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林嬌更是雙手叉腰對着秦偉罵道:

“第一天來,這小子趁你不在,

就帶着人想來營地接收我們三個!

你都忘了?

不行,讓他們搬到我們附近來,

絕對不行!”

看着這三個女孩態度如此堅決,

顧曉樂有些苦笑地擺了擺手,

示意她們先別激動:

“我話還沒說完呢,

秦偉你們營地搬過來不是不可以,

但是你們得同意我幾件事情。”

秦偉他們三個本來都挺高興,

一聽到顧曉樂這話都有點迷糊了,

“幾件事情?什麼事情?

當然了什麼事情都好說,好說!”

秦偉猶豫了下,連忙點頭哈腰地說道。

顧曉樂又想了一下繼續說道:

“第一,你們的營地不能離我們太近,

至少應該保持1公里以上的距離,不經我們的允許你們不能隨便越界。

另外爲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爭端,

所以第二個條件就是到時候我們應該畫一條分界線來區分我們兩個營地之間的資源歸屬。

當然最後還有一條,就是我要求你們參與我捕殺那條鱷魚的行動!”

本來因爲前兩條沒什麼難度而感到十分高興的秦偉他們,

一聽到第三條頓時有點傻了…… 什麼?捕獵鱷魚的行動?

三個傢伙你瞅瞅我,我看看他,從對方的眼睛裏都只看到不解和惶恐。

這個顧曉樂是不是有病啊?還要捕獵鱷魚?

就憑他們現在手裏這些燒火棍子都不如的長矛,能殺得了那條體長超過6米的巨大鱷魚?

那不是天方夜譚嗎?想自殺也不用拉着咱們啊?

顧曉樂已經從他們眼裏看出了幾個人的心思,嘴上一笑:

“我的條件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能做到的話,你們馬上就可以搬過來。如果做不到,那就當我沒說過!”

“我……”秦偉看了一眼身邊的兩個人,

一時不知道是不是該答應。

這回輪到林嬌她們幾個女孩子高興了,馬上一個個陰陽怪氣起來:

“嗯,曉樂隊長說的沒錯,要是能幫我們把鱷魚除掉的話,你們願意搬過來就搬過來吧!”

“就是,天底下哪有免費的午餐。想來的話,就去殺掉鱷魚,這倒是很公平!”

很顯然這幾個丫頭把顧曉樂殺掉鱷魚的條件當成了阻擋秦偉他們的藉口了。

當然秦偉幾個人臉上還是賠着笑,但心裏早已是罵開了花:

“讓老子去殺鱷魚? 老子要是能殺得了鱷魚還跑來求你們幹屁啊?”

不過顧曉樂卻笑了笑示意秦偉他們不用太緊張:

“我說讓你們捕獵鱷魚,不是讓你們去找那隻大爬蟲硬拼,

其實在這之前我已經想到了一個比較完善的捕獵計劃了,只是需要幾個人來和我配合,

而我的營地除了我以外都是些女孩子,作爲男人總不能讓她們以身犯險吧?

所以只要你們一起來配合我捕獵的話,只要沒發生什麼意外的話,我覺得我的計劃有七成以上的希望能成功!”

原來是這麼回事!

三個女孩子聽完顧曉樂的話,這才明白她們隊長的苦心。

原來讓秦偉他們營地搬回來主要是不想她們幾個人冒着風險去獵殺鱷魚啊!

這種好隊長實在是太難得了,即便是在荒島上依然還能如此照顧她們幾個, 實在是讓她們的內心深處感到十分感動。

шшш▪тt kān▪c o

當然秦偉他們三個人肯定不是這麼想,一個個互相對視了一會兒,

心說顧曉樂這小子真他媽的是要色不要命的主兒啊,寧願自己冒風險去捕獵鱷魚,也不想牽連自己營地裏的幾個大美妞,

你就不怕在捕獵鱷魚的過程中你掛了,你的營地和美女都被別的男人給接收了?

暴力丹尊 但是現在這事已經進入了死循環,本來他們就是不想面對那條鱷魚才陷入沒有淡水飲用的困境,才因此來找顧曉樂他們商量搬家的事兒。

現在可倒好,想搬來行,卻要獵殺那條巨大的爬蟲,

也不知道顧曉樂的捕獵計劃是不是靠譜。萬一捕獵不成功,再把哥幾個的性命搭上了那可就算是血虧死了。

但是要是不答應的話,那搬到這片沙灘來的事兒也算是沒希望了。

秦偉眯縫着眼睛琢磨了許久,

突然一拍大腿地說道:

“行!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對顧老弟你有信心!

說吧!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去會會那條大鱷魚!做哥哥的我全程陪着你!”

一見自己營地的隊長都這麼拍板了,

老馬和老常臉上雖然都有些表情複雜,但也都沒有出言反對。

看到對面痛快地答應下來,顧曉樂一笑說道:

“擇日不如撞日,我看我們明天上午就去,你們沒有問題吧?”

“明天上午?這麼快?”秦偉稍微停頓了一下,還是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於是雙方也定好了,等他們明天上午幹掉那條大鱷魚以後,秦偉他們的營地就搬過來和顧曉樂他們做鄰居。

送走了秦偉他們幾個人,顧曉樂回到營地旁繼續拿着手裏的金屬條子在岩石上磨着磨着,務必使它們鋒利無比。

林蕊有點擔心地走過來問道:

“隊長,你確定明天捕獵鱷魚的計劃能萬無一失的沒有什麼風險嗎?”

顧曉樂放下手裏的金屬條子,笑着看了看這一身女軍官制服的熟女:

“這天底下哪有萬無一失的計劃,更何況是狩獵鱷魚這種危險的事情。

不過我琢磨着這傢伙雖然厲害,但終究是個腦袋不大靈光的冷血爬蟲,所以明天的計劃我們還是有很大機率成功的。”

林蕊點了點頭,看了看也走過來的林嬌和寧蕾,隨即又問道:

“但,但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咱們都是一個營地同舟共濟的人,有什麼當講不當講的?你直接說好了!”

“那好,其實不光是我,小蕾和小嬌也有這一層的擔心,

那就是你真的放心和你那幾個原公司的領導同事一起合作嗎?我們現在除了擔心那條鱷魚帶來風險的同時,

也有點怕這幾個傢伙在背後給你搗亂使壞啊!”

林蕊的話讓顧曉樂也信服地點了點頭,幾個女孩子的擔心不無道理。

秦偉他們營地現在和自己這方表面上是共生合作關係,但實際明裏暗裏其實也是潛在的競爭關係,

雖然顧曉樂他們現在表面十分強勢,不過誰都知道這裏的頂樑柱都是靠着顧曉樂一個人撐起來的,

如果一旦顧曉樂有什麼閃失的話,林家姐妹和寧蕾會落到什麼下場就不言自明瞭。

顧曉樂爲了安撫她們,拍了拍林蕊的肩頭:

“放心吧,你們隊長我是不會輕易掛掉的,畢竟我的營地裏還有三個如花美眷在等着我寵愛,就衝我這一點我也不能輕易死,

畢竟成爲人形泰迪纔是我的終究目標!”

本來還聽着比較悲壯的話從顧曉樂這個逗比嘴裏出來,一下子就變了味。

林嬌重重地在他頭上來了一記爆慄:

“呸,你想當泰迪,我還不想呢!

就算是狗,我這大美女類比的也應該是吉娃娃貴婦人那種高貴優雅的品種!”

寧蕾在旁邊笑着罵道:

“小嬌你個小傻娘們,他要當泰迪你還和他分上什麼品種啦?那豈不是承認自己也是隻小母狗了嗎?”

顧曉樂馬山把話頭接過來說道:

“沒關係,你們是什麼品種老子都不怕,泰迪從來不挑對方是什麼狗,別說你是吉娃娃貴婦人這種!

就算是藏獒,老子也照樣來者不拒!”

“呸呸呸……

我可是人!

不和你們這些小狗玩了!”

寧蕾和林嬌打打鬧鬧起來,

一旁的林蕊看着她們兩個有些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