有空當然最合適不過。」

「是我沒有盡到陪伴神君之責,一直在希拉星系戰鬥,把侍候神君的責任都壓在伊萊娜身上,將來可能的情況下一定會常回神殿陪伴神君。」

恆毅暗暗咯噔,陪伴這兩個字他無法想的太單純,便道「希拉星系的戰局為重。」

接下來的戰鬥漸漸沒有了太強烈的吸引力,完全是卡西迪特和西諾德各領的表演。

卡西迪特的表現如同上一次大會那樣,總是前半場中規中矩的觀察對手,後半場兇猛進攻打的對手節節敗退,直到投降;西諾德每一場戰鬥的打法都非常兇殘,用的法術絕技始終只有殘肢斷骸劍一種。

但依孜姿觀察了幾場后斷言,西諾德的殘肢斷骸劍肯定經過量身定製的修改,並非歷史上流傳的那種。

恆毅也已經通過神腦知道殘肢斷骸劍的歷史淵源,最初的雛形是上古時代渾沌紀元時期武當派的神門十三劍,舊科技時代人類文明也有一些主動自身修鍊的武者,那時候有一個高手曾經創造出結合舊科技激光劍作戰的戰法,威名赫赫,殘肢斷骸劍的名稱就是那時候確立,曾經一度是人類文明許多戰士都使用的戰鬥絕技。

神門時代的時候,殘肢斷骸劍在前兩邊年也有很多人修鍊,但那時候是三絕,伴隨五絕的誕生,殘肢斷骸漸漸退出主流法術絕技的舞台,當七絕誕生后徹底成為歷史,因為殘肢斷骸劍勉強改進的五絕本身價值就不高,七絕的差距更大。

宇宙中有很多法術絕技雖然絕技數量看起來差不多,可是因為其中存在很多可有可無,為了湊招而成的雞肋絕技。(未完待續。。) 這類法術絕技對比其它招招實用、厲害的法術絕技而言就等於少了招,殘肢斷骸就是這種情況,對比別的七絕等海域足足少了三招實用的絕技,自然會被修鍊者拋棄。

宇宙中的法術絕技數量本來多的難以勝數,但實際上主流的法術絕技類別卻就幾十種,就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七絕,九絕裡面存在無法改進的廢招、半廢的招。而這類法術絕技往往都是三絕,五絕,時代的主流。

十三絕的誕生讓主流法術絕技數量變的更少,真正能夠改進為十三絕的法術絕技只有三百多種,而其中沒有廢招的又只有三十六種,神秘花園稱之為三十六神技。

從綜合能力而言,毫無疑問這三十種最強。

可是也有些特殊的情況,譬如徐離如夢的死神鐮刀,雖然只是七絕,卻長久是人類文明神殺團的核心法術絕技之一,即使走入十三絕時代,死神鐮刀的威力仍然毋庸置疑,團戰之中的殺傷力,收割威猛程度照樣犀利如昔。

「照理說西諾德的殘肢斷骸劍不存在提升到真七絕水平,否則過去無數術尊早就成功,但從戰鬥的情況來看,如果還是真五絕的殘肢斷骸劍,西諾德不可能具備這麼強大的殺傷力,抗擊打能力,最可能的是殘肢斷骸劍被他大幅度修改,或許僅僅保留原本的一兩種法術絕技,這才有可能發展成真七絕、九絕甚至是十三絕的可能,只是這麼一來也就不能稱之為殘肢斷骸劍了。」依孜姿的推斷也是最可能的事情。

曾經的主流絕技。在五絕時代就不知道引得多少術尊鑽研改進之法,那是結合了全宇宙無數專註於法術絕技的術尊智慧的結果,最後仍然判了殘肢斷骸改進為真五絕的死刑。真七絕的時代還有無數術尊試圖提升,結論仍然是沒有可能。

若非大幅度修改,只保留少數部分的法術絕技的話就不可能實現真正的五絕,七絕以上的提升,這一點毋庸置疑。往昔全宇宙無數術尊的實踐結論基本不存在被突然推翻的可能。

但具體如何改進毫無疑問是西諾德的秘密,依孜姿也不過隨口一提。

伴隨戰鬥的持續,本來挑戰卡西迪特的許多對手都陸陸續續的選擇放棄。顯然是因為別人的戰鬥情況,最終喪失了雪恥的信心。

光幕中,李狂陸續宣布了第七位副盟主由西諾德成功為阿卡斯文明博得的消息。之後卡西迪特又戰了三場,成功為特斯文明保住副盟主位置的連任。

等待已久的恆毅聽著李狂在光幕中的發言,當照例成功繼任的副盟主按確定的次序發言,終於輪到恆毅時。

光幕里。恆毅神色平靜的開口道「很榮幸能夠得到大家的信任擔當副盟主的責任。只是我個人的主張決定,副盟主的職責無法完全承擔得起,在此希望盟主及七位副盟主予以考慮另選賢明。」

依孜姿神情一震,做夢都沒想到恆毅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已經當上副盟主了啊!

為什麼、為什麼要自己放棄?

但她長久的性情決定了沒有當場質疑,範圍掩飾內心的震驚,偽裝出一副彷彿本來就知道的從容,眸子里的微笑依舊。

那種跟恆毅當場爭吵,質問發怒的事情她依孜姿永遠不會做。不過徒然惹旁人恥笑,還會被人說他們夫妻不和。笑她依孜姿毫無修養。

可是,依孜姿的內心其實很震怒!

恆毅的話引起軒然大波,在場的一個個族神,頂尊們都沒想過竟然還有人會主動放棄副盟主的位置。

頓時,許多已經死心的聯合文明族神們都燃起希望,但沒有人急於說話,都等著聽恆毅的理由。

光幕里,李狂神情不解的道「無雙神何出此言?假如無雙神的理由充分,聯盟理當會給予支持和理解,但副盟主的位置既然已經確定,倘若沒有充分的道理就提出卸任,未免輕率。無雙神作為聯盟中第三大文明的領導者,毫無疑問該有用於承擔的責任心,還請無雙神說明究竟。」

光幕中,恆毅沉靜的緩緩道「無雙神族很願意為聯盟貢獻力量,我個人也非常願意竭盡所能。只是我個人的主張理念跟副盟主的職責存在不可調和的衝突,這導致我不可能履行副盟主的全部責任,不是不願意儘力,還希望諸位族神能夠體諒。」

眾多族神議論紛紛,根本沒人能理解。

一旁的自然王面朝恆毅,朦朧彩光遮擋的袍帽下傳出驚異到極點的疑問。「我記得當年無雙神拒絕加入花園精靈族是因為不願意跟兩大超級文明作戰,總不會還是因為這個理由吧?」

恆毅微笑點頭的肯定回應,讓自然王怔了半晌沒有言語……

光幕中,李狂道「請無雙神能說明清楚,我相信既然是聯盟的一份子,就應該有同樣的理念和主張,否則就不存在聯盟的基礎。無雙神認為不能擔當副盟主職務的理由實在太讓人吃驚,還請能夠詳細說明!」

原本吃驚,議論,疑惑的那些族神,頂尊們都眼也不眨的盯著光幕里的恆毅,等著聽他的理由。

主張理念的衝突導致不能行使副盟主的職責,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因為這很可能是反對神魂聯盟的理念和主張,倘若如此,那就不僅僅是當不當副盟主的問題了,而是是否為敵的問題!

在場的眾多族神、頂尊們簡直懷疑恆毅是否瘋了,拒絕副盟主位置,還是這種自陷絕地的理由!

依孜姿聽到自然王的疑問和恆毅的回應時,原本的震驚全部變成了明悟……

多年前恆毅就說過這件事情,但這麼多年來,因為希拉星系的戰鬥,全宇宙都在爭奪,聯盟跟兩大超級文明有戰鬥的事情,但都是靠聯盟的和平隊支援解決,而且戰鬥情況也比過去少的多,根本沒有出現必須無雙神族支援那些跟兩大超級文明有交戰的盟友情況。

這個問題依孜姿早就沒有想過了,那時候恆毅剛離開人類文明,還不忍殺曾經的同族也是人之常情。

但這麼多年過去,過渡期早該結束了,現在成為一族領導者的他最在乎該是無雙神族的利益,因為那就是他自己的利益,別說人類文明,就算是過去再要好的朋友,戰場碰到不可放過的時候照殺不誤!

換了任何人都肯定會這麼做,曾經在人類文明的貢獻不就是為了體現自己的價值么?

但如今已經是一族之神,縱然是過去的統戰部部長位置又算得什麼?

曾經的人類文明還有什麼值得留戀?

依孜姿早已經沒有留戀,甚至從開始就沒有這種過渡期,本來如恆毅這樣的人就沒有多少,她是從沒想過這個理由竟然能夠維持到今天還沒有動搖改變,甚至在副盟主的位置面前仍然堅定如昔!

如果恆毅現在不是無雙神,如果他現在不是一個至高領導者。

依孜姿都會忍不住懷疑,恆毅是否姦細!

可是,宇宙中會有如此愚蠢的姦細?

那又根本不可能啊……

「對於聯盟的信念和主張,我跟人很贊同,甚至相信這是未來宇宙得到徹底和平的最終方式。」光幕中恆毅明確的表態讓很多族神都暗鬆了口氣,有這句話大約就不存在根本性衝突的結果,這也是理所當然,除非瘋了,否則都不可能反對聯盟的主張和信念,那跟找死沒有區別,那麼做甚至會議廳或許都走不出去。

「不過,我個人認為方式應該更和平。宇宙真正的和平必然是大一統,這種大一統的形式就是如聯盟如今的形式,無數種族文明的聯合,而絕對不是通過用強大的武力滅絕所有不服從的異族方式獲得。所以我個人堅持認為,除了目前來看不存在和平共處可能的暗影族是不得不通過武力拚殺交涉的外,其它所有智慧生物種族都可能成為大一統聯合體的一部分。」

光幕中恆毅的話剎時引發許多人的議論,這番話是任何族神本都沒有想到的,但如今卻又不覺得十分詫異,十年來無雙神族的表現本就可以作為眼前恆毅這番話的佐證,從沒有主動侵略任何種族,無雙神族範圍內的族神都是和平融入,沒有一個種族文明的加入是恆毅通過戰爭實現。

恆毅的主張讓在場的族神們沒有人能夠質疑反駁,無雙神星系的發展就是強有力的證明。

可是眾多族神有同時為這種主張震驚而不可思議……

任誰都一直覺得恆毅是個意志堅定,目標明確,手段剛硬的人,從人類文明的改革,加入利塔族斬殺二十九頂尊族神,利塔族神的進攻反擊,全都可以看出來他的能力。這樣的人理當有極大的野心,此刻這番話卻又顯得是個過於和平,太追求穩定的領導者。

眾多族神的吃驚,也同樣是李狂的吃驚……

李狂短暫的錯愕之後,哂然一笑,自語般道「此子……有趣的很啊!」(未完待續。。) 鄭飛仙目光爍爍的緊緊盯著光幕中恆毅的眼睛,嘴角,漸漸揚起一抹冷笑。

楚高歌失笑道「他倒該加入我們神魂族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