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時李未名還在忍耐,雖然用的力氣不小,但是沒有使用靈氣,不然這一腳就要把鄒若勇踢費了!

鄒若勇被踢飛,剩餘的三人也有些生氣了,本來只想簡單教訓一下這小子就算了,沒想到他這麼放肆!

「敢和樊城四少動手,你可想清楚了?」謝默偉咬牙切齒的對李未名說道。

「難不成幾位還肯放我走?」李未名此刻已經心知肚明,既然這幾個人來找自己的事兒,肯定也沒打算就這麼放過自己了,難免會有一些衝突。

「哼,找死!」謝默偉說罷,一拳就向李未名面門轟來!

李未名不躲不閃,雙手交叉護於身前,硬生生的接了一拳,隨後兩人齊齊向後退了一步!

謝默偉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不可思議!自己可是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的修鍊者,本以為對付個普通人輕鬆加愉快的事情,沒想到對方也是個修鍊者,實力與自己基本相當!

不僅是謝默偉,其餘幾人也很是驚訝。謝默偉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謝家是樊城的一個修鍊家族,家主謝忠武實力高強,從小就教謝默偉修鍊,所以小小年紀就有了不弱的實力。

而現在,謝默偉和李未名對了一招,雙方實力幾乎不相上下,這個幾人眼中的窮逼農夫竟然也是一個修鍊者!

雖然震驚,但是幾人並不害怕,謝默偉突破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很久了,實力逼近極限領域百分之二十,一般的同階還真不是對手!

定了定神,謝默偉深吸一口氣,自己所在的家族可是以武立家的,要是連一個窮逼農夫都打不過,說出去臉面也不好看。於是沒有做太多停頓,提起雙拳對著李未名就是一頓亂打。

李未名左閃右躲,每次都堪堪避開,幾招過後,李未名大概清楚了謝默偉的實力。他雖然拳風剛猛,但是速度欠佳,想要對自己造成實際性的傷害還比較困難。

打了一頓之後,謝默偉也發現了問題,表面上看起來好像自己一直都占著上風壓著對方打,但實際上是自己一直在消耗體力,而對方只是在躲閃,根本沒有出招!

想到這裡,謝默偉心中惡意涌動,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既然敢和我對著干,就要做好料理後事的打算!謝默偉猛地一撤,從身後抽出一把斧頭,劈頭蓋臉的朝李未名砸過來!

這時的謝默偉已經有點不顧後果了,雖然他們家在樊城挺有能量,但是並不代表殺了人還可以大搖大擺的逍遙法外。目前的謝默偉面子上已經過不去,就想要殺了李未名泄憤!

李未名見狀,趕忙後撤,拉開了和謝默偉的距離!

謝默偉怎麼會就這樣放過李未名,提著斧頭再次向李未名沖了過去!

幾招過後,李未名心中的殺意都快止不住了!方才自己一直在躲閃,沒有出招,是怕再次出現之前的情況,一旦出現那種狀況,怕是按耐不住殺人的衝動!

謝默偉心中越來越焦急,一把斧頭舞的呼呼作響,但就是傷不到李未名分毫!自己有自信,只要讓李未名吃一次傷害,必讓其受到重創!

剩下幾人也是不停的在為謝默偉加油:「好樣的謝少!贏了他妹子先給你上!」

聽到幾人的說話,謝默偉返回到牛車旁,把斧頭架在樊小小身上威脅道:「再不過來,我就砍了她!」

本來剩下那幾人說的話就讓李未名非常上頭,而謝默偉的舉動更是徹底把李未名激怒了。

只見李未名嗓中發出一陣低吼,眼中溢出了大量的血絲,不穩定狀態再次爆發!

對面的謝默偉看到這情況一時間有點被嚇住了,李未名身上泛出一陣陣的殺氣,連自己都會害怕的殺氣!習武這麼久,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會變得如此令人恐怖,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震顫!

還沒等謝默偉反應過來,只見李未名嗖的一下就出現在自己面前,謝默偉只能下意識的舉起斧頭想要砍下去。

但事實上,雙方差距太大了!李未名胳膊上青筋暴起,一拳打在謝默偉肚子上,謝默偉感覺腸子都要被打斷了,人差點被打飛出去!揚起來的斧頭從腦袋後面掉了下去,疼的謝默偉雙手下意識的想要回防!

緊接著,李未名雙手抱緊謝默偉的腦袋,一隻膝蓋猛地抬起,壓著他的腦袋就向膝蓋砸去!

「呯!」只聽一聲巨響,謝默偉臉上頓時開了花,而後由於慣性直挺挺的向後倒了下去!

處於這種狀態的李未名哪會讓謝默偉好過,雖然對方已經失去了意識,但是李未名還是抬起拳頭對著謝默偉胸口就是一記重拳!

「哥!」看到李未名情況不對勁,樊小小失聲大叫!

李未名身體一頓,打出去的拳頭被硬生生的卡在了半空!

好險!李未名被嚇出了一身冷汗,渾身頓時就被打濕了!要是這一拳下去,估計謝默偉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剩下的幾人,紛紛被李未名突然散發出的暴戾氣息嚇得呆住不敢說話!

在幾人心目中同階無敵的謝默偉,就這樣被對方打得失去了意識,還險些喪命! 劉封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有數十多頭礦狼團團圍住,這十多頭礦狼看着他,眼中並無辦法兇殘之念,倒是顯得極爲溫馴。

擡起頭來,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樹林,遠處的高山,多了一份神祕,卻少了一種威壓和壓迫。劉封知道,昨夜蒼白和猛把他送下高山之後,都已經離開了。

“謝謝兩位大哥!”心中默默唸着,雖然只見了一面,一起喝了一次酒,但是獸族的豪爽,一個多月的聲音交流,讓他從心底認可了這兩妖獸,把他們當做朋友看待。

天空很清澈,除了白雲藍天,就只有一**日高高懸掛,再看不見其他任何的東西,但是現在劉封再擡頭遙望,就有了不一樣的心境。他已經知道眼睛看到的地方,實際上有很多的大陸存在,那些地方有很多強大的人,兩位大哥就在前往其中一塊大陸的路上。

“等我報了血仇,處理好了這裏的事情,總有一天,我會前去尋找你們,到時候我們在把酒言歡。”劉封心中在吶喊,兩妖獸教了他很多東西,他現在突破到了學者境界,也是時候可以離開這裏了。

“陳二狗!陳大牛,我劉封回來了!”又呆了數日,養足精神,在一羣礦狼的擁護之下,劉封踏上了歸程。

兩個月前,進入這片地方的時候,那綠濛濛的氣息對於劉封而言還是一種致命的威脅,然而兩個月後,卻多了一份親切之感。這兩個月來,自己死裏逃生,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小子變成了煉氣師,是該出口惡氣的時候了!

從獸氣區出來,再次踏上亂葬崗,呼吸着礦區的空氣,劉封心中一陣舒暢。

亂葬崗,到處都是墳堆,有些墳堆已經徹底塌陷,露出腐爛的棺木,還有些地方,白骨露出地面,綠色的磷火飄飄蕩蕩,儘管是白天,也顯得陰森恐怖。當日劉封急着逃命,沒有留意亂葬崗內的景象,此刻看見,才知道此地竟然是如此面貌。

在亂葬崗的外圍,有幾座墳胡亂的堆積,周圍長滿了野草,劉封記得,這是在十三號深礦坑中遇難的七個礦奴,小泉也被埋在了此處。

沒有墓碑,都是粗糙的一塊木牌,寫着死者的名字,插在墳頭,算作是墓碑。

“小泉,你等着,我很快就會提着陳二狗的人頭來爲你祭奠!”劉封快步走到小泉的墳前,握緊拳頭,心中默默發誓。

他奇怪的發現,在小泉的墳邊,還有一座墳,這塊墳堆十分矮小,幾乎平了地面,要不是劉封走到近處,還看見了前方插着的一塊木牌,還真不知道,這也是座墳。

十三號礦洞,一共死去了七名礦奴,這是第八座墳堆。

“這是誰的?難道這兩個月,又有礦奴死去,可是怎麼上面沒有名字?”劉封心中疑惑,耳中聽見遠方傳來細碎的腳步聲,連忙閃到了墳堆後面,躲避起來。

來人是劉老頭,兩個月不見,劉老頭似乎更老了,背陀得更厲害了,雙眼無神,雙腿乏力,他走到小泉的墳前,默默站立。

隔了兩個月,天天與狼羣一起,再次見到一個熟人,劉封心中多少有些激動,就要站出來,卻聽見遠方又有腳步聲響了起來。

他突破到了學者中階,恆強境界之後,感官比一般人靈敏許多,聽到這些人大概有五六個,都在一里之外,正朝這邊走來。

劉老頭在小泉的墓前沉默了一陣,突然轉向那個沒有名字的木牌,低沉聲音說道:“小劉,我來看你了。”

劉封以爲劉老頭髮現了自己,結果卻見他在沒名字的那塊木牌前蹲了下來,雙眼盡是哀傷,對着木牌說道:“小劉,你被陳二狗逼入獸氣區,死骨無存,我只能拿了你的衣物,爲你立個衣冠冢,可惜我沒有膽量,怕陳二狗遷怒與我,連你的名字都不敢寫上,你要是化作了孤魂野鬼,希望你不要見怪。哎,這些年來,也就你對我老頭最好,我老頭謝謝你了。哎,可惜好人總是不長命,希望你我一樣,來生投胎到富貴人家,再不要過這種牛馬般的生活了…”

劉老頭眼中泛着淚花,聲音幾度哽咽,傷感之極,劉封忍不住就要站出來,告訴他自己還活着。

就在這時候,一堆六人手中拿着礦刀,朝這邊衝了過來。帶頭之人,正是陳二狗。

陳二狗大聲喊道:“就是這老不死的了,媽的,處處和我作對,這次非給我砍死他不可,大家上!”他第一個衝上來,照着劉老頭的頭部就是一刀砍下。

“陳二狗,我和你拼了!”劉老頭怒喝一聲,拔出了腰間的礦刀,往陳二狗攔腰斬去。

他似乎抱了必死之心,全然不顧自己危險,只想和陳二狗拼命。

到了這個時候,劉封哪裏還能躲藏,礦刀在手,身體崩射而出。

他此時的力量,隨意一拳都有半牛之力,又有礦刀在手,真如天神下凡一般,陳二狗只看到一個黑影出現,虎口一痛,礦刀以被磕飛,然後胸部被一股大力撞擊,整個人就飛了出去,七暈八素的不知道雲裏霧裏了。

一陣鐵器撞擊聲響,另外五個大漢,幾乎同時間被卸掉了礦刀,一個個嚎叫着倒飛出去,倒了一地。

“是誰!”陳二狗嘶聲叫喊。

“是我!”劉封出現在他面前,聲音冷酷:“我回來了!”

“啊!你是劉封?”陳二狗愣住,隨即發出了驚叫:“鬼啊!”

“不錯,我就是索你命的惡鬼!”劉封重重的哼了一聲,一手把陳二狗高高舉起,回頭掃視地面的五人,冷聲說道:“回去告訴陳大牛,他弟弟在我手上,半個時辰之內,如果我看不到他的人,就等着給他弟弟收屍吧。”

“管他是人是鬼,給我砍死他!”陳二狗面部扭曲,嘶聲叫喊。

有一個大漢站了起來,去撿掉在地上的礦刀,劉封一腳過去,只聽“咔嚓”一聲,壯漢發出慘叫,手臂徹底斷了。

“誰要是反抗,這就是下場!”劉封冷漠的看着幾人,這些都是陳大牛兩兄弟的爪牙,平日裏無惡不作,根本不值得同情,更沒必要留手。

其他幾個大漢,唯唯諾諾的站了起來,再也不敢反抗,飛一般的走了。

把陳二狗重重的摔在地上,劉封一腳踏斷了陳二狗的一條小腿,陳二狗連聲慘叫,劉封一巴掌扇去,冷哼道:“閉嘴!這只是一點利息,等會你要慘叫的時候還多了去了!”

陳二狗痛得渾身透溼,看着劉封冷冰的眼神,卻咬着牙不敢再出聲,他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大喊大叫,這個人會有更兇殘的手段。

這一刻,他只是不斷的祈禱,希望陳大牛快點趕過來。

“你是人是鬼?” 女配種馬男,桃花掉了! 劉老頭呆住了,不過他並不害怕。從剛纔自己拼命,到六個人全部被劉封收拾,不過是一眨眼的事情,他怔怔的看着劉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很希望劉封活着,可是,一瞬間就放倒了六個牛高馬大的漢子,這是活人能做到的嗎?

“我當然是人。”劉封嘴角上揚,微微一笑:“劉老,我從獸氣區出來了,我回來了。”

“你真的是人?不是鬼?”劉老頭拉起他的手,感覺到他手心的溫熱,終於確定他的身份,聲音又顫抖起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突然間,他渾身一顫,語氣急促起來:“他們都以爲你死了,你回來了,那你應該躲起來啊,怎麼就這樣暴露了出來?陳大牛可不會放過你的!”

“不要擔心,劉老。我這次回來,就是來找陳大牛算賬的!”劉封輕輕的抓住劉老頭的手掌,微笑着說道。

他的身上,一種無比自信的氣場蔓延開來,他的身形,給了劉老頭一種無比高大、厚實的感覺。劉老頭明白了,這個自己最看中的少年,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完全蛻變了。 請大家支持本書,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差點就鬧出了人命!李未名心中一陣后怕,自己這個不穩定狀態到底怎麼回事,要不是樊小小及時把自己叫住,一不小心會釀成大錯!

雖然幾人令李未名很是生氣,但完全沒有要到非死不可的地步,要是今天殺了謝默偉,那自己在樊城絕對是混不下去了!自己才剛剛對這個世界有些了解,不能這麼快的就出問題!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不穩定的狀態抑制住?這個問題令李未名很是頭痛!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陳斌也不哼哼了,鄒若勇也不嚎叫了,謝默偉被打暈了,魏航和石隕被嚇傻了,樊小小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李未名醒了過來還在慢慢恢復!

圍觀的群眾們雖然沒有說話,這個情景確實不太適合說什麼,但是眾人都十分的解氣。一直以來樊城四少做了不少壞事,雖不致死,但是活罪難逃,這次有人替他們修理了四人,眾人心中別提有多高興了!

眼中的血絲慢慢散去,李未名緩緩地站起身來,回到了車上,對陳斌說道:「我們走吧。」

趴在地上的陳斌趕緊一個機靈從地上蹦起來,一天內李未名連續發飆兩次,那些看起來牛逼閃閃的人物在他面前根本就不頂事兒,現在這尊大神可是惹不起!好幾個修鍊者都被李未名給打殘了,自己一個普通人,放過去都不夠塞牙縫的!

不敢有一丁點耽擱,陳斌吆喝著趕著牛車離開了此地。

直到李未名一行人走遠,樊城四少其餘幾人才從震驚、懼怕中驚醒!

要說直接讓樊城四少向李未名低頭,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剛剛李未名一瞬間擊潰謝默偉,並且突然散發出的暴戾殺氣,真的是把幾人嚇得夠嗆!

就算幾人囂張跋扈慣了,但仍然是怕死的,真正的死亡籠罩在頭上的時候,除了想保住性命,其他的想法暫時性的統統拋在了腦後!

這時反應了過來,幾人心中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不服!特別是魏航!

本來魏航的小算盤打的挺好的,哥兒四個有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的謝默偉撐腰,暴打李未名一頓,然後搶走蘿莉小美女,剩下的就是嗨翻天的節奏。結果現在倒好,不僅李未名沒有被揍,蘿莉小美女也沒有享受到,反而把謝默偉搭在了裡面!

四人平時小打小鬧的搞出一些事情,家裡面多少少都知道一些,也經常為此教訓他們。但是好在事情一直沒有鬧大過,家裡面畢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倒是也沒有採取比較大的應對措施。

可是現在不一樣,謝家大少爺被打得昏迷過去,不省人事,要知道謝家可是以武立家的家族,謝家家主謝忠武知道后,肯定會通知其餘幾家,到時候幾個人都吃不了兜著走!

心中煩悶,由此魏航對李未名更加恨之入骨,就算這次回去要受到懲罰,也要想辦法讓你付出代價!於是和其餘幾人說道:「這次的事兒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不成想一旁的石隕卻搖了搖頭:「魏少,這次回去后我們幾人肯定不會好過。而且此人既然能打的過謝少,想來還是有點本事的,我們如果一直咬著他不放,恐怕會把事情鬧得更大!」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一直弓在地上的鄒若勇此時說話了,話中帶著極度的不甘和憤恨!

樊城鄒家,是樊城的**家族,和地下的各個組織都有一些牽扯,關係網路龐大,所以在樊城還是頗有地位。對於一個黑幫少爺的鄒若勇來說,群毆火拚那是經常會見到的事兒,所以做事膽子要比其他幾人大,更加的不計後果。

「這……」石隕有些無語,鄒家的情況自己是知道的,以鄒家的背景來看,鄒若勇想做一些比較出格的事情還是有底氣的,畢竟各家的性質不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