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入天榜,這年輕人並沒有資格在我的面前狂妄!」

一名身穿華貴禮服的老者微微搖頭,眼中帶著一絲惋惜。道:「再過個一年半載,或許這年輕人能夠成長到與我們抗衡甚至超越的地步,但如今卻是絕不可能,是那老師指的對手,怕是活命都難!」

因為之前聯手阻攔雙頭獅子王幾人之前,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倒是略微鬆緩了一些,彼此倒是議論起來。

不過從這幾年的化緣來看,顯然美易人,看好趙天。

「我覺得大家還是考慮一下,萬一那頭小獅子真的被那叫趙天的給弄死,我們估計也會有不小的麻煩。

那頭老獅子真的發起瘋來,我們幾人連鎖怕是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一名中年人眉頭一皺,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眾人的談話。

聞言其餘三人皆是面色一沉,眼中閃過一絲晦暗,一時間場中竟無人再開口。

說起來四人其實與黃金獅子王並無什麼仇怨,之前之所以出手,無外乎只是想要噁心一下對方而已。

畢竟雙頭獅王一向蠻橫霸道,又是幾人中實力最強的一個,難免成為眾矢之的。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遠遠出乎了幾人的預料,那頭小黃金獅子,乃是黃金獅子一族的太子,身份相當的特殊,一旦真的死在了這裡,兇手趙天固然必死無疑,幾人怕是也要被黃金獅子一族瘋狂追殺。

轟!轟!轟!……

空氣如同水波般盪開一圈圈漣漪,伴隨著一連串的碰撞之聲,趙天與雙頭死亡之間的空氣就彷彿翻滾的海面般劇烈波動起來。

別看雙方貌似站在原地,並沒有動手,但實際上雙方的氣機已經交鋒了無數次。

更有生命場域彼此擴散,高動天地能量,彼此吞噬,碾壓,碰撞,欲要將對方納入自己的生命場域之中。

雙頭獅王怒極而笑,眼中殺機洶湧,幾乎化為了實質。

不過他卻並未如眾人想象般立刻出手,在生命場域與氣勢的交鋒中,他雖然佔據了上風,卻並未取得絕對的優勢。

在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雙頭獅王,眼底深處,也多了一絲忌憚,他明白,眼前的這名年輕人,絕不是自己可以輕易滅殺的存在。 「不要衝動,年輕人有些事情的後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聲音低沉,雙頭死亡,緩緩的說著。

同時雙頭獅王身上洶湧的殺機也緩緩收斂,赤紅的雙眼恢復清明,表現出了願意談判的模樣。

見到這一幕,趙天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其實他所做這一切,也只是為了避免更大的衝突爆發而已。

然而就在下一刻。

雙頭獅王,兩顆獅子頭同時仰天咆哮,眉心之中浮現出兩枚奇異符文。

那兩枚符文在其額頭急速旋轉,剎那間便迸發出耀眼無比的光芒。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在這光芒之中,赫然見到那雙頭屍王,整個身體竟然一分為二,化作了兩道真實的身影,分別沖向了趙天與遠處的小紫等人。

「該死!還是被這老傢伙注意到了!」

面對雙頭獅王這樣的絕世強者,趙天絲毫不懼,然而小紫的人卻就在旁邊,十分的危險!

尤其許瑤這丫頭,雖然是神脈者,修鍊速度超快,如今已是王者境界。

但是其神脈依然處於覺醒的第一階段,真實戰力雖然遠超同階,卻也,遠遠無法與雙頭獅王這樣的老怪抗衡。

風神變之風影遁。

瞬間,趙天整個人便消失在原地,如同一道狂風,衝到了小紫等人前方。

無數天青色的氣流急速旋轉,最終匯聚化作人形,隨後又在剎那之間,幻化為趙天的模樣。

砰的一聲巨響。!

如同有一輪烈日照開,耀眼而選了十分的璀璨。

趙天被這恐怖的碰撞力震得微微退後兩步,只感覺到與對方碰撞的雙手,手臂竟隱隱作痛,彷彿要裂開了一般。

殺!

此刻趙天眼中如同有兩輪小太陽升起,晨光噴薄,戰意洶湧。

他就彷彿一把絕世寶劍,一直深藏於鞘中,此刻卻展現出了自己絕世的鋒芒。

雙拳揮動一層黃金神光,將趙天身體覆蓋,他如戰神一般騰空而起,直接殺向了那黃金獅子。

轟轟轟!

黃金獅子咆哮,如同水缸般的爪子揮動,帶著澎湃到極點的可怕力量。

僅僅是在一剎那間,雙方就在空中連續交手,不斷碰撞。

轟隆一聲巨響,趙天被一股澎湃的巨力砸落在大地之上,整個身體都陷入了泥土之中,一條條的裂縫如蜘蛛網般向著四面八方蔓延。

呯!

下一刻,土石飛濺趙天再一次騰空而起,振動雙臂,如一條金色,蛟龍般殺,向黃金獅子。

「對方這分身之術,一體兩面,一旦聯手,恐怕爆發出來的戰力何止激增一倍」

察覺到另一頭黃金獅子在微微停頓之後,便朝著自己急速逼近,趙天心中一沉,當即不再有絲毫保留。

心裡一動,腦海深處凝聚著的那一絲風之規則雛形猛然光華大放,一道道神秘的青澀氣息,從中流溢而出,融入了趙天的雙手之中。

下一刻天地巨震,以趙天為中心,方圓千里之內的空氣都劇烈波動起來,竟然泛起一絲絲微弱。

這些微風出現的突兀之極,不論是天上,地下甚至是水中,包括趙天與雙頭獅王極度凝聚的生命場域之內竟然都莫名的出現了一道道青色的微風。

虛空中無時無刻不在起伏的能量,大海徹底沸騰,照片只感覺到從周圍的天地之中,一股浩瀚無比的能量洶湧而來,被自己所完全掌控。

趙天如一輛戰車向前殺去。

他捏拳印展動身形,每一拳轟出都如同石破天驚。

砰!

第一次碰撞黃金獅子一隻獅爪被凌空打爆。

呯!

第二次碰撞,黃金獅子胸膛被打出一個大洞。

呯!

第三次碰撞,趙天連續三記重拳轟在黃金獅子的頭顱之上,由於速度太快,聽起來竟然只有一個聲音。

鮮血四濺,黃金獅子拋飛而起,如同一枚重型導彈般轟然砸入英勇的曼哈頓河河水之中,掀起了數十米高的巨大水花。

「怎麼可能!」

見到這駭人的一幕,雪狼王海族美婦等人臉上都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堂堂雙頭獅王,可以屠城滅國的存在,竟然會敗給一個不足30歲的年輕人!太荒謬了!

「難道是我感應錯了這個趙天不值王者級生命層次。」

血狼王依舊無法相信,使勁搖著頭,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極境王者二重天!

嗟來的食 除了肉身成聖領悟了一絲天地規則雛形。」

苦笑著搖了搖頭,海族美婦只能感嘆,實在是太妖孽了。

從周圍空氣中依然流動著的青色微風不難判斷出趙天所領悟的是風之規則雛形。

而趙天又是以肉身成聖之路,踏入極境領域,幾乎可以完美的存在,那一絲風之規則所引動的天地偉力。

「不知這趙天是否已有了一山之力,辭職的實力怕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寫論文使人之中那名來自華夏大地的中年人低聲自語了一句,旋即輕輕搖頭,無論如何,趙天剛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非在場幾人聯手所能抗衡了。

「趙天哥哥好帥!」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緊緊的盯著沐浴在黃金神光中的趙天,許瑤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小臉上竟泛起了一絲酡紅。

「也就地榜第一或者天榜第四的層次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

本小姐要是願意,分分鐘就能追上這傢伙」

小紫批了撇嘴,彷彿毫不在意的說道。

然而那生物緊的玉手,卻是出賣了其心中的不平靜,二哈更是可以感覺的出來,似乎在這一刻,旁邊的這名如精靈般的少女悄然有了一絲改變。

那雙如同新月般美麗的眸子里,多了一種以往從未有過的灼灼光芒。

這一切只是發生在短短剎那,還沒等眾人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場中突變又起。

分身不死!

一聲咆哮,黃金獅子僅余的一道分身額頭之上那奇異的符文再次出現急速旋轉中綻放出字母的黃金光芒,耀得人睜不開眼睛。

殺!

虛空爆嗚,彷彿都承受不住趙天的力量,他根本不願給這雙頭死亡機會,邁開大步,直接殺入了這字幕到極致的光芒之中。

虛空中,只聽見巨大的嘶吼,咆哮之聲,震動天地,又有雙拳交擊的碰撞聲回蕩,如同無數雷霆在眾人耳邊炸響,太驚人了!

倏忽之間,閃耀天地的黃金神光,驟然一暗,兩道身影朝著不同的方向,各自倒飛而出,最終站立在虛空之中。

「今日我本不願與你為敵,不過既然已經是敵人,那麼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趙天周身黃金,神光,越發洶湧,天青色的氣流在他身體之外,迴環往複,整個人散發出的氣息越發駭人。

盯著對面的雙頭黃金斯文人開口,道:「今天你只有兩個選擇,臣服或者死!」

「吼!人類該死!」

雙頭獅王低吼,兩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趙天,目光中滿是瘋狂與殺意。

放眼望去,此刻的雙頭死亡樣子可以說相當凄慘。

渾身染血,左前爪不正常的彎曲著,而最大的一處傷口卻是在一起腰部幾乎要將其徹底分裂開來。

雖然此刻的汕頭是吧,在動用了秘書之後,重新化為了兩顆頭顱,但場中眾人都能感應到其散發出的氣質,相比於最開始明顯要弱上了許多。

顯然分身的隕落對其還是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雖然心中不甘,但是雙頭獅王也能夠察覺到自己如今的實力絕不可能是趙天的對手。

要是在強行留在這裡,怕是很有可能再也走不了了。

「該死的人類,我記住你了,等著我黃金獅子一族的報復吧!」

打定逃跑主意的雙頭獅王驟然化作一道流光,劃破空氣,朝著遠處急速飛去。

僅僅是眨眼之間,雙頭獅王就到了千米之外,速度十分的驚人。

「老獅子別跑!」

反應過來,趙天當即就黑了臉,趕緊化作一道狂風追了上去。

「該死的老傢伙,你居然敢把我丟在這裡,我父親絕不會放過你的!」

躺在地上的黃金獅子一族的太子猛然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整個身體便被趙天隨手揮出的一枚巨大風刃切成了兩半。

良道流光一前一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劃破城市上空,劇烈的音爆之聲將沿途所過無數建築物的玻璃震得粉碎。

雙頭獅王脖子上的一圈金黃色獅鬃在澎湃能量的注入下,一根根如同鋼針般豎起,最後轟然炸開。

千萬根細若髮絲的金色流光,鋪天蓋地的爆射而出,其中一半射向了頸椎,在身後的趙天。

而另一半竟然朝著下方的城市無差別的散射而去,目標正是那些正驚慌逃竄的普通人。

居然想要攻擊普通人,能讓我分心,趙天神色陰沉,他心知,若是自己不管,怕是下方會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去,實在是太喪心病狂了!

心念一動,趙天極速追擊的身體驟然停頓在半空之中。

「五行混動,吞噬萬物!」

身體之外,金木水火土同時出現,我急速旋轉,幾乎在剎那之間,便化為一圈黑色的巨大光環。

從外界看去,趙天周生突兀自己的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光環,幽暗而深邃,散發出無比恐怖的吞噬之力。

那天空中千萬道,金色流光,驀然頓住,隨後竟然以著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從四面八方朝著趙天衝來。

而趙天周身的那一圈黑色光環,就彷彿是真正的黑洞一般,毫不客氣的將那千萬道金色流光全部吞噬,沒有激起半點波瀾。

「總算是接住這一擊了。」

趙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散去了周身的五行混洞,嘴角一絲淡金色的血液溢出。

抬頭,望去,那雙頭屍王早已消失在趙天視線之中。

而類似三頭獅王這樣的絕世強者,積年老怪,更是有著各種手段,一旦追丟,想要再找到對方,便是難如登天了。

輕嘆一聲,趙天沒有再選擇,繼續追下去,反而轉身向著來時的路飛去。

時間回到趙天剛剛追著雙頭獅王離開的時候。

不知什麼時候起,一直劇烈翻湧著的海平面,竟然詭異的平靜起來。

巨大的海平面如同一顆蔚藍的鑽石粉色的從天穹之上照落下來的陽光十分耀眼。

「嘿嘿,這隻老獅子果然夠狠,關鍵時刻毫不猶豫的拋棄了那個小廢物」

長期生活在黑暗之中,頗為討厭陽光的血狼王微微眯了眯眼睛,口中嘲諷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