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曹嵩只覺得相見恨晚,兩人竟是焚天祭地,結拜為八拜之交!

曹嵩讓曹操稱呼呂伯奢為「叔父」,呂伯奢稱呼曹操為賢侄,趁著呂伯奢回成皋縣探親,曹嵩父子還特地去他莊上遊玩!

而曹嵩為了感謝夏侯淵,便將夏侯淵帶在身邊,認為乾兒子。

又上下打點安排他進入太學學習,確保以後也能走上仕途,連帶着,還把貪污來的巨款均交給夏侯仆去打理!

之後為了確保萬無一失…

曹嵩請橋玄為曹操改名,將「曹瞞曹吉利」改為「曹操曹孟德」以此徹底洗刷殺人惡名!

半年後,曹嵩的大舅哥,丁家的丁貢再度登門。

說到底,他心裏不踏實啊,這譙縣的親朋好友算是告訴了,可洛陽的呢?

丁蕙與曹操訂婚的宴席,也要在洛陽辦上一桌,曹家再下了聘禮,這事兒才算是塵埃落定。

而這次…

曹嵩多了個心眼兒,提出要讓他這乾兒子夏侯淵娶了丁家的小女丁香!

丁家本不願意,可曹嵩保證,日後會幫這乾兒子夏侯淵從仕,不會委屈了丁家小女。

如此這般,這兩門婚事算是定了下來。

《禮記》中提到,男婚女嫁可不僅是兩個年輕人的事兒,要合「二姓之好」,婚姻大事,禮不可廢!

來年,六月二十六日,曹操和夏侯淵被仔細的搓洗乾淨。

又在熏籠內坐上一個時辰,將全身熏出香氣。坐上馬車帶着禮聘和隨從樂隊,吹吹打打前往丁家過訂婚禮。

曹家親朋盈門,前來送禮者絡繹不絕。

兩個少年就這樣從生死之交的表兄弟成為連襟,乃至追隨一生,從不背棄!

也正因為如此,曹操最信任的人,最放心把兵權交給的人,始終是好兄弟,好連襟夏侯淵!

如果按照正史的記載,曹操這輩子哭的最慘的是一次,不是典韋,不是鮑信,不是曹嵩,不是曹昂…而是——夏侯淵。

173年,熹平二年!

曹嵩約來夏侯仆商定到丁家拜訪一事,並商定好彩禮數量和具體婚期。

曹嵩儘管已經貪的盆滿缽滿…

可偏偏還得裝清貧——

——十斤黃金(黃銅)、錢五千、綢緞五匹、絹十匹、棉布十匹、帛十匹、細紗十匹,外加其他一些禮儀用品,用車裝好雙份彩禮,紮上大紅緞子,喜氣洋洋。

這是打算去丁家下聘。

這在大漢的聘禮中其實也就算是中等行情。

丁家收下禮金,折定婚期六月二十六!

這一日,在丁府曹操再度見到了兩位丁家千金大小姐。

丁蕙依舊如清風冷月般幽靜,丁香卻像四月的丁香芬芳馥郁,笑顏可人。

「唉…」曹操無奈的嘆出口氣。

心裏不住的嘀咕著,要是他娶的是丁香就好了。

可偏偏…朋友妻不客欺,偶爾騎騎…啊呸,曹操差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他深知夏侯淵替他頂罪,對他的恩情,下定決心,縱是騎遍天下人妻,也絕不騎妙才之妻!

可越是這麼想…

心裏面越是急癢難耐。

所謂——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將有恃無恐!

距離大婚還有一個月…

這是曹操過的最痛苦的一個月,十八歲,正直情竇初開的年紀,明明喜歡的女人就在自己身邊,卻不能碰…

還要眼睜睜的看着她嫁給自己的好兄弟。

心靈上的折磨,讓曹操對女人的態度發生了劇烈改變,原本那句「騎遍天下人妻」只是說說而已的,如今…這個念想越發劇烈!

他開始不斷的對丁香幻想,她的耳朵、她的鼻子、她的身體…

可偏偏理智一次又一次的佔領了心中的高地。

哪怕是負了天下人,他曹操決不能負妙才!

恰恰是這種心情,一次又一次的讓曹操的愛情觀發生了地裂天翻的變化。

世人都想做曹賊?

世人誰不羨慕丞相?

可…曹操心頭的苦衷又有幾人能了解呢?

丁香一輩子為夏侯淵生下了八個崽兒,每一次她生下崽兒,曹操的心情都是五味雜陳!

也恰恰是在她每一次生崽時,曹操總會納一個別人的媳婦,以此宣洩出心頭那可望而不不可得的思欲!

誰人能知,純情曹變成人妻曹,僅僅是經歷了一個夏天而已!

六月二十六!

曹氏與丁氏大婚,曹操迎娶丁蕙,夏侯淵迎娶丁香!

宦官頭子大長秋王甫與尚書令曹節均受邀,就連張讓、趙忠等十二名後起的宦官,也在邀請的行列。

甚至三公、九卿、七十二大夫中一大半也都來,就連當今宋皇后的娘家人也來了!

曹嵩這次是要大辦一場。

也是這一日,洛陽東街鞭炮雙起。

丁蕙和丁香的花轎在東街頭上分開,走在前面姐姐的花轎奔曹家,走在後面妹妹的花轎奔夏侯家。

曹家和夏侯家的酒席雙辦…

兩千石以上官員在曹家入座;

兩千石以下,如曹嵩的部下、關係戶、找他跑官的、拍馬屁的,都在夏侯家入座。

兩邊酒席一樣,喜宴風格相同,只是府第等級不同。

這中間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當今宋皇后的弟弟宋奇看上了曹嵩的侄女,也就是曹操的表妹,問過其尚未婚配后,當即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一來二去,曹家算是與宋皇后成為了親戚…當然,這都是后話!

不過,這也為後來宋皇后案,曹家被牽連,頃刻間從高處一下子摔落…埋下了伏筆!

當夜…紅燭盡滅,一番良宵!

眼前的女人不是心中的表妹丁香,而是冷若冰霜的表姐丁蕙,曹操難免一陣索然無味…

打了個哈欠,竟是倒頭就睡,留下丁蕙那渴望又失望的眼神!

原本,這樣也就罷了!

可偏偏第二天,清早…

曹操一覺醒來,竟發現自己躺在了外間…婢女的床上,而他身邊躺着的乃是丁蕙的貼身丫鬟,曹操只記得她姓劉!

看着自己一絲不掛的樣子,曹操登時明白了什麼…

比沒有圓房更可怕的事兒發生了,他起夜噓噓后,竟認錯了房間,上錯了床,將處男之身交給了自己正室夫人的婢女劉氏!

這…

其實,古代圓房時…

特別是大家族,夫人的婢女是要守在門前的,這是以防夫人身體不適,或者丈夫還有興緻時,替夫人那啥…

可…曹操還沒與夫人圓房,倒是先與這丫鬟睡在一起,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面對曹操,這位劉氏既不是驕人的玫瑰,也不是芳香的百合,倒像是一束盛開的水仙,清冷芳香,一下子擒獲了曹操那顆憐惜的心!

最特別的,是她的眼睛,曹操竟從中尋覓到了一絲「丁香」眼眸的味道。

當然,曹操還來不及欣賞…

丁蕙那怨恨的目光已經爆射而來!

放着正房夫人,跟丫鬟做了原配夫妻…曹操的腦袋彷彿要炸了,要是表姐鬧起來,少不得又要挨老爹一頓臭罵。

當然了,作為丁蕙也很委屈,本來就是表姐嫁表弟,沒有人問過她的感受!

在她看來,這本就是一樁無趣的婚姻,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現在倒好,一下子變成了心有隔閡的冤家!

直到第二晚,曹操才真正跟表姐圓房。

丁蕙是個極其要強的女人,雖然她沒在新婚之際跟曹操對抗…

卻用了個比之更可怕、更深遠的方式——終其一生都沒把心交給他曹操。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丁蕙始終不孕…不是夫妻那啥不和諧,而是心有隔閡!

恰恰,更可怕的事兒發生了!

三個月後,丁蕙的肚子沒有反應,反倒是婢女劉氏先懷孕了!

聽到這個消息,曹嵩炸了。

真的是——跟着好人學好人,跟着師婆學假神,曹嵩醉了,自己兒子這是跟着袁紹,也學會了正妻未孕,倒是丫鬟有子!

隔壁袁紹的長子袁譚就特喵的是「榜樣」啊!

曹嵩給曹操下達了最後通牒,必須讓丁蕙也儘快懷上孕!

可惜…丁蕙的肚子始終不見動靜,直到曹昂的誕生。

曹操害怕父親抱怨,想要用心耕幾回地,丁蕙慪氣不伺候,弄得曹操火急火燎的,只好又跑去婢女劉氏那兒消解激情。

於是乎…又有了長女曹沐!

曹嵩都服了,甚至逼得曹操待在府中,丁蕙不懷孕不能出門。

只可惜,曹操這次碰上了個大難題,這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次主動認輸,他知難而敗了,他偃旗息鼓了,想要讓丁蕙懷孕,那簡直太難了。

她的肚皮跟石頭一樣難以鼓起,例假又如同潮汐一般從不失約!

絕了…曹操都服了!

同時,對於丁蕙而言,她內心中的芥蒂也更深了!

直到五年後,婢女劉氏因為生二子曹鑠時難產而亡,她最後的要求是極力保住孩子,說要讓孩子代替她報答曹家、報答曹操、報答丁夫人…

直到這一刻,丁蕙所有的怨恨和不平都煙消雲散,她將自己心頭所有的愧疚與愛都轉嫁在了曹昂、曹沐、曹鑠的身上!

特別是曹鑠早夭后,曹昂與曹沐幾乎就是丁蕙所有的寄託…

也從這時起,丁蕙也想要一個自己生下的孩子,從而消除對曹操所有的怨恨,只可惜…一年,肚子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漸漸的,她以曹昂孤單為由,拒絕跟曹操同床。

至於曹嵩…似乎,對丁蕙的肚子徹底失望。

他又企望子嗣繁興,他唯獨只能小聲囑咐曹操,可以再多納幾房妾室,最好是與別人生過孩子,確保能生的,這樣,他才能多抱到幾個孫子,這也才有了後面的一系列人妻!

還是那句話…

世人都說曹操喜好怪異,娶了一大堆人妻,可…誰又知道,年輕時的曹操經歷了什麼?

他心中的恨與惆悵如何宣洩呢?

對丁蕙的期望與失望

對丁香渴望而不可得!

對劉氏的愧疚…

偏偏還要再加上,祖父對父親的囑託,希望曹家子嗣興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