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悶響后,是類似於機械運作的聲音。

陡然間,整個神殿一陣晃動。

再睜眼,殘破的神殿已經沒有了,出現的是個空蕩無一物的大廳。

路瑾找了一圈,確定樊桎沒有跟進來。

她走向不遠處與神殿內一模一樣的銀白色的王位。

這次王位的扶手兩邊沒有雕刻那種花,而是簡簡單單的卡著兩個漆黑如墨雞蛋大的珠子。

路瑾試著拿出來,沒想到沒費什麼力氣,輕易的就把兩顆珠子拿出來了。

拿到眼前仔細看,才發現,原來並不是黑色的。

而是紅色的。

暗紅色的,離得遠看不清確實很容易認成黑色的。

王座上還放著一把鑰匙。

同樣銀白色的,細小如棍子的壓縮版。

如果不是路瑾眼神好,都沒看見。

不過兩指長,上面雕刻了外面那個王座上同樣的花紋,枝丫纏繞,似花非花。

她手撫上那花紋,很開心的說,「這不是江南那個位面,「暗格」的標誌嗎?唔……我好像記得在有個位面的裙子上也見過類似的花紋。」

「還有星羅匕首。」路瑾一件一件數來,「我在末世那個位面買的,最後留給了千鈺。可是又在顧辰溪手上見過,謝子寒那個位面的拍賣會也有,最後還被謝子寒高價買走。哦,你可能不知道,我無意間也見過離笙拿出來過。」

「統子啊,你說……這巧不巧啊?」

系統抱緊自己,瑟瑟發抖。

早就料到事情會有敗露的一天,沒想到辣雞宿主平時看著不坑聲,一副被它騙過去的樣子,其實都在心裡急著。

欺負統,太壞了!

「怎麼不說話了?」

系統:我敢說嗎?

說得多錯的多,誰知道你現在知道了多少?

還不如閉嘴不說。

系統已經做好了無論路瑾說什麼,它都裝死比吭聲。

沒想到路瑾一句話,驚得它差點把心都跳出來。

「他們是一個人吧。」沒有想象般的怒火,她聲音平淡,臉色更冷淡。

「為什麼要這麼做?」

雖然她平時都表現對這個系統很不滿,動不動就懟它,但其實心裡還是挺相信它的。

就像一個孤獨行走了無邊歲月的人,突然有一天和一個莫不相干的東西綁在了一起。

生命中突然闖進來一個話癆,還是沒有辦法甩掉,只能認命的狀態。

不管是多冷清無心的人,時間長了,總會生出點感情的。

氣氛一時之間變得沉重。

它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說的謊太多,有點無從說起的感覺……

所幸路瑾也並不是非要它給個答案。

她問出口,就說明,她心裡確定了自己所說的。 「想和我一起修鍊啊?好啊。」李瀟眯著眼,笑嘻嘻的說道,隨即回到了茅草屋內。

這一刻,李瀟沒有隱藏,直接召喚出龍脈之力,隨後便盤坐而下,開始修鍊。

楚項則是震驚,他從沒想到,這裡的龍脈之力,竟然是被李瀟召喚出來的。

他本以為李瀟有什麼天材異寶,或者是什麼靈器。

「這龍脈之力可是好東西啊,在這裡修鍊一天頂外面十天!」楚項激動,也沒含糊,在李瀟身邊坐下后,便開始修鍊。

半柱香后,李瀟突然睜開了眼睛,盯著正在修鍊的楚項,嘴角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只見此刻的楚項,身上神曦閃爍,靈力更是在其體表化作了九個漩渦,正在瘋狂的吞噬著靈脈之力和天地靈氣。

並且,其眉心之處,有一枚神秘的符文,就像是一根九節棍一樣,呈現著深邃的黑色。

「怪不得在如此貧瘠的第七峰,修鍊速度都能這麼快,還那麼耐揍……」李瀟輕語,至此才算明白,原來楚項的體質,非同一般,乃九竅聖體!

這種體制,十分罕見,曾經在一個時代出現過,並且當上了人皇。

那個時代,很久遠,李瀟也只是聽說過,沒想到如今親眼見到了這種體質。

「九竅聖體,堪稱所有體質中,防禦力第一,更有著恐怖的吞噬之力,可吞萬物為己用。」李瀟搜索了一下腦海中的記憶,也是釋然為何之前感覺楚項有古怪。

不過,擁有九竅聖體的人,很難有所成就,甚至歷史上出現過的九竅聖體,有十分之九的人,都夭折了。

只因,有傳言,九竅聖體因為能吞噬萬物化己用,而遭到了蒼天的詛咒。

擁有九竅聖體的人,一生多災多難,氣運極差,很難成長起來。

「你的氣運也算是夠差的,我沒來七絕峰之前,天天被其他宮的弟子揍……」李瀟戲謔道,不過對楚項倒是很有興趣。

不過,李瀟沒打擾楚項,而是閉上了眼睛,繼續修鍊。

就這樣,兩人在一起默默的修鍊,日子也在一天天的過去。

第七峰上,平靜無比。

但第七峰外,卻是熱鬧朝天,甚至整個七絕峰都炸鍋了。

只因,李瀟進入七絕峰后,七絕峰完全是大變樣了!

曾經擁有諸多弟子,煉器師,煉丹師的凌霄宮和紫雲宮,在短短几天時間內,竟然是損失了一半的人!

尤其是煉丹師和煉器師,足足損失了十分之九!

最讓人鬱悶的是,武曲宮副宮主傳話出來,要在幾天後,重新整理一下三宮的排名。

「別以為多了幾個煉器師,煉丹師,武曲宮就能崛起,休想!」

「我凌霄宮坐在七絕峰老大的位子多年,武曲宮想要坐上這個位子,差遠了!」

……

凌霄宮和紫雲宮的副宮主震怒,但心裡也是發怵。

因為兩宮內,有幾個十分出色的真傳弟子,竟然跑到了武曲宮門下。

最讓人無語的是,這幾個跑出去的真傳弟子,進入武曲宮后,竟然只能當普通弟子。

但就算如此,這幾個真傳弟子,也是笑容滿面,一點都不介意。

只因,如今的武曲宮,修鍊資源太豐富了,尤其是丹藥,要多少有多少。

哪怕是當個普通弟子,也比在凌霄宮,紫雲宮當真傳弟子要強。

獨家寵妻:冷漠夜少很會撩 那待遇,簡直沒得比!

「其請徐老出關!」

就在這一天,凌霄宮副宮主忍不住了,讓人去了後山,準備將七絕峰唯一一個三星靈丹師請出來。

只要他肯出山,煉製出靈丹,絕對能挽回不少弟子。

與此同時,紫雲宮副宮主也下令了,讓去請七絕峰唯一一個三星靈器師,準備煉製大量靈器,分發下去,挽留各大出色的真傳弟子。

但是,結果到底是如何,誰也沒有想到。

只因,這一天,李瀟出關了。

與其說出關,倒不如說李瀟連續修鍊了幾天,感覺無聊,這是準備出來透透氣。

其旁邊,楚項一臉崇拜的看著李瀟。

在楚項眼中,現在的李瀟,簡直就是神!

「大哥,你身上還有沒有其他好東西了?比如說絕世武技,功法,實在不行,再傳我一點秘術也可以,我這人很隨便的,只要是你給的,我都要。」楚項舔著臉說道。

「九竅聖體都這麼不要臉嗎?」李瀟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差點沒一巴掌甩過去。

只因,李瀟就在今天,將絕世功法萬化神決和絕世武技花間游傳授給了楚項。

李瀟的想法很簡單,既然遇到了九竅聖體,就該好好培養,將來成長起來后,也可幫人族大忙。

可誰能想到,楚項得到萬化神決和花間游后,就開始纏著李瀟,死皮不要臉的非要再求點秘術。

「只要我給你的,你都要?」李瀟問道。

「那是當然!」楚項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心裡琢磨著,這個大哥認對了,太不凡了,隨便一出手,就是絕世級別的東西。

啪!

然而,楚項這才剛點頭,李瀟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楚項的腦門上。

那清脆的聲音之下,楚項當即懵逼了。

「給你一巴掌,你好好收下吧。」李瀟戲謔道。

「老大……不帶你這樣的。」楚項一臉委屈,捂著自己的額頭,那裡有一個碩大的包,更是帶著淤青。

李瀟這下手,真是一點都不含糊啊。

「拜見師兄!」

「師兄好!」

……

突然間,第六峰,第五峰上,十幾個少年飛到了第七峰上。

這些少年,散發出來的氣勢都很強,境界最低的也是靈紙八重,甚至有一個已經是靈紋一重境了!

結果,這些人,看到李瀟后,一臉恭敬加崇拜,那一口一個師兄,喊的別提有多親熱了。

「額……什麼情況?」李瀟凌亂,這才閉關了幾天,怎麼突然多出了這麼多師弟了。

「師兄,莫要疑惑,如今第七峰,第六峰,第五峰都歸武曲宮了,我們是剛加入武曲宮的,叫你一聲師兄,應該的。」那靈紋一重的少年解釋道:「我叫徐如林,本是凌霄宮真傳弟子,後仰慕師兄大名,特脫離了凌霄宮,加入了武曲宮。」

(本章完) 不管辣雞統為什麼這麼做,但願她沒信錯人——它不會害她。

就這麼輕飄飄的被放過,系統卡機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不敢相信!

難以置信!

這還是它的辣雞宿主嗎?

……

路瑾用壓縮版的棍子打開了一個半人高的柱台,上面有兩個卡槽,剛好可以放置那兩個暗紅色的珠子。

她剛把兩顆珠子放好,那個柱台就迸發出強烈的暗紅色光芒,把路瑾籠罩其中。

「砰!砰!砰!」

一聲聲水流擊打石頭的聲音,一個穿著紅裙,外面披著黑紗的女子背對著站在瀑布下。

飛流的瀑布水從她頭頂飛下,連她的衣角都沒有大獅搜索。

她緩緩轉過身來,面帶著繪著那種詭異花的面具,只能看到她白嫩光滑的下巴。

此刻路瑾就像一個幽魂,她靜靜的觀看著眼前的一切,像個局外旁觀人。

她看到這個女人走到了「誅邪神殿」,坐到了王位上,一雙幽深如枯井般的眼睛,掃過底下眾人。

她的嘴巴一張一合,路瑾聽不見她在說什麼。

那個女人往後沒有吭聲,一隻手支著頭,毫無波瀾的眸子漫不經心的掃過底下那一群面上帶著恐慌的人。

路瑾讀他們的唇語,不想一陣眩暈,再睜眼,她所在的地方又變了。

剛才「誅邪神殿」里見到的那些人,這會兒正在神殿外,手中的神力正源源不斷的打向虛空。

那個帶著面具的女人身邊跟著一頭通體雪白,有半人高的神獸。

驟然間,降下漫天驚雷,那神獸朝天長吼一聲,半人高的身軀迅速變大。

頭頂「鹿角」,滿身雪白絨毛變成鎧甲般的黑色。

它四肢長出鋒利的爪子,手臂長的獠牙帶著森森寒意。

路瑾都能感覺到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

但是……

路瑾抬頭望天。

這就是天道誅殺神之地眾神的經過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