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況下體育課都是在外面的操場舉行,但是今天中午下了點雨,導致外面不再適合上體育課,所以老師們都選擇在教室里講解一些關於體育課上的問題。

孫宇走在校園的道路上,一邊聆聽同學們議論自己的聲音,一邊享受校園裡那清新空氣的美感,慢慢的,孫宇閉上了雙眼。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他竟然還在行走,而且就像是睜開眼睛走路一樣,有碰到什麼東西就讓開,沒有就繼續前行,幸好他走的這裡已經沒有人啦!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孫宇是進入頓悟,他在這新鮮的環境下靜心聆聽,排除心中的雜念,不知不覺就進入了頓悟,連他自己都可能不知道是咱們進入的。

就在孫宇心無雜念的頓悟的時候,他的腦海卻是另一番場景,只見一個美到不知道找什麼詞語來形容的少女在天劫之下不斷的出手,那天劫恐怖的讓人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

方圓幾萬里內全是天雷,一眼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這天劫到底覆蓋了多少的大6。

少女在天劫之下努力的對抗了很久很久,久到忘記了時間的限制,忘記了空間在變化,最後還是沒有能夠躲過天劫的懲罰,香消隕落在了天劫之下,最後只剩下一縷殘魂撕裂了空間屏障而逃走。

孫宇滿頭大汗的行走在路上,臉色一片蒼白,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生了一場大病一樣,非常的恐怖。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緩緩的睜開眼睛,而就在眼睛睜開的剎那,他整個人瞬間暈倒,再也沒有力氣支撐他站著。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說來也奇怪,就在他暈倒的瞬間,一個身穿古代服裝的白衣女子突然出現,沒錯就是突然出現,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非常的詭異。

白衣女子也是臉色蒼白,走路都好像是沒有力氣一樣,不過她咬牙堅持著來到孫宇的身邊,一隻手按在孫宇的額頭,另一隻手按在他的胸口,一股暖流順著她的手掌沒入孫宇的身體。

過了一會兒,白衣女子的表情開始露出痛苦的表情,「咳咳!」這時候孫宇才慢慢醒來,然而就在孫宇醒來的瞬間,白衣女子卻憑空消失,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現場又是那麼的安靜。

孫宇睜開眼睛,他感受著自己全身軟弱無力的身體,眉頭直接皺成了川字型,瞬間就爆啦!

總裁的神祕戀 「啊!」孫宇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大吼了一聲,然後又昏迷了過去,不是孫宇的承受能力不強,只是他現自己全身的靈力只剩下全勝時期的一成,而自己什麼也沒有悟到。

就好像是老天跟他開了一個可怕至極的玩笑,讓他什麼也沒有悟到,反而還失去了自己九成的靈力,這如何能夠讓他不怒。

最讓他恐懼的是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自己竟然一點預感都沒有,就好像是突然遇見一樣,讓人捉摸不透。就連事情生以後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孫宇慢慢站起來走到衛生間洗了一下臉,現自己的臉色很蒼白,更加覺得不可思議。

根據他對修真界的了解都沒有那麼恐怖的天劫,那那個白衣女子會是哪個世界的人物,實力竟然那麼恐怖,要知道修真界的天劫跟那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兒科,而修真界的天劫他都沒有撐過去而隕落,要是在那個世界降下的天劫,自己可以說連逃脫的可能性都沒有。(未完待續。) ?高三二班教室門口,當孫宇趕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節體育課啦!由於今天天氣不好,外面大白天灰濛濛的像是要下雨的樣子,所以這節體育改成了室內課。『天籟.⒉

「這是誰呢?怎麼這麼沒有禮貌,上課遲到了不說,還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進教室,你家人是怎麼教育你的?」就在孫宇剛剛踏進教室,講台上的體育老師瞬間開始了各種語言攻擊。

孫宇這麼大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還是他教了快三年的學生,他又怎麼會認不出來呢!

然而孫宇卻想是沒有聽見老師的話一樣,依舊是大搖大擺的走進教室里自己的位置坐下,其實他現在並不是怕老師,而是他這一路上一直在想剛才的事情,這件事情沒有搞清楚,他可以說是寢食難安。

本來他進入頓悟狀態還以為是機緣所致,可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頓悟時候出現那種恐怖的場景,讓他瞬間失去九成的力量,根據他這個半仙靈魂的認知竟然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實在是太過的詭異。

然而他並不會認為這是一個巧合,絕對是有人在操控,這種詭異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啦!他記得上次就有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在他的腦海中響起,當時也是什麼都沒有看見。

這次就更加恐怖,竟然直接弄走了他九成的靈力,要是這個事情不搞清楚,他真的是睡不著覺。

這次是失去九成的靈力,那下次呢?會不會失去所有的靈力,他不敢想象當那天來臨時會是怎樣的場景,孫宇坐在座位上也不理會旁人,眼神恍惚的看了一眼戴在手上的戒指。

「終於現啦!小傢伙還挺聰明的,不過你不用驚慌,等你有空的時候我們來談談吧!」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又在孫宇的靈魂中響起。

就在這聲音傳進孫宇腦海的時候,孫宇這才打起精神,認真聽完了小女孩的話,「總算是冒出來啦!早就覺得你有問題,沒想到真的是你。」

終於有了一點眉目,孫宇也知道才現現在是上課時間,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現班上的同學都一臉奇怪的看著自己,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呢!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孫宇,你是要跟我裝糊塗嗎?別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其實你什麼都不是。」體育老師氣憤的對著孫宇大吼道。他都那樣說了孫宇竟然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對他不理不睬,這讓他的臉面在這麼多學生面前如何能掛得住。

孫宇看了看同學們的表情,想來應該是自己剛才太沉迷了,導致老師說了什麼自己也沒有聽見,不過他的記憶里有關於體育老師的信息。

由於他的體育成績一直不好,再加上他以前是個生性懦弱的人,所以體育老師一直不喜歡他,覺得有這樣的學生自己都丟臉,經常找茬整他。

「剛才老師說了什麼,我確實是沒有注意聽,關於這點我做的不對,我在這裡跟老師道歉,不過老師經常這樣找茬,是不是太過份了點?」

孫宇站起來先是真誠的道歉,讓同學們也是驚訝了一下,然後接著對老師質問了起來,讓體育老師也是一時有點懵,畢竟以前孫宇可都沒有這樣反對過,所以他沒有做好孫宇反對的心裡準備。

不過老師也是經歷過各種各樣的學生,雖然沒有心裡準備,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我過份?你天天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花樣,還說我過份,你馬上給我出去,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學生。」老師更加的氣憤,一個學生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樣說他,他如何不怒。

「那我要是不出去呢?」孫宇冷笑一聲。開玩笑,他這次重生本生就是想報復曾經欺負過他的人,更不要說這個體育老師早就是被他列入黑名單啦!就算是老師又怎麼樣!

「好,好一個孫宇,」體育老師被氣暈了頭,他一邊說話一邊接近孫宇,當來到孫宇的面前的時候,突然伸出右手就要去抓孫宇胸口的衣服。

孫宇早就注意到他的舉動,見他竟然動起了手,於是更加快的一把抓住了老師伸過來的手,孫宇雖然剛剛失去了九成的靈力,但是他可是一個後天一重的修士。

而一個體育老師雖然是比普通人厲害點,但是那也是跟普通人相比,跟真正的修士相差可不是一點,所以老師的手在孫宇的手上一點都動不了,就算是他現在想要撤回都要看孫宇願不願意。

於是尷尬的一面出現啦!孫宇一手抓住老師的右手,怎麼也不肯放手,他就是想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自己不再是那個任人欺負的孫宇。

老師見孫宇的力氣竟然這麼大,手又撤不回來,於是另一隻手一拳打向了孫宇的頭部,他就是想要孫宇放開自己的右手。

孫宇又怎麼可能讓他如願呢!可是老師的拳頭正好是從背後打過去的,他另一隻手不順手抵擋,孫宇只好偏過頭邁開了老師的一拳,迅站起身來後天一重的力量一下子打了過去,雖然只剩下一層的力量,但也不是一個普通的體育老師可以承受的。

這一拳直接打在老師的肩膀上,「咔嚓」一聲輕微骨頭斷裂的聲音迅傳進各位同學的耳朵,同學們都傻眼啦!但是見過孫宇打架的班上的同學都知道他的厲害,無人敢去拉架。

「啊!孫宇,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體育老師一手按住肩膀,放出一句狠話后趕緊跑出了教室。

「孫宇,你太厲害啦!你是我們的榜樣啊!」

「對啊!你是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們唄!」

「……」

當老師剛剛出門,同學們都對孫宇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各種各樣的誇獎瞬間而來,不過孫宇對此只是一笑置之。

不過有個人列外,那就是英語課代表,她來到孫宇的旁邊皺眉道:「你還記得你答應王老師的事情嗎?你這樣做如何幫助老師?」

「孫宇是誰?出來跟我走一趟,校長找你。」就在這時候一個中年男子來到門口喊道。

學校教導處

「你叫孫宇是吧!說說怎麼回事吧!為什麼打傷老師?」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張辦公桌前一臉平靜的對著孫宇問道。

中年男子乃是教導處主任,姓李名建強,他之前也是聽說過孫宇的一些事迹,畢竟太出名啦!早上他打敗田磊的事情在學生里是傳的很火,但是在老師的圈子裡卻沒有那麼火啦!許多老師都還不知道,但是這教導處主任李建強卻是知道。

「回主任,老師他以前就一直嫌我體育成績不好,所以經常找我的茬,那時候我沒有辦法,打不過他,所以只能忍啦!」

「但是今天他又故意找茬,還是他先動手,我實在是受不了才動手的,而且他第一次動手我都沒有計較,第二次的時候我才出手的,主任你說這樣的老師還能教出好學生嗎?」孫宇連續說出了事情的經過和自己的想法。

「那他為什麼動手?我想「一個巴掌拍不響」這個道理你應該懂的吧!」主任顯然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這個你要去問老師才知道,畢竟班上的同學都看著呢!我也不好說什麼!」孫宇開始打馬虎眼,對他不利的事情一概不說。

「好吧!這個事情就先不說,那你知道打傷老師要負什麼責任嗎?」教導主任繼續問道。

「我只知道別人動手打我的時候我要正當防衛的還手,至於後面的事情後面再說。」孫宇還是一臉的平靜。並沒有因為主任的責問而驚慌,畢竟他曾經也是個半仙。

「好,好一個正當防衛,你這不叫正當防衛,這叫方位過當你知道嗎?防衛過當也是咬負法律責任的。」主任被孫宇也是給氣樂啦!

要是他還不知道孫宇打架的事情,那還真的會被他給矇混過去,但是現在既然知道啦!那就不一樣了,學生打傷老師這種事情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很少出現的。

「好吧!就算我防位過當,但是他以前那麼欺負我的時候你們在幹嘛?現在我只是給他點教訓,讓他以後不要隨便欺負學生罷了,」孫宇心裡一聲冷笑道。「這樣就想嚇唬我,你們也太小看我啦!」

「孫宇,你很狂,竟然說要教訓老師,希望你去校長那裡還能這麼狂,走吧!」主任見孫宇竟然這麼狂妄,於是開始打退堂鼓,準備把他交給校長來處理。

「不管去哪兒我都是一樣,」孫宇沒有理會主任李建強。

李主任又是奇怪的回頭看了一眼孫宇,什麼也沒說,走在孫宇的前面,雖然他什麼也不說,但是他的心裡卻是百般猜測,

「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前幾天還是那個樣子,怎麼今天突然變的這麼厲害,根本就不像是以前的那個孫宇,如果拋開外表,其他找不到任何相似的地方。」

「最主要的是他還變的這麼能打,竟然打敗田磊,那傢伙可不是一般人啊!這小子到底是什麼怪物?」李主任一邊想一邊走,很快就來到了校長室門口。

李主任正準備敲門,門突然開了,一個中年男子從裡面走了出來,裡面還傳來另外一個男子的聲音,「金老師慢走!」

「好的,校長有空過來我武術系坐坐。」被稱呼為金老師的男子回頭應道。

金老師,武術系神秘教練,他只有在重要事情的時候出現,一般很難加到他,武術系也是他來之後才開啟的,他就是武術系的老祖宗-金武成。房間裡面的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中校長-陳順安。

「金老師,好久不見啊!」李主任見出來的是金老師,他本能的看了一眼孫宇,然後打招呼。「這兩個人誰更厲害呢?應該是金老師吧!」李主任心想。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聽說打敗田磊都用了好半天,肯定不是金老師的對手,」李主任竟然拿孫宇跟金老師在心裡比。

「金老師好」孫宇雖然不認識金老師是誰,但是校長和主任都叫金老師,他也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

「嗯!好!」金老師隨便的應了一句。

金老師走了兩步又回頭來對著孫宇道:「孫宇,有空多來武術系坐坐。」說完也不等孫宇說什麼就走啦!

孫宇莫名其妙的看著金老師離開的背影,然後又向了李主任,哪那樣子誰看都是會明白這是在詢問。

「剛才那個金老師名叫金武成,是我們學校武術系的神秘教練,武術系就是有了他之後才開辦的,他的實力也沒有人清楚,所以你以後盡量不要跟他有衝突。」

「金老師那個人有時候很好說話,但有時候很難說話,所以你要注意點,別哪天栽在他手裡。」李主任認真的提醒道。

「嗯,我知道啦!謝謝李主任的提醒。」孫宇很認真的聽了關於武術系神秘教練的事情。因為這個是他目前現最厲害的一個武者。

「看他對力量的掌握已經非常的熟練,應該是達到了後天一重巔峰,一隻腳已經踏進了後天二重的高度,在這個靈力如此稀薄的世界里能夠自主修鍊到這個程度,那一定很了不起。」

「要是他從小生活在修真界,至少是一個天才弟子。可惜的是現的晚了,都已經過了最佳築基的年齡,不然倒是可以培養一下。」孫宇根據剛才自己看見的一些細節猜測這位神秘教練的實力。

「好了,別看了,已經走遠啦!我們進去吧!」李主任見孫宇一直看著金老師離開的方向看,於是催促道。

「嗯,是走遠了,」孫宇隨便回應了一句,心想:「終於現了一個有趣的人。」



李主任在孫宇進了校長室以後得到校長眼神的暗示,於是出門去了,走之前還不忘記關門,這是做人基本的素質。

「孫宇,你這次的事情鬧的不小啊!這才剛剛生一會兒,就有許多老師來投訴了,都說要嚴懲啊!」校長語氣溫和的道,光從他的語氣里聽不出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態度。。。?。

不過孫宇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在狡猾的狐狸堆里成長到半仙的,一般的城府可瞞不過他。

「那校長準備怎麼處理這事呢?」孫宇沒有被校長的話唬住反問道。(未完待續。) ?「那校長準備在處理這事呢?」當孫宇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校長一雙深邃的眼神直接掃描到孫宇的臉上,看的孫宇都有點不自在。天籟

不過孫宇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很快就鎮定了心神繼續道:「其實校長不必為難,事情調查清楚,然後公平處理就好,我沒有其他意見。」

「好,就等你這句話,你先回去上課吧!有事再找你。」校長稀里糊塗的說了一句,讓孫宇也是有點摸不著頭緒。

但是他不怕,所謂藝高人膽大,說的就事孫宇這樣的人。被這一出事情一鬧,孫宇也沒有心情上課,因為他的實力下降太多,心情特別差,教室也沒有回就直接回寢室。

這時候大家都正在上課,孫宇一個人來到宿舍里把門反鎖,他做了一個深呼吸,這才雙眼看向了手上的戒指,「我知道你就在裡面,出來吧!」

隨著孫宇話音剛落,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出現在了孫宇的面前,一眼看去,小女孩是虛幻的,沒有肉身,只是一縷靈魂所化。

雖然看起來是個小女孩,但是孫宇可沒有一點小覷之心,不說別的,就憑她能夠屏蔽自己的探視這一點就很恐怖,要知道孫宇的靈魂可是半仙,而能夠讓一個半仙的靈魂無法窺探,這說明對方只會更加的恐怖。

「孫宇哥哥,你好!」小女孩甜蜜的叫聲讓孫宇一陣失神,不過他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額…!你先別急著套近乎,還是先說說你是誰吧?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有什麼目的?」孫宇尷尬過後認真的問道。

畢竟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一個不知不覺就弄走自己九成靈力的恐怖存在,如果不搞清楚會寢食難安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小女孩好像在回憶著什麼,可是怎麼也回憶不起來,臉上露出痛苦恐懼的表情,好像是在害怕什麼。

「啊!…!」小女孩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讓自己承受不了,瞬間大叫了起來,而隨著聲音的消散,小女孩那虛幻的靈魂體也跟著消失。

孫宇看著小女孩這一連串的變化,心裡基本已經確定了再恐怖的天劫之下隕落的女孩就是她,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頓悟時候出現的場景。

也只有在那種情況下才能成功吸走自己的靈力,而小女孩應該是在天劫之下重傷而失去了記憶,不過一些烙印在靈魂深處的記憶卻怎麼也忘不掉,她應該是看到了記憶當中那恐怖場景,所以才陷入了痛苦的回憶當中。

孫宇一臉吃驚的看著手上的戒指,「看來你傷的不輕啊!竟然連凝聚出來的靈魂體都無法維持太久。」

就在孫宇認真猜想的時候,小女孩有出現了,「孫宇哥哥,不好意思,剛才一時激動沒有能夠穩固住,不過很多事情我是真的想不起來啦!」

「既然你想不起來那就算了,但是你為什麼吸走我的靈力?」孫宇憤怒的看著小女孩,他要看看她作何解釋。

「我…因為我需要靈力來支撐才不會消散,在你進入頓悟的時候吸收靈力的度是最快的,所以我才出手吸走了你的靈力。」

「本來我是準備吸走你身體外圍的靈力,可是因為沒有掌握好,才吸走了你身體裡面的靈力,好在我及時停下,這才保住了你的性命。」對不起,孫宇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吸走你體內的靈力。

小女孩一臉認真的跟孫宇道歉,孫宇也不知道這麼說好,於是扯開了話題道:「你真的不記得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我確實是不記得啦!不過在我的腦海里有一個字,不知道是我的名字?還是別的什麼意思,反正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小女孩道。

「什麼字?」孫宇問。

「霜」小女孩回答。

「霜?這應該是你的名字吧!那我以後就叫你小霜!」孫宇見小女孩很認真的樣子,心裡也好受了一點,畢竟是個小孩子,雖然不是真實的,但這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然誰會弄出一個小女孩做自己的代言人。

「小霜,很好聽,我喜歡。」小女孩第一次露出了一個天真的笑容,不過配合那虛幻的靈魂體,看的孫宇更加的心酸。

「看在你認真的份上,第一次我就不計較啦!不過沒有下次,不然我不會這麼好說話的。」孫宇雖然同情她的遭遇,但是有些事情必須得說清楚,解決後患。

「孫宇哥哥放心,不會有下次啦!」小霜見孫宇不再計較,高興的保證道。

「嗯,小霜乖!小霜以後有什麼事情要跟哥哥說,哥哥會幫你的。」見事情搞定,孫宇開始拉攏小女孩啦!以後這可是一位級大能,現在先搞好關係,以後說不定會有幫助。

「好的,謝謝孫宇哥哥!」小女孩也是非常的高興。

「你先說說你需要什麼吧!我以後如果有機會碰見了盡量給你弄來。」孫宇問道。

「其實我現在需要的就是靈力支撐,只有這樣我才能維持更久的時間而不會損耗本體的力量,本體現在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需要的東西很難找,以後如果遇見了我會提醒你的,先謝謝孫宇哥哥啦!」小霜一下子說出了重點,讓孫宇也是無奈。

小霜需要的正是地球缺少的,這讓他如何幫忙,「看來現在只能先維持這一縷靈魂體啦!其他的以後再說。」

「好了,那就先這樣的吧!你先回你的「老家」吧!我也要恢復一下了,接下來可能有變故,我要做好準備,隨時迎接新的變故,只有實力才是王道,在哪兒都是這樣。」孫宇指著手上的戒指對小霜道。

「呼!」在問題搞清楚以後,孫宇感覺自己全身要輕鬆多啦!之前一直沒有搞明白,搞得他心裡壓力重重。他打開宿舍門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鮮空氣,「總算是解決啦!」

「還是先去看看我的寶貝(儲靈藤)吧!還是它最好,愛死它啦!」孫宇想到這裡,飛奔似的往水庫的方向跑去。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恢復實力最重要。

水庫上面的樹林里,孫宇來到早晨隱藏儲靈藤的地方,這裡幾乎沒有人會來,所以他走的時候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一點變化也沒有。

「這個時候有你在就是好啊!雖然數量少了點。」孫宇看著手裡僅剩下不多的幾條儲靈藤,心裡感慨道。

如果要是在修真界的話,估計他都有點看不上這點儲靈藤,畢竟他以前可是一個半仙,儲靈藤雖然少見,但是對於半仙來說用處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