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圍了過來,劍尊天看了一下說道:「這個洞起碼延伸了幾百米,卻還是沒破,這麼強悍的延展性材料我還是第一次見」

說完之後,眾人看向了冷玉,想看看他有什麼辦法,見狀冷玉嘆道:「好吧!我就獻一次丑,你們散開點」

眾人聞言連忙向後退了幾步,冷玉回頭看了一眼,皺眉道:「再退開點」

眾人聞言又退了幾步,直到冷玉方圓百米之內沒人了,冷玉這才罷休。

「呼!」

冷玉深呼了一口氣后,望著眼前的精鋼鐵門眼中金光一閃!

「大玉丸!」

嘭!

一顆巨大的拳頭橫推四方,比眼前的門還要大,一拳轟到門板上后,整個門連著門框邊沿的材質都一起爆飛了出去!

「咳咳!」

四周煙塵滾滾,一群人被落石灰燼迷得睜不開眼,等到煙霧散去,眾人這才有機會打量內門的場景。

這是一間巨大的地下長廊,盡頭還有一扇小門,四周豎著各式各樣的標本,裡面各種奇形怪狀的生物都有,在哪綠色的液體之中浸泡著。

一行人穿過廢墟,緩緩前進,被兩排的標本所震驚,從最初的細菌,到有脊椎動物,到人,到最後的非人,再到最後,冷玉他們見到了一具令世人驚駭的標本。

人的體型,穿山甲一般黑色鱗片皮膚,蛇一樣的頭髮,鷹一樣的眼睛,狼一般的耳朵,鼻子像鳥喙一般彎曲且堅硬,背後有一對黑色羽翼,四肢和人一樣有五指,但還有一對多出來肢體,一對酷似螳螂的彎刀收斂在腰的兩側,昭示著這具標本有多麼的詭異非凡。

在這具標本的下方,冷玉他們見到了一行小字。

「J-00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這是什麼東西啊?」

j-00號標本前,眾人被眼前的這具詭異的標本嚇得頭皮發麻。書X書X網S

「李淑珍,這是什麼你知道嗎?」

冷玉強壓下心頭的不適側過頭來看了一眼李淑珍,此是,這位女科學家被眼前的這具詭異的標本嚇的臉色蒼白。

「不,不知道」

李淑珍連連搖頭。

見狀,冷玉也不再難為她,而是盯著標本細細打量,這標本已經死去多時,但冷玉還是能夠感受到,這具標本體內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彷彿,這是高一個等級的物種」

冷玉心頭一顫,他也不知道他的腦海之中為何會突然浮現出這個念頭。

「走吧!別再看這玩意了,看得心裡滲得慌」

武破天催促了一句,冷玉聞言點了點頭,便帶著眾人向著走廊盡頭的那扇小門走去,不知道為什麼,冷玉越靠近這扇門,心中越的危機感就越強烈。

「大家小心戒備,門後面可能有危險!」

冷玉提醒了一句,聞言,眾人紛紛拿出了武器,謹慎的朝著小門靠了過去。

小門旁

劍尊天和武破天一左一右,冷玉站在門的前方,在冷玉身後,是天行,李三通,韓峰等人,李淑珍則是在最後面。

冷玉活動了一下五指關節后,對劍尊天禾武破天兩人一點頭,隨後便是猛地一腳朝著小門踹了過去!

「嘭!」

小門應聲倒飛出去,一群大喊了一聲:「殺!」便咕嚕咕嚕衝進了房間!

衝進房間后眾人一看,這房間里只有一個試驗台和幾個儀器,根本就沒有絲毫異狀。

見狀,一群人大眼等著小眼,齊齊望向了冷玉。

「虛驚一場!」

冷玉臉不紅心跳的從防禦姿態站直了腰,聞言眾人心裡鬆了一口氣,收了武器開始在四周查探。

「冷玉,想不到你也會和大家開玩笑嘛,我還以這屋子裡真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呢」

武破天過來拍了拍冷玉的肩膀,剛剛看了那詭異的標本后,一聽冷玉說有危險,他就緊張的不行,見狀,冷玉只好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事實上,此時冷玉心中正在疑惑,因為,他心頭的危機感並沒有散去!

「肯定有什麼東西!」

冷玉警惕的在房間內開始尋找。

過了一會兒后。

「快來看!我找到了一本日記!」

就在這時,李三通的聲音響起,將冷玉驚醒,連忙朝著李三通那邊跑了過去。

「日記?這華贏天禾還喜歡寫日記嗎?」冷玉感覺很詫異。

一群人圍了過來

冷玉從李三通手中接過日記本后,細細察看了一番,這是一本很普通、很常見的日記本,像是小學生寫日記用的本子,花花綠綠,貌似年代已經很久遠了。

「這是從那找出來的?」

冷玉疑惑的問道,華贏天禾什麼樣的人物,日記這樣重要的東西居然不隨身攜帶,讓冷心中升起了一團疑雲。

「喏,垃圾桶里找的」

李三通一指遠處的垃圾桶,聞言,冷玉更加詫異了,忍不住在眾人的見證之下,翻開了日記的第一頁。

「今天,妙音仙子不見了…」

日記的第一頁沒有日期,只有一句話,見狀,一群人面面相覷。

接著,冷玉翻開第二頁。

「我沒有找到妙音仙子…」

第三頁…

「他們說妙音仙子死了,我不相信….」

日記的前半部,像是出自一位兒童之手,基本上只有短短一句話,沒有日期,文字也是扭扭曲曲,彷彿不會寫字一般,文筆更是糟糕。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冷玉發現,華贏天禾的文筆越來越好,字寫的越來越漂亮。

「漫長的時間過去,一顆心中已經凝結出了執念,師傅曾言我三百歲便可成為大覺醒者,而如今,我成不了大覺醒者了…」

冷玉等人一篇篇翻過去,到了某時間段,華贏天禾記載的日記突然一變!

「或許,成為神,就能找到妙音仙子」

讀到這句話,冷玉的心中升起一股惡寒!

「神?想成為神?」

冷玉心中升起一股極為不好的預感。

日記繼續

「科學是一門極其偉大的學科,它帶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在這裡,我見到了人體的種種不凡…」



「奇特,奇妙,我打破了覺醒者的限制,在實驗體中融入其它生物基因后,竟然使得實驗體擁有了異形進化者的特性!這是一個偉大的發現!」



「不可思議!實驗體j-00號成功了!這證明我的思路是對的!我明天就給自己動手術!讓自己成為獨一無二的真雙重覺醒者!那個時候,我的實力一定能突破成為神吧!到時候,我就能去找妙音仙子了!」



「實驗成功了!我擁有了超越豪俠級的實力!太不可思議了!」



讀到這裡,冷玉心中一沉,雖然後面幾篇日記都是華贏天禾讚歎的話,但冷玉知道在將來的某一篇,一定滿是慌亂不知所措的文字!

因為,外面,那具j-00號成了標本!這意味著華贏天禾的實驗失敗了!

誠如冷玉所料,這一篇日記到來了!

….

迷霧之夢 「該死!該死!j-00號居然莫名奇妙死了!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滿篇繚亂的文字彰顯著這位曾經的天才,此刻是有多麼煩躁不安。

……

「實力固定了,我再也無法成為大覺醒者,更不可能成為神,雖然成了雙重覺醒者,但實力還是不如大覺醒者,我能感覺得到…」



幾篇過後,華贏天禾的情緒逐漸穩定。

「我找遍了所有資料,還是沒能找到原因…」

日記到這裡,時間線彷彿跳了一段時間。

「今天從地底挖到一個奇怪的人,這個人居然是早就應該死了的殺無戒,沒想到他居然被埋在進化大陸」

看到這裡,冷玉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明悟,看來,殺無戒是被華贏天禾救活了。

亦如冷玉所料,接下來的幾篇日記描述了華贏天禾是如何救活了殺無戒。

「今天,從殺無戒口中得知了師傅的消息,原來,師傅被關在大惡牢…」

看到這裡,冷玉眉頭一皺:「師傅?他是師傅是誰?殺無戒?難不成是….?」

冷玉心中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測。

沙沙

翻頁聲響起

新的一篇日記浮現在了冷玉的眼前,當文字倒映入冷玉的眼帘之時,只見冷玉瞳孔一縮!

「在調查大惡牢時,我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原來,那個大惡牢之門是元星的界碑!最令人吃驚的是,武煉峰居然還活著!就活在那個碑裡面!這是多麼神器和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人居然活在了碑裡面,我怎麼也不相信,我感覺我的世界觀崩塌了…」



「我雇傭了天下第一大盜從豪老頭身上盜取了鑰匙,從中取走了一份,複製了出來,想研究研究武煉峰,整個過程,豪老頭被我耍的團團轉,他到死也不會知道,他日藏夜藏的鑰匙早就被我盜取了,哈哈!」



「什麼!!!」

冷玉,劍尊天,武破天,天行,李三通,孫峰等人看到此處心中泛起了驚濤海浪!

「怎麼會!鑰匙他早就拿到手上了嗎!??這怎麼可能!!!」

天行感覺天都塌了,冷玉也是頭皮發麻!

「再往下翻!看看還有什麼線索!」

劍尊天急吼道,聞言,冷玉立即醒悟了過來,翻開了新的一篇日記….

……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之物!居然!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這等血液!居然!居然超脫了生命的範疇!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終於知道j-00號為什麼突然死亡了!因為他觸動了生命等級線!!!」



「神啊!震驚的發現!我居然!我居然根據武煉峰的精血,研究出了可以使人直接成為覺醒者的東西!神啊!太神奇了!!!我決定了,將其命名為j藥劑!」



「操!該死的菲特阿納爾!」

…….

日記戛然而至,誰都不知道接下來發什麼了什麼,冷玉一路翻過去,有的只是一片片空白頁。

直到



「今天發現了一個面癱男,總感覺他會破壞我的計劃」



看到這裡,冷玉將日記一合。

「冷玉,你幹什麼?快往下翻啊? 閃婚甜妻 看看還有什麼線索,菲特阿納爾是怎麼回事,他幹了什麼,讓華贏天禾這麼生氣的罵他?這面癱男又是怎麼回事?」

一群人亂鬨哄的,但冷玉就是不翻。

「接下來的事情涉及到了機密,請容許我一個人觀看!」

冷玉面無表情的說道,聞言眾人一愣,臉上浮現不悅之色,冷玉這話明說了,就是怕眾人之中出內奸,然後給華贏天禾通風報信,不然,他為啥不把機密給別人看?

新妻入局 「我倆也不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