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任雲蹤動用了六顆彌足珍貴的陣基石后,並沒有現身,而大魔王在六顆陣基石破碎的瞬間,聽到小乾坤界中傳出了一道悶哼聲。

彌天金宮陣的威力被六顆陣基石加固,二長老的壓力減輕了不少,她繼續全力控制九宮金塔,全力鎮壓了躁動的千巫教大長老。

「轟轟轟!」就在任雲蹤不顧身體傷勢,控制六顆珍貴的陣基石加固彌天金宮陣的禁制威力時,九宮金塔下面的禁制中突然傳出了一道道劇烈的爆破聲,將九宮金塔剛剛加固的鎮壓禁制震裂了。

「力量獻祭,撕裂禁制。」九宮金塔剛剛加固的禁制出現了破損,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九宮金塔下面的鎮壓空間中響起。

一道道燃燒的能量好似潮水一般瘋狂的攻擊破損禁制,千巫教大長老想要藉助獻祭力量掙脫而出。

「巫毒鋒,你以為院長無法再出手,我就無法鎮壓你了嗎?」二長老看到九宮金塔鎮壓的千巫教大長老在任雲蹤出手加固彌天金宮陣的防禦后,突然發力攻擊,猜到了他的意圖,開始源源不斷的調動天地之力加固破損嚴重的禁制,不給千巫教大長老脫困的機會。

「火熙,我承認你的實力在我之上,但九宮金塔畢竟不是你的,而且我有巫魔石,我看你怎麼阻止我。」

「巫魔石,化巫魔!」就在九宮金塔的力量在二長老持續調動天地之力加固九宮金塔鎮壓禁制時,被困禁制空間的千巫教大長老吐出了一顆漆黑色的石頭,一隻身高達到了兩米,通體血紅色,長著一對惡魔雙角,手持一把骷髏頭血叉的巫魔出現了。

「巫魔石,你怎麼會有巫魔石。」遭到千巫教大長老和巫魔石所化巫魔攻擊,二長老的壓力陡然增加,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二長老怒吼道。

「當然是有人偷偷給我的。」

「我巫毒鋒終於要重見天日了。九宮金塔禁制,給我破!」隨著千巫教大長老一聲怒吼,積累了足夠力量的他與手持骷髏血叉的巫魔同時發力,擊穿了九宮金塔禁制,脫困而出。 「不好,巫毒鋒衝破禁制了。」快速療傷中的大長老等人看到九宮金塔禁制被破,被任雲蹤藉助九宮金塔力量鎮壓了數百年時間的千巫教大長老巫毒鋒在全身魔氣環繞,手持骷髏血叉的巫魔幫助下脫困而出,大驚失色。

「未達到道尊境界的人速速退到正殿,不要留在外面。」巫毒鋒脫困而出,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二長老立即出現在了宗院道聖境界高手身前,大聲命令道。

「唰唰唰!」面對無法抗衡的敵人,沒達到道尊境界的眾人沒有猶豫,快速的向雄偉的正殿飛去。

「哪裡走,都給我把命留下吧。」巫毒鋒看到天宗道院百餘名宗院高手快速的飛向了正殿,一股可怕地天地之力瞬間灌注到了他的身體中。

「火璃掌。」但還未等巫毒鋒調動天地之力發動攻擊,二長老首先印出了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掌芒,攻擊向了他。

「轟!」的一聲,二長老印出的火璃掌襲來,巫毒鋒立即將調動天地之力彙集到拳頭中,一拳迎了上去,一道巨大的爆破聲頓時傳出。

巫毒鋒雖然也是一級道仙高手,但二長老的本體乃是神獸,再加上巫毒鋒剛剛撕裂禁制而出,消耗了過多的虛仙之力,所以硬碰二長老施展的火璃掌,巫毒鋒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巫毒鋒被實力強橫的二長老震飛,實力不弱於他的巫魔手持骷髏血叉,以極快的速度衝擊進了即將逃進正殿的藏火長老等人。

眼看未達到道聖境界的藏火長老等人就要遭到巫魔攻擊,這時,恢復了九成傷勢的雲天羽突然施展瞬移,出現在了巫魔面前。

「死!」巫魔看到雲天羽竟然當眾阻攔自己,立即發出了兇殘的咆哮聲,大量的血光在骷髏血叉中映出,刺向了雲天羽的胸口。

「血魔塔,抵擋!」巫魔的實力太恐怖,雲天羽根本不敢藉助太阿劍的力量強行對攻,迅速祭出了極品天器血魔塔,藉助血魔塔本身的防禦,抵擋住了血光大作的骷髏血叉攻擊。

「瞬殺之劍!」血魔塔抵擋住了骷髏血叉的攻擊,雲天羽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巫魔身後,刺出了瞬殺之劍,刺向了他的後背。

「嗤!」的一聲,遭到雲天羽施展的瞬殺之劍攻擊,巫魔後背立即被堪比仙器的太阿劍劃開,太阿劍中湧出的破壞力量不斷地向巫魔身體中灌入。

「血氣修復!」就在巫魔身體不斷被太阿劍湧出的劍氣炸開時,巫魔心臟處突然湧出了大量的血氣,好似蠶繭一般將他受損嚴重的身體包裹住,快速的修復起來。

「快進入正殿,開啟正殿禁制。」實力可怕的巫魔被雲天羽手持太阿劍,施展瞬殺之劍所傷,他立即大聲催動道。

「天羽,一定要小心。」進入正殿時,滿臉擔憂的舞雲耽,夏瑩等女大聲喊道。

「放心吧,沒有人可以殺死我,速速開啟禁制,不要猶豫。」雲天羽感覺到血光環繞的巫魔快速的恢復實力,大聲催促道。

「天羽,天宗道院就拜託給你們了。」藏火長老等人知道,那等級別的激戰自己只能當炮灰,叮囑一聲后,開啟了正殿禁制。

「嗡嗡嗡!」一百零八根衝天光柱在正殿周圍升空,形成了一座金光大陣,將正殿保護在了裡面。

而正殿禁制開啟后,巫魔藉助心臟處湧出的大量血氣,修復了被太阿劍爆開的身體,化作一道血光,向近在咫尺的雲天羽發動了攻擊。

「瞬移!」巫魔手持骷髏血叉殺氣騰騰的攻來,雲天羽立即施展瞬移進行閃避,並在閃避的同時,控制血魔塔從天而降,攻擊向了巫魔。

「嘭!」的一聲,眼看血魔塔就要鎮壓到巫魔身體上,巫魔心中處突然飛射出了一顆充斥著血光的石頭,擊中了血魔塔,將血魔塔硬生生逼退了回去。

「好堅硬的石頭,竟然可以逼退極品天器血魔塔。」血魔塔被巫魔心臟處飛射的血色石頭逼退,雲天羽大吃一驚。

「天羽,那是巫魔石,是那巫魔的力量之源!用太阿劍攻擊,速速擊碎它。」大魔王的聲音在雲天羽腦海中響起,大聲催促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在巫魔想要收回巫魔石的瞬間,手持太阿劍施展瞬殺之劍刺了過去。

「咔嚓!」一聲,巫魔石遭到雲天羽施展瞬殺之劍攻擊,石頭表面立即被太阿劍刺得布滿了蜘蛛網般的裂痕,巫魔石被太阿劍擊裂,兇殘的巫魔立即受到了影響,一邊仰天咆哮,一邊向雲天羽發動可怕的攻擊。

「天羽,全力攻擊巫魔石,只要你能擊破巫魔石,他自然而然就會消散。」大魔王傳音提醒道。

「嗯,我明白!」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一邊施展瞬移閃避,一邊尋找擊破巫魔石的機會。

冷戾少爺的囚妻 雲天羽藉助太阿劍的攻擊力擊裂了巫魔石,二長老依靠自身的實力也完全壓制住剛剛脫困的千巫教大長老巫毒鋒。

不過二長老剛剛控制九宮金塔進行雙重禁制,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再加上巫毒鋒頻頻施展瞬移閃避,使得二長老一時間也無法將其擊殺。

「轟隆隆!」就在二長老全力攻擊巫毒鋒之際,彌天金宮陣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被九宮金塔鎮壓的四大道仙高手利用二長老被巫毒鋒糾纏住的機會,全力攻擊彌天金宮陣,想要破陣而出。

「火熙,九宮金塔形成的大陣就要被破,你天宗道院就等著被我們血洗吧。我要用你們的血來撫平我被鎮壓的痛苦。」看到彌天金宮陣就要被破,兇殘的巫毒鋒大聲咆哮道。

「也許你等不到那一刻了。」二長老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殺意,一對火紅色的羽翼在她雙臂中浮現了出來,火翼中釋放的高溫導致周圍的空間瞬間提高。

「紅鸞雙翼!」看到二長老手臂中浮現的火紅色羽翼,巫毒鋒眼眸中透出了一絲凝重之色,迅速的調動天地之力融入身體,增幅身體力量。

「紅鸞雙翅斬!」感覺到周圍的天地之力受到吸引,源源不斷融進巫毒鋒身體中,二長老手臂中浮現出來的火紅色雙翅立即劇烈的抖動起來,一道道速度極快的紅色光刃連續攻擊向了巫毒鋒。

「巫魔拳!」數百道火紅色光刃襲來,巫毒鋒身體中融入的天地之力源源不斷的湧進了他的手臂中,一拳轟出,大量的扇形拳芒鋪天蓋地與二長老施展的紅鸞雙翅斬發生碰撞。

巫毒鋒施展的巫魔拳雖然威力可怕,但紅鸞雙翼乃是上品天器中的極品,威力不是巫毒鋒可以抗衡,漆黑色的巫魔拳觸碰到紅色光刃上時,立即被鋒利的光刃劈開。

「瞬移!」自己施展的巫魔拳被二長老輕易破開,巫毒鋒毫不猶豫的施展瞬移進行閃避,但就在他閃避到半空中的一瞬間,速度更快的二長老施展瞬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充斥著天地之力的芊芊細手重重的印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的一聲,還未來得及施展瞬移的巫毒鋒好似斷了線的風箏,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大量的鮮血在他嘴巴中流淌了出來。

而就在巫毒鋒被召喚出紅鸞雙翼的二長老重創之際,連續施展瞬移的雲天羽終於捕捉到機會,整個身體與太阿劍融合在一起,一劍擊中了被巫魔重點保護的巫魔石上。

「嘭!」的一聲,布滿裂痕的巫魔石被人器合一的雲天羽施展瞬殺之劍刺中,立即在巫魔身體中爆開了。

而失去了巫魔石,兇殘的巫魔立即發出了痛苦的咆哮聲,高大的身體快速的膨脹。

「瞬移!」看到巫魔臨死前想要自爆,雲天羽迅速的施展瞬移進行閃避,而就在他瞬間消失的一瞬間,一股可怕的爆破力量在巫魔身體中爆發,震得整個空間出現了大面積扭曲。

「仙器,那小子手上的是仙器。」巫魔石是千巫教聖石,整個千巫教只有一塊,就算是極品天器想要擊碎巫魔石都很困難,所以見到一級道尊境界的雲天羽手持太阿劍竟然擊碎了巫魔石,巫毒鋒立即猜到雲天羽手中的太阿劍很可能是一件仙器。

就在巫毒鋒因為得知雲天羽擁有仙器,內心掀起滔天大Lang時,二長老一個瞬移從天而降,繼續發動攻擊,想要一鼓作氣將其擊殺。

「瞬移!」二長老施展瞬移襲來,巫毒鋒毫不猶豫的施展瞬移進行閃避,不敢再與攻擊力可怕的二長老對轟攻擊。

「天地之力,縛束!」巫毒鋒施展瞬移閃避時,二長老立即調動天地之力,強行縛束巫毒鋒,延緩他瞬移的速度。

「唰唰!」就在巫毒鋒感覺自己彷彿深陷泥潭時,二長老左右手臂中的紅鸞雙翼化作兩道紅光,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到了巫毒鋒的身體上,差點將他的劈開。

不過巫毒鋒生命力十萬頑強,當年任雲蹤使出渾身解數都沒有殺死他,才無奈藉助九宮金塔將他鎮壓,所以巫毒鋒看似傷勢嚴重,但二長老想要殺死他十分困難。

「轟隆隆,轟轟轟!」而就在這時,彌天金宮陣中再次傳出了劇烈的爆破聲,彌天金宮陣中出現了一道巨大,足有十米長的裂痕,數十名被困彌天金宮陣中的千巫教道尊、道聖高手穿過裂痕出現在了天宗道院之中。 「大長老,速速去那道裂痕處擊殺闖出來的千巫教高手。不要讓他們破壞我天宗道院建築。」全力攻擊巫毒鋒的二長老大聲喊道。

「交給我們了,三宮金塔,召回。」大長老點了點頭,強行收回了自己上品天器,鎮壓在內院的三宮金塔。

「呼!」剛剛全力擊殺巫魔,剛剛得到一絲喘息機會的雲天羽看到大量的千巫教高手穿過裂痕出現在天宗道院,深吸一口氣,手持太阿劍攻擊了過去,將他們阻截在了半空中。

「公子,我們在天宗山外又發現了千巫教的人。」就在雲天羽施展瞬移出現在彌天金宮陣裂痕處,幫助大長老等人全力攻擊剛剛穿出裂痕的千巫教高手時,他懷中的傳訊珠亮了起來,接到了被困彌天金宮陣外的鶴天涯等人傳訊。

「給我將他們全部殺死。」雲天羽傳訊命令道。

「交給我們了。」達到一級道仙境界的鶴天涯充滿自信的傳音回應道。

「嗡!」就在雲天羽剛剛與鶴天涯通過傳訊珠交流完后,雲天羽懷中的傳訊珠再次亮了起來,雲天羽通過傳訊珠聽到了已經突破到七級道尊境界的宿星辰聲音。

「公子,你們再堅持兩個多時辰,兩個時辰過後,我帶領的星宿宮高手就會趕到了。」

「好!」 都市極品小醫皇 聽到宿星辰的聲音,雲天羽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傳訊回應道。

「轟轟轟!」就在雲天羽通過傳訊珠,給自己的援兵傳訊時,手持三宮金塔的大長老與千巫教三長老巫追神交手了。

「大家把身懷的天獸符全部捏碎,一定要將他們全部攔截住。」在與巫追神交手之際,大長老大聲命令道。

「好!」雲天羽等人點了點頭,將身懷的所有高等級獸符取了出來,捏碎釋放出強大的獸魂進行攻擊。

「嗷嗷嗷!」三大二級天獸魂,七隻六級地獸魂在雲天羽身體周圍出現,藉助十大獸魂,一手緊握太阿劍,一手操控血魔塔的雲天羽勢如破竹,不斷將一名名近身的千巫教高手擊殺,大量的鮮血在半空中灑落下來。

當雲天羽殺死了十餘名千巫教高手后,出現在了緩慢縮小的彌天金宮陣裂痕處,迅速膨脹身體,發出真龍吟進行攻擊,阻止千巫教高手繼續穿出彌天金宮陣。

「吟!」一道響徹天際的龍吟聲在雲天羽嘴巴處湧出,滾滾聲波猶如潮水一般轟擊進了彌天金宮陣裂痕中,強行震退了擁堵在裂痕處,想要迅速穿出的千巫教高手。

「天羽,你擁有仙器,可以施展瞬移,速速幫我糾纏住巫毒鋒,我來控制九宮金塔修復彌天金宮陣裂痕。」就在雲天羽發出真龍之聲后,他耳邊突然響起了二長老的聲音。

「好!」雲天羽看到二長老雖然在攻勢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但面對保命手段層出不窮的巫毒鋒,一時半會根本無法將他擊殺,點了點頭,迅速施展瞬移出現在了二長老身邊。

「天羽,小心點!」為了防止被彌天金宮陣強行鎮壓的四大道仙高手脫困而出,二長老傳音叮囑了一聲后,一個瞬移出現在了九宮金塔之巔。

二長老瞬移離開,傷痕纍纍的巫毒鋒看了一眼雲天羽,迅速施展瞬移向二長老發動了反擊,想要阻止二長老控制九宮金塔加固彌天金宮陣的威力。

「瞬殺之劍!」就在巫毒鋒瞬移的一瞬間,雲天羽立即刺出了瞬移之劍,鋒利的太阿劍劃破長空,刺向了巫毒鋒的喉嚨。

剛剛就已經知道太阿劍的攻擊力絕對超過了極品天器,堪比仙器,所以雲天羽施展瞬殺之劍攻來,巫毒鋒不敢託大,迅速的施展瞬移進行閃避。

「五雷天鎖,縛束!」施展瞬殺之劍攻擊失敗,雲天羽並不氣餒,在巫毒鋒出現在百米開外時,憑空凝聚出五道天雷鎖鏈,縛束向了巫毒鋒。

「哼!這等小兒科還想縛束我。」被雲天羽施展五雷天鎖縛束,巫毒鋒露出了一絲不屑,釋放強大的虛仙之力輕易震斷了五雷天鎖。

不過就在五雷天鎖被實力可怕的巫毒鋒震斷的瞬間,雲天羽再次施展瞬移出現在他面前,並第二次施展五雷天鎖對他進行縛束。

「天地之力,天地大手!」身體第二次被縛束,內心有些惱火的巫毒鋒立即調動天地之力,形成了一掌大手攻擊向了雲天羽。

「血魔塔,給我碎!」扭曲著空間的天地大手高速的印來,雲天羽立即控制血魔塔撞了上去。

不過血魔塔的威力雖然可怕,但云天羽與巫毒鋒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血魔塔劇烈的顫抖了數下后,就被巫毒鋒施展的天地大手強行逼退。

「巨峰山,巫瞳眼、天沙旗,攻擊。」血魔塔被天地大手逼退,雲天羽迅速祭出了三大中品天器攻擊布滿裂痕的天地大手,合力將它擊碎。

「巫瞳眼,巫瞳眼怎麼會被你煉化了,你將巫瞳怎麼樣了。」作為千巫教大長老,巫毒鋒看到雲天羽額頭上裂開的巫瞳眼,露出了憤怒之色,大聲咆哮著。

「你覺得呢!」 總裁的小萌妻 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收回了天沙旗和巨峰山,手持太阿劍繼續向滿目殺意的巫毒鋒發動攻擊。

「小子,你不要得意,我會讓你知道道仙是不可侵犯的。」

「天地之力,縛束!」巫毒鋒大喝一聲,控制周圍的天地之力滾滾的湧向了雲天羽,縛束向了他的身體。

「虛仙雷!」身體被巫毒鋒控制天地之力縛束,雲天羽並不驚慌,心意一動將虛仙雷取了出來,搶在巫毒鋒攻擊前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虛仙雷!」當巫毒鋒看到雲天羽手中錦盒中封印的可怕雷光時,立即認出雷光的虛實,露出一副活見鬼的樣子,剛要發動攻擊的身體立即靜止了。

「怎麼巫毒鋒,你怕了!」雲天羽看到巫毒鋒臉上露出了一抹濃重,露出淡淡的笑容,故意問道。

「怕!雖然虛仙雷可以重傷我,但你覺得你控制虛仙雷可以擊中我的身體嗎?」巫毒鋒嗤鼻一笑,冷冰冰的說道。

「巫毒鋒,你可以試試!」說完,雲天羽控制血魔塔從天而降,重重的轟擊在了天地縛束空間中,震碎了縛束空間,手持太阿劍繼續攻擊了過去。

「媽的,你不要得意,早晚有一天我會殺死你。」巫毒鋒看到雲天羽施展瞬移靠近自己,大罵一聲,迅速的施展瞬移閃避,根本不敢讓手持虛仙雷的雲天羽近身。

就在雲天羽藉助虛仙雷的震懾力,不斷地糾纏連續施展瞬移閃避的巫毒鋒時,二長老掌控極品天器九宮金塔,修復了彌天金宮陣的裂痕。

不過彌天金宮陣裂痕雖然被修復,但剛剛裂痕出現時,足足有八十餘名千巫教高手蜂擁而出,給大長老等人帶來極大的壓力。

「周千通,你是大周王朝十大高手之一的周千通!」正在與巫追神激戰的大長老突然遭到偷襲,發現偷襲自己之人面容雖然陌生,但給自己很熟悉的感覺,立即聯想到了與千巫教關係極好的周千通。

「司徒,沒想到我這個樣子你還能將我認出來。」剛剛偷襲雖然成功將大長老擊傷,但因為有上品天器三宮金塔保護,大長老受傷並不重,曾經在千塹山脈重創鶴天涯,最終被大魔王羞辱嚇跑的大周王朝十大高手之一的周千通摘掉了人皮面具,露出了絲絲冷笑道。

「看來千巫教真的有你大周王朝支持。」確定了周千通的身份,臉色微微有些蒼白的大長老深吸一口氣,強行穩定傷勢說道。

「千巫教乃是我大周王朝第二大勢力,你天宗道院膽敢鎮壓千巫教大長老,我大周皇族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反倒是你們,竟然被大金王朝放棄,出了事他們也不管,我真替你們感到悲哀,今天我要讓你天宗道院血流成河。」滿臉冷意的周千通森然的說道。

「讓我天宗道院血流成河,難道你就不怕我師父報復你。」就在七級道尊巔峰境界的周千通想要聯合巫追神合力攻擊時,雲天羽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大長老身邊,故意質問道。

「是你!真的是你,你是天宗道院的人。」剛剛雲天羽糾纏巫毒鋒時,周千通就感覺到雲天羽身影有些眼熟,只不過雲天羽連續施展瞬移,使得周千通並沒有看清他,如今雲天羽突然出現在眼前,再加上他提起大魔王,使得周千通立即確認了雲天羽的身份,露出了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周千通,我警告你,如果我出事,就算你上天入地,我師父也一定會殺你的。」雲天羽看到周千通流露出驚懼之色,繼續威脅道。

「媽的,你覺得你還有命給你師傅報信嗎?今天你們所有人都要死。」想到自己已經與雲天羽撕破臉皮,自己就算放過雲天羽,以雲天羽與天宗道院的關係,他的師傅也絕不放過自己,所以周千通對雲天羽產生了濃濃的殺意。

「所有人聽命,給我血洗天宗道院!」雖然此次前來襲擊天宗道院的高手,還有一半被困彌天金宮陣,但天宗道院僅剩的十一名道尊高手經過連番激戰,傷勢不輕,隨著周千通一聲命下,外面被殺的還剩下五十餘名千巫教,大周皇族高手殺氣騰騰的攻擊向了大長老等人。

眼看大長老等人處境危險,突然,一道憤怒的聲音在天邊響起。

「姑奶奶在此,誰敢在天宗道院撒野!」 「小溪!」看到手持血魂擎天棍從天而降的嬌小身影,控制數大天器全力攻擊,消耗頗多的雲天羽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老大,他們交給我了,看我砸扁了他們。」袁小溪看到大長老等人傷勢頗重,雲天羽雖然沒有受傷,但身體中異變嬰力消耗明顯,眼睛瞬間變成了血紅色,大聲說道。

「媽的,你找死!」殺氣騰騰的周千通看到袁小溪擋在了雲天羽等人身前,祭出了上品天器血魔刀,整個身體瞬間與血魔刀融合在了一起,斬向了袁小溪。

「獸血沸騰,擎天一棍!」周千通人器合一的攻來,袁小溪身體中的血液立即沸騰了起來,一股狂暴的能量伴隨著擁有擎天之勢的棍影,重重的砸在了血紅色的魔刀上。

「嘭!」遭到激發了神獸血脈的袁小溪一棍攻擊,七級道尊巔峰境界的周千通身體一顫,整個身體倒退了回去,緊握血魔刀的手臂出現了嚴重的酥麻感覺。

「小溪,你達到三級道尊境界了!」感覺到袁小溪一棍之威,藉助地氣本源顆粒快速療傷的雲天羽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嗯!我才吸收了三分之一血脈石的力量,就連續突破了境界。」將血魂擎天棍插在地上,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樣子的袁小溪輕輕點了點頭道。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趁他們受傷之際擊殺他們。」手臂被袁小溪施展擎天一棍砸痛的周千通大聲命令道。

「小溪,大長老,我們一人一個七級道尊高手,速速將他們擊殺,只要擊殺了三大七級道尊高手,剩下的人將不足以畏懼。」雲天羽看到剛剛穿出彌天金宮陣的大周皇族、千巫教高手中,只有三大七級道尊高手,立即傳音說道。

「好!」獸血沸騰的袁小溪點了點頭,手持血魂擎天棍攻擊向了實力最強的周千通。

袁小溪選擇了七級道尊巔峰境界的周千通,雲天羽卻選擇了剛剛大長老的對手,千巫教三長老巫追神。

只要沒有人幫忙,以雲天羽掌握的底牌,單對單足以將巫追神斬殺。

實力最強的兩大七級道尊高手被袁小溪和雲天羽挑走,大長老立即將目光投向了千巫教大護法,剛剛突破到七級道尊境界沒多久的巫覆玄。

「瞬殺之劍!」為了速戰速決,給自己爭取休息的時間,一上來雲天羽就施展瞬殺之劍,刺向了巫追神的胸口。

剛剛雲天羽施展瞬移糾纏巫毒鋒時,巫追神就對雲天羽心存警惕,所以當他看到雲天羽消失在自己眼前時,毫不猶豫的向後閃避。

「嗤!」的一聲,就在巫追神後撤的瞬間,一道凌厲的劍芒在他眼前閃動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