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如此說來,莫非是真的了,那閻鬼帝大人在哪啊?”精壯男子凝眉思索,極其惶恐。

“我不知道啊,但應該就在這個大樓裏,話說你又是誰?”唐小白好奇的很,此人看樣子一直在大樓中,不可能不知道這裏的情況啊。

“我是惡簿判官,掌管生死簿的死簿,因爲在人間旅遊,所以沒能回到鬼界。”惡簿判官說道。

“原來是判官大人,久仰久仰。”唐小白大吃一驚,竟是大人物,連忙施禮。

“哎,哪裏哪裏,小兄弟啊,你說的閻鬼帝大人在這裏,可否屬實啊。”惡簿判官似乎很是好脾氣,與唐小白勾肩搭背的坐在沙發上,說道。

身旁美人順勢撲在唐小白身上,**連連,讓其臉蛋一紅,說道:“雖然不能萬般肯定,不過也八九不離十了。”

“哎呀,這可如何是好,鬼帝大人被困於此,我竟然都沒有發現,實在罪該萬死啊。”惡簿判官心頭一跳,冷汗都下來了。

“既然鬼帝大人被封印,想必很是隱祕,判官大人沒有發現端倪,也屬正常,可否讓我來找一找呢,哦,對了,外面還有一個鬼差在等着,讓他也一起進來吧。”唐小白受不了女鬼美人的糾纏,趕緊抽身。

“此話有理,我倒是很久沒有碰到同僚了,或許還是熟人呢,你們幾個趕緊去把他領進來。”惡簿判官又向幾個美人吩咐道。

七郎來到,見是判官大人,連忙下跪施禮,惡簿判官很有禮貌,看樣子兩人不是很熟,地府的事情,唐小白也不懂,或許鬼差衆多,而且兩人又不是一個級別,不認識也正常,但七郎是絕對認識惡簿判官的,這就足夠了。

把整個大樓翻了個底朝天,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唐小白這就鬱悶了,不應該啊,而惡簿判官好奇的說道:“你們不會是因爲煙城的現狀,才懷疑鬼帝大人在此的吧?”

“呃,是啊。”唐小白與七郎對視一眼,點頭說道。

惡簿判官長出口氣,嗨了一聲說道:“那你們誤會了,這裏的情況全是因爲我,跟鬼帝大人沒關係的,我就說嘛,在這裏待了近三年了,若大人真的在此,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嘛。”

“……”

唐小白默默的眨了眨眼,說道:“難道是我們搞錯了,這只是一個烏龍?”

七郎低下腦袋,靜悄悄的就想溜,卻被唐小白一把給拽了回來,他無奈的說道:“這我哪知道啊,而且我也沒有百分百說過鬼帝大人在這裏啊,不是說好了只是來看看,現在怪我咯。”

惡簿判官搖搖頭,說道:“既然你們到了這裏,說明我們有緣啊,既然確定了鬼帝大人被封印在人間,那我自然要出一份力,你們放心吧,我會把這方圓千里,都查個遍,若是有消息,一定通知你們。”

“也只能如此,多謝判官大人,那我們就告辭了。”唐小白抱拳恭敬的說道。

“這麼快就走啊,不如在這裏玩一晚上,那幾個美人都等半天了。”惡簿判官很是好客的說道。

“呃,不了,不了,還請判官大人留步。”唐小白看了看那幾個美人女鬼,嚇得落荒而逃,身後還傳來惡簿判官的喊聲。

“沒事常來玩啊,我很寂寞的,要記得哦!”

走出煙城,唐小白悶悶不樂,七郎無辜的說道:“這也不能怪我吧,而且判官大人都說了會幫忙找,鬼多力量大,肯定很快就有消息。”

“不是啊,本以爲可以因解除鬼帝封印一事,讓我能覺得有事情做,不會再想起詩藍和小雨(小蘿莉)去世的樣子,可是現如今,我心裏很失落。”唐小白聲音低沉,默默無語。

七郎和唐小白懷中的墨麟對視一眼,也都沒有說話,本來到這裏的目的,除了找到閻鬼帝,就是爲了能讓唐小白振作起來,現在發生這種情況,誰也無法預料。

不過上天還是眷顧唐小白的,此時的封城中,正發生着一件大事,最受影響的,就是皇圖集團,一股新崛起的勢力,如風捲殘雲般一路砍殺,擠掉天海,穩坐封城第一集團之位,下一個目標直指皇圖。

張振國聞聽此事,也趕到了封城,他擔心若彤一人無法應付,皇圖徹夜開會,商議對策,但對於這敵對集團的來歷,他們卻一無所知。

張振國獨自一人站在別墅陽臺,空間一陣模糊,出現了一個女人身影,躬身說道:“他們似乎最近在忙着下墓,不知道緣由爲何。”

“靜觀其變。”張振國微微皺眉,一個明面上的集團,怎麼會去下墓呢?

…… 封城,時間:早上八點,原爲天海集團的大廈,現如今更名爲都天大廈,而在頂層的一間辦公室裏,隔窗站着一個身姿挺拔,氣勢不凡的男人。

在其身後還站着一名男子,看樣子應該是下屬,他說道:“葉總,墓穴的位置已經找到了,隨時可以下墓。”

“很好,皇圖還在與我們作對嗎?”葉總始終背對着男子,聲音顯得很低沉。

“是,據我所知,皇圖除了唐小白這個人之外,似乎還有別的勢力在保護,而且實力不弱。”男子連忙回道。

“嗯,皇圖的事情不用管了,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下墓,準備準備吧。”葉總點點頭,說道。

……

同一時間返回京城的唐小白,也收到了張振國的通知,現如今的京城還在改建,人口數量很少,自然的危險係數,也變低了很多,閒來無事之下,唐小白和瞳瞳倆父女一起,趕奔了封城。

瞭解到皇圖的現狀,唐小白決定一探都天,不過在此之前,他要和張若彤見上一面,宋子峯被自己殺死,原因若彤並不知道,他必須解釋清楚,不然兩人真就分道揚鑣了。

在傍晚時分,張振國叫來唐小白,兩人一起上得別墅陽臺,看着封城夜色,張振國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一直希望你能和若彤走到一起,只是世事難料,現如今改變了太多。”

唐小白沒有說話,剛剛失去劉詩藍還有天羽空間的小蘿莉,他實在不敢去設想其他的感情,他沒有接話,反而問起都天集團的事情:“張叔,你可已經調查清楚都天的來歷?”

“具體情況還不知道,但應該不是普通人,而且最近他們正在張羅着要下墓,也不知目的何在。”張振國沒有計較唐小白對於前話的沉默。

“下墓?難道他們是盜墓的,果然盜墓能發財啊,現在也太有錢了。”唐小白若有所思。

張振國輕咳一聲說道:“不管如何,據我得到的可靠消息,在明天晚上七點多鐘,他們就會出發下墓,你可有什麼想法?”

“這墓中肯定有了不得的東西,或許可以跟着他們下去,看個究竟,總比在商業上搞垮都天,來得容易。”唐小白想了想說道,他對生意一竅不通,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好吧,還有一天的時間準備,你可務必要小心。”張振國點點頭,現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

一夜無話,翌日清晨,雖然唐小白和張若彤不至於回到從前,但關係總算緩和了,還專門起了個大早,爲唐小白和瞳瞳做了豐盛的早餐。

出發之前,唐小白需要到都天走一趟,只看資料還是不行,他要看看都天集團到底有什麼本事,其中是否夾雜着修仙者,甚至於妖族。

獨身一人直接大搖大擺的走進都天大廈,唐小白暗自疑惑,怎麼沒有人攔截他呢,這公司安保工作可不怎麼樣啊。

殊不知,在大廈頂層的液晶屏幕上,正放着他進來的畫面,葉總坐在轉椅上,手扶額頭,目不轉睛,其下黑麪具遮半面,顯得太過神祕,很酷的感覺。

在他旁邊依然站着之前的男子,此時躬身說道:“葉總,唐小白已經知道我們要下墓了,此次前來,定是要探查我們都天的底細,我們爲何不攔住他呢?”

被黑色面具遮擋的位置,微微顫動,口中說道:“爲什麼要攔他呢,要看就讓他看個夠,誰都不要搭理他,還有,下墓的時候,儘量動作大點,免得讓其跟丟。”

“什麼,葉總,他既然會跟蹤,我們爲什麼不甩掉他,反而要提醒他呢?”男子十分的不解。

“哼,這次下墓,裏面的其次,最主要的就是讓唐小白跟下去,你不需要理解。”葉總微微閉上眼睛不再說話,男子也就不敢再問,轉身推門離開。

……

唐小白皺着張臉從都天走出來,心裏百思不得其解,這裏的人都是神經病不成,感覺好奇怪啊,好像自己是透明的一樣,一定有很大的問題。

廢話不多說,夜色朦朧,時鐘來到七點零一分,這個時候天色不算太黑,都天一行隊伍浩浩蕩蕩的向着封城郊外進發,其後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緊隨其後。

唐小白步伐輕盈,小心翼翼,自從聖氣恢復,他的身姿更加帥氣了,雖然還不能使用對應的招數,但只是陰陽令,就威力大翻倍了。

現在是聖氣,相信過不了多久,修爲就能全部恢復,自己也不至於太過被動了,他有點太想念無敵的感覺了,雖然他一直都很弱。

強的時候遇到的敵人更強,基本上都要被虐,好不容易不被虐了,又得散掉修爲,一切從頭,眼看就要熬過去這一段,他心裏自然無比開心。

大概在八點多的時候,都天隊伍終於停下了腳步,這是封城外的深山叢林,旁邊就是高速公路,距離很近,而在一個陡坡路下,有着一個隱祕的洞穴。

高速路上車輛稀少,並沒有人發現這裏的一羣人,而且下到陡坡路下,也基本上看不到,唐小白從高速路上一躍而下,穩穩的踩在泥土之上,順手接住瞳瞳,轉頭再看,都天隊伍已經有人開始下墓了。

慢慢悠悠的來到近前,趴在草叢中,暗暗觀察,都天一行由葉總親自帶隊,身邊跟了很多盜墓好手,看來都是僱傭而來的,一直跟着葉總身邊的男子也在,此時正督促着的手下行動迅速點。

葉總依然帶着他的黑色面具,遮擋住眼睛以下,脖頸以上,劉海略長,幾乎快要遮住眼睛,從遠處看,整張臉就是漆黑一片,沒有五官,極其滲人。

他打量四周,待到唐小白所在位置時,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一掃而過,回過頭來,微微冷笑一聲,洞穴入口邊的淤泥已經清理乾淨,那位男子首先下去,葉總緊跟其後,不一會兒的功夫,洞穴外只剩下了四個人在守候,看來不打算下去。

而且裝備齊全,知道他們下墓不會很快出來,就地搭了個小帳篷,從包裏拿出些吃的,生了火,竟然打算吃燒烤。

…… 唐小白頓時就生氣了,立刻就打算上前,直接將他們揍暈,而他們也似乎知道唐小白會揍他們一樣,提前其一步,說道:“我要去上個廁所,有一起的嗎?”

話落餘下三人紛紛舉手,四個好兄弟有說有笑,勾肩搭背的一起上廁所,唐小白默默的瞅了他們一眼,感覺哪裏不太對,但這正是大好時機,馬上拉着瞳瞳一起,下到墓中去。

在其剛剛下墓,不一會兒的功夫,那四個人又回來了,齊齊看了一眼洞穴,其中一個人說道:“真搞不懂葉總怎麼想的,墓中寶貝不說自己獨吞,竟然還專門放外人進去,看來我們的工錢不會拖欠,而且一定不會少。”

不說他們怎麼覺得葉總大氣,又會分到多少錢,總之唐小白下到洞穴之中,臉色難看了下來,耽擱了些許時間,都天隊伍早不知道跑哪去了,而洞穴下就是個分岔路,這可難倒他了。

就在其愁眉苦展之際,突然左邊通道里,傳出了一聲巨大的噴嚏,好像是在告訴別人,他們在哪一樣,唐小白微微一怔,心說怎麼這麼彆扭,不管了,跟上去再說。

葉總走在最前面,回頭看了一眼,說道:“跟上來了嗎?”

男子馬上上前回答道:“已經跟上來了,但是我們這樣是不是太顯眼了,他一下就能猜到怎麼回事吧。”

葉總微微一笑,雖然面具擋着看不出來,但他的確笑了:“他猜不到的,放心,我們走快點,破綻不要露出那麼多。”

男子很困惑,怎麼感覺葉總很熟悉那個唐小白呢,話說唐小白的智商果真如此低下嗎?

沒錯,的確如此,瞳瞳都察覺到異常了,但唐小白依然只是心裏覺得彆扭,始終不知道什麼原因造成的,還在一副唯恐被發現的模樣,暗自跟隨,反觀瞳瞳倒顯得有點大搖大擺,傻子都明白怎麼回事,根本不用這麼小心翼翼,但誰讓唐小白連傻子都不如呢,瞳瞳也懶得搭理。

這時走在葉總旁邊的一箇中年人突然止步,並且說道:“等一下,有情況,這裏的土地稍顯潮溼,比之剛纔進來的時候,還要誇張,一定有問題。”

一些看似專業盜墓的人立刻上前查看,不多時一名手持電筒的人回身說道:“葉總,這裏一定有着什麼東西存在,我們要多加小心。”

點點頭,葉總揮手,讓其頭前帶路,自此他們不敢再大搖大擺了,而是慢吞吞的,極其謹慎的行走,跟在後面的唐小白終於也察覺了情況,仔細觀察周圍,鼻子使勁嗅了嗅,心中一動,小聲嘀咕道:“這個味道,似乎有點熟悉。”

瞳瞳也是好奇的聞了聞,說道:“我怎麼聞不出來,哪裏有什麼味道啊。”

唐小白搖搖頭,說道:“你雖然擁有了實體,但你畢竟是鬼,自然感受不到異樣,這裏很危險,我們必須走慢點了,要是被都天的人連累,可有我們受的。”

說着話,向前走,果然就聽前方傳出隱隱的悶吼聲,這墓穴設置十分簡單,並不像還魂古道那般岔路縱橫,也並沒有多少機關,但卻似乎生活着異物。

葉總腳步一頓,目光一凝,揮手讓大家安靜,衆人也都聽到了聲音,好奇的議論紛紛,一個盜墓的中年人說道:“這裏果然不簡單,雖然墓穴中看似平常,但卻危機四伏,只不過我竟無法看出,這是什麼墓,好生奇怪。”

葉總冷哼一聲,心道:“你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墓,因爲墓穴可是我親自建的,只是,這裏何時出現了其他生物,難道是時間太過久遠導致。”

“大家做好防備。”葉總身邊的男子立刻向着其他人吩咐下去,大家拿出武器,槍械刀鏟,應有盡有,可謂五花八門,大家十分緊張,雖然是盜墓老手,但在這裏,好像用處不大。

只覺得腳下微顫,似乎有一頭龐然大物在行走一般,陣陣悶響中,聲音愈加清晰,不多時只見前方通道,忽然吹起一股子白煙,狂風大作,讓人無法睜開眼。

嗷!!

一聲嘶吼,一隻奇形怪狀,模樣駭人的異獸,出現在衆人眼前,它有着鋒利的爪牙,虎般的腦袋,牛一般的身體,其上脊骨位置,還有兩道倒刺向後彎曲,沒有尾巴,整個看起來根本無法言說。

“這是什麼呀,長得也太奇怪了,怎麼會在墓穴之中呢?”大家受到了驚嚇,不過反應不差,立刻開槍射擊,找掩護,人獸之間的戰鬥,一觸即發。

唐小白躲在後面,靜靜的看着,心中驚顫,他雖然不清楚異獸的來歷,但卻依稀感受到了檮杌的氣息,莫非這是它的後代?

異獸很是威猛,一張嘴一揮爪之間,就帶走了數條人命,眼看都天隊伍就此全軍覆沒,葉總一個閃身,擋在了異獸面前,目光冰冷,好像根本不將此獸放在眼裏。

異獸自然很憤怒,大吼一聲,一爪子拍下來,若是普通人直接就成肉泥了,但葉總不躲不避,一根手指豎起,噗啦一聲,竟然將異獸腳掌給穿了個孔。

飛身一躍,一拳擊在其下巴上,直接KO,異獸一蒙圈的功夫,就撲倒在地,其他人一擁而上,將其亂槍射殺,無不心頭冒出冷汗。

唐小白可就吃驚了,這個帶面具的人修爲可是不弱,最起碼也比他強,看來此次下墓有危險了,就算他們父女聯手,也未必是這黑麪具的對手。

葉總接過身旁男子遞來的紙巾,仔細的擦了擦手,說道:“大家繼續往前走。”

衆人心驚膽顫,見到其身手之後,也不敢說什麼,趕緊拿上裝備,繼續探墓,這次葉總沒有走在前面,反而是在最後,而且時不時的會朝後瞥上一眼,如此這般,唐小白依然沒有察覺異常,套用瞳瞳的話,就是白癡一個。

走着走着,大家終於又看到了分岔路,一直一條通道里走,還挺彆扭,這次是三個方向,對於盜墓的人來說,這不算是問題,馬上各施本領,不過卻發生了分歧,有的人說走左邊,有的人說走右邊,還有小部分人說中間纔是正道。

…… 都天找來的盜墓團伙,並不屬於一方,而是有很多,他們各有各的本事,如今出現口角,自然再正常不過,但到底哪個是正確道路,卻根本難不倒葉總,畢竟這可是他建造的墓穴。

雖然墓中出現了一些不該存在的異類,但規格還是如從前一般,這是無法更改的,可是就在他要走向正確道路之時,突然表情變了。

他站定的位置,就是正中甬道,可是這條路本該是正確的,但他卻一眼看去,就知不對,這已經不是自己建造時候的路了,期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這裏的情況已經超出他的預料。

男子發現不對,連忙上前小聲的說道:“葉總,怎麼了,可是發現了什麼?”

葉總搖搖頭,眉頭緊鎖,說不出的難看,回過身來,看看這些仍在爭論的傢伙,明白指望不上,但目前爲止,也別無他法,既然中間不對,那就兵分兩路,從左右進去。

大家都見識過葉總的厲害,不敢頂嘴,於是意見很快達成,葉總領着一對,走向左邊道路,而那男子則領着剩下的人,走右邊道路,不管前方是什麼,最終都要在此路口集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