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這才罷休,天火長老正了正身子,宣佈道:「好了……結果已經很明顯了,大家也都看到了,現在我宣布,本次丹道盛典的鐘冠軍,就是……」

「且慢!」

突然,肖焱大聲打斷了天火長老的話。

「肖賢侄,你還有什麼疑問么?」天火長老冷視著肖焱道。

肖焱面色陰沉地看著聶甄,陰翳道:「天火前輩,肖某對聶師兄的丹藥有疑問!」

天火長老不滿道:「肖賢侄,你也是煉丹之人,這丹藥的等級莫非你也看不出來么?聶甄手中的丹藥,無論是靈氣濃郁程度還是靈力波動,都是極品地丹無疑,你還有什麼疑問?!」

你來砸場子也就罷了,現在技不如人,難道還想耍賴?

這一刻不僅多寶宗的弟子們殺氣騰騰地盯著肖焱,就是多寶宗的宗門高層也不再掩飾他們的怒火。 「程教授應該是給教務處送資料來的,我們快走吧。」

蘇歌可不想朱花花在教授面前丟人,拉著她的手想趕緊離開這裡。

誰知道走近程教授的時候,朱花花腳下像綁了幾千斤大石,蘇歌怎麼死拉硬拽也拽不動分毫。

正在她賣力的想拉著這個花痴閨蜜走的時候,程教授突然在兩人面前停下。

「啊……」見程教授就停在自己面前,朱花花舉起雙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蘇歌則滿臉尷尬,低下頭不好意思的打招呼,「教授。」

「你們怎麼在這裡?」

充滿磁性的嗓音。

黑框眼鏡下那雙如黑曜石般璀璨的黑眸,看向蘇歌的時候,眸底光芒微微閃了下。

很快又恢復一片自然。

朱花花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蘇歌尷尬解釋,「和同學起了點衝突,來教務處解決。」

「今天在食堂打架的是你們?」

程教授語氣明顯有些不敢相信。

「啊,不是我不是我,我沒動手,是她!」

朱花花兩隻手齊齊指向蘇歌。

蘇歌:……

這個見色忘義的塑料閨蜜!

程教授盯著蘇歌打量了幾秒,「解決好了嗎?」

「已經解決好了,程教授您忙吧,我們先走了。」

蘇歌這回用了吃奶的力硬生生把朱花花拽走。

她知不知道她的樣子有多花痴啊。

生怕教授不知道她是個花痴么。

她怎麼會有這樣的閨蜜……

程教授目送著兩人離開,黑曜石般的瞳眸一片深邃。

「啊啊啊,蘇小歌,這麼好的機會,你為什麼要把我拉走,為什麼不讓我跟教授多說幾句話啊?」

都已經走了好遠了朱花花的理智才恢復過來,頓時捶胸頓足自己剛剛沒有好好在程教授面前表現一下。

難得和程教授說上話,她應該給他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啊。

「放心,你不用說什麼話,就你那一臉花痴口水直留三千尺的表情,已經給程教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程教授一定會記得你的,做夢都會記得。」

蘇歌白了她一眼,低頭在手機上選課。

希望程教授今晚別做噩夢。

「什麼?我剛流口水了么?」朱花花摸了一把嘴角,「卧槽,濕的?我真的流口水了啊啊啊……」

丟死人了啊。

「知道我為什麼要拉你走了吧?我建議你下次見男神之前最好先給自己打兩針鎮定劑,不然男神一定會被你嚇跑。」

蘇歌還在認真選課,朱花花懊惱之餘又想到什麼,「小歌,你今天怎麼回事,在食堂的時候為什麼這麼猛?」

直接三兩下把吳歡歡打趴在地上,這火力,太猛了。

小歌以前好像沒這麼暴力呀?

「猛么?」

蘇歌愣了下。

隨即想到什麼,眼底閃過一道寒意。

爹媽沒把她教好?那兩個人,就是欠打!

「小歌,你怎麼了?」看著蘇歌臉色不太對勁,朱花花擔心的問。

蘇歌放下手機,「我選了孫教授的課,要一起去聽么?」

「孫教授的課那麼無聊,我才不去。」朱花花反射性拒絕。 肖焱猛地咽了口口水,他自然感受得到四面八方傳來的殺氣,自己這次來砸場本來就是得罪多寶宗的,之前他們沒有理由,他可不能主動送給對方要自己命的借口。

強行給自己壯了壯膽,肖焱故作冷靜道:「天火前輩,聶師兄的丹藥的確傳來了極品地丹的靈力波動,但是聶師兄煉丹的手法確實太詭異了,我相信別說是我,就是在座的諸位,恐怕也沒聽說過用鎚子砸出來的丹藥吧?萬一聶師兄是用了什麼古怪的手法,把那些藥材全部砸成一枚丹藥形狀的東西,這靈力波動自然是真的,可是藥效么就……」

肖焱故作曖昧地補充道:「何況,肖某十分了解三大宗門的歷史,歷史上三大宗門出現的丹藥里,似乎也沒築地丹這麼一個丹藥,只是不知這丹藥可是聶師兄臨時編出來的?」

「夠了!」天火長老見肖焱越說越離譜,好像真的有這麼回事似的,怒喝道:「肖焱,所謂願賭服輸,聶甄既然能煉製出丹藥,便是他勝了,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啊,你這人怎麼輸不起啊?!之前你以為自己穩操勝券的時候,那麼囂張,我們有說什麼么?!怎麼回頭輪到你了就輸不起了?!」

「你元元宗弟子別讓我們看不起好么?!」

「願賭服輸,輸了就是輸了,裝模作樣說這些給誰聽呢?!要不要臉!」

多寶宗弟子們紛紛怒罵,如果不是顧慮多寶宗的聲譽,他們早就想揍肖焱了,如今他居然輸不起,已經有不少人摩拳擦掌,只等宗門長輩一聲令下了。

「呵呵……」肖焱冷笑道:「既然這裡是多寶宗的地方,肖某人微言輕,嘴巴只有一張,自然說不過諸位了,如果天火長老要打壓肖某,我也無話可說。」

「放肆!」天火長老的怒火終於壓制不住了。

肖焱這話明裡暗裡的,擺明了就是暗示多寶宗以多欺少,欺負他一個外宗門的人,甚至暗示這盛典有黑幕。

「豈有此理,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天火長老,弟子請纓拿下這個狂徒!」

「弟子也請求拿下這廝!」

一時間,周圍多寶宗弟子們紛紛請纓出戰,恨不得撕爛肖焱的嘴。

這一下宗門高層有些犯難了,雖然這個肖焱欠揍,但人家孤身一人來到多寶宗,無論發生什麼事,輿論壓力都會指責多寶宗仗勢欺人。

這時候,聶甄微笑地站在肖焱面前,對他說道:「既然如此,那肖師兄要如何才能承認技不如人呢?」

肖焱的雙目如毒蛇般盯著聶甄道:「除非聶師兄敢如我那般公布此丹的用途,不知道聶師兄可敢?」

這下天火長老有些為難,人家要你公布用途,而不是公布丹方,這就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了,如果肖焱要聶甄公布丹方,天火長老就是親自拿下他也沒有問題,畢竟丹方乃不傳之秘,聶甄的丹方,哪怕宗門都沒有權利要求他交出來,可丹藥的用途總可以說吧?

其實肖焱的猜測也不是完全沒道理,聶甄的煉丹手法太過詭異,用的材料又遠遠少於大家所知的極品地丹材料數量,天火長老是怕聶甄這丹藥真的是空有靈力而沒藥效。

「怎麼?聶師兄有什麼難言之隱么?!」看到聶甄沒有開口,肖焱更加信了三分,眼睛死死盯著聶甄,簡直要把他看穿了似的。

「呼……」

聶甄長嘆口氣,無奈道:「既然肖師兄有這個要求,那聶某也就成全了你,省的你回頭說我多寶宗搞什麼潛規則坑你。」

聶甄說完,也不去管肖焱的臉色有多難看,對在場所有人道:「諸位師兄師姐,在下煉製的這枚築地丹,藥效是令地境級別的修鍊者,直接在原有修為上提升一級,且保證完全沒有後遺症!」

「什麼?!」

三位宗主嚇得嘴巴都掉了下來,天火長老雙目瞪得跟雞蛋一樣大,各宗門長老更是以為自己聽錯了,在場幾乎所有的多寶宗弟子,在這一刻都安靜了下來。

「聶……聶甄,你說的是真的?!」大宗主感覺自己的語氣都有些顫抖,如果這丹藥真的有這種效果,那豈不是整個地境過程可以在一瞬間從一段到九段?

聶甄鄭重道:「弟子所言,絕無半個字虛言,只是這築地丹對地境修鍊者只有一次藥效,如果服用了,第二枚築地丹就毫無藥效可言了。」

「哦……」大宗主微微有些失望,只不過轉念一想這才算是合理,如果你可以無限服用,那地境級別豈不是太不值錢了?

哪怕是這樣,也已經很恐怖了,要知道,有很多人止步於地境,每一級別都要修鍊數年乃至十餘年才能提升一級,而有了聶甄的丹藥,只要一瞬間就足夠了。

「天哪……這丹藥……太無敵了……」雲玲不敢置信地喃喃道,這丹藥雖然是極品地丹,但恐怕價值比起許多天丹都要高了。

一旦聶甄這築地丹的消息流傳出去,這世上有多少地境強者,會傾家蕩產來找聶甄,只為求一枚築地丹?

「哈……哈哈哈哈!荒天下之大謬!」肖焱在經歷了一開始的錯愕后,急忙大笑,怒指聶甄罵道:「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么?!你撒謊好歹也編個好點的!地境無條件升一級?你以為我會信?!」

實在不怪肖焱不信,就連大部分多寶宗弟子都不太相信聶甄的話,這世上的確有許多奇異的丹藥,也確實有提升一級修為的丹藥,但那是要付出一些代價換來的,比如耗費生命力什麼的,從來沒人聽說過有無條件提升修為的丹藥。

其實多寶宗的高層們,除了幾大宗主知道聶甄不是信口開河之輩之外,許多長老也不是特別相信。

「你不信?」聶甄朝著肖焱冷笑道。

「我信?信你個鬼!別說我了,就是你那些同門,有人信?!」肖焱感覺自己被耍了,額頭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很好!」聶甄笑了一下,然後視線移開肖焱,自顧自環顧著圍觀的多寶宗弟子。

帝少的蜜愛嬌妻 「你又要作甚?!」看著聶甄,肖焱皺眉道,大家都不知道聶甄想要幹什麼。

突然,聶甄指向人群中一名多寶宗弟子,對他道:「這位師兄,麻煩你過來一下。」

被聶甄點到的多寶宗弟子指了指自己,微微有些錯愕,但是聶甄的語氣不容反駁,他十分自覺地走上台。

「聶師弟,有什麼事么?」那名弟子看向聶甄。

聶甄朝他笑了一下,一抬手,手中那枚築地丹就朝對方丟了過去,被對方條件反射地接住了。

「送你了,麻煩師兄當場服用,也好讓這位元元宗的肖師兄心服口服,省的說我多寶宗人騙他!」聶甄說著不讓朝面色難看的肖焱冷笑,然後對那名弟子鄭重道:「師兄但用不妨,若對身體有任何損傷,小弟賠你一命!」

開玩笑,築地丹,乃藥王經中記載的丹方之一,藥王經是什麼級別的東西,會有問題?

「難道是真的?」肖焱開始懷疑自己了。

失憶后總有大佬想娶我 這時候聶甄瞪著肖焱道:「肖師兄乃地境九段強者,這位師兄的修為你應該看得出來吧?」

肖焱掃了一眼那名多寶宗弟子,道:「哼!地境六段!」

「哈哈哈……肖師兄好眼力!」聶甄象徵性拍了拍手,對那名多寶宗弟子道:「師兄,請!」

那名多寶宗弟子看聶甄十分自信,也不知為什麼,就信了聶甄了,張嘴將那枚築地丹吞入口中。

「轟!」

都不用三個數,那名多寶宗弟子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從地境六段上升到地境七段!

就在身旁的肖焱驚訝地下巴都快垂到地上了,他簡直懷疑這貨會不會本來就是地境七段,只是用了什麼詭異的手段隱藏了一級修為。

聶甄用事實直接打了肖焱的臉,什麼還能比當場試驗藥性來的更有說服力的?

「這感覺!爽!稟報諸位宗主、長老,弟子現在感覺已經在地境七段沉澱了數年似的!」那名弟子激動道:「多謝聶師兄成全!」

他此刻已經不敢再稱呼聶甄師弟了。

居然不只是提升修為,提升修為後還鞏固了根基!

築地丹的藥效比眾人原本預料的還要強悍,原本大家還以為,用丹藥提升修為,至少根基還需要自己鞏固,誰知這枚丹藥連這點都考慮到了。

「哈哈哈哈!肖賢侄,事實勝於雄辯,你還有什麼疑問么?」天火長老心情大悅,朝肖焱冷笑道。

肖焱臉色難看,自己這回是徹底栽了,而且還被人以一種乾脆利落的方式打臉,無論是第一輪的測試還是第二輪的煉丹,自己都被對方虐的體無完膚。

「哼!多寶宗果然藏羅卧虎,肖某佩服,就此告辭!」肖焱這會兒連放兩句狠話的心情都欠奉,隨便敷衍幾句后,便草草告辭,離開的時候,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那我自己去了,你自由活動吧。」

蘇歌擺了擺手,朝教學樓去。

她得儘快修滿所有學分。

爭取早點畢業。

爭取,成為一個出色的人……

像楚亦寒那樣……

……

「那個該死的女人,害得我們被處分,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教訓她!」

吳歡歡和李秀瑜先從醫務室出來,直接又去了教務處接受處分。

吳歡歡左臉和額頭分別貼了創可貼,整個人看起來滑稽又可笑。

受了處分的李秀瑜也是氣得不行,「沒錯,受傷的人明明是你,憑什麼咱們受處分?不公平!」

「一定是王主任看她長得漂亮,所以故意偏心!」

說到長得漂亮,李秀瑜不由得就想到孔雪,「小雪今天要是肯來教務處幫我們說幾句好話,說不定受處分的人就是那個女人了,畢竟她和王主任關係那麼好。可菲菲不管怎麼叫她來,她都不肯來,說家裡有事,直接回家去了。」

「怎麼會這麼巧家裡有事,我看她就是存心不想幫我們吧……」吳歡歡反正受了傷又被處分,怨氣沒地方撒,此時看誰都不順眼。

「可能吧,畢竟她和王主任……」

「小雪發信息來了。」吳歡歡社交軟體上突然收到孔雪的消息,看了之後心裡頓時為剛才的想法後悔,「我們冤枉小雪了,她家人住院了,你看,她在醫院呢。」

吳歡歡把手機遞給李秀瑜,孔雪發了一張醫院的照片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