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聲音,轟然傳入紀羽的腦海當中。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段深沉的聲音忽然傳入紀羽的腦海當中,紀羽只感覺有無數的畫面沖入自己的腦中。

他的意念不知何時離體,等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一片荒蕪得有些可怕的地方。

「咚!」

鐘聲響起,無比的悲涼。

「這裡是?」紀羽看向四周,喃喃道。

「殺吧!將這些卑微之人全都殺了!這片天地已經足夠久遠了,我的子民們,現在,就是你們豐收的時刻!」

一個嗜血的聲音傳入紀羽的耳中,紀羽抬頭四處望去,卻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忽然……

「咔擦!」

「殺!」

一片破裂的聲音傳來,天空竟然如同瓦片一般,不斷的破裂,一個又一個的人沖了出來,他們手中有著奇怪的武器,殺氣洶湧的沖向了這片世界。

「吼!」

忽然,周圍一片震動,一個又一個遮天蔽日的影子忽然出現。

「巨獸?」紀羽有些意外,他看到了無數的巨獸走了出來,每一個巨獸都要比一座高山更巨大。

他發現,他似乎不屬於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攻擊可以擊中他。

他看著這一場戰鬥,那些入侵者兇狠無比,沖向這些巨獸。

一片殺戮瘋狂的席捲了這一片大陸。

「咚!」

「咚!」

「咚!」

史上最強練氣期免費閱讀全文 鐘聲不斷的響起,戰鬥不斷的進行,不斷的有人加入這場戰鬥,同時,也不斷的有人隕落……

沒過多長時間,紀羽所在的這片大陸便已經成為了一片血海,巨獸的屍體遍地皆是,猙獰無比。

婚謀已久,權少的祕愛新妻 「毀滅吧!你們,已經沒有任何利用的價值了!」

這時,一個面色猙獰,皮膚通紅的人懸浮於半空之中,猶如主宰者一般看著這片天地。

他手上翻出一道猩紅色的光芒,照射在這大地之上。

光芒所到之處,一切皆成了塵埃……

看著這一幕,紀羽心中震動,這些人……難道就是那傳說中的天人么?

其實他心中也已經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一個時代的終結,便會有一次天人的入侵,這一次是巨獸大陸的終結,入侵的,自然也就是天人。

忽然,一切又發生改變了……

猩紅色的光芒消失不見了,而紀羽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正漂浮於半空之中。

抬頭,是一個巨大的天鍾,天鍾看上去古老無比,上邊的紋路有著說不出的力量,只是看一眼,紀羽便能感覺到一種心的悸動。

「你聽到了么?」一個深沉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傳入紀羽的耳邊。

紀羽微微一怔,下意識的問道:「聽到什麼?」

「那時代終結的聲音,你,可曾聽到?」

紀羽有些愕然,而後緩緩搖頭。

「天鐘響起,這世界必將再一次陷入混亂之中!這,便是末日的聲音!時代終結的聲音!」

那聲音幽幽傳來,無喜無悲。

此時,紀羽有些沉默……什麼意思?

天鐘響起,難道就代表著這個世界的末日快要來臨了?這未免也太過突然了吧?

「為什麼?」他忍不住問道。

然而,此刻天鍾卻沒有了任何的回應,紀羽只看到這巨大的鐘鼎在他的面前,很久之後,他發現天鍾離自己越來越遠,最後,消失不見。

「為什麼!」紀羽大聲吼道。

沒有任何的回應……

「咚!」

他抬手,奮力擊出一拳,此刻一道耀眼的光芒忽然傳來,太過刺眼。

他的眼睛這才緩緩的睜開,登時,一道深藍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廣場。

鐘聲,終於落下……

「怎……怎麼回事?」

一些圍觀的修士還未曾反應過來,他們獃獃的看著天鍾,看著紀羽的方向。

而此時,紀羽看上去也有些獃滯,他雙眼死死的盯著天鍾,似乎想要看透所有一般,剛剛……是真實,還是幻覺?

「天……天啊!藍色,是藍色!」這時,一個驚呼之聲率先傳了出來。

眾人一個一個的回過神來,臉色慢慢的變得精彩萬分。

「藍……藍色!不會吧?他,他竟然……」

每個人臉上都有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藍色!

藍色代表什麼?代表著天鍾已經被敲響了八十次以上,藍色光芒!

這是學院之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怎麼回事?難道是這小子敲出來的?

許多熾熱的目光都投向了紀羽的方向,他們一臉的不敢相信……畢竟,藍色的光芒簡直就是奇迹。

剛剛他們沉浸在鐘聲當中,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些,此時,他們才反應過來,這少年……是妖孽嗎?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天鍾壞了!」肖慶此刻同樣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天鍾。

那藍色的光芒如此的耀眼,卻如同一把利刃一般死死的朝著他的方向刺來,他臉上火辣辣的……

這小子怎麼可能敲得出藍色光芒?絕對不可能!

被肖慶這麼一叫,許多人又慢慢的恢復了幾分理智。

「是啊,是不是天鍾壞了?怎麼可能會有八十響!」

「應該是吧!剛剛天鐘不是自己還震動了一次吧?說不定這八十響根本就不是那小子敲出來的,而是天鍾自己震動響的,那小子只是運氣好而已!」

這個聲音一下子就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可,畢竟剛剛天鐘的確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一些長老雙目凝望著紀羽,心中同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哼!這本來就是紀羽敲出來的,天鍾怎麼可能會壞?我看分明是你嫉妒了吧?」秦雲哼了一聲,不冷不熱的朝著肖慶說道。

紀羽敲出這種成績,連他自己都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但現在怎麼都不能說出來啊,說出來就落了紀羽和他的面子。

就在肖慶準備說話的時候,天鍾又泛出了一道藍色的光芒,讓所有人都不自覺的閉了閉眼睛……

紀羽沒有理會這些,藍色的光芒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但他的眼睛依然大睜,他看得清其中的事情……

一道光芒從天鐘的身上分了出來,直接落入了紀羽的手中。

紀羽臉色微微一變,低頭一看,臉色頓時大喜。這便是天鐘的獎勵?的確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的確沒有想到,天鍾進入還會給他這種獎勵。

感受著手中那有些冰涼的溫度,一塊令牌落在他的手心之上。

紀羽的心臟猛然跳動,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激動。

令牌!竟然又是一塊令牌!

天鍾給予他的獎勵,竟然是一塊令牌,這讓他又驚又喜。

看了看四周,光芒即將消失,紀羽臉上神情忽然堅定了一下。

他三下兩下就走到了秦雲的身邊,將秦雲給拉走了:「我們先離開這裡。」

說完之後,紀羽跟秦雲便消失在眾人的眼球當中,沒給任何一個人提問的機會。

但他卻也沒有注意到,一個陰森的目光正陰狠的盯向了他……司徒青冷笑道:「紀羽?呵……」

「哼!我就說不是那小子敲出來的吧!不然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離開了!肯定是羞愧難當!」肖慶看到秦雲跟紀羽離開,心中不由便是一陣大爽,這樣最好,這一次他的面子也賺大了。

「嘿嘿,那是自然,一個戰將三階的傢伙怎麼可能敲得出八十響,他知道不是自己敲出來的,怎麼可能會好意思站在這裡?」

「對啊!那只是他的運氣罷了,沒什麼了不起的。」

一些人附和著說道,臉上滿是討好的笑容。

……

而此時的紀羽,正拉著秦雲離開了廣場之中,走到了一片比較少人的地方,這才停了下來。

秦雲心中還一片好奇,他看著紀羽,想問,又沒有問。

他心中也有些奇怪,難道真的不是紀羽敲出來的?

敲天鍾是講究天賦的,能敲出八十響絕對能證明紀羽天賦驚人,若真是紀羽敲出八十響,那勢必會得到學院的特別照顧,有這種好處,紀羽不應該會離開才是。

如此一來,他心中便更是覺得也許這天鍾八十響真的不是紀羽敲出來的了……

「怎麼了?」紀羽發現秦雲神情的變化,不由問道。

「啊?額……沒事,只是我們為什麼這麼快就離開了?」秦雲怔了怔,而後問道。

這樣特別像是心虛的感覺,他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解的。

「呵呵,還留在那裡做什麼?起了那種動靜,你覺得接下來不會有院長跟長老來么?」紀羽呵呵一笑。

「說的也是,這樣只會更下不了台、」秦雲點了點頭,心中只覺得大概紀羽是怕被拆穿了,這樣就麻煩了。

但他心中卻還是有些不甘心……要知道紀羽的天賦是絕對不差的,當初走天梯的時候便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他心中多少還是存在著一些僥倖。

想到這裡,他不由又一次問道:「紀羽,說實話,那天鍾是不是你敲牆的?」

秦雲認真的看著紀羽,似乎在等待紀羽的答案。

紀羽看著秦雲,古怪的笑了笑:「呵呵,原來你擔心這個啊!」

沒等秦雲紀羽發問,紀羽又笑道:「這又有什麼所謂呢?難道你覺得我還需要用天鍾來證明自己的天賦?」

錦繡嫡女腹黑帝 看到紀羽那有些玩味的笑容,秦雲心中的鬱悶忽然一掃而空。

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最後哈哈一笑:「哈哈!是啊,你小子哪裡還需要用這些來證明,三個月直接從天空戰師五階到了戰將三階,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

紀羽輕笑一聲,他看得出,秦雲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但說實話啊,你有沒有得到天鐘的獎勵?」秦雲又繼續問道,因為他已經可以肯定,就是紀羽敲響了八十響的天鍾。

「那你看那司徒青有沒有獎勵?」紀羽又似笑非笑的問了一句。

秦雲一怔,旋即又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唉!不知道這一次天鍾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連一點獎勵都沒有出現。」

「算了吧,沒必要計較這些,帶我去我的住處吧!」紀羽淡然一笑,倒是沒有什麼所謂。

他並不打算將令牌的事情說出來,這也不是說他不信任秦雲,只是令牌實在是太重要了,蘊含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秦雲也不再鬱悶,直接便帶著紀羽朝著住宿的地方走去。

最後,他們來到了一處山洞當中。

「來吧,這裡就是你住的地方了,我早就已經給你準備好了!」秦雲指了指山洞,笑道。

紀羽一陣愕然:「山洞?不會這麼可憐吧?」

「哈哈,你小子可別失望得太早,進去了你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秦雲哈哈一笑。

紀羽按捺住心中的好奇,跟著秦雲一同走進了山洞之中。

第一腳踏入山洞的時候,一陣強烈的天地能量撲面而來,便讓紀羽臉色一喜。

「果然不同凡響!」

「嘿嘿,那是自然,內門跟外門是有區別的,外門住的是房子,但我們內門住的是山洞,這些山洞中都刻有陣法,可以吸收天地能量!要得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後,秦雲還強調了一下。

紀羽自然聽得出秦雲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笑道:「如此便多謝秦兄了,秦兄的厚待,紀羽日後定當重報!」

「嘿嘿,好說!好說!」秦雲嘿嘿一笑。

的確,並不是每一個進入內門的學院都能這麼容易的得到一個山洞的,他能得到山洞主要也是因為他是無雙門的人,而且紀羽跟戰月兒戰形比較熟悉,早已經引起了戰無雙的注意,這才有了這種條件。

看著秦雲,紀羽心中的確是有著感激,雖然這山洞的天地能量不如造化珠這麼強大,但也可以當做一個掩飾的地方來用。

他也已經打定了主意,今後的修鍊就直接進入造化珠,在造化珠中,力量的提升速度會更加的快。

這一次撞天鍾已經深深的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尤其是最後天鍾傳來的那個聲音。

「世界末日的鐘聲響起,看來我得儘快變強才行了啊!」紀羽喃喃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