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影一閃,五個盒子沒了,何凡轉身就跑:「我特么給你一個教訓。」

風如煙:「……」

幹得漂亮,你總算幹了一件好事!琿權差點笑出聲來,好險,自己的如煙好險就沒了。

「琿權,你的人,搶了我東西。」風如煙臉色鐵青地看著琿權,這個教訓,琿權你來背!

「這個……」

「你把小凡的聯繫方式,住在何地告訴我,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風如煙又道。

琿權:「……」

他都這樣對你了,你還要找他?琿權感覺自己心都涼了,難道,何小凡就那麼有魅力?見人通殺?風裡希,耶和華,這是男女通吃啊。

琿權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山谷,他感覺自己要冷靜冷靜,今天發生的事情對他衝擊太大,說好的獨處,完全是何凡和風如煙在聊天,他直接被無視了。

差一點,他感覺自己都要被綠了,心裡上的綠。

「少爺,你出來了,和如煙小姐相處的如何?」莫長空屁顛屁顛地上前問道。

琿權看了看莫長空,聽見這話就來氣:「滾。」

莫長空一呆,這是很不愉快?我招你惹你了?

「何小凡在哪?」琿權惡狠狠地問道。

「在那邊。」莫長空指了指站在遠處的何凡。

琿權連忙走過去,看著靠在一棵樹下的何凡,臉色很難看:「何小凡,你是不是要給我個解釋?」

說好的,你負責出手就行了,結果你和風如煙一直聊天,連我的話都不聽了?

「一邊去。」何凡看了看莫長空,道:「我和琿權有些事情要說。」

「你……」

「到一邊去。」琿權冷冷地道。

好吧,你們兩個愛怎麼鬧怎麼鬧,兩個都惹不起,只能到一邊躲著了。

「你要這雞兒有何……」何凡譏諷一聲,看著凄涼的琿權,有些不忍心了,沒說出來,轉而道:「風如煙找你要我的聯繫方式了?」

「你怎麼知道?」琿權驚道,悲憤地道:「你,你居然這麼清楚,你和如煙……」

「哎,像我這麼優秀的人,走到哪裡,都是這麼引人注意,特別是女人。」何凡一臉憂傷的表情:「我最煩這事了,可蒼天,總是讓一堆女人往我身邊擠,我每次都能奪路而逃,逃的越……」

「停,你別說了。」琿權連忙阻止他繼續說,再說下去,他要氣吐血了。

「好吧,我就不炫耀了。」何凡閉了嘴,心中嘆息,希望有一天,我說的這些話變成實話,而不是吹流弊。

「我不是聽你炫耀,我要聽原因,為什麼如煙對你這麼熱情,連我都無視了?」琿權沉聲道。

「現在相信我的魅力了?」何凡略微昂頭:「風裡希都無法抵擋我的魅力,更別說一個風如煙。」

「你教我。」琿權期待地看著他。

「我教過你了啊,實力,努力,上進,氣質,有干大事業的決心。」何凡說道。

「可這些我沒有嗎?」琿權皺眉,他感覺自己實力還行,有天賦,也努力上進,也有干大事業的決心。

「你沒有,一點也沒有。」何凡搖頭道:「你如此貼著臉上去,就低人一等,特別是,你居然還送禮物,還特么送八級藥材!」

「他們都是送這些啊。」琿權茫然。

「我送了風如煙一個教訓,結果呢,結果她找你要我聯繫方式。」何凡幽幽道:「資源是什麼?就是實力,你沒實力如何干大事業?你將資源送出去,將自己的實力都送了,你還說你有決心?」

「是這樣嗎?」琿權有些呆。

「還有他們也是,都送一樣的,如何出眾,如何讓風如煙對你印象深刻?」何凡訓斥道:「身為一個男人,在追女人方面,就是要與眾不同,知道不?」

嗯,你要是聽了我的,能找到女朋友,那我以後應該也能找到?

「你要是想變的和我一樣,就要和我學,資源最重要,有了實力,不用你去追,風如煙就喜歡上你了。」何凡淡淡地道:「你身為罪域一份子,就該清楚,罪域是實力至上,沒實力,你追什麼女人。」

「你說的,有那麼幾分道理。」琿權呢喃道。

「這就對了嘛,明白就好。」

「不對,你剛才明明想和如煙一起獨處的,還泛舟。」琿權猛地想起這事來,還想和風如煙睡覺!

「我這是想幫你試探風如煙,看她是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何凡正色道。

「試探?如果剛才如煙同意了呢?你是不是真去睡覺了?」

「對啊。」何凡淡定地道:「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怎麼配得上你?你若是真想要,那也沒關係,想要生活過得去,頭上就得帶點綠。」

琿權:「……」

你就是個混賬,你果然想睡我夢中情人!

「你現在該高興,他不是那種女人。」何凡安慰道:「這麼一想,是不是挺開心的?」

「可是,如煙對你更熱情。」琿權垂下頭,很傷心。

「沒關係,只要你變的像我這麼優秀,就可以了。」何凡說道,頓了頓,又道:「我教你,第一點,男人以自己事業為重,所以要先拿資源,男人,就是要壞一點。」

「你以後不會再試探如煙了吧?」琿權很關心這個,別特么我在以事業為重,你跑去和風如煙在一起了。

「你真不了解我,你都知道風裡希喜歡我了,我還會看上別的女人?」何凡不屑地撇撇嘴,道:「風裡希,媧祖進化者,有事沒事就捏個女人給我,我要是真想要風如煙,讓風裡希給我捏一個就夠了。」

「還有,那求著結拜的耶和華,他不僅能給我創造個女人出來,還能給我創造個世界,讓我當世界之主。」

「風裡希真會捏人?耶和華真會創造世界?」琿權沒見過,有些不確定地道:「根據記載,好像都不會。」

「肯定會造人,每一代風裡希的傳承,都是上一代捏出來的,創造世界,耶和華能創造小世界,嗯,有罪域十分之一吧,以後就能創造大的了。」何凡想了想道,反正是胡扯,隨便吹了。

「可……」

「你話真多,對了,風如煙是哪位霸主的後人?」

「天風霸主的孫女。」 「最強的霸主,天風霸主的孫女?」何凡愣了愣,道。

「對。」琿權點頭。

「那你等我一下,我進去睡了她。」何凡面上浮現一抹堅定。

「如煙是我的。」琿權感覺自己不只是頭頂要綠,臉都要綠,你到底靠不靠譜?這是我在追,不是你!

「對了,你還欠我藥材沒給我。」何凡伸手道:「我動手,要收錢的。」

「你不是搶了么?」琿權不滿地道。

「你都說那是我搶的了,和你有啥關係?」何凡怪異地看著他:「那是我憑自己實力得來的,你的傭金還沒付呢。」

琿權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何凡已經毫不客氣地搶了他的空間包,將六株八級藥材拿走了。

「你……」

「我是在教你,男人以事業為重,你看我,就以資源為重,你要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何凡輕聲道,為了教你,我已經拿出了我所有本事了。

「我……」

「好了,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了。」何凡說道。

「我是想說,你能不能不要追如煙?」琿權哀求地看著他,感覺和何凡相比,自己毫無勝算。

「可以,只是,天風霸主真的那麼強,其餘四大霸主,都不敢反抗?」何凡皺眉道。

「不清楚,我爺爺說,罪域天風霸主最強,讓我想盡辦法和風如煙搭上關係。」琿權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這是奉命去追,還是自己真的喜歡風如煙?」何凡問道。

「都有。」琿權道。

「這麼好的機會,你怎麼不利用?」何凡皺眉道:「你和你爺爺說,你追風如煙,需要很多資源,讓你爺爺給你,我就調教你,如何像我這般優秀。」

「我拿的資源已經夠多了,記住,你不能私下和風如煙見面,風如煙聯繫你,你也要告訴我。」琿權說道。

「其實,我還有個注意。」何凡低聲道:「你給我足夠的資源,我把風如煙綁你床上去,讓你睡了她,怎麼樣?」

「不行,我要如煙心甘情願嫁給我。」琿權沉聲道。

「自己不睡,還不讓我睡,告辭。」何凡御空離開,懶得再搭理琿權,收穫了不少,他要回去提升了。

琿權之前給的一株,他搶了三株八級的,四株七級的,一些低級的,琿權賺的六株,禮物六株,總共數據+18,低級的沒用,打算扔給風裡希他們,算是藉助他們名聲的回報了。

回到宅院,何凡將藥材燙熟吃掉,基因數據順利到達80%,踏入八級頂峰,留了+13的數據,也就是十三株八級藥材。

「風如煙,天風霸主。」何凡思索著:「一見面就這麼關注我,是與風族有關係么?」

「不想了,該給那群鹹魚好處了。」何凡穩定了實力,出門召集耶和華等人,將藥材扔給他們:「你們要是覺得浪費,讓柳鳴拿回去,製作成進化藥劑,再給你們送來。」

「那做成藥劑吧。」耶和華等人說道。

「何凡道友,之前說的,讓我們動手的事情,不知道有沒有找到好的下手目標?」道子等人問道。

「有幾個目標,就是不知道是敵是友。」何凡思索著道:「可能是敵人,也可能是朋友。」

「這種?」道子等人皺眉:「有沒有明確點的目標?比如身負罪孽之人?」

「罪域大街上,全是身負罪孽之人。」何凡翻了翻白眼道,整個罪域,除了你們這幾個傢伙,完全找不出好人好不!

「那就只搶東西,不傷人性命便是。」邪子出聲道。

「而且你們還不能暴露。」何凡交代道。

「自然不會。」幾人點頭。

「那行吧,晚上讓柳鳴帶你們去,我先去處理點事,可能沒時間照看你們,你們自己小心。」何凡說道。

「放心吧,我們雖然對罪域不熟,但又不是什麼都沒經歷過。」邪子擺手道。

何凡起步離開,直接去找柳擎。

「大人,您來了。」柳擎連忙迎了上來。

「嗯,你幫我辦件事。」何凡想了想道:「幫我找一個隱蔽的地方,很少人,甚至無人知道,實在不行,在地底挖出一個密室都行。」

「大人要用來做什麼?」柳擎疑惑道。

「放儀器,東方很快會給我送一批先進的儀器來。」何凡說道:「我要自己建立一個老巢,不能讓人知道。」

「這事屬下會處理好。」柳擎連忙說道,心中佩服,不愧是東方姑爺,先進儀器說給就給。

「垂釣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何凡又問道。

「具體時間還未定下,現在報名還在排隊。」柳擎回道。

「那暫時不要急著報名,我會讓琿權幫我報名,到時出了事,琿權背鍋,你們這段時間低調點,我們關係不要亂傳。」何凡說道。

「是,大人。」柳擎應道,心中很憂慮,你這口氣,你是去鬧事的?

緊接著,柳擎驚訝地道:「大人和琿權也有交集?」

「他現在求我幫忙。」何凡淡淡地道,我差點就能綠了他,可惜,風如煙不答應。

「大人,吳天的事情?」柳擎小心地提醒道,何凡答應幫忙解決,到現在都還沒動手。

「一時忙忘了,晚上我去就做了那個傢伙。」何凡一臉不在意地道:「都是些小問題,你對天風霸主了解多少?」

「天風霸主?」柳擎眉頭一皺,深思道:「天風霸主來歷神秘,不過,屬下曾有聽聞,與風族有所交集,只是聽聞,還有,張濤也是天風霸主的人。」

「風族。」何凡面色冷厲,想起一事來:「你也知曉風族,那你對風族的文字,了解么?」

「不曾了解。」柳擎搖頭。

何凡也不失望,柳擎畢竟地位不高,實力也不夠,不了解也正常。

「小心一點,盡量幫我留意天風霸主的消息,還有風如煙,但不能被人發現,查不到就算了,不強求。」何凡道,讓柳擎去調查霸主太勉強,只能讓他有機會注意下。

「是。」柳擎恭敬地道。

「一株八級藥材,能製作幾瓶八級進化液?」何凡想到自己身上的藥材。

「大人,藥材的配製,需要各種藥材一起搭配,不是一株。」柳擎苦笑著解釋道。

「那算了,你手上若有材料,幫我配製一些釋靈七級淬體藥劑。」何凡搖頭,自從柳擎跟了他以後,也光榮化身成窮逼了,配製是配製不起了,只能這麼湊合著吃了。 黑夜降臨,何凡根據吳天所給的信息,找到那位進化者,釋靈七級,隨手剁了,將東西搬空,又是一大堆低級的,一部分融進酒里和湯料里,一部分留著,看是不是給風裡希他們。

何凡感覺自己越來越好了,都開始為他人考慮了,這絕不是因為自己用不上,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好人。

「嗯?」

何凡腕錶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視頻通話,接通之後,一張美麗的面龐出現:「小凡,有沒有興趣出來走走?」

「沒興趣。」何凡果斷拒絕,你又不讓我睡。

「大買賣,你也沒興趣?」風如煙淡笑道。

「什麼大買賣?說說看。」何凡問道。

「南方的一個商隊,裡面有進化液,藥材,各種儀器。」風如煙說道:「最重要的是,還有一顆凶獸蛋的消息。」

「別說消息,就算是凶獸蛋,我也懶得關注,又不是沒吃過。」何凡那段時間,天天荷包蛋,已經有些膩了。

「這顆凶獸蛋,你肯定會感興趣。」風如煙篤定地道:「古老龍蛋。」

「龍蛋?哪位神龍進化者下的?」何凡好奇地道:「人進化成畜生后,也開始下蛋么?你以後也會生蛋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