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方霏霏依舊沒去開門,並且保持沉默。

「而楊行他們三個人,在我今天將計劃提出的時候,他們或許沒反應過來,但如今,他們大概已經反應過來了。」

「為了防止王野有起來的機會,為了防止你成為方家家主后,去幫助王野,他們接下來,甚至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也不一定。」

「所以,爺爺想跟你說,在這幾天時間裡,希望你不要隨意外出,就算外出的話,也要……」

外面,方寸山的聲音沉默了一下。

但方霏霏似乎已經知道,方寸山接下來想開口說的話是什麼了。

「也要跟王野打個招呼,讓他來保護你。」

「行了,你繼續休息吧,這段時間……」

又是一陣沉默。

就在方霏霏站起身,打算看看方寸山是不是已經離開的時候,方寸山的聲音,才在這個時候,又響了起來:

「這段時間,爺爺的做法讓你困擾了,對不起。」

「我去處理家族的事了,為你接下來接手家族,善後一番。」

接著,是方寸山的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淺,顯然,方寸山已經離開了。

一直到方霏霏聽不到方寸山離開的聲音,方霏霏才拿起手機,打開跟王野的聊天界面,最終又將手機關上。

……

翔龍足浴城。

世爵C8停在翔龍足浴城的門口,令在大廳坐著的幾個女人們都站了起來,一臉欣喜的看著這輛世爵C8。

就算她們不知道這輛車的牌子,但僅僅只是從車發動機的聲音,以及車的外型上,都能看的出來,這輛車是一輛豪車!

大廳中的這些女人們,看向世爵C8的目光中都有些躍躍欲試,這可是一個大客戶。

如果她們能跟這種大客戶勾搭上的話,那接下來所能得到的好處,肯定不菲。

就在她們想要趕著招待時,譚龍卻是走到大廳,僅僅只是看一眼大廳中站著的,甚至直接朝門口走去的女人們,就知道這些女人們想的是什麼了。

當即,朝這些女人們開口喝道:「行了,你們都別在這裡等著了,我大哥不喜歡這個調調,來到足浴城,只是單純的按摩的而已。」

誰信啊。

幾個女人,聽到譚龍口中的話,心中默默吐槽一句。

來到足浴城,只是按摩,沒有那種想法?她們壓根就不信!

這麼想著,但還是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畢竟,哪怕是他們足浴城的老闆,都不一定能招惹的起譚龍。

更何況,是譚龍口中的大哥。

而她們這些女人,僅僅只是在足浴城中工作的而已,就更不敢得罪譚龍了。

一時間,這些女人們,心中對世爵C8上人的身份好奇起來。

能被譚龍稱之為大哥的人,是誰?

王野從世爵C8上下來,當這些女人們看到是王野時,她們相信了。

畢竟,王野剛娶了蘇婉卿,還傳聞跟素有雲城第一美女之稱的方霏霏有些曖昧的關係。

可以說,雲城中,最美的倆個女人,都在王野這裡。

王野對她們這些不感興趣,也是很正常的事。

譚龍見王野從車上下來,朝王野諂媚笑著招呼道:「王大師,最近事情有些敏感,所以他沒有親自迎接你。」

「沒事。」

王野不在乎這個,畢竟他現在跟楊家之間,還屬於是敵對關係。

楊新不跟自己在公開場所會見,也是很正常的事。

王野在譚龍的帶領下,來到早已定好的包廂。

房間中,楊新看到王野前來,卻並沒有慌張之色,而是站了起來,不失禮節的朝王野招呼道:「王哥,你好,我是楊新。」

王野打量著楊新,剛剛起身的動作雖然乾脆利落,卻沒有那種習武之人的利索、鋼武之勁,所以楊新應該不是習武之人。

剛剛進來的時候,王野也沒發現四周有任何異常,並不存在有人埋伏的可能。

雖然是譚龍帶自己見的人,但對方是楊家的人,所以該警惕的地方,王野一點也沒放鬆。

「我是王野。」

王野跟楊新握了下手后,譚龍看向王野,朝王野詢問道:「王哥,要將服務的那些人叫進來嗎?」

「雖然是在翔龍足浴城,但我找的人,都是我勢力這邊親自培養出來的,可靠。」

王野多看了譚龍一眼,目光中有些讚賞。

他沒想到譚龍將這些問題都想到了。

「那就叫他們進來吧。」

「是。」

譚龍應了一聲,就開始招呼著那些人進來。

王野在將腳泡進木桶里后,這才看向楊新,朝楊新詢問道:「說說吧,你一個楊家的人,背著楊家人來找我有什麼事?」

「是因為楊家接下來家主的事。」楊新一臉認真且嚴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過了兩個小時。

「完蛋了,徹底完蛋了,我們葉氏集團的股市完全跌到了歷史最低點。」葉凱夫婦兩人臉色慘白,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因為葉氏集團的股市,已經被何氏集團攻擊得喘不過氣來。

「董事長,總經理,對方實在太強了,不僅錢財比我們多得多,各種技術設備,也比我們厲害多了。」一個總監工跑過來,對着葉凱夫婦嘆氣說道。

他雖然不想承認自己技不如人,可現在何氏集團的程序員,不斷使用何氏集團的優勢,使用各種手段攻擊葉氏集團。

導致葉氏集團股市不斷動蕩,股票連續蒸發,現在只剩下了最後一點價值了。

「難道我們葉氏集團要完蛋了嗎?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我們葉氏集團一但倒閉,那豈不是連工人的錢都發不出來了?」葉凱沉聲說道。

他語氣都在顫抖了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竟然嚴重到這種地步。

何氏集團竟然不給葉氏集團一絲生機,灼灼逼人。

張雪一臉難受的說道:「何氏集團這次不打算給我們葉氏集團一絲生機,打算把我們葉氏集團直接打死,然後瓜分我們葉氏集團所有的產業。」

「董事長,總經理,現在不止何氏集團不斷攻擊我們葉氏集團,也有很多集團公司在準備對付我們葉氏集團,他們估計一等到我們葉氏集團股市全盤崩潰的時候,他們就會出手,直接把我們葉氏集團全部吞掉,瓜分掉。」那一個總監工臉色變了變,再次說道。

「給我頂住,你們給我頂住,葉氏集團不能夠倒下。」葉凱身子踉蹌了一下,差點倒在地上,他臉色蒼白如紙。

這樣下去,他們葉氏集團肯定要完蛋,可就算讓他們現在把葉氏集團的股票全部賣掉,只怕也沒有人要啊。

畢竟誰敢輕易在何氏集團這個老虎面前動這種燙手山芋,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張雪開口說道:「葉凱,要不就算了吧,直接把剩餘的股票賣了,這樣我們葉氏集團還能夠剩下一點錢,給那些員工發工資,要不然只怕我們葉氏集團,就這樣完蛋了,什麼都不剩下,還會負債纍纍啊。」

「不行,為什麼要放棄?不到最後一刻,我葉氏集團絕對不可能放棄。」葉凱當場就怒聲喝道。

他非常不甘心,他縱橫商場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難關。

何氏集團欺人太甚,最可惡的是別的集團公司也不見來幫忙。

何氏集團這種咄咄逼人的舉動,一般別的大集團公司都會出手幫忙。

可現在那些大集團公司,簡直就是在看戲,壓根就不理會,也沒有任何一個集團公司幫忙。

現在葉氏集團的股市,已經處在全盤崩潰的邊緣,只剩下一點點邊角料,隨時有可能完蛋。

「可是…可是這樣子下去我們會負債纍纍,甚至就連我們的別墅,我們的車子,全部都要被法院凍結啊。」張雪在一邊急切的說道。

「張雪,你不要管我,你身為我老婆就得支持我,我葉氏集團不會倒的,絕對不可能倒下,要不然我就是葉家的敗家仔。」葉凱咬牙切齒的道。

他眼中充滿了堅毅的味道,他不打算放棄,因為葉氏集團是葉家數代人的心血,現在還沒有到破產的地步他就放棄,那他絕對不算是葉家的合格子孫。

「董事長,總經理,你們不要吵了,我們葉氏集團完蛋了,因為股市已經崩盤。」那總監工突然看到電腦屏幕上面出現的數據,臉上嚇得慘白。

因為他看到電腦屏幕上面的數據已經停了,再也沒有跳動的氣息。

也就是說,這時葉氏集團的股市,現在已經全盤崩潰,所有程序員都放棄了手中的動作。

葉氏集團的股市崩盤,所有的大集團公司,都紛紛出手,直接搶購葉氏集團的股票。

葉氏集團的股票現在根本不值錢,所以他們現在搶購其實就是相當於把葉氏集團給瓜分。

等他們搶購到差不多的地步,葉氏集團也完蛋了。

整個股市監控室,現場靜得落針可聞。

「完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葉凱蹲坐在地上,滿臉不知所措,他怎麼也沒想到,剛才還是一個威風赫赫的大老闆,可眼下就成了一個負債纍纍的人。

這下子他想要翻身,那估計很難了,因為他們葉氏集團股票已經漲停,所有的錢都已經投了進去,全部被何氏集團給吞掉了。

何氏集團現在意氣風發。

特別是何耀天,他現在興奮得不得了,因為他何氏集團打贏了,直接吞掉了葉氏集團大部分財產。

一下子他們何氏集團的股票,竟然就上漲了30%,簡直就是恐怖如斯。

甚至他們何氏集團在世界500強排名,又上漲了十幾位。

何氏集團現在真的可以說是意氣風發,現在全世界好像都在關注著兩大集團的拼殺,看到葉氏集團已經敗亡,很多大集團公司,都紛紛出手搶奪葉氏集團。

現在葉氏集團就是一口肥肉,而且還是一口無法反抗的肥肉,可以隨意的咬。

看到所有的人都失魂落魄,葉玉跟葉青,竟然在一邊流淚了。

陳明笑了笑,忍不住出手了。

只見他輕輕走了上去,然後他拿出自己手上的那一個億,直接投進去。

接着只見他手指在一台電腦上面不斷拍打着。

他手指拍打的速度越來越快,電腦屏幕閃得越來越快,各種數據瞬間恢復正常了。

一下子,葉氏集團的股市,再次復活。

所有搶奪葉氏集團股票的那些集團公司,突然間像是被割了一刀一樣,他們不僅沒有得到一絲葉氏集團的好處,竟然被葉氏集團反撲,直接橫刀殺過來,使得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