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無法阻止什麼,只能靜待結局。

而此刻,李瀟一路飛行,穿越虛空,已經進入了帝院內。

這一次,李瀟進來后,沒人阻攔,他直接在帝院的大殿內,找到了大帝師。

「第二神王,剛見過面,怎麼又來了?」大帝師似笑非笑的看著李瀟,道:「你是很想念老夫?」

「這……」李瀟頗為尷尬,之前對大帝師那麼凶,現在卻有求於人家,這讓李瀟的老臉不由微微一紅。

好在大帝師也不是那種心胸狹隘之人,他笑著看著李瀟,道:「是為了地獄之花而來?」

「你已經知道了?」李瀟詫異,但隨即也就釋然了。

以大帝師的占卜手段,這世間只有極少事能瞞過他。

而地獄之花的出現,連王帝,孤晨都為之動容,大帝師自然也能占卜到。

畢竟,地獄之花出世,乃大事,從古至今,都不曾出現過!

「是福非禍,是禍非福。」大帝師說道。

「什麼意思?那到底是福還是禍?」李瀟皺眉,沒好氣的說道:「老頭子,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玄乎,好好說!」

「福,是對於神王陣營而言的,妖妖繼承了地獄之花的道果,可助神王陣營。」大帝師解釋道:「禍,便是對妖妖自身而言,畢竟地獄之花,伴隨著死亡與不祥,她今後的路會怎麼樣,可想而知。」

這話一出,李瀟的心不由緊繃了起來。

若是妖妖出了什麼意外,李瀟感覺,自己是無法接受的!

「可有化解之法?」李瀟問道。

「地獄之花,隱藏在純粹的黑之下,當純粹的黑出世時,地獄之花自然也就出世了。」大帝師答非所問,但他知道的東西,確實是挺多的。

而李瀟也沒打斷大帝師,他明白,大帝師既然說這些話,必定有其道理。

「當純粹的黑破滅,地獄之花便會沉入幽冥之中,而得到地獄之花道果的人,也將與地獄之花一起,沉入幽冥。」大帝師說道。

李瀟聞言,眉頭一皺,似乎明白了什麼。

只見他盯著大帝師,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一旦繼承了純粹的黑的徐如林死了,地獄之花便會回到幽冥,妖妖也將因此死亡?」

「嗯。」大帝師點頭道:「想要保住妖妖,首先就要保證徐如林活下去。」

「首先?」李瀟皺眉,道:「那接下來呢?」

「接下來,便是要看妖妖自身的實力了。」大帝師嘆息道:「地獄之花帶來的死亡與不祥,外人無法插手,只能靠她自己才能渡過。」

「如何渡?」李瀟再次問道。

「以實力渡,以心渡。」大帝師說道,眼中閃過一絲不明之意,問道:「你相信命運嗎?」

這話一出,李瀟愣了一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畢竟命運這種東西,玄而又玄,時常聽到命運兩字,卻不知命運究竟是什麼。

不過,李瀟仔細想了一下,搖頭道:「或許有命運,但我不信。正如輪迴一般,實際上,不過是一條能讓眾生涅槃重生的道路罷了,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輪迴。」

「我不信輪迴,自然也不會相信命運。」李瀟說道。

但,大帝師卻是笑著搖頭,道:「輪迴不信,那倒是可以理解,但命運你卻該信。」

說罷,不等李瀟開口,大帝師補充道:「不過,命運雖然存在,但命運只是開了個頭,其結果可以改變。若自身實力夠強,若信念足夠堅定,所謂的命運,也不過是生命之中的一朵浪花罷了,漂浮而起,又會飄然落下。」

「那你的意思是,讓妖妖逆天改命?」李瀟問道。

逆天改命,這個說法自古長存。

但,如何逆天改命,是否有人成功過,這都是一個迷。

至少,李瀟不知道如何逆天改命,也沒聽過誰逆天改命成功了。

「身懷利器,殺心自身,身懷地獄,將歸幽冥。」大帝師說道:「克制住徐如林的殺意,阻斷妖妖與幽冥之間的聯繫,如此方可逆天改命,改妖妖的命。」

說罷,大帝師揮了揮手,道:「我只能幫到你這裡了,畢竟我也不曾逆天改命過,如今所說,都是推演占卜而來,希望你能守住妖妖。」

「多謝。」李瀟點頭,又問了一下徐如林的狀態,當得知徐如林如今安好后,李瀟心裡也是鬆了一口氣,隨即便離開了帝院,打算回古族。

下午還有,各位稍等

(本章完) 從帝院出來后,李瀟便進入了虛空,朝著古族急速飛去。

他可不敢在外面多做停留,畢竟黑暗陣營的人回歸了很多,也有不少人恢復到了魔神境。

若是他獨自一人在外面逗留的時間太長,難保黑暗陣營的人會出手來伏擊他。

然而,李瀟已經很謹慎了,但沒等到他回到古族,一隻黑色的手掌,便如黑雲一般,擊破了虛空,將他從虛空中逼了出來。

「糟了!」

這一刻,李瀟心頭一沉,知道黑暗陣營出手了!

並且,就憑剛才那一掌,李瀟便以知道,這次伏擊他的人是誰。

「鬼王!」李瀟凝眸,從虛空中出來后,便看到了前方的空中,鬼王正一臉冷笑的站在那裡。

其身上,黑霧繚繞,百鬼哭嚎,氣勢更是磅礴,宛若長虹一般衝上了雲霄。

「第二神王,我們又見面了。」鬼王冷笑道,枯瘦如柴,眼眶凹陷,就像是一個活死人一般。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真是有意思,黑暗陣營為了我,居然出動了鬼王。」李瀟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心裡則是在琢磨,孤晨等人是否已經感應到了這裡的情況。

「別想了,要殺你,自然是做足了準備,孤晨等人,一時半會是感應不到這裡的事情的。」鬼王戲虐道,洞悉了李瀟心中的想法。

只見他指了指四周,道:「封魔禁神大陣,連魔神的感知都能蒙蔽,你覺得還有誰會來救你?」

李瀟聞言,心徹底沉入了谷底。

封魔禁神大陣,那可是針對魔神的陣法,可以屏蔽魔神的感知。

那麼,如今,古族內的一群強者,怕是根本就不知道李瀟被伏擊了!

而等到他們感知到時,李瀟怕是已經被鬼王擊殺了。

畢竟,如今的李瀟,雖然境界恢復了很多,已經達到了歸一境,但距離魔神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而鬼王,自回歸時便是魔神,如今一段時間不見,其實力也是恢復了一大截,距離巔峰魔神,相差不遠了。

兩者實力,相差如此之大,饒是李瀟戰力再強,也難與鬼王抗衡。

「真沒想到,初始時代何等強大的第二神王,今日卻要死在我的手中。」鬼王咧著嘴,森白的牙齒,看起來各位的瘮人。

但,李瀟也沒放棄,他目光灼熱,眼中血光蹦騰,早已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了巔峰。

八門遁甲,也已經盡數開啟,身後黑白之光浮現,一輪太極轉動,陰陽之力繚繞。

同時,在李瀟的身後,頭頂,左右兩側,四大神獸虛影顯化,生之道運轉到了極致!

「動用你一切手段,也無法與我抗衡。」鬼王就站在原地,一時間也沒出手。

只因,他覺得,侮辱李瀟,比殺死李瀟要爽快的多!

畢竟,在初始時代,鬼王可不是李瀟的對手,當初他也被李瀟追殺過。

如今,鬼王能侮辱李瀟,這對他來說,無疑是一種極為刺激,極為爽快的事。

再者,四周有封魔禁神大陣,鬼王完全不用擔心孤晨等人會趕來營救。

因此,如今的他,有的是時間來侮辱李瀟!

「初始時代被追殺,如一條喪家之犬,如今趁著我實力未恢復到巔峰,便想著羞辱我?」李瀟挑眉,冷聲道:「你怕是想多了!」

柏先生的定製女友計劃 嗖!

話音落下的瞬間,只見李瀟身影在原地消失,一道破空之聲響起。

瞬息之間,一片血光從天而降,一道道血色分身,擠滿了這一方天空。

四大神獸的虛影,震天咆哮,利爪橫擊,如刀光劍影一般,欲要撕裂這天地。

然而,這一切攻擊手段,在鬼王眼中,卻如煙花一般,只是好看,並不能傷到他分毫。

畢竟他有著絕對的境界優勢!

光是境界上的差距,鬼王便可死死的壓制住李瀟!

轟!

這一刻,只見鬼王出手,一指點出之下,黑霧蹦騰,如一道道漣漪擴散而出。

漣漪所過之處,一些分身,都化作了虛無,連四大神獸的虛影,也為之破碎。

但,李瀟卻不曾放棄,其身影已經來到了鬼王的身前,雙手捏拳印,宛若兩顆血色大日,朝著鬼王鎮壓而下。

「如今的你,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罷了。」鬼王輕蔑道,抬手一掌,便將李瀟震飛了出去。

「當初的你,何等的強勢,何等的輝煌,連我黑暗陣營的首領,都要對你忌憚三分。」鬼王說道:「但如今,你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

「呵,廢話連篇。」李瀟撇嘴,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鬼王,索性也不出手了,乾脆就站在原地不動了。

不過,這不代表李瀟就此放棄了。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但李瀟這舉動,落在鬼王眼中,無疑就是放棄的樣子。

這讓鬼王感覺很無趣,嘀咕了一聲:「這就放棄了?呵,可真是無聊呢。」

說罷,鬼王如白骨一般的手掌抬起,掌中鬼道之力迸發,看樣子是玩夠了,要徹底鎮殺李瀟了。

轟!

下一刻,鬼王這一掌,毫無意外的擊中了李瀟。

但是,在爆響之下,鬼王的神色卻是變了。

只見他這一掌,確確實實的是擊中了李瀟,更是將其震入了地下。

可是,僅僅是瞬息之間,李瀟便站了起來,一臉無所謂的撣了撣身上的灰塵,隨即一臉笑意的看向鬼王,道:「廢話那麼多,能殺的了我嗎?」

「怎麼可能!」鬼王凝眸,他無法相信,自己這一掌,雖然不曾動用全力,但也足以殺死任何一個歸一境的強者了。

畢竟,魔神之力,非常人可比擬!

哪怕李瀟再強,按理來說,也擋不住他這一掌。

可,意外就這麼發生了。

「你的時間可不多。」李瀟戲虐道:「我長時間不回古族,孤晨,王帝等人肯定會懷疑的,到時候他們必定會出來尋找我。」

「到了那時,你又能如何?與孤晨和王帝一戰?還是說,與女帝抗衡?」李瀟笑道。

「不可能!你不過是歸一境,如何能擋住我的攻擊!」鬼王似乎是沒聽到李瀟的話,他此刻有些瘋狂,再次一掌擊出,宛若黑雲塌陷而下,再次擊中了李瀟。

(本章完) 掌印再次落下,宛若黑雲壓天,以李瀟的境界,根本就擋不住。

當然,他也沒想著去擋。

畢竟實力差距太大,哪怕是動用全力,也無法擋住。

不過,李瀟很淡然,任由那掌印擊中身體,整個人再次被震在了地上。

但,其肉身,卻散發著神曦,生之力蹦騰,宛若一層神炎,在其體表燃燒。

聖體之力也在熊熊燃燒,成聖的肉身,更是如磐石一般,不可撼動!

直到掌印消失時,李瀟只是在地上抽搐了一下,隨即便站了起來。

他神色淡然,只是看向鬼王時,眼中閃爍著一縷殺意。

「今日,你若是殺不死我,他日,我取你狗命!」李瀟挑眉道。

而此刻,鬼王心驚不已,他無法相信,一個歸一境的修士,肉身居然如此之強。

要知道,他可是魔神境,一掌之下,連這大道都要被壓制,更何況是區區一具肉身。

「怎麼會這樣?」鬼王自語,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在懷疑,李瀟身上是不是藏有保命的至寶。

「這一世,從修鍊開始,便一直在打磨肉身,如今看來,還是很有用的。」李瀟暗道,也是心有餘悸。

若非這一世著重的修鍊肉身,恐怕今日他是活不下去了。

而現在,李瀟則安心了許多。

至少,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鬼王奈何不了他。

「今日,必定殺你!」

但,鬼王不肯罷休,他知道一旦等李瀟恢復到巔峰,再想殺他,就很難了!

甚至到了那時候,鬼王根本就不是李瀟的對手,只會被李瀟追殺,甚至是鎮殺。

「百鬼行!」

這一刻,鬼王雙手結印,看其樣子,是打算動用最強手段,以此擊破李瀟的肉身。

不過,李瀟還是很淡定,甚至他也知道,一旦鬼王動用最強的手段,他的肉身再強,怕也是擋不住。

但,那又如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