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你跟在楊航的身邊已經算是成熟起來了,但是,還有着一件事情,你可能不在乎也得在乎,在乎也得在乎了。”鍾峯董事長冷聲道:“楊航的女兒,楊夢穎。”

當劉佳輝聽見了‘楊夢穎’這三個字的時候,也是立刻的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

楊夢穎失蹤的事情,劉佳輝不是不清楚,而是對於之前他是幫着鍾峯辦事情的,所以對於這件事情,或多或少的也還是瞭解了一些的,而這個時候在聽見了鍾峯董事長說到了‘楊夢穎’三個字的時候,他也是立即停下了腳步。 唐影也是在聽見了鍾峯說出了楊夢穎三個字的時候頓了頓,其實,他是很早就知道了楊夢穎是在鍾峯的手裏的,只不過是一直都沒有進行調查而已,雖然說有着很大的嫌疑是鍾峯等人的所作所爲,但是這個時候唐影在聽見了鍾峯說出了楊夢穎三個字的時候。

是更加的想要了解一下情況,畢竟如果這件事情得到了一定的解決的話,那麼唐影就可以說算得上是成功的解救了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一半的經濟危機了。

而對於以後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唐影也是能夠確定,自己是不需要在對楊航進行什麼樣的幫助的了,他現在的目的,就是要保護好他的女兒楊夢穎,就是這麼的簡單。

鍾峯也是在看着劉佳輝聽見了楊夢穎三個字停頓了下來,心中不禁覺得這樣的事情是一個好的情況,也是心中暗暗僥倖地道,哼!還說自己不擔心,都已經是有着這麼的擔心了,還說自己不在乎,真的是有些犯賤了啊!

不過這個時候鍾峯也是在想着要如何的讓劉佳輝繼續的和自己合作的,而並不是把楊夢穎在他的手上這件事情說出去的。

雖然鍾峯已經是說了一半了,但是這個時候如果再告訴他一些的話,那麼鍾峯的計劃可就真的是泡湯了,這其中也是有着一些危害性的,畢竟現在劉佳輝他已經是不想再要和自己合作下去了的,如果說非要這樣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鍾峯也就只能夠是改變一下形式了。

“如果說你願意和我合作下去的話,那麼我是可以告訴你有關於楊夢穎的藏身之處在哪裏的,你覺得如何???”鍾峯看着劉佳輝淡定的背影,覺得有些好笑,於是道。

“如果你和我說楊夢穎真的是在你的手上的話,那麼我或許還能夠考慮一下這件事情,畢竟楊航現在對於他的這個女兒也是着急的不得了的。”劉佳輝並沒有回頭,只是站在原地,背對着鍾峯董事長說道:“你只要是告訴我一點兒有關於楊夢穎的信息,那麼對於合作這件事情,也自然的是好說的。”

劉佳輝這麼說的原因,也是在於他對楊夢穎的一種關心,畢竟人家可是他老闆的千金去了,而且在皖江市裏面也是有着一些名頭的,所以這個時候劉佳輝想了想,如果能夠找到楊夢穎的話,那麼對於以後他回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繼續工作的事情,也是有了一些將功補過的。

畢竟現在楊航也是很擔心着他的女兒楊夢穎的,至於楊夢穎的那個貼身保鏢唐影,他也知道,最近唐影也是經常的在公司裏面出現着,應該也是對這件事情引起了懷疑,所以纔會這樣的,畢竟唐影和楊夢穎的事情劉佳輝是有着一些清楚的。

現在的唐影,也是跟着楊夢穎一起在學校裏面讀着書的,所以這個時候他想要了解一下楊夢穎到底是在哪裏,從而幫助楊航找到楊夢穎,然後他才能夠在公司裏面繼續的工作着的,將功補過這個成語,用在了他的身上,他也是覺得再適合不過的了。

不是說因爲劉佳輝背叛的這件事情被楊航知道了會怎麼樣,而是因爲劉佳輝現在認爲,如果楊航知道了他已經是鍾氏集團的線人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也一定是有着一些看法的。而對於他以後的發展事業,也是有着一些不利的影響的,所以劉佳輝想要幫助着楊航找到他的女兒。

對於楊夢穎,劉佳輝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那個時候楊夢穎雖然還只有十四五歲,但是三年的情況裏,對於楊夢穎的調查,他也是從來都沒有停下過的,所以他想要找到楊夢穎,應該也還是不難的,起碼楊夢穎對他,也是有着一些瞭解的。

這不是在說劉佳輝自戀,而是因爲那個時候的楊夢穎和劉佳程也都是很好的姐妹,所以對於楊夢穎,劉佳輝作爲了劉佳程的親哥哥,當然是很瞭解她的。

門外的唐影也是在聽着劉佳輝和鍾峯的對話的,雖然說之前劉佳程和自己說劉佳輝的事情的時候,唐影是對劉佳輝產生了一種不抱有太大希望的預感,但是這個時候,唐影不得不說,劉佳輝作爲了一名股東,有着這樣的能力,實在是很好的了。

只是,對於以前楊航爲什麼沒有重視起來劉佳輝,唐影也是在想着,那個應該是處於着以前劉佳輝的事情楊航可能清楚一些的,畢竟劉佳輝是鍾峯董事長找到的人,安排在了楊航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裏面,所以,對於楊航如果說真的沒有對劉佳輝進行一些調查的話,唐影是打死都不會相信的。

這個時候的他,在聽着劉佳輝剛纔說的一番話當中,也是知道了劉佳輝的目的是什麼的,很明顯,劉佳輝這是在套話,而不是在套路。

套話也就是在說明了,劉佳輝想要獲得更多關於楊夢穎的藏身之處的信息,雖然說現在唐影已經是知道了一點兒楊夢穎的藏身之處在哪裏的,但是這個時候唐影也還是在想着,要進一步的對鍾峯進行調查的話,那麼他就必須是要知道楊夢穎究竟是被藏在了哪裏的這件事情的。

因爲只有這樣下去的話,唐影纔是能夠對鍾峯進行一些攻擊的,畢竟楊夢穎失蹤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受挫這兩件事情,都是在鍾峯的計劃之下進行着的。

所以這個時候唐影必須的是要知道一些隱情的。

當然,對於鍾峯他說的話之後是假是真,唐影也是知道的,畢竟現在他已經是從玄老和劉佳程的口中知道了楊夢穎就是被鍾峯藏在了他的家裏的,所以這個時候如果鍾峯說的話是假的話,那麼唐影也是一聽就會聽出來的。

對於玄老,唐影不是說自己有着多麼的佩服他了,而是因爲玄老現在在唐影的眼睛裏,不僅僅只是有着師父與徒弟這麼簡單的事情了,而是因爲唐影已經是完全的相信上了自己的這個師父了。

所以,這一次在玄老告訴了他的這一切時,唐影就確定,劉佳程說的話是的確是正確的,起初唐影也只是一個懷疑,但是經過了玄老的解釋,唐影就可以更加地確定劉佳程說的話是正確的了。

雖然說是正確的,但是唐影也還是不想要繼續的讓對方再這樣肆意妄爲的下去了,他現在只是想要的就是讓對方出現馬腳,被唐影和楊航所察覺,只有這樣下去的話,那麼唐影才能夠真正的去尋找解救楊夢穎。

這不是在說唐影不關心着楊夢穎,而是因爲唐影是想要通過這件事情,把那個幕後兇手找出來,最後將其擊斃,就這樣的簡單。雖然楊夢穎是有着一些原因需要儘快的解救的,但是這個時候楊夢穎還真的不能夠救,如果一旦救了她的話,那麼下一次,那個幕後指使者就會又出來。

唐影畢竟在皖江市的時間已經是算得上不多的了,只要是高考結束了之後,唐影也就是可以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了。

鍾峯聽着劉佳輝願意繼續的和自己合作下去,覺得很是開心,雖然說楊夢穎的事情可能會因此敗露,但是對於楊航來說,只要是有着他的女兒楊夢穎找到了,那麼對於這家楊家珠寶有限公司也就是一定會得到一些相應的後果的。

只是,這個時候鍾峯真的是願意將楊夢穎的事情告訴劉佳輝麼?如果是願意的話,那麼對於以後的事情,鍾峯也還真的是需要進行一些調整的,但是這個時候,鍾峯又在想着,只要是告訴劉佳輝一點點也就夠了,至於其他的事情,說與不說,都是無所謂的,當下之際,就是要讓劉佳輝繼續的和自己合作下去。

“沒錯,楊夢穎的確是在我的手上,只是現在這個丫頭,還真的是有些寧死不屈的精神。”鍾峯點了點頭,繼續地道:“這樣的精神,着實是讓我覺得很欣賞,如果我的兒子鍾帆也是有着這樣的精神的話,那麼我這個做父親的,也實在是可以放手了。”

“呵呵,之後呢?還有着一些什麼?”劉佳輝這個時候轉過了頭,心道,真的是一個奸商,既然通過了這樣的一個手段來進行達到自己的目的,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情,我也是有着自己的分寸的。

“之後的事情,也就是每天我的兒子去和楊夢穎談一些話的事情了,對於這些,你應該知道,我的兒子一直都是喜歡着楊夢穎的,所以,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我一般都是不問的,只要是能夠讓我的兒子覺得開心快樂就可以了。”鍾峯迴答道:“怎麼樣,如果你能夠繼續的和我合作下去的話,那麼我也是會告訴你一些其他的事情的,你覺得呢?”

劉佳輝這個時候也是有着一些苦衷的,所以這個時候當着鍾峯的面,他也只能夠是進行一部分的計劃了。

“嗯,那麼就這樣吧,雖然說我這個時候是有着一些想要回頭的,但是這個時候如果真的是要這樣下去的話,那麼我也只能夠是聽從於鍾董事長你的吩咐了咯!” “哈哈哈,劉股東說的是,在權力與利益的面前,我們當然是要選擇利益了,雖然說權利也是有着一些好處的,但是這個時候如果再繼續的這樣下去的話,那麼我們兩個都不好,所以說,佳輝,歡迎你回來。”鍾峯看着劉佳輝答應了下來,覺得很是開心,說道。

唐影在門外面看着劉佳輝又答應了與鍾峯合作,這不禁使得唐影覺得有了一些傷感,不過,即使是這樣,唐影覺得,劉佳輝這樣做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如果劉佳輝突然地放棄和鍾氏集團和卓的話,那麼對於鍾氏集團來說,也是有着一定的危險的。

劉佳輝這麼做,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了,而對於這個時候劉佳輝既然選擇了和鍾峯董事長繼續合作下去,唐影也是認爲,這個時候劉佳輝也是爲了一點兒自己的想法去合作的,畢竟這個時候如果再繼續的這樣下去的話,那麼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真的會垮臺。

所以這個時候唐影在門外看着辦公室裏面的劉佳輝重新答應了鍾峯董事長繼續和他合作下去,也並沒有太過擔心劉佳輝再一次的背叛着楊航的了,他現在只是認爲,劉佳輝這麼做,也是有着一定的原因在裏面的。

唐影也是認爲劉佳輝這麼做是一個正確的選擇,雖然說現在劉佳輝不想要繼續的這樣下去錯下去,但是沒有辦法,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是邁出了第一步的了,所以,他就必須得要走下去。

也就是隻有他,才適合這樣下去,畢竟這種事情如果換做了是別人的話,那麼那個人還需要一定時間去了解鍾氏集團的勢力了,劉佳輝的話就不同了,畢竟劉佳輝現在是兩邊都有着一定的優勢在的,所以這個事情給他去做,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唐影現在準備是去一趟楊航的辦公室的,對於今天早上一大早楊航就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去找他一趟,所以這個時候唐影已經是瞭解到了楊夢穎真的是在鍾峯的手裏了時,唐影也就是可以和楊航說明一下這件事情的了,雖然說這麼做的是有着一些不好。

但是現在已經是快要到了高考的時候,唐影爲了楊夢穎,不得不這麼去做了。

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的唐影,看着楊航一個人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看着今天的報紙,唐影倒還真的是覺得,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緩過來了,還真的是有着很大的幫助的,畢竟楊航的一生打造,都是奉獻給了這家公司的。

也就是因爲有了這家公司,纔會有着今天的楊航。

“楊叔叔,看起來你今天的臉色很好,恭喜你啊!”唐影對着楊航說道。

“呵呵,不管怎麼說,唐影你這一次是幫了我一個大忙的,我也是沒有想到,你的小弟既然會是魏氏集團的公子魏東。”楊航放下了報紙,對着唐影說道:“所以,我應該還要感謝一下你的,對了,公司裏面的事情,你已經辦的差不多了,你看出了那個人會是誰了麼?”

楊航本來今天叫唐影來到自己辦公室的目的,就是要問這一件事情的,所以這個時候看着唐影來到了辦公室裏面,楊航也就是沒有和唐影繼續的廢話下去了。

當務之急,應該要解決的就是首要問題,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了的話,那麼對於他或者是唐影,亦或者是楊夢穎,都是有着一定的好處的,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離高考的日子不遠了,他和唐影都不能夠再耽誤下去了的。

“哦,對了楊叔叔,今天在我來的時候,我已經是看見了那個幕後老闆會是誰了。”唐影恍然地道:“相信你也對他有着一定的瞭解,並且還有着一些判斷的。”

“哦?你是說,真的是劉佳輝這個人?”楊航站起了身,走到唐影的面前,疑惑地道。

“不不不,我相信你就算是給劉佳輝十個膽子,他也是沒有一個膽子敢和你對抗的。”唐影立刻搖了搖手,繼續地道:“畢竟現在這個時候,劉佳輝如果要真的找你麻煩的話,他又沒有一個人願意和他合作的,而且對於我們來說,他這樣做也是沒有意義的。”

“那既然不是他的話,那麼會是誰呢?”楊航有些想不明白,問道。

“不如你再猜猜看?”唐影看着楊航一本正經的模樣,提議道。

楊航對於唐影的這個事情,本來就是存在着很大的疑惑,而現在唐影卻又要自己猜,這不禁使得了楊航開始有了一些頭痛,左思右慮了很久都沒有想出答案來,這個時候唐影也是看着楊航已經是很努力的去想了。

可是儘管楊航如何的去想,他也就是想不到那個人會是他。

所以唐影在想了想之後,覺得自己還是告訴了楊航比較好吧,畢竟他們倆曾經是非常熟悉的一個朋友了。

而且對於這一次的這個合作關係,更是促進了他們合作發展的一部分,只是對於他這一次做的這個事情,唐影有着一些不理解而已,雖然說他們兩個曾經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即使是再好,在利益的面前,還是禁不住金錢的誘惑。

所以,唐影也就只能夠是告訴了楊航好了,如果再讓楊航繼續這樣想的話,估計想到晚飯時間,唐影也還是覺得楊航不可能會想到的是他。

“楊叔叔,我看我還是告訴你比較好吧,畢竟再這樣下去的話,估計你晚上吃晚飯的時候都還沒有想到那個人會是誰,你覺得呢?”唐影端正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說道。

“嗯,那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和我說一下是誰就好了,放心吧,不管那個人是誰,我都是能夠保持着我的性格的。”楊航點了點頭,說道。

“其實,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你的合作伙伴,鍾氏集團鍾峯董事長。”唐影繼續地道:“雖然說我知道你可能有着一些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是我想要說的,那個人還真的就是鍾峯董事長。”

“至於大小姐失蹤這件事情,也是鍾峯董事長所做的,雖然說這個時候他應該是要和你保持着雙方友好的關係的,但是你要知道,畢竟這個時候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那麼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就會進入到了一個高峯時期了,這樣一來的話,那麼也肯定是會對鍾氏集團有着一些不利的影響的,畢竟當初籤合約的時候,他們的利益可是很少的。”

“而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看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這麼快的就發展了起來,所以,鍾峯董事長才會對你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行一些攻擊的,這樣一來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可能就會有所穩定了。”

“而至於他爲什麼要抓大小姐,這個問題,可能你也是很清楚的,雖然說大小姐有着自己的自我保護意識,但是在鍾峯董事長這麼多年的商業經驗來判斷,大小姐的實力,在他的眼睛裏又算得了什麼呢?”

“而且還有着一點兒就是,那就是鍾峯董事長的兒子鍾帆,估計鍾帆這個名字,你也是知道的吧,鍾帆和大小姐,從高一開始,就是同班同學,所以這三年以來,鍾帆也是一直喜歡着您的女兒楊夢穎的,而對於這個時候你已經是和鍾氏集團成功的合作下來了,所以這時鐘峯董事長就開始了他的計劃了。”

“我相信大小姐之所以被綁架了起來,這也一定是鍾峯董事長的所作所爲。畢竟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就可以達到了一個雙贏的階段,一來是他的事業得到了一定的發展,二來,也是鍾峯董事長的兒子鍾帆,也是得到了他所喜歡的人楊夢穎了的。”

唐影的這一番解釋,說明了一切,楊航在聽見了之後,雖然說是有着一些驚訝,但是短暫的驚訝過後,楊航也是開始起了自己的判斷的。

“對,這個你說的非常對,鍾氏集團之所以要和我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合作,其目的,肯定是有着一些原因在的,而這個時候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也肯定是會有着一些原因在裏面的,不過,我一直有着一個問題想不通。”楊航點頭道。

“什麼問題?”唐影問道。

“如果說這樣下去的話,那麼萬一鍾峯失敗了的話,那麼對於這件事情與他這個董事長也肯定是脫不了干係的,你說對吧!”楊航解釋道。

“是這樣的沒有錯,但是楊叔叔你要明白,鍾峯董事長畢竟是在商業界上面有着一些領導羣雄的身份的了,而這個時候如果再繼續的這樣下去的話,那麼他也肯定是會覺得有了一些厭倦的,所以這個時候,他纔會對你發起了進攻的。”唐影繼續地道:“而至於大小姐那邊的話,大小姐在把我辭掉了之後,我想那個時候鍾帆就開始注意到了這一點兒的,畢竟這樣的事情對於鍾帆來說,是一次很好的機會,機不再失失不再來。” “沒錯兒,唐影你說得對,其實這一次這樣的合作機會,對於鍾峯來說,可以說算得上是一件很難遇見的事情的。”楊航贊同着道:“畢竟這樣的事情對於鍾峯父子來說,也算得上是一次良好的機會的,這也是我之前不願意與鍾氏集團合作的原因。”

“我之前也就是怕和鍾氏集團合作了之後,鍾峯對我們的公司進行了一個初步的瞭解了的話,那麼他是會對我們公司進行一些攻擊的,不過,那個時候我們公司的那些股東和領導們都是認爲了和鍾氏集團合作是一件非常的好的事情,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會來的這麼快。”

“嗯,楊叔叔你的推斷也是有着一些明確的,只是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要解決的是如何的讓鍾氏集團遇上危機。”唐影繼續地道:“我們公司已經是遇上了很大的危機了,而且這一次的這個危機也是由鍾氏集團給我們帶來的,現在我們已經算是初步解決了一點兒的了,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鍾氏集團也同樣的和我們公司一樣,做一個經濟大危機。”

當唐影看穿了鍾峯的全部計劃之時,就想着等這件事情過去了之後,就要對鍾峯的鐘氏集團造成一點兒危機的,畢竟這一次是鍾氏集團給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危機,同樣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現在已經是緩解過來了,那麼對他們也是要進行一些攻擊的。

不然這樣下去的話,那麼以唐影對鍾峯的理解,鍾峯肯定是又會在過了一陣子之後對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發起攻擊的。

雖然他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但是,對於鍾峯這樣的人來說,合作合作,又能夠合作的了多久呢?

唐影不敢繼續的想下去,對於這件事情,唐影事先也已經是決定了的,所以至於這一次,唐影也是一定要給鍾峯他們造成一些後果的,不然的話,那這樣就算是太虧了。

ωωω ▪Tтkan ▪¢〇

楊夢穎失蹤這件事情在唐影和楊航看來,本來就是有着一些不利現象的,而且那個時候也是緊跟着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受挫,這也不得不讓楊航開始懷疑起了是不是自己哪裏沒有調整好的原因。

並且那個時候唐影也並沒有繼續的待在楊家了,所以,對於這一次的這個事情,唐影也是覺得,寧可殺過,也不能夠錯過。

楊航點了點頭,淡淡地道:“如果真的有一個這樣的機會的話,那麼我很願意做的,只是現在……”

“楊叔叔,其實,機會是要人創造出來的,相信那個時候如果不是鍾峯董事長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和卓的話,這樣的機會也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這一次這個機會,我們也還是要自己一個人創造出來的。”唐影說道:“您說呢?”

“嗯,這樣一來的話,也是有利於我們下一步的計劃的,不過,這件事情,你就交給我來做就是了,你的話,還是去找一下夢穎爲好,畢竟我們倆父女已經是有着將近四個月沒有見面了。”楊航想了想,點頭道。

“嗯,可以的,楊叔叔你就再耐心的等待幾天就是了,現在的我也是知道了楊夢穎的藏身之處在哪裏了的,你放心做你的事情就好了,大小姐的事情,你就全權交給我好了,這一點兒你還是不要太擔心了。”唐影回答道。

“嗯,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處理好了,公司這邊的事情,我和魏氏集團也是應該可以處理得了的。”楊航點頭道。

“好的,不過,楊叔叔,你這個時候也還是要提防着一些鍾峯這個人,畢竟這個人老奸巨猾,現在已經是被利益衝破了頭腦的了。”唐影提醒着,道。

“自打一開始鍾峯向我發起了申請合作這個事情之後,我就開始對他起了一點兒關注的,這個時候如果他還死心不改的話,那麼我也只能夠是正面的向鍾氏集團發起攻擊的了。”楊航繼續地道:“而我現在也是有着一些實力的了,雖然說這一次的危機使得我開始有了一些疲累,但是以牙還牙這種手段,我還是有着力氣去拼搏的。”

楊航說的沒有錯,自打鐘氏集團和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第一次申請合作的時候,楊航就開始注意起了鍾峯,也是因爲這麼久他實在是太忙了,所以就沒有顧上鍾峯,而今天唐影和他說的這些話,楊航也是鐵了心了要給鍾氏集團來一次大的危機時代的。

畢竟鍾峯這一次既是讓楊航的女兒楊夢穎失蹤了,也是給他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造成了一定的傷害的。

自打一開始楊航就覺得,鍾氏集團主動找自己合作是有着一些危害的,只是那個時候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真的是需要一個好的合作伙伴進行發展協調的,所以楊航也就是在鍾氏集團第二次向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申請合作的時候答應了下來的,只是對於這件事情,楊航也還是沒有想到,最後要害自己的那個人既然會是鍾峯。

雖然說以前楊航也對鍾峯產生了一定的警惕性的,但是自從看着自己的楊家珠寶有限公司進入到了一個發展的新階段的時候,楊航也就是沒有多少時間去管鍾峯的了。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鍾峯纔開始了對自己發起了進攻的,所以這個時候楊航還真的是不能夠讓這樣的事情再一次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畢竟這一次是真的讓楊航開始覺得有了一些疲累了。

……

在楊家珠寶有限公司的事情得到了一個初步的解決之後,楊航就讓唐影回到了學校裏面繼續的學習,雖然說唐影是不想要去學校裏面的,但是眼看着就快要高考了,唐影覺得去一下也就去一下好了,如果自己和楊夢穎都沒有在學校裏面的話,那麼肯定是有着很重大的事情發生的。

對於林亦秋和張劍羽他們的幫助,唐影是很感激他們的,雖然說他們最終也是沒有調查出一些什麼了,但是唐影作爲了他們的朋友,也還是很感激他們能夠在自己困難的時候挺身而出的。

不過,唐影對於林亦秋,也還是有着一個重要的作用要在裏面的,起碼對於過兩屆解救楊夢穎是有着一定的要求在裏面的,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是在想着,這兩天也是要告訴林亦秋讓他開始準備一下,好和自己一起去解救楊夢穎。

“唐影,你過來一下。”下課時間一到,唐璐就走到了唐影的座位邊來了,對着唐影說道。

唐影很疑惑爲什麼這個時候唐璐會叫着他?雖然說唐璐已經是和自己好幾天都沒有說話了,但是對於現在唐影已經是回到了楊家來了,唐影也是覺得,唐璐想要和自己說話那些不簡單麼?只是這個是時間問題。

唐影之前畢竟是在楊家珠寶有限公司幫助着楊航的,所以有的時候,唐影晚上回家去都是已經到了十一二點了,而那個時候的唐璐也是很早的就跑到樓上面去睡覺去了,所以最近他們說話的機會纔會比較的少。

唐璐拉着唐影的手來到了操場上面,這個時候是第二節課下課的時間,也是在課間操時間,所以對於上課,也是有着半個小時的,所以唐璐也是覺得自己把唐影拉到這裏來說話比較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