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總是以為寂滅輪迴這些就是在天靈大陸上的頂級仙法了。

但是,他每次施展出來總是覺得,這些仙法雖說很可怕,但是威力卻沒有想象的那麼強勢。

「五大仙院這些終極絕學都是當初那位鎮守仙君傳下來的。」

「按照這麼說的話,那毀滅魔君應該也有屬於自己的終極絕學。」

「可是,他不僅沒傳給我,而且還隻字不提。」

「真的是太好了,好一個毀滅魔君啊!」

莫宇辰越想越怒。

他此時,隱隱覺得,那毀滅魔君逼迫他提升修為,肯定是有什麼陰謀詭計。

因為,對方說是說要跟莫宇辰公平一戰,可是卻將一些關鍵的手段影藏起來。

修仙之女配悠然 這一刻,毀滅魔君再莫宇辰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甚至還有一些厭惡。

「看來,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打聽一下,這天靈仙院的終極絕學到底要擁有什麼條件才能得到。」

莫宇辰暗下決心道。

「莫宇辰,面對我這一招你竟然還敢走神。」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遠處,劉宇見到莫宇辰的眼神有些空洞,瞬間惱怒地咆哮一聲。

他以為是對方瞧不起自己,並沒把自己當回事。

所以,他內心原本那受創的自尊心再次被傷到,立即發瘋起來。

而遠處的人群中,紫玉見到這一幕,緊張的不斷捏著雙手。

張慕白與蛟炎、小郡王他們幾人也是如此,一個個滿臉緊張地盯著莫宇辰。

很快,伴隨著劉宇的一聲怒吼,一個紅色的龍影從他的手掌中傾瀉而出,就像是遠古空間召喚而來的一般,激射出一道無比璀璨的光滑,破碎虛空,震徹周圍空間。

此時此刻,那劉宇簡直就像是以為仙靈下凡一般,擁有者無上神威。

「好強……單單這股氣息就讓我的精神力有些奔潰的跡象。」

遠處觀戰的新弟子群中,大部分人人都感覺到無比的震驚。

其中,一些實例較差的新弟子更是滿臉恐懼的後退。

他們都無法想想,如果此時自己跟莫宇辰位置調換的話,面臨的壓力該有多大。

估計自己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堅持不住吧。

嗷吼!

……

陡然間,那頭紅色的真龍仰天咆哮一聲,狂暴的音波如浪如潮,朝著四周圍擴散而去。

所有人都看見,周圍原本無比穩固的虛空,此時竟然緩緩地裂開,露出一道道猙獰的裂縫。

此時,被這條紅龍正對著的莫宇辰,明顯的感覺到這龍嘯聲的恐怖之處。

他知道,若是自己體內不是有無賴龍的傳承精血,那此時估計已經被這音波震散了。

這龍嘯聲,實在是太可怕了。

「威力很強,不過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莫宇辰嘴角微微上揚,小聲呢喃一聲。

緊接著,雙眸閃過一道紫金色光華,無形中,一股可怕的氣息瀰漫而出。

沒有璀璨的光芒,沒有驚天長嘯,也沒有攝人心魄的威勢,只有眼前這頭紅龍自己能夠感受得到這股氣息。

這是一股來自血脈的壓制,就像是一個孩子在對著自己的祖宗叫囂一樣。

「滾!」

莫宇辰眼眸一凝,爆發出如同驚雷一般的叱吒聲,將周圍的眾人嚇了一跳。

特別是召喚出轟隆的劉宇,嚇得雙腿一哆嗦。

他們都不明白,莫宇辰這是在鬧哪樣,居然敢讓一頭真龍滾。

這不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嗎?

可是,下一刻,不等他們反映過來,剛剛還無比威風的紅龍,如同是一個委屈的小孩一般,發出一聲哀鳴后,直接脫離劉宇的控制,破空而去。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

「劉宇手軟了嗎?怎麼不攻擊了?」

「太恐怖了,這莫宇辰到底施展了什麼手段,竟然不戰而屈人之兵,讓一頭神龍受驚退去。」

……

見到神龍受驚離去后,周圍眾人爆發出一陣驚呼聲。

特別是那些老弟子,他們都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那頭神龍明顯是害怕莫宇辰,所以才離去。

並不是因為劉宇心善,放棄了攻擊。

他們都沒想到,莫宇辰這個進入仙院只有半年時間的新弟子,居然擁有如此恐怖的手段。

「這劉宇完了!」

人群中,有明眼人出聲斷言。

「天龍訣雖然威力無窮,可是那畢竟是超越仙法的存在,以這劉宇目前的修為,能召喚出一條最最低級的紅龍已經算是不錯了。」

「可是,就算是這紅龍的等級是最低的,但它好歹也是一條真龍吧,這莫宇辰何德何能,可以讓一條真龍畏懼他?」

……

隨著那些老弟子的一輪傳開,虛空中兩人的對決也很快分出勝負。

在莫宇辰驚退那條神龍之後,劉宇黔驢技窮,在三個呼吸之後,被莫宇辰一腳踩在腳底。

「莫宇辰,你無恥!」

「你肯定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不然的話,絕對擋不住我這招的。」

劉宇內心實在是難以接受。

因為,他進入東龍仙院之後,一直是以第一人自居,期間也享受了無數優待,更是修鍊了天龍訣這套常人無法企及的武技。

可是,即便這樣他依舊不是莫宇辰的對手,這個打擊,實在是太殘酷了。

想到這裡,他一掌拍在自己的印堂處,化成一道花束,離開了虛擬空間。

他實在沒辦法在這裡待下去了,特別還是被莫宇辰當著眾人的面踩在腳下。

而莫宇辰見到對方自行了斷,他也並沒有出手阻攔。

此時的他,簡直就像是一尊戰神,以披靡天下的姿態,掃視了周圍眾人一樣。

在他的目光下,那些老弟子紛紛轉過了頭,不敢與其對視,也不敢再小瞧他這個新弟子。

同時,這裡發生的一切,也在第一時間傳到了五大仙院的高層手裡。

…… 神龍一族,向來神秘,就算是那些頂級強者們,也極少有機會能接觸到。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天靈大陸上的人都知道,高傲的龍族向來都有一種天然的優越感,總是覺得它們才是這天地的主宰。

可是現在,一條真真切切的神龍,被莫宇辰這個小東西一個滾字嚇跑了。

這讓在場的這些人怎麼不震驚?

不到半天時間,關於莫宇辰這件事的消息,落入了五大仙院高層的手了,讓他們這些超級強者都震驚了。

於此同時,莫宇辰這三個字也再次在五大仙院掀起了一股浪潮,讓許多老弟子開始關注他。

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大家關注他只是因為他得到了帝央秘境帝皇的稱謂與天賦。

不過,就算他的天賦再高,也不過是一個剛剛突破渡劫境的小子而已。

所以,五大仙院那些老弟子壓根就沒將他放在眼裡,認為只要自己願意,隨時想要將莫宇辰踩在腳底下都行。

但是現在,一個滾字嚇退一條神龍的莫宇辰,已經足夠他們這些老弟子正眼對待了。

特別是在這個消息傳開之後,虛擬空間裡面的老弟子幾乎有一半的人朝著莫宇辰所在的位置趕來。

很明顯,他們都想見識一下,這個新弟子到底長什麼樣。

酒樓的一張桌子旁,莫宇辰與張慕白、蛟炎、小郡王他們圍桌而坐,氣氛無比的融洽。

「大哥,你趕緊跟我們說說,剛剛你是怎麼做到的,太帥了。」

看到莫宇辰喝完一口茶,蛟炎回味無窮地問道。

他跟了莫宇辰這麼久,雖然也知道自己大哥很厲害,但是沒想到莫宇辰竟然連一頭龍都能嚇跑,心裡無比的激動。

「哈哈哈……我早就說過了,天靈仙院只要有我大哥在,這一屆肯定能大放異彩。」

「你們說,是不是!」

張慕白極其得意的說道。

「對對對……」

「沒錯……」

……

周圍的眾人,沒有誰敢反駁。

因為莫宇辰今天展示出來的實力,實在是讓他們心悅誠服。

付王端起茶杯,心懷敬意地說道:「莫兄,付某人愚昧。」

「本以為這一次加入仙院,肯定能跟上你的步伐,可是沒想到,你我之間的距離反而拉得更大了。」

「特別是這一次,竟然還得勞煩你出手幫我報仇,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在場的幾人聞言,頓時驚呆了。

他們都知道,付王自小的天賦就非常逆天,從來都沒有對別人說過一個謝字。

可是今天,他卻以如此低姿態的語氣,跟莫宇辰說了。

可想而知,莫宇辰現在的武道成就,已經強到連付王這樣的人都感到無力,不得不心悅誠服地低下高傲的頭顱。

「付兄言重了。」

「我剛剛也不過只是用了一絲法則之力而已,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如果你們能將一種法則之力修鍊到圓滿之境,同樣可以做到。」

莫宇辰聞言,故作輕鬆地說道。

可是他這句話剛說完,在座的眾人更加無言以對了。

這一幕讓莫宇辰有些哭笑不得。

付王砸吧著嘴說道:「行啦行啦!」

「莫兄,你就別再打擊我們哥幾個了。」

「我們現在能領悟一絲法則之力就已經燒高香了,誰能像你這麼變態,已經都將一種法則之力修鍊到圓滿之境了。」

「就是,咱們喝一杯,不跟這傢伙說話了,越聽越來氣。」風滄溟端起,沒好氣了說道。

當下,整桌人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開始放開了聊。

而另外那些新弟子們,他們也開始了各自之間的切磋。

畢竟在今天這個日子裡,是五大仙院的新弟子大會,不能因為莫宇辰一人的原因就散了。

其他人也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的修鍊成績。

就連張慕白與蛟炎兩人也受不住誘惑,找人切磋了。

莫宇辰一開始還會看一眼,可是看了幾場后,他完全不想看了。

「真的是沒法比啊!」

怪物樂園 「這東龍仙院的人,進步太大了,另外三大仙院的人還好,能抵擋幾下,但是天靈仙院就慘了,完全是被人家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

莫宇辰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風滄溟聞言,嘆了一口氣道:「這是自然,就算在天靈仙院巔峰時期,東龍仙院也比其差不了多少。」

「在天靈仙院敗落之後,那些威震全大陸的強者,幾乎都是東龍仙院的人。」

「所以這些年來,東龍仙院有這些人的回饋,修鍊資源才一直處於充足的狀態。」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將每一屆參加帝央秘境考核的超級天才收羅乾淨,讓另外四大仙院只能望其項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