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秩序靈鏈從周遭飛出,千萬道神秘莫測的符文亮光閃閃,匯聚在一起,凝結成了一座密封的龐大結界。

雲開和楚靈二人被扣在其中,這就宛如瓮中之鱉,給了兩個人一種極為不妙的無處可躲的不舒服感。

這個結界是半球形狀,廣場中的半徑約莫一千米,還是極為廣闊的,至少夠他們兩個在裡面隨便折騰了。

鏗鏗鏗!!!

遠處,一座石門緩緩抬起,一陣震撼心魄的隆隆聲響起。

隨之而來的,是猛獸低吼和稍有慍怒的咆哮低音,入耳驚魂。

當石門完全打開,雲開和楚靈看見了兩個巨大的鐵籠子里,困住了兩隻雪白的巨狼,。

它們正瞪著紅如寶石的眼睛,兇狠且仇恨地凝視著場中的二人。

這兩隻狼都是一階中級的銀背蒼狼。

體長超七米,身高過三米,一身雪白的狼毛,如緞子一般,反射著金屬的光澤。

那一根根毛髮,宛如一根根細長的銀針,格外耀目。

尖銳的獠牙比人的手指還要長,鋒利無比,寒光四冒。

口中一滴滴涎液拉成絲垂落在地上,飢餓的鼻息重重的喘著,爪子不安分的在地上撓著。

它們隨時準備衝上去,將雲開和楚靈一口啃死,然後飽餐一頓。

突然,鐵籠的巨門砰的一聲開啟!

兩隻銀背蒼狼連片刻猶豫都沒有,暴出高亢的狼嚎,抓地有痕,身體如疾飛的箭矢,直衝二人掠去。

雲開和楚靈對視一眼,雲開道:「我對付左邊的那隻,右邊的那個畜生,就交給你了。」

「要是遇到危險,第一時間叫停,終止屬於你的考核,切不可逞強。」

話還沒說完,銀背蒼狼已然衝上前來,張著血盆大口,朝雲開撲殺而去。

雲開不屑冷笑一聲,他可是殺過三階妖獸的猛人,這區區的一階的凶獸,就是長相再兇悍,威勢再恐怖,也是小丑一枚。

連讓他皺一下眉頭的資格都沒有!

雲開對付這種存在,連恆宇劍都不屑用之。

雲開縱身一躍,讓銀背蒼狼沖了一個空,他躍起的身體猛地下墜,直接壓坐在了狼背上。

這一坐可了不得,至少十噸的重量。

那隻兇猛異常的銀背蒼狼的身體,倏地頓住,軀體有一個明顯下趴的趨勢。

背部的骨頭傳來咔咔聲,四隻狼爪半屈著。

雲開眼神漠然,不朽人族的純肉身之力,一拳可有十萬斤。

剛才那一坐,根本就是沒有力。否則,這隻狼的背脊直接就被壓斷了。

雲開將目光移向了楚靈的方向,完全無視了胯下的銀背蒼狼。

對於雲開來說,一拳就能打死它,這毫不誇張。

雲開微微用力下壓,這隻狼頓時嗚咽哀嚎,四隻狼爪在哆嗦打顫。

它的身體馱著一個幾乎可以壓死它的重物,這讓它無法動彈,只能顫抖和恐懼,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楚靈瞥了一眼雲開的方向,有些愕然。

她沒有料到雲開的戰力,居然會彪悍到這個地步,一上來就解決戰鬥,這實在是恐怖。

她明白,雲開這是在等她,只要她這邊結束了戰鬥,雲開那邊,隨時可以。

如此一來,到了第二關,兩人的壓力就小許多了。

楚靈將目光擺正,盯著前方呼嘯而來的銀背蒼狼,素手一展,強大的寒冰源氣在這裡爆發開來。

空氣中的溫度急速下降,寒雪飄飄,白霜凝結,一把把冰藍長劍在空氣中凝結而成。

楚靈一聲輕吒,十把冰劍以最兇猛的姿態,狠狠刺向銀背蒼狼。

銀背蒼狼那堅固的毛皮,在強悍鋒銳的冰劍之下,被直接洞穿。

十把劍全部穿進了它的肉體中,將它體內的鮮血,盡數冰封!

僅是一剎那,這隻銀背蒼狼就慘死而亡。

楚靈大袖一揮,銀背蒼狼徒然爆炸,漫天的血粉飄揚。

唯美而血腥,壯觀且驚悚。

雲開微微一笑,一拳落下,強大的拳威直接將銀背蒼狼的背脊骨打斷,讓它一聲慘嚎。

雲開一個起跳,從銀背蒼狼的背部跳下,來至它的面前。

掃了一眼它恐懼欲絕的表情,眸中沒有一絲憐憫,弱肉強食,本就如此。

要不是雲開二人實力強大,現在已經是它們的口中食了。

雲開一腳踢在它的臉上,只聽見一聲巨響,銀背蒼狼的頭顱直接炸開,鮮血橫濺。

狼屍體如一枚炮彈,狠狠倒飛了出去,猛然撞在了場中的結界上。

結界有輕許的波動,陣陣漣漪激蕩。

而銀背蒼狼的無頭屍體,在強大的擠壓力下,就像一個西紅柿被猛地摜在地上,爛成一團肉泥,粘附在結界上。

不少碎肉在結界上挨個墜落,鮮紅的狼血順著結界爬淌,結成了一道宛如蛛網般的血紋,格外滲人。

雲開和楚靈還未來得及喘一口氣,石門再次打開,一股熾熱的氣息,朝場中的二人,撲面而來。

這應該就是他們的第二道考題,群戰四十五隻一階初級的地火蜥蜴!

這一關的難度相比於第一關,要明顯難得多。

雲開和楚靈的面色,終於有稍許的鄭重了。

而遠處高台上的伶柔,玉手撫著精緻的下巴,將好奇的目光移向了場內,喃喃自語道:

「雲開啊雲開,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給我帶來多少驚喜,我可真是拭目以待了呢。」

…… 「葉雲的情況查清楚了嗎?他出現在藍月亮酒吧因為什麼原因?」

「王總,查清楚了,可以確信的是他和文文小姐昨晚的遭遇沒有任何關係。」

「至於他去藍月亮,這個動機查不到,可能真的只是單純的喝酒。」

助手老實回復。

她想不清楚,為什麼王美玲會對一個人渣這麼感興趣。

對,人渣。

一個吃喝嫖賭無所不通的人,在助手看來,就是社會的底層。

這樣的人,應該不可能和王美玲產生任何的交集。

當然,縱使心裏有太多不解。

助手依然沒有問出口。

一個優秀的助手,自然知道什麼該知道,什麼不該知道。

……

另一邊,金陵城東仙上人間。

前世葉雲只是在網上看過警方搗毀仙上人間的報道,關於細節一概不知。

對外宣稱,仙上人間是一家度假山莊。

不過像這樣迫害人的場所。

葉雲絕對要摧毀!

否則時間拖的越久,會有無數人因此家破人亡!

「光頭哥告訴我這金陵的天,還得是咱的。」

剛進大門,葉雲就笑着對門衛道。

葉雲不清楚這是不是唯一的接頭暗號,但很明顯,光頭是有這個許可權介紹新客人過來的。

「小李,帶個人去園中湖那邊。」

一聽葉雲是光頭介紹的,門衛立刻換了一副面孔,笑眯眯道。

身為仙上人間在門口的負責人,他自然清楚光頭在老闆身邊的地位。

一些老闆不方面出手的難題,都是光頭暗中解決。

可以說是老闆的左膀右臂。

而且一般光頭介紹過來的,基本就差在腦門上寫上凱子兩個字了。

很快,一個觀光車開了過來,葉雲上車之後,司機直接開到園中湖。

一路上葉雲發現四周到處都是攝像頭。

到園中湖后,立刻就有一個小弟上來問道。

「兄弟,密碼是什麼?」

「船上風景好。」葉雲嫻熟的說出風馬牛不想乾的答案。

下一秒,小弟看了葉雲一眼,拿出對講機不知道說了什麼。

約莫過了五分鐘,一輛小艇從漆黑的湖面使出。

「老闆,請上船。」

船上又出現兩個小弟,在二人的帶領下,葉雲最終上了一輛豪華遊艇。

遊艇一共有五層,葉雲進入的是大堂第一層。

邁入其中。

恍若進入賭神中的電影世界一樣。

老虎機,百家樂,德州撲克……

各種賭場設施一應俱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