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快,他的聲音戛然而止,就連腳步也停了下來,眉頭緊蹙地盯著眼前人。

「莫宇辰?」

「你小子該不會就是那個被祝英德通緝的莫宇辰吧?」

蘭二劍眼神一凜,驚訝地問道。

「我勒個乖乖,原來你還是個通緝犯啊……」

蘭八劍深吸一口氣,震撼看著身邊幾位兄弟,想要知道他們的反應。

而此時,一直沒有說話的蘭幽卻是眼眸微微一縮,也是震驚地注視著眼前這個妹夫。

說實話,莫宇辰來到倉木帝域之後,已經在無形中被祝英德宣傳的人盡皆知,名揚天下了。

當然了,他們大多數人都認為莫宇辰必死無疑,也覺得他能幾次三番在祝英德手下逃脫,實屬是僥倖罷了。

要知道,祝英德是誰?

那可是血刀門最為年輕的副門主啊,而且還是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

在倉木帝域,基本上就沒有一個武者不知道祝英德。

所以,當蘭家四兄弟得知莫宇辰的身份后,著實是震驚了一把。

不過也僅僅是震驚,對於莫宇辰,他們還是沒有多麼的看好,最多也就覺得他的實力還不錯而已。

「沒錯,我就是個通緝犯。」

莫宇辰點了點頭,臉上無波無瀾地說道。

他沒想到,就連蘭家的幾位少爺也知道自己的名號。

看得出來,祝英德對這件事的宣傳,可謂是不留餘力啊。

「靠……」

得到莫宇辰親口的承認,除了蘭幽之外,其餘三人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蘭幽目光如炬,冷冷地看著莫宇辰說道:「你覺得那祝英德的實力如何?」

「是不是如同傳說中的那樣!」

旁邊的三人聞言,頓時來了精神,一個個都緊盯著莫宇辰。

他們知道,自己大哥一直以來,都是將祝英德當成自己的超越目標。

焦陽似火:總裁快到碗裏來 所以,他也非常關注祝英德的每一件事情。

「祝英德的實力,應該達到了渡劫境七重的巔峰,的確很強。」

「不過,我當初與他那一戰之後,再也沒有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的實力有沒有突破。」

莫宇辰嘴角一動,非常直觀地說道,並沒有因為祝英德是自己的敵人,就去惡意貶低人家。

「什麼,渡劫境七重的巔峰……他未免也太變態了吧……」

蘭三劍聞言,極其震撼地說道。

「大哥,那傢伙的實力,居然比你還要強!」

蘭二建無比擔憂地看著身邊人,生怕他被祝英德的戰力打擊到。

「渡劫境七重的巔峰!」

蘭幽點了點頭,緩緩地重複著莫宇辰的話。

這八個字如同是一柄重鎚一般,在他心頭雷響。

雖然說,他號稱是蘭家第一天才,可是實際戰鬥力也僅僅達到渡劫境七重的初期而已。

對比起祝英德,還是隔著一段不小的差距。

這樣的差距,讓他內心感到特別的不爽。

因為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別說相差兩個小境界,就算是相差一個,兩者之間的差距也是不可彌補的。

「大哥,你別喪氣!」

「我就不相信了,以咱們蘭家的底蘊,你會超越不了他。」

此時,蘭八劍憤憤不平地安慰著蘭幽。

他另外兩位義兄也是贊同地點著頭,說道:「沒錯,這一次,我們幾兄弟商量了,在武仙秘境中,得到一切提升修為的寶物,全部都給你。」

「咱們不為別的,只為了咱們的兄弟情。」

「好了,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不用安慰我,我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脆弱。」

蘭幽淡漠地喝止幾人的安慰。

隨後,他看著身邊三位義弟,說道:「武仙秘境對於你們來說,是不可多得的際遇。」

「如果遇到有什麼好機緣,千萬別為了我白白放棄!」

……

(本章完) 「我記得父親說過,有一屆武仙秘境,一個分家的天才,從這裡得到了一個大際遇,成為了特殊體質的擁有者,從此享盡世間崇拜。」

蘭幽看著眾人,煞有其事地說道。

顯然他是不想這些兄弟因為自己,真的將一些機緣錯過了。

這些人可都是未來蘭家的頂尖戰力,他就算是身為族長的兒子,也不能自私到犧牲他們的機遇來成就自己。

「嗯?那這麼說,這裡面豈不是還有特殊精血的存在!」

旁邊的莫宇辰聞言,微微一晃神,激動地說道。

這武仙秘境,看來真還是一個大寶庫啊!

蘭幽看到莫宇辰的表情,淡淡地點了點頭。

而此時,其他三人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振奮之色。

特別是蘭二劍,他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更是直接拿莫宇辰開涮。

「真沒想到啊,我蘭二劍居然成了一個通緝犯地二舅哥!」

他搖了搖頭,笑呵呵地看著莫宇辰。

莫宇辰聞言,無奈地聳了聳肩。

他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只能任由他去說個夠。

難不成他要將蘭族長逼他成親的事情,公佈於眾嗎?

那樣的話,保不准他剛剛出了武仙秘境,蘭飛塵就幹掉他了。

「二哥算啦!」

「這小子再不濟,也能通過前面的考驗,也算勉強有幾分資格入贅我們蘭家。」

蘭三劍擺了擺手,有些無奈地說了一句。

繼而,他別過頭,嘴裡嘰里咕嚕地罵了一句:「媽蛋,我還以為蘭幽的夫君有多大來頭呢……」

不過,他罵這麼一句並沒有讓周圍的眾人聽見。

「好了,都別再說了。」

「既然現在大家都是一家人,那就一起進去尋寶吧!」

「這一次我們有五個人,應該得到寶物的幾率也比較大。」

蘭幽打斷他們的瞎扯,面容沉冷地說道。

雖然說,莫宇辰能通過之前那些關卡的考驗,但是蘭幽並不覺得他能比自己強。

最多也就和自己家老四老五那樣的層次。

所以,他也沒有太過在意他。

在他的心中,同輩的對手永遠只有一個,這個人便是祝英德。

「大哥,咱們現在是不是要去取義父說的那件寶物啊?」

蘭八劍湊過來,滿臉神秘地問道。

蘭幽聞言,瞥了他一眼后,淡淡地點了點頭。

而蘭八劍得到確認,頓時興奮地蹦了起來。

「太好了,只要等得到義父口中的那件寶貝,我們的修為絕對能提升一大截。」

「到時候,若是參加群雄逐鹿盛會,也更有底氣一些。」

蘭八劍高興地說道。

「沒錯!」

「集合我們這五人的實力,取出那件寶物肯定沒有問題。」

蘭三間點了點頭,眼中也出現了一抹不易擦覺的興奮。

「你們說的是什麼東西?」莫宇辰被身邊幾人的啞謎搞混了,不由得出聲問道。

可是,他們好像是沒聽到一樣,跟在蘭幽身後,朝著地宮深處走去。

……

不過,走到半路的時候,蘭幽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冷不丁對莫宇辰說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繼而,他不等莫宇辰出聲,繼續介紹道:「這座地宮中,基本上每一座宮殿裡面都有不俗的寶物。」

「這多年來,外邊的寶物也被人收颳得七七八八,唯有這武仙秘境的核心地帶,還有一些珍貴的寶物。」

聽到他這麼說,莫宇辰他們瞬間恍然。

難怪當初古蘭武仙在煉製這座城池的時候,沒把陣法煉化掉,原來他是刻意如此,讓這些陣法來考驗後輩。

「不過,這些陣法太過牢固,常人想要破開無疑是痴人說夢。」

「因此,剩下的這些寶物,無一不是強大的至寶,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

蘭三劍附和著自己的大哥說道。

莫宇辰聞言,心中的期待感頓時又多上了那麼幾分。

畢竟連蘭家這幾個頂級的天才都如此在意,那裡面這些至寶肯定對他也有用處。

可是,莫宇辰他心中在關心的,依然是有沒有能夠提升自己肉去的至寶。

隨即,他忍不住出聲問道:「蘭少爺,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能提升武修肉身的天地至寶!」

「比如說,類似萬寶靈液以及仙靈甘露之類的東西?」

「煉體至寶,這裡面肯定有。」

「不過,應該很多都被前人取走了吧,剩下的都是最為頂尖的存在,估計以我們的實力,連陣法都破不開。」

蘭二劍想都沒想,直接應聲道。

他身為蘭家人,自然知道這裡面的寶貝大概都有些什麼。

「真有!」莫宇辰心中情不自禁地震動一下,他繼續詢問一聲說:「大概都有哪些至寶,裡面會有什麼樣的考驗?」

「以你們大哥的實力,能進得去嗎?」

蘭幽的實力跟莫宇辰差不多,所以他這麼問其實也是留了一個心眼。

「這裡面不管是你說的萬寶靈液還是仙靈甘露,全都有。」

「而且,這些東西在我們蘭家先祖的封存下,現在的效果只會更好,畢竟它們的年份擺在那裡,根本就不是外面這些普通貨色可以比擬的。」

蘭二少的說剛剛說完,莫宇辰眼眸一亮,興奮地看著他,就像是荒漠中一個瀕臨死亡的人見到遠處有一壺水一般。

「這些東西在哪座宮殿,我想去試試看!」

莫宇辰壓下自己急促的呼吸,問道。

不管是萬寶靈液還是仙靈甘露抑或其他,只要能隨便找到其中之一,就能讓他完成劍胎凝練,將修為突破到出竅境九重。

蘭二劍聞言,滿帶深意地看著莫宇辰,淡淡地說道:「小夥子,我勸你還是別去自找不痛快的好。」

「別說是你了,就連我大哥想要破開那陣法也不行,那些陣法太可怕了……」

旁邊的蘭三劍見狀,奸詐地笑了起來,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座宮殿,滿臉戲謔地說道:「喏,哪座宮殿看到了嗎?」

「只要你能破開它周圍的陣法,裡面的仙靈甘露有一大池子,你想要在裡面游泳都行。」

莫宇辰神情一凜,眸光熾熱地盯著那座宮殿。

……

(本章完) 蘭三劍看到莫宇辰滿臉激動,搖了搖頭說道:「你先別激動,聽我說完。」

「我可是聽說了,那座宮殿除了有守護陣法之外,裡面還有一頭實力達到渡劫境九重的座山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