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萌寶來到了爹地房間門口。

「哥哥,我們誰敲門呀?」

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若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兩個哥哥,奶聲奶氣問。

霍胤是肯定不會動手的,他不會哄人。

至於墨寶……

「妹妹,還是你敲吧,你記得要帶點哭音,喊著要媽咪,然後爹地聽到了,肯定就會來開門的。」

小傢伙十分聰明,居然連這個都想到了。

的確,相比兩個兒子,在霍司爵的心裏,女兒會讓他更心軟,因為男人本來就這樣,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也許裝的就是這件小棉襖。

小若若便聽話的舉起小手拍這扇門了:「爹地,你快出來啊,若若今天穿了媽咪買的新裙子,你快出來看看。」

「……」[]顧念汐坐在圖書館的角落,直到眼睛感到酸脹才合上書,她疲倦的兩手撐著額頭,沮喪的嘆氣。

這一下午她根本沒沉下心看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滿腦子想的都是蘇予衡。

時隔半個月,他終於出現了。

清晨,顧念汐推開窗,蘇予衡的身影出現在對面的書店,他坐在書店的窗口,淡定從容的喝着咖啡。

當她看見他的那一刻,瞬間熱淚盈眶,她的委屈和思念化成淚水宣洩而出。

……

《顧念不忘你》第七十二章陽光男孩夜色幽幽,涼風習習。

明亮的篝火在風中燃笑,火舌舔舐著油脂,發出輕微的滋滋聲,生白的靈肉慢慢變得金黃,一顆顆油脂冒出,異香撲鼻。

雲梨雙手托腮,眼巴巴盯著,嘟囔道:「好了沒,我好餓。」

未待衛臨回答,從玲瓏屋中扶著藍書出來的月一插話了,「你這丫頭,會不會做人奴婢,哪

《一路渡仙》第七十一章歸程 「半個月前,我帶着風雨雷電等弟子渡江北行,按著盜墓賊所指的方位趕到福康縣一處荒郊野嶺,那地方陰氣很重,我們在附近找到了一座大將軍的墓,可惜我們來遲了一步,墓已經被盜。」

「這種地方,死屍屍變的可能性極高,我不放心,就讓風雨雷電等弟子在上面等我,我跳下去看看死屍還在不在墓里,如果在的話就把它處理掉。」

「棺材裏是空的,死屍不見了。我正要四處察看,忽然聽到風雨雷電在上面大喊『師父,死屍在你後面』,我立時就知道死屍屍變了,急忙運力跳出墓坑。」

「那殭屍也跟着我出來了,就在背後,雖然沒有緊貼著,但我始終擺脫不了它,它隔空發出一種吸力,像磁鐵一樣吸扯我體內的血液,全身血液好像要破體飛出似的。」

「好在風雨雷電那四個小子聰明機靈,用鐵鏈把我和殭屍分開,我們鬥了一場,殭屍實在太厲害了,屍氣無窮無盡,噴出的屍氣夾雜火光,落地便炸,熔石流金,腐蝕性很強。」

聽到這裏,其守道長、其道道長面面相覷,眼神都有些凝重。死屍受殭屍王后卿詛咒,凡含冤而死的死屍都有可能變成殭屍,相傳殭屍王后卿是世上第一個『死而復生』變成的殭屍,后被黃帝軒轅氏斬殺,除后卿以外,還有一種殭屍,名為『魃』!

說魃可能比較陌生,說旱魃應該就很熟悉了。旱魃又叫女魃,本是黃帝之女,傳說中女魃為了幫助黃帝對付蚩尤麾下的風伯雨師而自願化成旱魃,所過之處,赤地千里。

和所有含冤而死的死屍都可能變成殭屍一樣,所有殭屍也都有點燃屍火化身魃的可能。殭屍乃陰穢之物,由陰轉陽的難度不亞於陰神到陽神。

根據其德道長適才所說,那個殭屍八成已經點燃屍火,這種層次的殭屍,最弱也不會比大屍兄、其道道長差到哪裏去。

其守道長問道:「後來呢?」

其德道長痛苦道:「我收服不了它,勉強以陽光洞神劍自保,眼睜睜看着徒弟們一個個慘死,後來武器與鐵鏈迸發的火星點燃沼氣,發生了大爆炸,還活着的弟子都被震暈過去了,我擔心魃屍出世會危害蒼生,便緊追不捨。」

停頓了一下,其德道長憤怒道:「路上無意中碰到了一個御鬼宗弟子,他看到我和殭屍王鬥法,不等我出手收拾他,他便施展五鬼搬運術逃跑了。最近這一兩天,御鬼宗弟子頻繁出現,好像在打殭屍王的主意,聽說御鬼宗宗主鬼母也要來。」

「掌門師兄,二師兄,我既目睹殭屍王出世,就不能坐視它害人傷人,已有一二十人遇難,若不儘早剷除它,傷亡會更大。再者御鬼宗居心叵測,抓捕殭屍王也許另有陰謀,我們必須阻止他們,將殭屍王消滅掉,以絕後患。」

「師弟放心,茅山弟子以守正辟邪、匡扶正道為使命,絕不會任由殭屍作亂,你自己小心,靜待後援。」其守道長叮囑道。

其德道長點點頭,解除隔空做法。其守道長看向其道道長,問道:「掌門師兄,此事要不要知會龍虎山、閣皂山、紫霞山以及一眾北方門派?」

「暫!不!我!先!終!雲!后!你!留!」

其守道長心領神會,贊同道:「南方靈界與北方靈界往來不密,茅山派與北方各派也無太深厚的交情,福康縣附近沒有名門大派,貿然知會,要麼不當回事,要麼太遠趕不來。其德師弟那邊的情況,掌門師兄先去查探清楚也好,到時再做定奪。至於派始終、小雲北上,是否再等等,始終剛剛突破,需要時間穩固境界,小雲蠱道未成,派出去會不會太冒險了?」

其道道長想了想,說了個『等』字,然後從乾坤袋裏取出幾塊傳承靈玉,遞給其守道長。

茅山派秘傳道術的傳承靈玉向來由掌門保管,須得掌門允許才能傳授。這次北上時間不會短,石堅修成宗師,白柔柔拜入茅山派,都能學習秘傳道術,其道道長把傳承靈玉交給其守道長,授權他代為傳授。

其道道長召來五觀觀主,吩咐一番便下山北行。

此時石堅已然穩固境界,元氣恢復,聽師父說掌門宗師下山,也沒想多想,以其道道長的修為,天下皆可去得,倒是其德道長不告而別,讓他頗為遺憾。

正想跟其守道長打聽一下其德道長和四位徒弟的情況,摸清劇情進度,恰好其實道長當起甩手掌柜,把傳授白柔柔、綵衣道法的事情扔給他,石堅無法,只得接下,打算過幾天再去找其守道長。

哪成想隔了三四天,其守道長主動找上門來,一開口就讓石堅、其實道長等人吃了一驚。

「始終,其德師弟在北邊福康縣遇到了點麻煩,掌門師兄業已趕過去,但情況可能不太妙,你通知一下小雲,讓她能來就來一趟茅山,等龍虎山、閣皂山弟子到了以後,你們馬上趕往福康縣。」

福康縣不就是千年殭屍王劇情發生的地方嗎?石堅隱隱猜到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想不明白為何要叫小雲來茅山。

「二師伯,我可以馬上趕往福康縣,但小雲尚未凝聚蠱形,又要在家照顧孩子,不必叫她了吧。」

其實道長也道:「二師兄,我和始終去就行了,小雲讓她留在家裏吧。」

其守道長道:「此事牽扯到御鬼宗,御鬼宗鬼術玄妙,擅長養鬼煉鬼,小雲身為蠱師,可以一敵多,所煉食鬼蛤正是鬼魂的剋星,她跟着去也許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既然你們兩人都這麼說了,那便不叫她了。」

石堅一聽龍虎山、閣皂山都要來人,又牽扯到御鬼宗,知道劇情肯定發生了變化,更不想叫鍾小雲來了,等人期間,他抽空去了趟華陽洞,請元羅曾師叔祖指點吉凶。紙條上的內容很奇怪:地涌火漿,速速退走。 ,

第337章

看樣子,妹妹和宋三喜,挺融洽。

這是蘇有晴的喜,為妹妹高興。

酸的是,隨着宋三喜轉變,強大,妹妹這一家啊!

看看,車,別墅,錢……

而她和杜海平,真正擁有的,又有些什麼呢?

相互間的比較,倒是女人常事。男人間,也不例外。

本來,蘇有晴是個善良溫順的人,還不愛攀比這些的。

但她家和妹妹家,真的差距太大了,大得她有心理落差,甚至孕期情緒。

晚餐的時候,她才驚震的知道了,宋三喜給蘇有容,開了容喜地產公司。

公司所有人,就只是蘇有容。

林洛嬌是執行總裁。說白了,是為蘇有容賺錢的漂亮工具人。

妹妹,還能去拍戲,一定會成為明星,賺很多錢。

可她蘇有晴呢?

只能懷孕、保胎,也不會演戲,麵皮薄。

等杜海平回來了,他們夫妻倆,又能做些什麼產業呢?

和妹妹比起來,差太遠了。

巨大的差距,讓她有了比較之心。

宋三喜對蘇有容好,天經地義。

那是他,虧欠她的。

但是,他就不應該對乾兒子好嗎?

按他的說法,替某人背鍋!

那就背啊!

不得給我蘇有晴的兒子,付出點什麼嗎?

蘇有晴,有一種護犢的情緒,暗生滋長。

但,現在她只能低嘆一聲,先進廚房去。

有些事,回頭有機會時再說。

蘇有容可不知道姐姐的心思,趕緊道:「三喜,你自己好好吃,我得進廚房了。裏面湯湯水水的,地板可能也濕·滑,把大姐摔著了可不行。」

宋三喜贊道:「英明的決定。大姐懷的,那可也是咱兒子。」

「嗯,咱兒子,呵呵……」蘇有容醉心的笑了,去廚房。

廚房裏,蘇有晴聽着這樣的話,心頭倒也舒服許多。

宋三喜坐下來,多多少少吃點東西。

蘇有容在廚房門內,還偷瞄了他幾眼。

坐有坐姿,吃有吃相,而且,真的挺帥,耐看……

不自覺,她有點臉紅,心跳有點快呢!

似乎,還有點小驕傲。

這,是我蛻變后的老公!

希望,他會一直這樣。

姐妹倆,在裏面收拾著。

蘇有容還低聲說:「哎,大姐,你說的考驗,我看,是不是差不多了啊?」

蘇有晴心裏一格登,斜了妹妹一眼。

這表情,大有一種長姐如母如父的感覺。

「有容,怎麼了,你跟欣吃飯一樣,這麼快就投降了?」

「我……」蘇有容臉一紅,有點不好意思,「只是感覺,他真的完完全全和從前不一樣了嘛!」

「有容,多長個心眼吧!路遙才知馬力,日久才見人心。你這,考驗才多長時間啊?萬一他忍不住手癢,又賭了呢?萬一忍不住,外面有情·人了呢?對了……」

說着,蘇有晴想了什麼,更壓低了嗓子,「那個林洛嬌,你看那形像,氣質,不勾男人嗎?宋三喜,跟她怎麼認識的,你又知道嗎?他肯定還有事,瞞着你!」

「哦,也是……」蘇有容點點頭,「可,我看林洛嬌,能說會道,很有禮貌,處事得體,是個好總裁,也是個好母親。她,不至於對宋三喜怎麼樣吧?」

「她不至於,宋三喜呢?貓,總是要吃魚吃腥的。再說……她可是犯過罪的女人,誰知道是什麼罪呢?有容,盯着點三喜,多提醒他,免得上了當。大姐也不是挑撥是非,是為了你們好。這個家,有今天,不容易啊!」 「等等?小師妹,你……你剛才叫他什麼?主人?這……這到底什麼回事?」

剎那間,鬼刀瞪大著雙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小師妹玫瑰,可是殺手界最有前途的新人,未來五年內,可是能夠超越一代傳奇殺神。

結果如此有潛力的人,居然叫蕭寒一聲主人?

「鬼刀!你怎麼也在這裡?」冷月眉頭冷冷一皺,表情有些意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