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樣,他活著回來了,而且收穫巨大。不但成功救出楚先河,也突破到了魂帝。

從此仙界又多了一名帝境。

只是他的玄武現在還是准帝巔峰,知道他突破到魂帝的人少之又少。

「如此傷勢,回去要好好休養才行了。」

方昊天將幾顆丹藥塞進嘴裡。

「嘿嘿,受傷很嚴重啊!」

一道陰笑驟起,然後虛空震蕩,三道人影突然閃現將方昊天圍了起來。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7894/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這三人看上去都很老,臉皮皺到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從他們的臉上掉下來。

方昊天雙眼眯起。

「方昊天,等你許久了。」這三人的氣息都是准帝巔峰的層次,幾乎都是白衣魔祖那個層次的存在。

「陳勾老祖,化雨老祖,暮山老祖!」方昊天突然叫出這三個老人的名號。

「沒想到我們數萬年不出世竟然還會被一個晚輩認出來,」那身體佝僂,手中拄著一根黑木拐杖的陳勾老祖輕笑道。

將劍緩緩撥了來的化雨老祖和負著一把大刀的暮山老祖沒有說話,只是身上氣息不斷涌動,轉眼就到了巔峰,殺機則是鎖定了方昊天。

「是誰讓你們殺我?」方昊天暗中調息,「既然你們在這裡攔我,自是知道我剛從魔界回來。連魔帝都殺不了我,你們確定要動手?」

「嘿嘿。」陳勾老祖陰笑,「你已經是准帝境最強的存在,能從魔帝手底下脫身很正常,但魔帝就是魔帝,你能脫身但肯定會受重傷,所以我們殺你就很有把握了。」

「不知者無畏。」方昊天輕輕搖頭,「我的傷就算再傷百倍,我也能殺死你們。」

「是嗎?」

陳勾老祖笑了笑。

轟轟轟!

三位不出世多年的老祖突然就出手了。

他們全力以赴,但神色輕鬆。

就算方昊天是全盛狀態,這三位老祖都有自信跟方昊天是同一個層次,就算打不過也自保有餘,三人聯手的話方昊天必敗,更何況方昊天現在是重傷狀態。

所以在三位老祖來說,殺方昊天是綽綽有餘了。不過他們知道方昊天的背後是什麼人,所以他們要速戰速決,故一出手就是最強大的殺招。

然而他們剛出手。

「嗡!」

奇異的聲音驟起。

「什麼聲音?」三位老祖都嚇了一跳,一下子感覺到了滔天威壓,下意識抬頭。

只看到他們的頭頂直接就出現了三道虛幻的拳頭,同時他們的身周空間出現了些許扭曲。

魂幻界籠罩之下,三位老祖的實力一下子就受到了大壓制。

砰砰砰!

三拳落下,三位老祖雖趕緊全力防守,但還是被砸得噴血倒飛。

「轟隆!」

三道劍光驟現,刺向三位老祖。

「怎麼可能,他重傷之下怎麼還這麼強大!」

三位老祖臉色驚駭,手中武器全力揮出將刺來的劍光擋住。

噗噗噗!

三人渾身劇震,一下子就受了極度嚴重的內傷。

「嗡!」

空間再度扭曲,三位老祖突然停了下來。

不是他們自已停,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們裹住,讓他們動彈不得。

方昊天一跨步就站在了三位老祖的面前。

「如果你們不大意的話,也許我沒這麼容易殺得了你們,畢竟你們都擁有在帝境面前全身而退的實力,」方昊天輕輕撫摸著手中的赤霄炎龍劍,「但你們見我重傷,以為必能殺我,所以只攻不守,等再守時已經晚了。」

「你,你怎麼可能強到這等地步,」陳勾老祖尖叫,「我們的修為跟你差不多,你怎麼可能比我們強大這麼多。」

「不,我的修為跟你們不一樣,」方昊天淡然一笑,然後聲音直接在三位老祖的腦中響起,「因為我是玄魂雙修武者,我的魂武已經成就帝境。」

「什麼?」

三位老祖臉色瞬間慘白,然後氣勢波動,似要施展什麼秘術或是寶物脫身。

「晚了!」

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龍劍揮出。

三位老祖的腦袋便離身而飛。

「死!」

方昊天心裡暗喝。

三位準帝境巔峰的老祖身體頓時炸開,在無形的力量碾壓之下碎塊都要粉碎,最終化為細小粉塵,煙消雲散。

方昊天伸手一撈,將這三位老祖遺留的空間寶物收走,然後身體突然一閃就消失。

下一刻,方昊天出現在了一座百萬人口的小城:衝天城。

此時衝天城中,一處處黑衣黑袍的人正在城中肆意殺戮。

這些人全都是初仙境或更強大的存在,每一支伍都有金仙境強者率領,此城的城民最強大的就是城主也不過是金仙境八重,如何能夠抵擋這些黑衣人?

「嗯?」

方昊天突然感覺到所有死去的人殘魂都突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扯到空中,進入了空中那一隻懸浮的瓶子中。

「這是誰在收聚靈魂?該死!」

方昊天殺心驟濃。

為了收聚靈魂,竟然大舉屠戮,這已經是惡魔行為,就算這是仙帝中的強者,那也跟魔界的惡魔無疑。

「這裡竟然有一個厲害的小傢伙。」突然有人指著方昊天大叫。

「轟隆!」

最近的那支隊伍帶頭者是一個金仙境九重的強者,一人就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這小傢伙氣息不差,簡直一個人就能頂半城。」

金仙境九重強者一拳打出,要將方昊天的身體打爆。

「啪!」

方昊天手掌拍中這位金仙境九重強者的拳頭,然後就將拳頭握住。

「嗡!」

方昊天魂力驟催,無形的力量降臨,只看到城中那些黑衣人,除了帶頭者之外,都突然無聲無息的死去,有的直接在地面上死,有的直接從空中摔下去摔死。

到了初仙境,已是仙人。

仙人自個兒從空中摔死的事是不可能發生,但今天衝天城的人卻看到了。

本來衝天城餘下的人已經絕望,以為今天全城皆死,現在這等詭異的情況,他們既是震驚又是大喜。

震驚的是不知道這些邪惡的黑衣人為什麼突然就死去,大喜的自然就是自已似乎有了活命的希望。

嗖!

方昊天離開,帶著那幾個金仙境強者離開。

方昊天問道:「告訴我,是誰指使你們這麼做。」

那些金仙境的回應是身體突然炸開。

「嗯?」

方昊天震驚了。

以他魂帝的手段,這些人竟然能夠擺脫他的控制而自殺?

「這不可能啊!」

方昊天手猛地一抓,抓住了幾縷飄散的靈魂。

可是這些靈魂已經破碎,方昊天能捕捉到的信息很少就消失了。

但很少,至少捕捉到了一點,而這一點更幾個金仙境者強者最執著最恐懼的殘識,在這些金仙境強者的心中,最恐懼的是一個跟混沌有關的人。

「那個跟混沌有關的人是誰,為什麼要收集這麼多靈魂?」

方昊天留了心,他隱隱覺得此事不簡單,而那個跟混沌有關的黑衣人更是讓他內心生警,認為是一個極度可怕的存在。

方昊天甚至覺得此人的可怕猶在整個魔界之上。

「師傅。」

方昊天趕緊聯繫伐魔仙帝,將他在衝天城遇到的事以及所了解到的事向師傅稟報。

稟報后,方昊天便朝天元劍宗的方向飛去。

……

「終於出現了。」

方昊天並不知道的是伐魔仙帝聽了他的彙報后並沒有如表面上那麼平靜。

如果方昊天現在站在伐魔仙帝面前的話,也許還能看出伐魔仙帝出現了些許慌亂。

「商帝……」

伐魔仙帝跟著與關係子的商帝幾人聯繫。

很快,商帝等四帝到來。

伐魔仙帝將方昊天遇到的事說了出來。

「什麼?」商帝直接就叫起,「混沌,他,他出現了?」

另外三帝也是臉色劇變。

不管是伐魔仙帝,還是商帝他們,都是成名多年的帝境,站在了仙界的頂尖之列,這世上能讓他們如此失態如此震驚的事絕對不多。

現在這個跟混沌有關的人卻讓他們失態了,甚至都出現驚慌之像,可見那個跟混沌有關的人是何等的可怕,可怕程度還超越了方昊天的想象。

「以他的性格,如果真的回來,不可能如此低調行事,」伐魔仙帝示意大家坐下,「所以我覺得他還沒有完全回來,現在回來的應該中是他的意志,或是說他以意志凝出了一個分身。」

商帝雙眼猛地睜大:「他讓人收集靈魂力,就是想增加的意志分身的實力。」

「這樣我們還是有機會。」

「如果混沌已經完全恢復而掙脫封印回來,那我們只有束手待斃的份。但只是他一個意志分身的話,我們還有機會。」

「對,馬上傾盡全力找出他的意志分身,直接抹殺。」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大意。伐魔,既然混沌已經出現,我覺得你應該聯繫你的師傅了。」

「好,但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第三重天……」

「方昊天無意中破壞了混沌的事,必須要讓他小心,小心混沌的暗算。」

「他倒也不用太擔心,他已經是魂帝的事知道的也就我們幾人,此事我們不能公開。」

「反正提醒他小心點總不會是壞事。」

「是的。」

「既然混沌再度出現,我們也該好好謀划謀划,「守石計劃」也該實施了。」

「嗯,我們再具體談談,希望更詳盡一點……」

幾個仙帝不斷商量,謀划。 秦菲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東方玉卿的揶揄,多少有些欲哭無淚,開始拳打腳踢:「你滾,我現在也不想看到你!」

「你才是名副其實的混蛋……該滾出去的人是你才對。」

一時間秦菲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即便被禁錮在某人的懷裡,也沒有停止過反抗。

「菲兒,別亂動,讓我再抱一會兒。」此刻東方玉卿的聲音聽上去沙啞、性感,無疑是帶著深深的蠱惑。

冥冥之中,秦菲似乎感受到了來自於東方玉卿身體的異常,縱然不敢再隨意扭動身體。

即便這兩年失憶后的秦菲沒有交往過異性,也清楚地知道抵著她的硬物為何物。

看著秦菲那精緻的小臉嬌羞的酡紅著,媚眼如絲中又是自然的純情,使得東方玉卿微不可查地喟嘆出聲,覺得某人像是個害人不淺的小妖精。

大概是覺得時機還不成熟,所以東方玉卿只想單純地抱秦菲一會兒,抱著的動作卻是下意識地緊湊、靠近。

莫名的秦菲的身子也緊繃的厲害,出於條件反射性地伸手撐在東方玉卿的胸膛上:「你鬆手,我都快喘不上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