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劉長安還是眾多弟子的話事人,一些弟子之間有什麼矛盾,都喜歡找他主持公道。

「白獨行有些本事,但孤身一人,此時怕還在後面獵殺鬼物。」劉長安道:「我們十人最強,帶領的也是排名前十的精英小隊,之前就已經串聯,沒人比我們更快。」

「海大山沒來。」方世榮道。

方世榮排名第二。

「那個廢物!現在還不知道躲在那裡偷懶!既然他沒趕上,就不等他了。」章玉道。

「海大山是扶不起的阿斗,不用管。此次我們九大小隊先來,等到了山頂下面的那個草坪,我們九人再來一場戰鬥。」劉長安道:「我知道,你們之間,有人很是增強了實力,想要提升一下排名。」

不少人露出了「被你看穿了」的笑容。

「劉師兄,萬一……萬一有人先上去了怎麼辦?」宋茜也問道。

「靈央武院還有誰比我們更強?再說了,即便是比我們先到,也要講規矩,我劉長安不來,誰敢先上去?」

劉長安道:「這件事情,大比測試之前,我就已經跟排名前五十的小隊隊長通了氣。沒人敢陽奉陰違。」

「劉師兄霸氣。」排名第三的鄭欣豎起大拇指,桃花眼之中似乎泛著桃心。

「那是自然。」章玉也跟著吹捧了一句,但眼眸之下,似乎閃過一絲黑光。

其餘人自然也是花花轎子人抬人。

「說起來,還真是好笑,來的時候,我遇到排名第二十七的鷹小隊,

他們的隊長是孫正英,我原本還請他跟我一起來,畢竟上次欠他一個人情,

這次我想幫他一把。」

劉長安笑著搖頭道:「結果孫正英說要去追殺之前挑釁院長的韓正,說什麼,有幾個兄弟帶著一幫人去圍堵韓正,結果被韓正殺得落花流水,要去找回場子。呵呵……」

「那些人眼界太差,韓正那樣不入流的貨色,固然有點本事,但不過嘩眾取寵而已,打殘他有什麼意思?一萬塊元石看起來很多,但一幫人過去,真正分潤到手上又有多少?」

「倘若跟著我過來,這前十的排名少不了吧。到時候……」

「哦,章玉,聽說你和韓正有仇?要殺他?不是我阻止你報仇,但都是同門武院,殺人傳出去名聲不好,到時候你廢了他,也是一樣。」

「對於武者而言,廢了他,比殺了他還要狠。那樣,仇也就報了。記住,不能殺了他,只要我還在武院一天,這不能殺同門的規矩就不能破。」

劉長安侃侃而談,其餘人也是附和著,就這樣聊著聊著,就到了山頂之下,再前進幾步,就能見到草坪。

但,在看到草坪之前,他們先看到了幾個人。

「韓正!」章玉第一時間喊道。 「嗨,好久不見。」說著白溟拍了一下王俊凱和千璽的肩膀。王俊凱獃獃的看著白溟,白溟看到王俊凱那一臉懵逼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王俊凱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白溟后說到:「哼,你怎麼捨得回來啦?怎麼不多呆幾天多陪陪她呢!」白溟故意表現出一副吃驚的樣子。「不會吧!我們家的小凱居然吃醋。」「什麼?小凱是你們家的?」夢璃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白溟。

「夢璃你別想多了,我不是他家的,我跟他不熟,我是你家的。」夢璃表現出一副我懂的表情,看到這表情王俊凱的臉色黑了下來。「我錯了。」劉夢璃立馬低頭認錯,「那你哪裡錯了?你說說。」劉夢璃抿了抿嘴后說到:「我不該想偏了,我不該認為他喜歡你。」這次換白溟吃驚了,差點沒氣的吐血。「你就是夢璃啊!」白溟問道,劉夢璃乖乖的點了點頭。「還是我們家小凱有眼光,夢璃很可愛嘛!」

「你怎麼提前回來了?因為那條緋聞?你相信了?」王俊凱有些苦惱,白溟笑了笑回答道:「你想的太多,不用擔心,有我呢!」劉夢璃一直盯著白溟和王俊凱,過了一會夏默語又出現在劉夢璃他們的面前,「你可真是陰魂不散啊!剛才的事不生氣了么?」慕晨的話語里充滿嫌棄和厭惡,夏默語忍住心裡的恨笑了笑對慕可說到:「人家就沒有生氣啊,人家怎麼會生你的氣呢,人家只是覺得你們出來玩都沒有叫上人家,有些傷心而已。」

慕可拉了一下慕晨的衣角說:「陪我去一下衛生間,不然我快要吐出來了。」說著示意慕晨離開,慕晨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夏默語就離開了。「呵呵!」劉夢璃尷尬的笑了笑,這兩貨一點情面都不給千璽他們留,好歹夏默語是千璽的表妹嗎!怎麼樣也得給千璽留點顏面嗎!「我們換個地方聊吧!」說完千璽頭也不回的先行離開了,夏默語很快追了上去。

「千璽哥哥,你生氣了嗎?」夏默語小心的試探到。「你覺得呢? 異世劫妃 我說過我不喜歡你,不管你在我面前怎樣偽裝自己,我都知道你的目的。我警告你最好離夢璃遠一點,要是讓我知道你做對她不利的事,那麼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了。」聲音小到只有他和夏默語聽得見,夏默語確實被千璽發現過虐待自己的同學,可為了保持在千璽和王俊凱面前的好形象,她只好放過那個女孩。

「千璽,難道真如慕晨說的一樣,你心裡一直有一個女孩,誰都無法在踏入你的心嗎?」易烊千璽沒有說話,「我先回去了,你們也回公園吧!明天我會來找你們的。」劉夢璃說完又轉向了夏穎夫婦,劉夢璃抿了抿嘴后說:「你們先回去吧!我考慮好了我會聯繫你們的。我現在需要的是時間,明天還要處理事,我就不送你們了,再見了。」說著鑽進了一輛計程車里離開了。

「唉,我們先回去吧!」說完劉泉拉著夏穎走向了地下車庫,白溟和劉薇把三隻和韓希宇帶回了公司,慕可陪慕晨乖乖的回到了學校。(高三的考完試了,慕晨還要回去上課,慕可一個人無聊所以陪她一起去學校了。)劉夢璃不知如何開口,她想改回自己以前的名字,可她又怕夏穎傷心,所以這讓她有些為難。

(芊茗:本大大又來了,我是來推銷的,大大寫了一本新書,名字叫《愛的轉角遇到你》感興趣的檬子們可以去看看哦,只不過寫的太慢,才兩章而已,好了,繼續)「小凱,這女孩有什麼特長啊?」白溟問道,王俊凱哼一聲說到:「你是何居心啊,才回來就問這事。」「我這是幫你知道么,好心當成驢肝肺。」說完白溟也哼了一聲,「哎呀,你們兩一見面就吵個不停,特別是你,太幼稚了!」說著源源看了一眼白溟。

「你想怎麼幫忙?」王俊凱一本正經的問道,白溟假裝生氣把頭別開了,「你這人怎麼這麼小氣啊!一句話都說不上,我們家千璽雖然是高冷boy吧!但是都比你好,還高冷總裁呢,我看就是一個幼稚兒童。」說完對白溟做了一個鬼臉,千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好了,白溟哥還沒有那麼幼稚呢!都是成年人了還這麼有童心,真是難得哈!」千璽暗中懟了一下白溟,「別誤會,白溟哥哥,你剛才說有辦法幫我,到底是什麼?」

「我想幫她出道,就這麼簡單,可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千璽剛想說什麼就被王俊凱給打斷了,「她不會願意的,所以這條路行不通啊,白溟哥,我知道你最帥了,最好了,那你告訴我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白溟搖搖頭表示他也沒有辦法了,「你曾說過陪我去看一場雪我在漫漫黑夜靜候你的約可誰又知道寒冬守不住枯葉被風分裂留下一個缺」

「喂,千璽,我們在公司,你在哪裡?」電話是千璽的媽媽打來的,「我們正在路上,一會就到公司了。」千璽的臉上露出了遮不住的笑容。「好,我們在公司等你們。」說完掛斷了電話,王源湊到千璽的身邊問道:「是不是楠楠他們來了?」千璽點了點頭,「yes,好久沒見楠楠了,不知道他有沒有想我呢。」王俊凱笑了笑說到:「絕對沒有想你,肯定是想我。」「好自戀啊!」說完王源對王俊凱做了一個鬼臉。

「不知道媽媽是否記得那年的事。」千璽說話的聲音可能只有他自己聽得清楚。「千璽,你在說什麼?怎麼那麼小聲?難道是秘密嗎?」千璽搖搖頭回答到:「不是,我只是在想一些事。」王源哦了一聲就乖乖的閉上了嘴,韓希宇的存在就像空氣一樣稀薄,需要時就算現在黑暗中都能找到,不需要時就算自帶光圈也不會被重視。但他已經習慣了孤獨和寂寞。

「啊!我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韓希宇去哪兒了?」王俊凱拍了一下王源的額頭后說到:「你忘了他自己有車啊!他就在我們後面,你的記憶力又衰退?還是你失憶了?」這時王源才想起來韓希宇沒有和他們一起上車。「嘻嘻,我給忘了。」(轉向韓希宇)「也許我應該試著去放下了,劉夢璃,我竟然沒辦法利用你去報復王俊凱,哼,難道我變了么?」

「韓希宇啊韓希宇!你不該對她有其它的想法,他已經有王俊凱了,放下對他的恨開始新的生活吧!放下其實也是一種解脫。」韓希宇自言自語的反省著自己,這麼久一直活在對王俊凱的恨和討厭當中,從來沒有真的去看看身邊的風景,也許是因為劉夢璃的出現改變了他的內心。可這一切他自己不承認,劉夢璃更不會知道。 歐陽花花和宋茜也是面面相覷,兩人經過上次戰鬥,並且都被同一個「流氓」給推波之後,反而親近了一些。

「他真的來了。」宋茜不可思議道。

劉長安也發現了韓正幾人,包括白獨行,但只是看了一眼,他堂堂靈央武院的大師兄,對於這樣的「後起之秀」根本沒放在眼中。

他目光落在海大山身上,道:「海師弟,在等我們?」

海大山臉色怪異,糾結了半晌,才皮笑肉不笑,道:「是啊是啊,等你們一起來吃燒烤!呵呵。」

「很懂事,你有心了。」劉長安為海大山的「懂事」點贊,即便是先過來了,還是要等他劉長安過來,這就是講規矩。

懂事?

麻麻批!

劉長安,等一下,你會比我還懂事!

「你是韓正吧,哦,還有你白獨行。你們也先過來了啊。」劉長安眯著眼睛一笑,道:「不錯,雖然之前沒通知過你們,但你們也懂規矩,知道要先等我來,識大體。」

韓正四人面無表情,白獨行更是抬頭望天,似乎在數天上的白雲。

劉長安則是擺出「老大哥」的姿態,得寸進尺的模樣,指著韓正道:「有一點我要批評你!韓正,聽說你得罪了章玉,兩人有大仇?」

「這樣吧,你今天也挺懂事,我給你主持公道。」劉長安道:「章玉靈央武院排名五,戰鬥力強橫,你是後起之秀,但你打不過他。」

「弱者,就要學會低頭,挨打就要學會立正。」

「嗯,你過去,給章玉磕三個響頭,我勸章玉放你一馬!」

風聲平和,四周安靜。

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韓正下跪。

韓正露出了看白痴的表情。

許歡和溫柔露出了憤怒之色。

猴子則是跳出來,指著劉長安,道:「劉長安!你個狗奴才!開口跪下,閉口跪下,跪你老、母啊!」

劉長安聞言,笑容僵硬。

排名第三的鄭欣,站出來,厲喝:「你放肆!」

「放肆你麻、痹!」猴子一隻手叉腰,一隻手拍著胸膛,破口大罵道:「鄭欣,你是不是也喜歡跪下啊!來啊,跪下,跪在你猴子爺爺腳下,舔棒棒糖啊!」

「你閉嘴!」方世榮也站出來,呵斥道。

「狗、日的方世榮你才給我、閉嘴!」猴子這時候彷彿開掛了一樣,一人舌戰群人,道:「老子說話,哪裡有你說話的份?!」

講真,猴子這時候,簡直爽歪歪。換做以前,他見到劉長安、方世榮、鄭欣這些排名前十的精英,絕對是屁都不敢放一個!

但,現在,老子怕個鳥!

我兄弟十八重的神動精神力!就問你們怕不怕!

給我時間,我能一個個罵死你們,不帶喘氣的。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決定割掉你的舌頭!」劉長安怒了!

「呦呵!劉長安!你以為你靈央武院排名第一就了不起啊!你以為你能嚇到你猴子爺爺?!」猴子不屑一笑,一邊說話,一邊指著正在吃雞的海大山。

「看到海大山沒?剛剛過來的時候,比你們還囂張,見面就是打!現在呢?他們一群人,全部都殘了,被安排在那邊吃雞呢。」

劉長安身邊的那個高個子頓時怒不可遏,居然爆發浪擊十重的速度,衝到了猴子身邊,一拳轟出,赫然是力量也達到了重鼎十重!

說時遲,那時快,韓正不知何時也到了猴子身邊,懶洋洋的抬起一隻手,啪的一聲,一個耳光,直接將來人掀飛十幾米遠,落在地上的,還能見到半空中的血水和牙齒跟著掉落。

劉長安眼睛一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這韓正,絕對是個高手,能排進前十。

不過,韓正是不是瘋了?竟然敢對抗我們四五百人?!

劉長安怒極而笑,道:「韓正!你當真要挑釁我們所有人?你知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你知不知道,得罪我,是什麼後果?!!!」

「你他娘的啰嗦個屁!不服你就上!老子打到你服!比比你麻痹啊!」韓正上前一步。

頓了頓,他又朝眾人道:「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也不想認識。我只懷疑,你們之中有人之前圍攻過我,所以,想要過去,留下元石。」

「劉長安,你有點囂張,所以你要上交一千塊元石,至於你的同伴,一人上交一百塊元石。」

「方世榮,上交三百塊元石,你的同伴,每人上交三十塊元石。」

……

「宋茜,上交三百塊元石,你的同伴,每人上交三十塊元石。」

韓正指著九個小隊,用著命令一般的語氣說道,那氣勢,比之前的劉長安還要囂張。

「咦?韓正,為什麼你漏了章玉?」歐陽花花真是腦洞奇葩,這時候關注的居然是這個問題。

「因為他沒機會啊。」韓正道。

「為什麼?」

「會死啊。」韓正笑道。

「韓正!」章玉站了出來,一步步走向韓正,道:「想不到你已經狂妄成這樣子了!真是我的罪過!我應該早點殺死你。」

說罷,章玉身形如狂風掠動。

這位也是殺伐果斷,不啰嗦,直接干,比劉長安順眼多了。

「狂風步大成!浪擊十二重的速度!」有人驚呼!

這人說完,章玉已經抵達韓正一丈之外,猛地抬起雙手,雙手如同穿花蝴蝶一樣,頓時漫天都是掌影!

這時候,連劉長安都動容:「無影手圓滿,力量達到重鼎十三重!防禦也達到了黑鐵十二重!這是一品玄階武技!」

排名前十的其餘人也是一個個色變,一品玄階武技圓滿,那可是能融合兩大戰鬥技能的武技,加上章玉自身的強橫戰鬥技能,已經有資格挑戰劉長安了!

也正在這時候,韓正被無數的掌影淹沒。

時間在這一刻定格。

如同凝固的畫面。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一把刀,毫無徵兆的從掌影之中穿過來,斜斬!

噗嗤一聲!

一條手臂高高飛起。

再然後,一隻碗大的拳頭爆鳴而起,轟出來,硬生生將章玉的胸膛打得陷了進去,繼而章玉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到公司時已經下午四點了,易烊千璽擔心易父和易母還有楠楠等太久,車剛停下易烊千璽就跑進了公司。「千璽回來啦!」說著易母站了起來,易烊千楠看到易烊千璽后急忙跑了過去,「哥哥,你怎麼這麼久才回來?王俊凱哥哥和王源哥哥他們怎麼不在啊?」千璽笑了笑回答道:「哥哥太想楠楠了,所以我先來找楠楠了,他們倆在後面呢!楠楠有沒有想哥哥啊?」易烊千楠乖乖的點點頭。

「哥哥,你怎麼這麼久都沒回過家?是不是公司的事很多?」仔細想一想確實很久都沒有回過家了,夢璃的事媽媽到底知不知道!「楠楠乖,讓爸爸帶你去外面找小凱哥哥他們好不好。」楠楠笑了笑就朝易父的方向跑了過去,易烊千璽不緊不慢的向易母走了過去。「媽媽,我想問你一件事。」易母笑了笑說:「Jackson,你可是很少會請教我問題呢!」

千璽尷尬的笑了笑,「媽媽,我想知道以前在葉家的時候,那個欺負我的女孩叫什麼名字?」易母有些奇怪,為什麼千璽會突然問這個,「Jackson你為什麼突然想起這個女孩了?是不是你有這個女孩的消息了。」易母有些激動,她很喜歡這個女孩,可那次合作結束后易家就離開重慶去了北京,後來葉家離開了原來的住所后就徹底和易家斷了聯繫。

「我還不確定,她好像不記得我了,她給我的感覺有些陌生有些熟悉。我也忘記了她的名字,所有我就是來找你幫幫忙嘍!」聽到可以找到那個女孩易母自然高興的不得了。「好,那你把她約出來我們見個面,就算這麼久沒看見她,但我相信我還是可以認出她來的。更何況我還一直留著她的相片呢!」這時千璽有些為難了,易父易母從不關心娛樂圈的事,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王俊凱已經戀愛了。

「媽媽,這次韓希宇的生日會小凱的父母會來嗎?」千璽故意叉開了話題,「不知道,但我覺得她們應該要來吧!」千璽聽到回答后哦了一聲就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晚上公寓內)「唉,我真的錯過她了嗎?媽媽雖然喜歡她,但媽媽也絕對不同意我現在戀愛的,我到底該怎麼辦啊!瑩瑩,你告訴我,你真的是夢雨嗎?你到底是劉夢璃還是高夢雨。」說著千璽拿出了一條天藍色的項鏈,上面的雪花中間襄著一顆鑽石。看起來不像是男士的飾品。但看的出千璽很珍視這條項鏈。

某公寓,「喂!這麼晚了你有事嗎?」劉夢璃在黑夜中姚望著遠方的天空,星星在閃爍著,明月遮擋了星星的光芒。

「夢璃,祝賀你,清華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已經已經發過來了。不過我們有可能很久都見不到彼此了,我爸爸已經給我報考了美國的一所學校,所以在過半個月我就要去美國了。以後看不到我你可不要太想我哦!」說著葉軒笑出了聲,但是眼淚卻不爭氣的流了下來,也許是因為要離開她了,也許是因為現在才發現只是把她當做妹妹而已。

「哦!那也挺好的。希望你到了那邊以後也要記得多個我們聯繫哦!葉軒~哥哥,對不起,你要離開的時候告訴我好嗎?我想去送送你。你是我一輩子的好哥哥。」夢璃從頭到尾都是把葉軒當成哥哥的,就算知道了他喜歡自己,但還是繼續當做不知道,繼續相信著那只是哥哥。

葉軒有些吃驚,自從慕晨出事後夢璃就不要叫他哥哥了,今天是對他的安慰么?「嗯,好妹妹,記住了,以後王俊凱要是敢欺負你的話,你就打電話給哥哥,哥哥聽收拾他。不用怕他,哥哥給你做後盾。」葉軒話語里充滿了寵溺和關心。他是真的很放心王俊凱所以才會這麼放心把夢璃的安全交給王俊凱。

「葉軒哥哥,我先問你一件事可以嗎?」夢璃這個問題已經留了很久了,她一直都想知道。葉軒在電話那頭嗯了一聲,夢璃抿了抿嘴后問道:「我是不是忘記了一些東西?葉軒哥哥,你告訴我實話好嗎?我只想知道我過去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而已,你放心吧!我不會怎樣的。」

葉軒或許永遠不想提起的就是這件事了,因為那就是一場夢一樣,但這個秘密他已經藏太久太久了。 最紅女主播:總裁的網秘情人 「夢璃,對不起,這件事有時間我再告訴你吧!今天已經很晚了,早點睡吧!晚安。」說完就要掛掉電話,此時葉軒也聽到了一聲「晚安,祝你好夢!」

這句話可能是葉軒想清楚后聽到最舒心的一句話了吧!

(轉向韓希宇)韓希宇房間的燈光還亮著,安靜的空間清楚的書寫聲,『王俊凱,五年前的事我願意放下了,但不是因為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快就放棄了對你的報復,在過9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公司讓我們一起排練的節目其實是我請求公司幫的忙,或許這是我想和解做出的方法吧!我覺得你真應該好好管一下易烊千璽了,他的脾氣就像爆竹一樣。

這段話,或許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了,劉夢璃真的很好,你是該好好珍惜了。她給人一種很容易相處的感覺。對她我永遠都不會不了解的,因為我看到了你們三個之間的友情真的很堅定。 https://www.fcc.gov/fcc-bin/bye?https://tw.95zongcai.com/zc/35945/ 你知道我才退出的時候我有多難過嗎?當時我把自己關了起來,每天都以淚洗面,雖然我知道流淚是一種懦弱的表現,但是我就是無法面對我受傷的事實。現在你的愧疚治癒了我的傷痕。謝謝你們。』

隨後韓希宇和上了筆記本,這已經是韓希宇第9個筆記本了,厚厚的筆記本寫滿了他的內心。他不願意分享快樂,同樣也不願意把自己的不開心告訴別人,習慣了孤獨和寂寞,認為淚水是懦弱的表現,關心是虛偽的嘲笑。愛情是這世上最致命的毒藥。

(芊茗:我說你一天怎麼那麼多感慨啊!不就是原諒了王俊凱嗎。要我說早該原諒了嗎!韓希宇:不想和你說話。芊茗:我都知道了,你的秘密我全都知道,啊哈哈哈哈~我終於有和你談條件的籌碼了,韓希宇:就你的智商,還是不用談了,你想幹什麼你就說吧!我不會告訴大家以你的智商談不出結果的,但是我願意把你。在觀眾雪亮的眼睛下給她們表演出一副你是大神的。

芊茗:哼!不需要。韓希宇:(???^???)嫌棄你。芊茗:嘖,韓希宇,你給我等著吧!哼,我大人不計小人過,我現在就去搬救兵,你給我等好了,我回來你要是敢離開你就死定了。不信你就試試。韓希宇:哇!人家好怕怕啊。你快去叫救兵吧!不然我要害怕死了。芊茗很氣憤的離開了。)

芊茗:記得支持我的新書哈,本大大在此先謝過了哈,書名臉《愛的轉角遇到你》請支持一下,劇情還是很不錯的,男主角叫韓宇軒,女主角叫冷雨萱,男主高傲自大,女主自尊心超級強,看看她們怎樣擦出愛情的火花吧! 碰!

章玉噗通一聲落地,雖然暈厥過去,但竟然還沒死。

「我說過,會殺死你,說到做到!」韓正瞬影步發動,閃電般,出現在章玉面前,一拳錘出,如同巨錘要把掌玉的腦袋給擊碎!

千鈞一髮之際,韓正那強大的精神力感應之下,卻見到劉長安,如同飛鷹一樣,爆發出了浪擊十三重的速度,直衝過來。

不僅如此,他那捏著的鷹爪,閃爍著元氣光芒,撕裂空氣,赫然也是重鼎十三重的力量!

不僅如此,他一身青光釋放,從氣息感應來說,是黑鐵十三重的防禦!

還有他的精神力,居然也延伸過來了,如同樹枝一樣,居然是神動十三重!

精神力,除非主動讓人感應,否則,沒人能窺探虛實。比如上次殺穿眾人的包圍,他十八重的神動精神力釋放出去,其他人也感應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