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道完歉之後,蘇嵐為了避免殘生叟對自己產生誤會,還是要解釋兩句的:「其實,在外面的世界,現在的人說起榮登仙界,其實…所以小子才會有此言。「

那去世兩個字,蘇嵐終究還是含在了嘴裡沒有說出來。

不過,他要表達的意思,卻已經十分的明顯了。

「哦,外界已經開始這樣了…「

果然,蘇嵐的解釋,還是十分有必要的。殘生叟在聽到蘇嵐的話之後,臉上便換上了釋然的表情。

只是,在釋然之後,殘生叟又嘆了口氣:「唉,自從登仙之路被破壞之後,現在世間已經沒人知道還有仙人與仙界了么?「

就是這麼平淡無奇的一句話,卻讓蘇嵐差點跳了起來。

殘生叟的話,讓蘇嵐震驚的地方,簡直太多了。 這世間是有仙人的,這一點,蘇嵐知道,因為這件事情,蟲蟲早就對蘇嵐說過。

當修鍊者將自己的身體全部轉變成由純粹的天地靈氣組成的時候,就可以將自己的生命轉變成更高級的形態。

這個形態,在隋國的傳統文化中,就叫做仙人。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

莊子逍遙遊裡面的描述,自然就是這樣的神仙。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而對於蟲蟲來說,她傳統意義上的故鄉,乾坤大陸,實際上,也是有著同樣的描述的。

而他們對於這類人的描述,用隋國的名詞,翻譯過來最合適的,就是神仙了。

成仙之後,因為生命成為了更高級別的層次。

所以,在乾坤大陸,所有的仙人,都會進入到一個更高維度的世界去生活。

而這個地方,在隋國的語言中,叫做仙界。

乾坤大陸的仙界和隋國的仙界,是同一個地方。蟲蟲曾經和蘇嵐說過這個問題。

因為,在蟲蟲模模糊糊的印象中,最早的那隻五行蟲,就是從仙界落到了地球上的。

至於其他的,因為是從基因中傳承來的記憶,所以蟲蟲並不能太確定。

而現在,蘇嵐卻從殘生叟的口中得知了另一個消息。

隋國登上仙界的道路,已經消失了,而造成這個結果的,卻是人為因素。

這,讓蘇嵐目瞪口呆,而目瞪口呆之後,更是萬分不敢相信。

實際上,在蘇嵐的認識中,他根本就不認為,這個所謂的成仙之路,居然真的是有這麼一條道路。

這難道不應該是在生命到達一定層次之後,自然而然的轉化嗎?

為什麼,會有一條類似於道路的成仙之路的存在,限制著人們將自己的生命向更高層次進行轉化的可能?

更何況,殘生叟話中的意思,破壞這個道路的,還是一名普通的修鍊者?

是的,在仙人看來,即使是同樣已經完成轉化,榮登仙界的他們,也同樣就是普通人而已。

「老,老,老先生,這個不能開玩笑,你的意思是,這個世界的登仙之路,已經被破壞掉了?」

因為太過激動,所以蘇嵐開口問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結結巴巴的。

「怎麼,你不知道?」殘生叟更加疑惑了。

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殘生叟並沒有指望能夠得到蘇嵐的回答。

在問了蘇嵐之後,殘生叟自己伸出手來,掐算了一番。

然後,他點了點頭,臉上帶上了瞭然的神色:「原來如此,是因為天地重歸混沌,所以世人已經將成仙之事遺忘了么。看來,這人間大劫,還遠沒有到過去的時候。」

說道大劫的時候,殘生叟的臉上帶上了一絲悲哀。

「殘生叟老先生,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嵐見殘生叟遲遲不說明真相,乾脆直接問了起來。

「呵呵,蘇小友,有些事情,還沒有到你知曉的時候,自然是不可說。」聽到蘇嵐的問題,殘生叟忽然就變得冷靜了下來。

他笑著擺了擺手,示意這個問題,自己是真的不能告訴蘇嵐:「另外,我要說的是,有些事情,一旦到了你該知曉的時候,自然無需我說,你也會知道了。」

見到蘇嵐還有再問的意思,他乾脆轉移了話題:「好了,蘇小友,老朽還一直沒有問,你來到這裡,到底是因為什麼呢?」

而從剛剛那掐指一算開始,殘生叟對於蘇嵐的稱呼,就變成了蘇小友,隱隱間,竟然有將蘇嵐與自己同輩論教的意思。

這點,蘇嵐也已經發現了。

不過,為什麼殘生叟會這樣,蘇嵐也同樣的是不明白。

蘇嵐見自己從殘生叟的身上,實在是問不出答案了。

因此,這時候他便乾脆不再想殘生叟剛剛說過的,關於通天之路斷絕的話題,而是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為什麼進入到這個遺址中,明明白白的講了出來。

「原來如此,蘇小友,你來到這裡,是為了害怕你口中的那位帝嚳,得到此間主人的傳承是嗎?」

不知道是不是蘇嵐的錯覺,在殘生叟提到異能組首領現在所使用的名字的時候,隱隱間,嘴角彷彿掠過一絲不屑的笑容。

但是,當蘇嵐凝神去看的時候,卻又發現殘生叟又回到了之前的表情。

好像,剛剛蘇嵐的感覺,只不過是一場錯覺而已。

「是的,先生有所不知,這個帝嚳,可以算是作惡多端,雖然不能說是惡事做盡,但是最起碼,有很多事情,都是他的主謀。」

蘇嵐的話,不能說錯,但是,在對於帝嚳的描述中,卻有一些偏頗。

而這點偏頗,卻被殘生叟給聽了出來。

只見他意味深長的看了蘇嵐一眼:「蘇小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所謂的惡事背後的主謀,恐怕也有貴朝廷的一份吧。」

「呃…」蘇嵐愣了愣,但最終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只能說,有時候,兩權相害取其輕了。」

「嗯。」殘生叟點了點頭:「既然蘇小友將自己的目的講出來了,那麼我做主,將這位帝嚳,在此處秘境中鎮壓500年。500年後,再行放出便是。」

說完之後,殘生叟還接著解釋了一句:「蘇小友莫怪,並不是老朽不想幫人到底。實在是,我輩修鍊者修行不易,修行之路諸多障礙,老朽不願見到一名修鍊的天才夭折在此,還希望蘇小友能夠諒解。」

蘇嵐聽完殘生叟的話,愣愣的問了一句:「鎮壓五百年,這個秘境居然有這樣的能力?」

不是蘇嵐不相信,而是他想到了一個可能。

既然殘生叟說鎮壓帝嚳就可以鎮壓,而且,時間都精確到了500年。

那麼,是不是就意味著…

「呵呵。」殘生叟笑了:「蘇小友對於這個秘境的能力,還是不夠了解啊。既然如此,老朽就讓蘇小友見識一下,此間主人飛升之前所建立的秘境,究竟有著何樣的威能吧。」 「蘇小友,請跟我來。」

面對蘇嵐疑惑的神情,殘生叟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轉過身去,向著土屋院落的深處走去。

蘇嵐跟在殘生叟的身後,走過了一間間黑暗無人的屋子。

最終,殘生叟的腳步,停在了這片院落的最中央。

在這裡,有一間屋子,比起其他所有的屋子來,都要大的多。

屋子的材質,仍舊是泥土製成。屋頂上,披著厚厚的苫草。

不過,除了基礎的材質之外,這件屋子,和其他的屋子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屋子的外牆,呈現出紅褐色。

這是因為屋子的土坯外面,被人細細的塗上了礦石粉末的緣故。

而且,從寬闊的門口,蘇嵐可以見到屋子裡面,一根根粗壯的木柱,支撐起了屋子的整個框架。

承重的柱子數量多,屋子自然也就可以造的極大。

而在這寬闊的屋子裡,卻只擺放了一個物品。

一面巨大的玉璧。

玉璧並不是什麼太高級的玉石製成,不過,這個玉璧卻是極大。

玉璧的壁字,並不是向和氏璧那樣,形容玉石的形制。而是像是真正的一面牆壁一般,佔據著蘇嵐的整個視線。

「這是?」蘇嵐看著玉璧那毫無瑕疵,無比光滑的表面,很顯然,這面玉璧,是由一整塊的玉石打磨而成。

從這片屋子的材質和規格,蘇嵐也可以大概猜測出這裡建造的年代。

不會比商周更晚了。

因為在那之後,人類已經摒棄了這種大規模用土坯製作房屋的方式,轉而採用了木質結構。

雖然,一直到蘇嵐生活的年代,在農村地區,或許還遺留有這樣的土坯房屋,但是至少,在貴族之中,這樣的建築已經不再常見了。

而這個遺址的主人,在將這片空間完全轉移走之前,在人世間,一定具有莫大的威能與極高的身份地位。

依照蘇嵐的猜測,搞不好,這個遺迹的主人,現在已經是神話傳說中的人物。

而打磨這片玉壁,在那樣的年代中,所耗費的人力物力,一定是現在的人類無法想象的。

更何況,這樣的工作所需要的時間,說不定,是某些人一輩子的工作。

遺迹的主人,在建築群落的中心,一看就是最重要的屋子裡擺放這樣的一個玉璧,肯定不會是拿來觀賞把玩的。

但是,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 蘇嵐想要猜測一下,玉璧的具體作用,不過,卻是毫無頭緒。

好在,殘生叟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這面玉璧,原本是一代夏王供奉給此間主人的物品,此件主人得到之後,將其煉製成了一件法器。現在么,裡面居住著我一位老友的魂魄。」

殘生叟的話中,蘊含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而蘇嵐能夠從中分析出來的信息,足以讓他產生極大的震撼。

夏朝,這個年代已經久遠到無法讓隋國人對它產生確切的印象了。

而就在那時候,夏王就已經需要對這個遺迹的主人進行供奉了。

那麼,這個遺迹的主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另外,讓蘇嵐更加關心的是,殘生叟口中所說的,裡面居住的,他的老友的魂魄。

「這是一件魂器,此間主人到底是什麼身份?」蘇嵐看著面前巨大的玉璧,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震驚。

自從見到殘生叟,這短短的時間裡,蘇嵐已經不止一次的產生震驚的情緒了。

甚至於,現在,這樣的情緒,已經快要讓蘇嵐麻木了。

在這個異空間中,有著無數蘇嵐之前從來沒有想象過的異象。

首先,異空間的巨大,已經超出了蘇嵐的想象,外面那片巨大的森林到底佔據了多大的面積,蘇嵐甚至腦海中都無法產生確切的概念。

將這麼大的地方,完全從原本的世界中帶走,需要何其強大的能力。

蘇嵐雖然腦海中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但是他知道,這已經是超出了他世界觀範圍之外的強大了。

另外,遺迹年代的久遠,還有殘生叟,這個雖然不知道確切身份,但是壽元肯定無比悠長的老人。

一切的一切,都在不停的衝擊著蘇嵐的世界觀。

https://tw.95zongcai.com/zc/61769/ 所有的東西,都已經徹底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此時的蘇嵐,大腦已經快要處理不了這些超乎想像的信息。

就像是一個生活在鑽木取火年代的原始人,忽然來到了現代社會。

面對著四通八達的道路,奔跑的汽車,還有燈火輝煌的城市,一樣會出現同樣的狀況。

除了目瞪口呆之外,大腦早已經不能再做出另外的反應了。

然而,魂器,這個東西,恰恰還在蘇嵐的世界觀之內。

魂器,是用來溫養魂魄的。

說來也巧,蘇嵐會知道這樣的東西,和之前他進入的遺迹不無關係。

在從青寒子為自己建立的墓地出來之後,蘇嵐就專門了解了一下關於鬼魂與魂魄的關係。

而就是在那時候,蘇嵐了解到了魂器的存在。

魂修,古已有之。

和人死後執念產生的電磁波不同,魂魄,其實就是一個完整的人。

除了沒有肉身,和活著的人類沒有任何的區別。

只是,魂魄脫離了肉體,終究是不完整的存在。因此,沒有肉體承載的魂魄,在自然界中,會產生極大的損耗。

平常的風雲雨露,都會對魂魄產生極大的傷害。而這樣的傷害,除非成功轉為魂修之後,用天地靈氣再給自己重塑一副肉身,否則的話,是無法避免的。

事實上,在某些宗門留下來的記載中,太乙真人用蓮藕為哪吒重塑肉身的神話傳說,其實就是講述的魂修重新修鍊肉身的故事。

只不過,在漫長的傳說中,用天地靈氣重塑肉身,被訛傳成為了蓮藕塑造。

這,只是故事傳說之中,慢慢發生的變形而已。在修道者的眼中,其實還是有著另外一個版本的存在。

而沒有修鍊成功的魂魄,想要抵擋自然界的傷害,那麼就只能依靠特殊的辦法。

這個辦法,就是魂器。

魂器,是專門為了讓魂修可以度過最開始的艱難階段,而出現的特殊產物。 修鍊者,逆天而行,修行路上會遇到的困難數不勝數。

而一旦失敗的下場,自然就是身死道消,化為灰灰。

修行之路,充滿各種艱辛,非大毅力者無法涉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