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別人看來,是榮耀,是權利,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在他們這些強族卻是避如蛇蠍,所有巡狩組長人物,全都是帝者,但這些帝者,全都是散修或者是沒有家族牽連的人物,這又是為何?

葉舟臉色變了,只因,他當然聽見了離燭的那聲嘆息。

「老不死!老雜碎!金龍帝者這個老狗!為什麼不將這些消息說給老子聽?他是誠心玩我!他該死!該死!」葉舟陷入狂亂中。

怎麼可能!

他決定殺死林凡,就代表他要判出師門,加入離燭。

此時結果,竟是這般難以讓人接受。

「不告訴你隱殺的條件,是為了不讓你受打擊,據說三師兄便是一個雙生武魂的妖孽吧?師尊曾說過,你這個人攀比心太重,戾氣也太足,所以有些事不說出要好一點。」林凡坦然開口。

葉舟眼中神色變換。

林凡本以為知曉這些真相,葉舟應該能迷途知返。

畢竟,金龍帝者可是誠心的為他考慮。

可沒想到,當他說出一切真相后,迎來的,是葉舟更加狂暴的心情。

「林凡!任你怎麼說,今日你也必死!我回不了頭了!回不了了,只有殺死你,推在離燭身上,我才能免與死劫。」葉舟怒吼。

「冥頑不靈,朽木果真不可雕。」林凡搖頭,隨後道:「在入墓地時,師尊曾給我說過幾句話,若在墓中你出錯,可給你一個機會,若這個機會你不珍惜,那麼就死。」

葉舟臉色一變,怒吼道:「林凡,你騙我!怎麼可能!」

林凡譏誚道:「帝者的手段又豈是你我可以揣測?」

隨後,林凡嘲弄看著離燭,道:「我說我要光明正大的走,現在我就要走了。」

離燭眼中出現恐怖的精芒,爆吼道:「攔住他!!」

葉舟臉色大變,手中聖劍猛然向林凡斬殺而來,卻見林凡一臉譏誚,很快葉舟也發覺不對,他斬殺出的聖劍殺芒竟然向他自己劈殺而去。

「啊……不……」

防不勝防,他被自己一劍劈成兩半,林凡衝殺而過,快如閃電的出手,直接將葉舟撕成碎片,在一拳鎮殺了葉舟怒吼與凄厲咆哮的神魂身。

「林凡!」離燭厲嘯,手中燃起兩簇烈火,向林凡拍殺而來。

卻見林凡伸手入葉舟爆碎的神魂身中,掏出一塊凝聚著無比空間之力的梭子來,咧嘴一笑,道:「離兄,就此停步,小弟先走,下次見面,你我分個生死。」

「傳送梭!」

離燭厲嘯,卻見林凡手中的傳送梭猛然割裂了空間,林凡帶著三人,瞬間消失。

「啊……」離燭在此地怒吼,他知道追不上了,這是帝者煉製的傳送至寶,雖林凡等只離開剎那,但至少已經在萬里之外了。

一切辛苦籌謀,盡然成空!

「砰。」

便在此時,有一個石窪從虛空中砸在他面前,離燭雙眸一凝,隨後無比爆戾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

「凌凡!本座要將你抽筋扒皮!」

離燭看見這石窪,當然就知道那日摘自己桃子的,便是這林凡! 第623章今晚就拜堂成親

面對蠻橫的大郡主,參謀對穿腸不敢頂嘴,只得討好地笑了笑。

林宇繼續烤制全羊和乳豬,故意不理睬大郡主。

「放肆!」大郡主的柳眉倒豎,「竟對本郡主不恭敬!你活膩了?」

林宇撇撇嘴,指著燒烤爐上的「紅柳枝條烤金蟬」,示意讓大郡主吃。

大郡主靠近燒烤爐,定睛觀察:「這是什麼玩意呀?」

秋香解釋:「金蟬,又名知了猴,你沒見過嗎?」

大郡主和小郡主,都搖搖頭。

朱世子搖著紙扇說:「它是蟬的幼蟲,夜晚從泥土裏鑽出,爬上大樹,褪殼之後,變成蟬。」

大郡主一副嫌棄的神態:「又是蟲子,看着都噁心,反胃!」

秋香說:「它非常好吃,味道很香!」

「呸!」大郡主傲嬌地說,「我才不吃呢!」

小郡主盯着「蜜汁烤蜻蜓」,笑着說:「我認識這個,是蜻蜓。」

秋香說:「蜻蜓烤得外表酥脆,內部細嫩,帶有甜味,你嘗嘗?」

小郡主忍不住好奇心,拿起一串「蜜汁烤蜻蜓」,謹慎地咬了口。

「哇!真的好吃,你沒騙我!」

小郡主喜笑顏開,迅速吃完了「蜜汁烤蜻蜓」,讓大郡主也嘗嘗。

大郡主將信將疑,也拿起一串「蜜汁烤蜻蜓」,吃得津津有味。

朱世子說:「秋香姑娘,可否賞臉,到府中作客?」

秋香說:「我忙着幫華勝燒烤,沒時間到貴府作客。」

朱世子的眼睛轉了轉,笑着說:「今晚,我想邀請秋香姑娘,去戲樓聽戲,你可願意?」

秋香說:「今晚我陪華夫人念經,不能去戲樓聽戲。」

朱世子說:「沒關係,我明天去華府找你。」

秋香想說什麼,欲言又止。

這時,小郡主已經鼓起勇氣,品嘗「烤蠶蛹」,讚不絕口。

她對大郡主說:「姐姐,等會告訴父王,把林宇從華府招到寧王府,每天給咱們烤制各種美食。」

大郡主說:「好!只要父王出面,華太師不敢不從。」

朱世子說:「順便把秋香也招過來!」

秋香驚訝:「招我幹什麼?」

朱世子說:「寧王府比華府強十倍,你何必待在那裏?入了寧萬府之後,你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林宇也驚訝,沒想到寧王的兒子不僅對秋香感興趣,還企圖把她弄進寧王府。

秋香說:「多謝世子的好意,華夫人對我恩重如山,我絕不會離開華府。」

朱世子說:「秋香,話別講得太早了,我相信,你肯定會離開華府,心甘情願地到寧王府。」

秋香不再吭聲,手持毛刷,給烤乳豬塗抹蜂蜜……

又過了半個時辰,林宇烤完了全羊和乳豬。

參謀對穿腸吩咐家丁,抬起烤全羊和烤乳豬,送入寧王府。

林宇剛準備烤牛腿,一個家丁匆匆跑出寧王府,抵達參謀對穿腸的面前,趴在他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瞬間,參謀對穿腸的臉色微變,他收起紙扇,對林宇說:「且慢!」

林宇問:「什麼事?」

參謀對穿腸說:「一隻烤全羊和一隻烤乳豬,已經足夠客人們享用!明天中午,你再來寧王府門口擺攤,烤制牛腿、兔子、鴿子、雞、鴨、魚。」

林宇的濃眉微皺,不知參謀對穿腸搞什麼名堂。

秋香問:「明天烤牛腿、兔子、鴿子、雞、鴨、魚,給誰吃呢?」

參謀對穿腸說:「當然給六位客人吃,他們會在寧王府小住幾日。」

林宇說:「既然如此,收攤!」

大郡主忙說:「不能收!你還沒烤最拿手的美食呢?」

林宇說:「我最拿手的美食,是烤雞和烤鴨,你明天吃吧!」

隨即,林宇像變戲法似地,收起燒烤爐和食物箱。

朱世子、大郡主和小郡主,不由地驚叫……

下午,書房內。

林宇橫躺着,華武給他捶腿,華文給他喂葡萄。

華武問:「大哥,捶得爽不爽啊?」

林宇說:「很好,你有伺候人的天賦。」

華文說:「大哥,你昨天耍了一套《還我漂漂拳》,效果十分震撼,可不可以幫我倆的相貌打得帥氣一點?」

林宇說:「兩位公子,已經帥氣逼人,不用再打了吧?」

華武笑得猥瑣:「嘿嘿嘿,誰會嫌自己太帥氣?

林宇說:「好,請你倒杯茶先。」

華武拍桌而起:「有沒有搞錯?你居然說『請』?服侍老大,是天經地義的嘛,為什麼要說『請』呢?」

華文說:「大哥,你說請,就是看不起我們啦,你讓我們好失望啊,從而導致內分泌失調,大小便失禁,說不定會拉一大堆屎在你的頭上,對大家都不太好嘛!」

林宇:「我不過是說了個『請字』,犯不着拉屎在我的頭上吧?兩位的腦袋進水了嗎?」

華文:「我們的智商很高,對大哥的尊敬,是很認真的!」

林宇說:「好吧,你們兩個小王八蛋,給我倒杯茶!」

華文說:「對嘛,這樣才是大哥嘛!」

華武說:「謝謝大哥!」

他倆要開門,恰巧華夫人和秋香走進來。

華夫人問:「你倆去哪?」

華文和華武齊聲回答:「去倒茶!」

華夫人:「你倆先出去,我有話跟華勝說。

華文和華武離開,華夫人面帶善意的笑容,看着林宇。

林宇問:「夫人找我何事?」

華夫人:「華勝,你昨天立了大功了,這杯千年人蔘茶,非常補,你把它喝了吧。

秋香端起茶杯,遞給林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