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同時釋放精神力量,天地之間當即掀起了一場可怕的精神風暴,而蕭寒二人則處於風暴的中央,那股可怕的精神風暴,欲將二人靈魂撕裂。

而且,在這一刻,蕭寒二人感覺到,有七股不同的精神力量正在瘋狂地衝擊著他們。

喜、憂、思、悲、恐、驚。

七種力量,彷彿匯聚成了一張無形刀網,刀網撲來,欲絞殺他的精神意志。

這是精神力量攻擊手段的可怕,攻擊內心,擊潰意志,於無形之中將人摧毀。

感受到這突如其來的精神攻擊,蕭寒先是一怔,隨即不覺感到好笑,用精神力量攻擊也罷了,偏偏還要以這種情緒進行攻擊。

「你們這樣,可是在玩火自焚。」

蕭寒一笑,隨即心念一動,只見一團赤紅烈焰陡然從其體內席捲而出,寒冰與火焰氣息頓時瀰漫天地,自然是業火神冰。

噗噗……

還不待那七股精神攻擊衝擊蕭寒二人,一團團赤紅烈焰便從那七人體內竄出,最後蔓延至全身,將他們完全包裹其中。

七人的情緒精神力量有多強,這業火便燃燒得有多強烈,面對業火,無欲則剛,而一旦妄動情慾,自取滅亡。

突然被烈焰焚身,七人也是大驚,這火焰燃得毫無預兆,太過詭異,而且根本難以撲滅,越動火焰越烈,若是再這麼任其燃燒,他們感覺可能會化為灰燼。

「心不妄動,則身不傷,七位,承讓了。」

說完,蕭寒和君臨塵腳步踏出,橫穿虛空,直接走進了莊園之中…… 巫占河當年被眾多武者追殺,一路奔逃之下,潛藏在雲夢沼澤之中潛修,在雲夢澤里獲得不少大機緣,甚至還有兩隻堪比虛劫境的凶獸跟隨著他。巫占河對其他的武者沒有絲毫信任,相比之下,他甚至覺得畜生比人更加可信任。

龔老猶豫了一下,其實身為神國武者,龔老和那聖女與皇子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以他們的眼界肯定是不大瞧得上中域諸多武者的。不過龔老卻不像神國皇子那麼白痴,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不妥協,擺明了就要吃虧。

「好,我以武道之心起誓!」龔老咬牙說道。

這場交易達成,巫占河嘿嘿一笑,伸手向神國聖女身上遙遙一指,一道白色的光芒就射向了聖女。

那光芒順著神國聖女的衣裳不斷地攀升,最終一直蔓延在神國聖女的頭頂,那朵閃耀著黑色閃電的烏雲頃刻之間就被凈化掉了。

神國聖女這才鬆了一口氣,同時目光依舊像一隻母豹子一般,死死的盯著羅征。

面對神國聖女要吃人的目光,羅征只當是沒有看見,坐在圓盤之上,繼續看下一個人投骰子。

就在這時候,玄陰館的一位白髮長老扔出了一個「三點」,當那黑色的圓盤出現之後,眾人心中也是一陣默哀,白髮長老雖然是虛劫境武者,但是這白髮長老無法承擔這個懲罰……

白髮長老也是神色猶豫,但最終還是咬咬牙踩在了黑色圓盤之上,不過這黑色的圓盤似乎還有些不同,上面有一條白色的細線。

就在白髮長老剛剛踩上去的時候,眾人的耳邊又想起一段話,「你可以抹殺在場任何一個人。」

聽到這句話,眾人勃然色變!

仙人的手段之強大,眾人已經算是領教過了,如果按照規則去抹殺被人,憑藉仙人的手段不可能有人能夠抵擋!

白髮長老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之餘,臉上流露出興奮之色,「哈哈哈,沒想到竟然是讓我抹殺一人!抹殺誰好呢?」

崔邪,巫占河,一幫生死境的強者此刻最為緊張。

所為破生死境,意味著自身的生死,都被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掌控了,現在他們其中一人的生死卻被白髮長老所掌控,緊張程度可想而知。

羅征和寧雨蝶倒是並不怎麼緊張,他們與那白髮長老也沒什麼仇恨,應該不會無端端的找上自己。

不過羅征好奇的是,為何玄陰老人的臉色也是一片慘白?自己宗門的長老抽到了「抹殺」,玄陰老人為何會害怕?

難道……

羅征正猜測間,只見那白髮長老忽然轉身,厲聲冷笑道:「我要抹殺玄陰老人!」

「鄭青,你!」玄陰老人神色勃然大變,身上一道道青色的護體真元驟然運轉起來,將他嚴嚴實實的保護在其中。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灰色的光芒直接從那個骰子中打出來,瞬間沒入玄陰老人的體內,那灰色光芒似乎根本無法抵擋,緊接著眾人就看到玄陰老人的雙目睜的滾圓,原本消瘦的他,整個肚子也變得圓鼓鼓的……

緊接著更加駭人的一幕出現了,玄陰老人的腦袋就活生生的消失不見,接下來又是他的軀幹,四肢,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一點點將玄陰老人抹消掉!

不一會兒,這位九百多歲,還差幾十年就成為千古巨頭的老人,就這樣一點點的被抹消掉了。

鄭青看到這一幕,臉上老淚縱橫,「終於將你這個老怪物給弄死了,哈哈哈!」

「鄭長老,沒想到你真的做到了!」玄陰館其他的長老臉上也是露出喜色,紛紛恭喜鄭青。

其他宗門的人也只能忍不住搖搖頭,這玄陰老人平日里在玄陰館到底做了什麼惡事,竟然讓一眾長老如此懷恨在心?

玄陰館在四品宗門之中,算是最為神秘的宗門了,為何那群票長老如此憎恨玄陰老人,這就不得而知了,他們宗門內部的仇恨與外人自然沒有太大的關係。

只是面對可能出現的「抹殺」,眾人生死境強者心中都有一陣危機感,那「抹殺」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

不一會兒,光束在輪轉之下,又指向了羅征。

羅征微微一笑,隨手揮出,就是一道拳影打在骰子上,那骰子翻滾了兩圈之後,變成了「六點」。

「看樣子運氣好起來了,」羅征淡淡一笑。

六個圓盤出現之後,最後一個圓盤上閃爍著黃色的光芒!

「再投一次!」

「六點!」

「再投一次!」

「六點!」

……

眾人看到羅征連續前進,一個個頓時無語了,而崔邪的一張臉更是陰沉下來,這小子的氣運這麼強勢?

就像青龍所說,這氣運幾乎預示著羅征這一生走過的道路。

當初他在羅家身前囚籠,但是一旦離開羅家之後,幾乎就是一飛衝天,從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迅速的崛起,成為小雨峰第一,成為青雲宗第一,現在雲殿的弟子之中,更是難以有人望羅征的項背!

這就是氣勢如虹,這就是大世之爭者的命運!

隨著羅征連續投擲幾次骰子,他就追上了寧雨蝶,並且還超出了寧雨蝶好幾步,此刻羅征最後一個圓盤上閃爍著綠色的光芒,在這綠色的光芒之中還有兩隻眼睛的形狀。

綠色,應該不是懲罰,此前寧雨蝶猜中了綠色可是獲得了一份大獎,五百年壽命……

羅征微微一笑,隨後踩在了那綠色的圓盤之上。

「清目靈瞳……」

等到那個聲音響起之後,在羅征的上空驟然出現了一顆大樹的虛影!

在這顆大樹之上,就有一滴滴翠綠色的樹汁不斷地滴落下來,樹汁一滴滴的滾落之後竟然徑自朝著羅征的雙目之中席捲而來。

中域的武者看得稀里糊塗。

「那樹汁洗刷眼睛?這是什麼東西?」

「鬼知道,不會吧眼睛洗壞吧?」

「估計還是不如寧雨蝶得到的那五百年壽元好……」

中域的一群武者看得稀里糊塗,不代表神國那幫人看不懂。

那龔老看到那顆樹的虛影,滿臉震驚的說道:「這是神木神國的那顆傳說中的神樹!天吶!怎麼能用這神樹的樹汁洗眼睛!太浪費了,太浪費了!」

那位神國聖女與神國皇子兩人,也是怔怔的看著這一幕,神國皇子回頭問道:「龔老,你確定這是那顆神樹?」

龔老點頭說道:「對!這顆神樹五百年一現世,每一次現世只是從樹枝上滴下一滴神樹汁液,神木神國積攢了上萬年,這萬年以來也不斷地被消耗掉,整個神國也只有十來滴!」

聽到龔老的話,眾多中域的武者也算是無語了。

那個什麼神木神國,也僅僅只有十來滴這神樹的樹汁?可是羅征剛剛洗眼睛,也耗費了幾十滴的神樹樹汁了吧?

翠綠色的樹汁在羅征的雙眼之中不斷地流動,讓羅征雙目之中傳來一抹冰冷的感覺,非常的舒適愜意。

羅征能夠感覺到,這樹汁一點點的轉動之下,似乎有某些特殊的能量浸入他的雙眼,而餘下的樹汁就一點點的從他雙目中鑽出來,一滴滴的滴落在深淵之中。

看到這一幕,龔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小子真是浪費……

神木神國將這些樹汁收集起來,都是用來製造丹藥,或者直接吞服,哪裡肯浪費一絲一毫?可是他洗了眼睛之後,竟然任由這些樹汁流淌,掉落……

倘若不是因為羅征與他處於敵對的位置,他真想對羅征大喊一聲暴殄天物了。

等到那些樹汁全部流淌出去后,羅征緊閉的雙眼才緩緩睜開,此時此刻他雙瞳之中卻有一道淡淡的綠意。

(今天第二更,一直到晚上12點,能更多少是多少) 羅征並不清楚這清目靈瞳到底有什麼用,只是從頭到尾,他的雙眼都非常舒適。

等到他睜開雙眼,也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這獎勵,就是用來洗洗眼睛?」羅征流露出奇怪之色。

「嘿嘿,這獎勵算是不錯了,能讓你看破大多數幻覺,讓你雙目輕靈,非常有用!至少比那五百年壽元的獎勵好上不少,」青龍淡淡的說道。

比五百年壽元還好?羅征頓時一愣。

五百年壽元,對於虛劫境和生死境的武者來說,的確算是不錯的獎勵。

不過在更厲害的強者,以及青龍眼中,五百年還是太短太短了,幾乎是彈指一揮間,自然不如這清目靈瞳的作用大。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瞳孔中的那道綠意終於漸漸的消失,隱藏在了他瞳孔的最深處。

通過剛剛羅征這一輪搖動骰子,他已經是領先全場所有的人,暫列第一位,六十六步。

而寧雨蝶則因為被釋放了一次厄運的緣故,此刻排列在第二位,六十三步。

至於第三位就是那位神國聖女了,她身上的厄運也被巫占河所驅散,下一輪她應該會前進不少。

那位神國皇子看到羅征一人遙遙領先,臉上的殺意也是越來越濃烈,那張俊秀的臉上一雙眼睛如同老鷹一般,直勾勾的望著羅征。

便是在這時候,那道黃色的光束又照在了他身上。

神國皇子冷哼一聲,同樣也是一拳揮出,打在骰子之上,讓那枚骰子翻了一拳,轉出了個「一點」。

看到骰子僅僅只有一點,神國皇子的火氣更大了,不過當那個圓盤出現之後,神國皇子的眉心頓時發出一陣劇烈的跳動!

「紅色!」

神國皇子趕緊一腳踩在了圓盤之上。

巫占河此前站在紅色的圓盤之上,才獲得自由挑戰,神國皇子等到就是這個,沒想到還真的出現了!

「自由挑戰……」

「哈哈哈哈,」神國皇子盯著羅徵發出一道道狂笑之聲,十分得意。

那位神國聖女則淡淡的說道:「好了,不要笑了,殺了他就是了。」

「遵命,我的師妹,」神國皇子冷笑之後,伸手朝著羅征遙遙一指,「我要挑戰這隻……螞蟻。」

看到這一幕,小介的嘴巴又撅起來了,其實小介也很想得到自由挑戰的機會,在武道大會之上,小介就失去了挑戰羅征的機會,最終決戰還是小介獲得了勝利,升龍台便是被小介得到了,可是小介覺得那根本不算什麼獎勵……

不能飛升上界的升龍台,有什麼用?還不如拿升龍台換一次挑戰羅征的機會。

在這命運之輪中,小介的運氣算是不錯,他一路順風順水,沒有遭遇獎勵,也沒有遭遇懲罰,而起每次都投擲出六點,現在已經走出了快三十步了。

「我也想抽自由挑戰啊……」小介鬱悶的說道。

然而小介卻不清楚,即使他的體質特殊,而且還擁有神級天賦,但是在這仙墓之中恐怕不是羅征一回合之敵。

最初小介在武道大會上的時候,小介才是照神至極的修為,不過這幾個月時間,小介已經成長為神丹境初期的武者,不過在天渺仙墓之中,小介的修為受到壓制了整整一個大境界。

而羅征就不一樣了,因為他身上那塊仙府令牌的緣故,他的修為沒有受到絲毫的壓制,而且以羅征現在照神境七重的修為,原本可以挑戰神丹境後期的武者,加上修為被壓制后,在這天渺仙墓之中,小介能夠在羅征手上撐過去一回合都算他厲害了。

聽到神國皇子挑戰自己,羅征的目光之中一絲綠芒輕輕閃爍,除了隱隱的自信神色外,沒有太多的表情。

至於其他的武者,對羅征就沒有如此樂觀了。

「虛劫境的強者,想要解決照神境,這就跟捏死螞蟻差不多吧?」

「未必,羅征照神境四重的時候就能夠對抗神丹境,現在他可是照神境七重了……」

「那又如何?我算他一萬個妖孽,能打敗神丹境後期的武者,可是他能夠是虛劫境武者的對手?」

「死就死吧,反正我們看好戲……」

在這深淵的半空之中,出現了一塊巨大的圓台,羅征和那位神國皇子的身影都出現在了圓台之上。

「早就看你不爽了,不過你運氣倒是不錯,竟然遙遙領先第一位,」神國皇子冷笑道:「不過到此為止了,你會死在這裡。」

「為什麼?」羅征臉上流露出狐疑之色。

「因為我會殺了你,哈哈!」神國皇子說完,臉上的暴力之色更加濃郁,他身為虛劫境的強者,怎麼可能將照神境的羅征放在眼中?

羅征翻了翻白眼,其實有時候逗逗這種白痴挺有趣了,隨後羅征在須彌戒指上輕輕一拍,將他那把聖階下品的長劍拔了出來。

「聖器?哈哈,有意思!沒想到聖階寶劍在你們中域那麼不值錢,連一個照神境的小子也能擁有!」隨後神國皇子也拔出一把蛇形劍,這把蛇形劍彎彎曲曲,中間有一條金色的紋路,也是一把下品聖器寶劍。

其實神國皇子原本想要讓中域這幫土鱉開開眼界,讓他們瞧瞧什麼是聖器。

結果一個照神境的小子,當著他的面拔出了一把聖器,神國皇子心中的驚訝程度可見一斑!

中域眾人當然不認同神國皇子的話,聖器又不是大白菜!整個中域就沒幾個人擁有,只是這小子比較特殊罷了……

「不過就算擁有聖器又如何?給你這種實力的傢伙使用,簡直就是暴殄天物!給我,死!」神國皇子的身影驟然一晃,蛇形劍就朝著羅征扭動而來。

「靈蛇洞天!」

神國皇子一劍刺出,宛若一道道的毒蛇,口中發出嘶嘶聲,朝著羅征籠罩而來。

「咻!」

當羅征剛剛利用「掛劍」防禦之際,那把劍宛若一條小蛇一向,忽然轉變方向,正好躲開羅征手中的鐵劍,一劍正中羅征的胸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