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選庸才,只要人才。

《主持人大賽》就是爲了尋找最強的年輕主持,如果再弄一些簡單的和稀泥式的毫無挑戰的賽制,又有什麼意義呢?

選出來的人也不見得是最好的主持人啊!

這不就違背了這個節目誕生的意義了麼?

但願現在會出現一個極好的素材吧!

得虧是三百個素材中分別選擇八十一個讓選手挑選,極大程度的保證了選手們碰撞素材的可能性。

不過,現在朱銓能夠想到的事情,其他的幾位參賽選手自然也是可以想到的。

這些選手也不是傻子,一個個精明的跟猴似的,在這場比拼中,誰最先看到那爆款潛質的神仙題材,誰最先確定下來那個,誰就掌握了先機!

“得虧是三分鐘之後才能統一進入到八十一道素材題中找,不然還真的是越早來的選手越是提前一步呢!”

嗡嗡嗡!

就在朱銓準備進入到後臺時,身上的手機“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褲兜裏面的手機嗡嗡作響,朱銓回過頭看向一旁的王嘉檸,說道:“你快先進去吧!我先接個電話,你去挑素材…”

“那你可得快一些!”

王嘉檸雖然也好奇是哪個人打給朱銓電話,是男是女,是美是醜,是…但是她壓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畢竟自己與任心的關係還沒有到隨意看手機的地步。

王嘉檸再怎麼不捨,她也只能是一步三回頭的看着朱銓接起電話,無奈的聳了聳肩,之後踩着高跟鞋走進了後臺選素材的專屬電腦前。

只是在敲擊鍵盤的時候,王嘉檸的心裏面還掛念着朱銓:

這打電話的人究竟是誰呢?

能夠讓朱銓放棄第一時間選擇素材而接電話的人,那一定是對他很重要的吧?

所以…會是他女朋友嗎?

哎,該死!現在這麼緊要的關頭,怎麼能夠想這些事情呢?

王嘉檸再次朝向後臺入口處的那扇門看去,都聊了二十三秒鐘了,怎麼還在聊啊!

不知道還有兩分多鐘就要選素材了嗎?!



而在門外的朱銓則是走到了僻靜處,拿起手機,看到是院長奶奶打來的微信電話,接通後道:“奶奶,怎麼了?”

“小銓啊,到電視臺了嗎?”

“剛到了沒幾分鐘,怎麼了,奶奶?”

朱銓心裏面有些緊張,因爲院長奶奶基本上不會在白天的時候給自己打電話,而是會先用文字跟自己聊天,確認自己沒事兒了之後,纔會語音的。

而若是直接發來語音請求,那定然是出了什麼事兒!

並且,很大一部分的可能性是因爲自己的妹妹朱鈺出了什麼事情,特別緊急!

難道…

朱銓不敢砸繼續往下想。

雖然這是原身的妹妹,但是原身中國對自己妹妹強烈道極致的愛護之情並沒有因爲原身的消失而消失,反而是更加的濃烈了。

所以,朱銓現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心情頓時緊張起來,生怕是自己猜測的那樣。

“嗨,這不是你參加國視的《主持人大賽》嘛,今天好像是第三輪的比賽,是嗎?”

電話裏,院長奶奶焦急的聲音傳來,讓朱銓懸着的心掉下去的同時,又被一股暖流給包圍着,“嗯”了一聲,嘴角帶着笑意。

“我看這個網上流傳傳來的賽制,網友們的評論都是在說對你這樣沒有工作經驗的選手很不利,是不是啊?”

呃…確實是很不利。

只是…這個能夠告訴院長奶奶嗎?

不能!

除了能夠讓她們擔心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效果了。

所以,朱銓不假思索地用義正言辭的語氣說道:“奶奶,哪有啊!你這聽誰說的?”

“這個好像是《主持人大賽》節目組的一個員工匿名發的,是在什麼論壇…哦,對,是貼吧裏面,我點進去看看啊…咦,這個置頂了…”

院長奶奶將手機從自己的嘴邊移開,點擊進入到了貼吧中,邊看帖邊說話:

“…說是這個第三輪的考覈是要考驗選手們的融媒體的綜合能力,然後下面一大堆的分析,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對你很不友好!”

呦呵!

感情國視這裏的員工還真有到這互聯網上刷存在感啊!

這麼秀?!

不怕被開除出去嗎?

不過,如果這查出來的話,大概應該又是什麼“臨時工”發的吧!

朱銓心裏面誹腹着,但更多是感受到了來自院長奶奶那濃濃的擔憂,隨即就安慰道:

“奶奶,您就放一百、一千、一萬顆心吧!您孫子我都趟過兩道難關了,這一道肯定也難不住我的!

您就放寬心看直播吧,別擔心我了!…”

哼!

害我白擔心了!

都市之仙帝歸來 原來是跟他奶奶打電話啊!

王嘉檸實在是不放心,於是又偷偷的喵回了後臺進出口處的後面,耳朵趴在門上,側耳傾聽。

“…而且,我的實力多麼強,您還不清楚嗎?

奶奶,你可以不要亂聽網上的那些亂分析,無論賽制多麼的嚴苛,在絕對實力面前,那都是不堪一擊的。”

聽到朱銓那十分堅定的回答,院長奶奶也是信心大振,道:

“我對小銓你肯定有信心,我只是想告訴小銓你,奶奶,還有院裏面的叔叔阿姨、兄弟姐們,都會爲你感到驕傲的!”

院長奶奶的話還沒說完,妹妹朱鈺的聲音便傳來道:“還有我,還有我,還有我,哥哥。加油,奧利給,幹掉那些老傢伙。你可是“地表最強本科生”呢!”

親人之間這最爲單純的關心就像一道暖流似的流淌在朱銓心裏,讓他鼻頭忍不住有些發酸。

前世,他也是孤兒,卻沒有孤兒院,也沒有妹妹;

但這世,他雖然也是孤兒,可一點也不孤單。

朱銓吸了吸鼻子,自信道:“那必須的,放心吧,你哥哥我肯定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的。

還有,小鈺,你這個“地表最強本科生”.的稱呼確實不錯,很合哥哥我的口味。記得等會兒直播的時候就把這條彈幕發出來啊,“奧利給”什麼的外號,是時候改變一下了。”

“保證完成任務!”

朱鈺毫不遲疑的答應,即便隔着手機,看不見畫面,只聽得到聲音,朱銓都能夠想象的到自己親妹妹那種蓄勢待發的姣俏模樣。

朱銓的心更暖了。

他真的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戰鬥!

現在的朱銓,有家人了!

當然,也有朋友!

在掛斷電話後,朱銓看到了自己微信圖標上面瞬間多處來三四十個未讀的消息,點開微信看了看。

果然,這些未讀的消息都是自己的一衆同學與好友發來加油鼓氣的“奧利給”表情包。

朱銓很感動。

不過,要是不是“奧利給”的表情包,那就更加完美了。

畢竟是開賽在即,若是一個個回的話太麻煩又太耽擱時間。

思索片刻,朱銓果斷點開朋友圈,發了一條朋友圈上去:

【《主持人大賽》第三輪的比賽實在是太難了,不過我還是要繼續衝鴨!

比賽不停,逆襲不止!】

寫完,朱銓便邁步往後臺走去,而王嘉檸也是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小口的喘着粗氣,心裏默唸:

王嘉檸,你也要加油哦! 華國現在正在邁向5G時代,所以國視爲了提高自己的收視率與市場佔有率,以及品牌的形象,拉近電視與觀衆們的距離,使得普通人能夠更好、更快、更高效的收看到最前沿的新聞。

所以,國視正在建造國內最大的融媒體平臺。

而像這個《主持人大賽》,它的臺前幕後都是被所有的攝像機所記錄着的。

以便讓更多的人瞭解到這個節目錄制的流程是什麼樣子的。

正因爲神祕的後臺被節目組首次以直播的方式進行了公開,所以雖然還沒有等到比賽正式的開始,也已經有了數量衆多的觀衆點進來進行收看。

“大家知道不,這次《主持人大賽》第三輪的比賽考題,也太難了吧!”

“何止是難啊!

簡直就是難得令人窒息!

我一個學播音主持的同學透露給我的,說這樣的工作量,一個人應該是需要兩天的時間,才能完成粗剪!

但是現在給他們的時間,就剩下不到七個小時。”

“好像是素材已經給了,但是怎麼剪輯,怎麼配文案,怎麼進行主持,這都需要選手們來弄,但也很難啊!”

“下一場的文藝類第三輪的考題,那是不是也應該跟這個一樣了?”

“服了,真的是服了!”

“這個沒有工作經驗的話,那真的會手無足措的吧!”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覺的到啊,那些評委也是隨着比賽的進行,要求是越來越高了,也越來越“吹毛求疵”了。

PS:這裏的“吹毛求疵”是指要求極其嚴格的意思!給國視選擇接班人,那就是得“吹毛求疵”的。”

“總感覺這新聞組的題目難度,都是自動的比文藝組難度上上調一到二檔。”

“那不是廢話嘛!你看有哪幾個文藝組的主持人能夠去主持新聞類的節目呢?只看到有新聞類的節目主持人可以去主持文藝類的節目!”

“而且,這可是國視啊!國視的節目,可以沒有娛樂、可以沒有綜藝、可以沒有體育、可以其他什麼都沒有,但新聞是必不可少的!那對新聞類節目主持的評選更加嚴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比如撒北檸?!啊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