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雷霆和冰槍交匯在一起,朝著羅征當頭打來。

各種神通將道蘊演化到了極致,只是這些神通還未接近羅征,就被轉化為一條條紅蓮!

沒有與華天命建立連接的情況下,聯手攻擊的確是一條出路,紅眼女童能夠吸納轉化的能量也有限,不過區區九名亞聖聯手,遠遠不可能超過紅眼女童的極限。

「嘩啦啦……」

所有攻向羅征的神通都被毫不留情的轉化,最終匯聚出成百上千條紅蓮,隨著羅征伸手輕輕一推,所有的紅蓮都順著峽谷奔涌而去,阻攔在紅蓮前方的亞聖們在眨眼功夫已化為了灰燼。

平原上的其他人看到羅征回歸,一個個都保持著沉默。

他們之中不少人也曾想動手,現在自然是暗中慶幸沒有招惹羅征。

回到平原上后,羅征的目光最後又落在了含天笑身上。

含天笑被羅征一盯之下,身體也是猛然一顫。

他本來就是含家的人,而且與羅征之間也有恩怨,現在羅征擊殺他可沒有什麼困難。

誰知道羅征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含天笑剛剛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羅征的聲音已傳來,「我只是看在含碧蘿的份上饒過你,你若是看得清楚形勢,離開了聖人山後應該帶著碧蘿離開含家。」

含天笑本來沒有想那麼多,聽羅征說出這話后仔細一想,很快就明白了。

當含青帝沒有利用價值之時,迎接他們含家的就是滅頂之災。

羅征不再說話,只是默默地注視著眼前的平原,心中還在思考著華天命轉世的問題。

對於華天命這樣的次級生靈而言,神域中的記憶之火是不完整的。

大衍之宇中的記憶,通過記憶之後就無法查探,他能夠看到的是華天命進入神域的記憶。

如果讓華天命轉世重生,這份記憶必定會缺失……

父親終究是大衍之主,以他對大衍之宇的掌控程度,不知道能否弄到這份記憶?

至少現在的羅征還無法對體內世界中的生靈做到這一點,羅征可以輕鬆知曉體內世界中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發生的事情,可無法將他們的記憶提取出來。

不過他的體內世界終究不像寰宇那麼完善,希望父親能夠做到這一點,給華天命一個完整的記憶。

就在他思索的過程中,陳皇弈劍上前一步,盯著遠處說道:「這平原發生變化了。」

羅征眺望之下,就看到整個平原的表層揚起一絲絲銀色的光芒,一股浩瀚自這些銀光中散發出來,而在平原的更深處忽然有數條銀色匹練衝天而起,彷彿一道道銀色的噴泉。

「聖泉出現了!」

「這一次竟然會有五座聖泉!」

「怎麼可能這麼多!」

那些亞聖們,大圓滿真神們心中還在盤算著封聖的機會。

這羅征和陳皇弈劍決計不是他們招惹的存在,如果僅僅出現一兩座聖泉,他們必定是沒有機會了,因為根本就不可能爭過羅征。

可萬萬沒想到這次聖人山中竟會有五座聖泉!

每一座聖泉代表著一個封聖的機會,而羅征與陳皇弈劍只有兩人罷了,他們還能去爭取剩下的聖泉,那就是三個聖人之位。

「我們去吧!」

羅征身形輕輕一躍,已朝著其中一座聖泉飛馳而去,陳皇弈劍點點頭,他選擇了另外一座稍遠的聖泉。

至於其他人非常有覺悟的避開了兩人選擇的聖泉,他們這些人自然是全力爭搶其他三座聖泉。 每一次聖人山降臨,對於亞聖和大圓滿真神們都是一場大劫。

為了爭奪一次聖泉,所有人都會使出渾身解數!

能夠修成大圓滿者莫不是天之驕子一般的存在,只需要再進一步就能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這樣的吸引力對於他們而言是致命的。

羅征飛馳之下,這座聖泉距離自己也越來越近。

「嘩啦啦……」

泉眼中噴出的水呈亮銀色,猶如水銀一般,不過水銀極為粘稠,而這銀色的泉水流動的十分歡快。

這些銀色的泉水順著地面流淌,因為泉眼中央地勢較低的緣故,很快就化為了一攤銀色的水潭。

羅徵信步走來,就當他距離這聖泉還有百丈之遙時,水潭的表面忽然波動起來。

「咕嚕嚕……」

銀色水潭開始冒泡。

少頃,這水潭中竟鑽出了一個銀色的腦袋,隨後是脖子,身體,腿。

那是一個完整的「人」,只是整個人依舊是由這泉水所化!

當這人離開水潭之際,就已邁開了腳步,徑自朝著羅征沖了過來。

「這就是聖泉的考驗么?」羅征臉色平靜。

想要佔據聖泉,不僅要面臨其他人的爭搶,聖泉本身也會發動攻擊。

眼看這銀色的人直奔而來,羅征不閃不必,手指輕輕一彈,一條紅蓮在他指尖綻放開來,旋即朝著這銀色的人席捲而去。

如果這「銀人」也是能量所化,應該也能被紅蓮輕鬆轉化。

「噠……」

那一條紅蓮纏在銀人身上,這銀人沒有太多反應,只是伸出銀光閃閃的手徑自將紅蓮扯斷。

「無法轉化?」

羅征的眼睛微微一眯,看樣子構成這銀人的力量,應該來自於聖人山本體。

聖人山坐落在這裡無數年,無論是聖人還是彼岸境強者都無法進入是有道理的,要麼聖人山中蘊藏著無法打破的至寶,要麼聖人山本身就是一件極為厲害的至寶。

羅征正在思索之下,這銀人一躍而起,迎面一記沖拳直奔自己而來。

「呼……」

這一拳的速度超出了羅征的預期,拳頭周圍的空間更是隱隱有碎裂的跡象。

看到這銀光閃閃的拳頭,羅征不閃不必,同樣也是迎面一拳!

體內的九星閃爍之下,他也抽取了體內大部分力量。

「砰!」

這般轟擊之下,羅征眼中閃爍出一抹異色,隨即整個人就向後倒飛而去。

純粹力量的比拼中,他居然落了下風!

不過羅征在受到衝擊之下,他的拳頭上也泛出一層金光。

這金光中泛出一陣玄奧道之真意,這種道之真意的來歷就連九五二七也不知其故,羅征雖然被砸飛,可這金光卷在銀人身上,如同一把高速劈斬的利劍,頓時將這銀人切割成了數片!

「嘩啦!」

這銀人被切碎后,頓時化為了一片銀色的流水,匯聚在水潭之中。

羅征在空中穩住了身形,捏了捏有些酸軟的拳頭。

當然再度靠近時,水潭中又有兩個銀人爬了出來,這一次兩尊銀人魁梧了許多,身體表面還鑲嵌著一層盔甲。

他們和上一尊銀人一樣,不由分說直奔羅征而來……

另外一邊,陳皇弈劍也是滿臉小心翼翼。

即使沒有人競爭的情況下,想要得到這座聖泉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和羅征一樣,當他靠近這座聖泉的同時,聖泉下方的水潭中也爬出了一尊銀人,不過這尊銀人手中則執著一柄銀色長劍。

這銀人不像羅征遭遇的那把力大無窮,但它擁有的劍術極為了得。

「嗡!」

只見這尊銀人將銀色長劍輕輕一挑,一道道銀色的劍芒化為一張細密的網,朝著陳皇弈劍當頭籠罩而來。

「斬情神道?」

陳皇弈劍的眼睛微微一眯,雙目已黯淡下來,隨著長劍凌空虛斬之下,同樣也是一張劍網覆蓋過去。

兩片劍網交匯之下,相互之間互相切割。

原本排列有序的劍網頓時互相被切斷,化為一條條凌亂的劍絲。

陳皇弈劍見狀,臉色微微一變,這些凌亂的劍絲沒有規律,更加難以閃避。

他一個翻身之下,試圖從劍絲之間的縫隙中閃避過去,但還是有一條劍絲劃破了他的身體,在他的腹部留下了一條細長的傷口。

但揮劍的那尊銀人更慘,直接被數道劍絲切中,半個腦袋滾到了銀色水潭中,整個人也漸漸地消融了。

不過陳皇弈劍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水潭中又出現了兩尊執劍的銀人……

另外三座聖泉周圍,情況就慘烈的多!

每個人在靠近聖泉時,面對的銀人都是恆定的。

如果有十位亞聖靠近一座聖泉,相對應的就有十名銀人從聖泉中鑽出來。

僅僅如此的話尚且還好,可聖泉周圍的亞聖與大圓滿們為了爭奪聖泉還會相互攻伐!

「轟!」

「鐵鬼!你今日助我一臂之力!若我孟拓能封聖,他日必定忘不了你鐵家的恩情!」一名中年男子渾身散發著寒氣,在他的面前豎立著一座巨大的冰牆,而在冰牆的另外一側正有無數冰錐飛射而來,這些冰錐正是那些銀人釋放出來。

不遠處一位彪形大漢冷笑一聲,「不如你孟拓助我封聖,讓我來照顧你鐵家如何?」

入聖意味著不朽,意味著率領家族位列豪門,這是神域中大部分強者追求的終極目標,又有誰肯輕易放棄?

「不用爭了,你們兩人一起死去就可以了,這座聖泉屬於我秦鱗!」秦鱗是秦家的亞聖。

豪門的亞聖比尋常亞聖厲害,說話自然也霸氣許多。

這鐵鬼和孟拓兩人臉色一變,居然迅速統一了意見,放棄靠近聖泉轉而朝著秦家亞聖殺去。

三座聖泉的周圍,這樣的廝殺不斷反覆上演。

有人受到幾面夾擊之下,直接隕落了,也有人身體負傷不得不暫且退在一旁,經過療傷之後再度沖入混亂的戰團。

就在聖人山爭奪聖泉之際,一艘飛舟已極快的速度衝出了巨大的混沌雲團。

沒有混沌雲團的遮擋,慰閑等人的視野頓時開闊了許多。

「終於從那一團亂麻中出來了,」慰閑感嘆道。

「前面有東西,」鹿嘉彙報到。

慰閑的目光順勢凝望,就看到遙遠處有一個寶石狀的東西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偌大的神域在這些軒轅衛眼中,不過比砂子大了那麼一點,但以灰褐色為背景的混沌里還是十分耀眼。

「精緻而漂亮的一個世界,」鹿嘉盯著神域感嘆道。

慰閑淡淡的哼了一聲,「以蚩尤的畢生心血打造的一個世界,自然不會尋常。」

「以凌霄飛舟的速度,估計還要五天左右才能靠近,」另外一人目測出了大概的距離。

混沌中的距離尺度大的驚人。

雖說以他們的目力能看到神域,但橫跨這段距離也要一段時間。

「大家做好準備吧,五天之後我們還將有一場惡戰,」慰閑淡淡的說道,「凌霄飛舟中的神晶還有多少?」

鹿嘉立即彙報道:「還有三百顆,這些神晶足夠我們返程。」

「將這些神晶用掉,展開屠誅月華,」慰閑吩咐道。

聽到這話,這些軒轅衛面面相覷,鹿嘉連忙說道:「將神晶耗光,我們豈不是無法回去了?而且那些彼岸境用不上屠誅月華吧?」

慰閑微微搖頭,「有備無患,我預感這一次並不是那麼簡單,照我說的做,若我們能佔據神域可以依靠神域回去。」

其實不依靠凌霄飛舟,他們一樣也能返回母世界,但那將消耗漫長的時間。

……

……

聖人山中……

羅征再一次沖向銀色水潭。

這一次從水潭中浮現的人數已達十人。

這十尊銀人的力量都極為龐大,但終究無法給羅征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自羅征體內反彈而去的金光,再度將這些銀人撕的粉碎。

經過數次博弈后,羅征也發覺了,這聖泉中出現的銀人與進攻之人的手段一致。

例如陳皇弈劍使劍,那些銀人也是用劍,而且運用的神道與陳皇弈劍一樣。

羅征從頭到尾都是用一雙拳頭對抗,這些銀人也不過以蠻力應對。

其他的亞聖以及大圓滿真神也知道這一點,但他們面對這些銀人時,依舊毫不猶豫的用上了自己最強的絕學。

原因很簡單,他們沒有羅征如此強橫的肉身。

純粹以拳力較量的話,同時面對數尊銀人,這些亞聖和大圓滿的身體恐怕會被砸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