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其實明白,鑑真爲什麼這麼難過。

鑑真從小就很命苦,無父無母,沒有親人,從未感受過親情,終於遇到了自己的父親。

可最後發現是假的,心情定然會很傷心。

“吸溜,吸溜,真香啊,這雞,從沒吃過如何好吃的雞。”

“啊?誰啊?誰在拍我?”

鑑真聽到聲音,慢慢地轉過身來。

可當鑑真轉過身的那一刻,林玄天蒙了。

只見鑑真左手拿着一個烤雞,右手拽下了一根雞腿,滿嘴都是黃油。

牆角的內更是有幾瓶上等好酒。

鑑真一看,竟然是爹爹。

於是連忙拿出一個烤雞遞給林玄天說道“爹爹,來口不。”

林玄天:……

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我是不是見錯人了?

我他娘剛纔還想要安慰他。

碼的!我就是個大沙嗶!人家活了幾十萬歲有什麼看不開的?

自己在多想什麼?

沙嗶!我就是個大沙嗶!

林玄天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爲何還要叫我爹爹?”

鑑真一聽,知道?

知道什麼?

莫非是錘子妹妹嗎?

老爹在暗示什麼?

老爹讓我儘快去相認錘子妹妹嗎?

可他根本沒找到錘子妹妹啊。

不會大殿上那個蘭亦宸真的是他妹妹吧?

臥槽!錘子妹妹!原來是那個蘭亦宸啊!

爹爹也太狠了,不去相認妹妹,竟然就不讓我認他了。

可現在天色漸漸晚了啊。

鑑真回覆道“難道是真的嗎?那個蘭亦宸就是我的錘子妹妹?”

林玄天點了點頭道“嗯,沒錯,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瞞你,其實我不是,不對,等等,錘子妹妹是什麼東西???”

鑑真一聽,真的!竟然是真的!

他竟然真的有妹妹!

激動的鑑真連忙對着林玄天說道“爹爹放心,我今晚,我今晚一定將錘子妹妹帶到你的房間。”

說完,鑑真就消失不見了。

進羣!進羣!進羣!重要的事情說三遍!進的越多!我更得越多!讀者羣:1135820929,也可以直接在qq搜索羣號裏面輸入(我真不是高人),第一個就是,羣頭像就是書的封面。) 小舞就這麼不知不覺、不由自主的走到床前,後來就這麼順勢的歪躺在床上去了。

不知道這麼迷糊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著還是睡著。她就這麼迷迷糊糊、飄飄悠悠的在一片白色的空地上走著。

周圍的一切都被白霧瀰漫著。這種景象好像在她三歲或者四歲的時候也有過一次,好像是追趕高家媳婦的。

這次也是相同的夢境。

不知道會見到誰呢?小舞在心裡一遍一遍的問著自己,但是她清楚的很,自凡在夢裡見到的人不久就會死亡。

所以此時的她即便在夢境中也清醒的控制著自己。

她極力的控制自己的行速,恐怕見到認識的人。

就這麼飄飄蕩蕩的遊了一段距離。小舞感覺自己疲乏了,就坐在一塊石頭上休息。可是當她坐在石頭上的時候,她的身邊立刻的變了起來。

冷少,不做你的愛人 她正坐在一家後院的花園裡。花園裡香氣紛紛、花香四溢。滿院的蝶兒、花兒滿天飛。幾個丫鬟模樣的人在追蹤戲逐。

她此時正是她四歲的模樣,只是換了服飾和髮型放在了一個陌生的環境而已。她的身邊坐著她的親姐姐何小蜜。她也是四歲的模樣。

兩人在喝著茶閑聊,何小蜜的臉上笑的如同一朵花一般的燦爛,此時的陽光正照在她春風滿面的臉上,看上去如此的嬌媚動人,甚至使得這滿院子的花都失色很多。

她伸出自己那玉一般的手放在小舞的手上,勾唇笑著。看上去關係那樣的美好、甜蜜、簡直是如膠似漆。

「蝶兒。今天是太子選妃子的日子。聽說太子妃就從我們莫府里出。而且是西夏太子親自指定的人選,你來猜猜,他會指誰為太子妃呢?」

小舞怔了一下,原來她在這兒的名字不叫何小舞,叫做什麼蝶的。蝶兒肯定也只是一個愛稱。

那個叫做蝶兒的孩子勾唇一笑,道,「當然是姐姐了。姐姐長得貌美如花,而且姐姐和西夏太子從小就青梅竹馬,定是不二的人選。」

那個被稱作姐姐的依然勾唇笑如鮮花,撫摸著蝶兒的肉嘟嘟的小手,道,「如果有一天姐姐被選為西夏的太子妃,那麼後宮的一半就是你的了。你想什麼時候進去,便什麼時候進去;你願意呆多久就可以呆多久;你想要什麼,姐姐便會給你什麼。姐姐會給你許配一個好的郎君,你喜歡誰,姐姐便給你指誰。」

叫做蝶兒的孩子勾唇一笑,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晶瑩如同早上掛在草間的晨露。

「有你這麼個姐姐,蝶兒好幸福啊。」說完,她還上前主動親了姐姐一口。

就在這時,一個奶娘模樣的人,匆匆地跑來。剛進後花園,還沒有進入蝶兒她們的身前,便已經哆哆嗦嗦的跪倒在地上。

那個叫做姐姐的小女孩猛然間從石凳上站起來,對著打顫的婦女大喝一聲,道,「花媽媽,成何體統。在兩個玉體小姐面前如此的不懂規矩?!」 她的話語威嚴而莊重,完全不像一個四歲的孩子該有的范兒。

花媽媽依然是哆嗦了一下,圓鼓鼓的身子在地上打了幾個圈,後來是連滾帶爬的到了蝶兒她們的面前的。

看著花媽媽如此失態的樣子,那個大一點的姐姐,抬起手指著花媽媽,有氣勢的道,「如此不爭氣的奴才,來人啊。拉出去掌嘴二十下。」

她的身邊立刻出現了幾個凶神惡煞一樣丫鬟模樣的人,圍在她的身後,手叉著腰、環抱臂彎,擺出各種姿勢怒目而視花媽媽。

「還等什麼?快掌嘴。」

花媽媽趕緊跪拜在她的腳下,哭泣,道,「莫柔衣小姐……饒命啊!奴才確實是有要事稟報啊!」

「來人啊!啰嗦什麼,打完再說。」莫柔衣對著下人怒道。

後面的那幾個胖的不成形的姑娘們,立即將花媽媽圍了起來,你一拳我一腳的使勁踢著花媽媽。

花媽媽不停地在地上哀求著,後來轉眼看著蝶兒的方向,道,「莫柔蝶小姐,你行行好,繞了奴才吧。」

莫柔蝶猛然間轉臉,看著自己的姐姐,搖晃著她的臂彎,撒嬌道,「姐姐,你就饒了她吧。她這樣子失態說不定有什麼要緊的事要告訴姐姐呢。」

莫柔衣猛然間轉頭,清澈如水的眸子里,瞬間露出了凶光,根本不是一個四歲的孩子該有的眼神,厲聲道,「這些奴才們,你若不給她們立一點規矩,她們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做主子。」

莫柔蝶轉臉,看了一眼在地上鬼哭狼嚎的花媽媽,她的臉上已經紅腫起來了。本來說只是打嘴巴的。現在是拳腳相加。姐姐說話根本不算數。恐怕她不說停,那幾個趨炎附勢、恃強凌弱的奴才是不會停下來的。

「姐姐,她都這麼大年齡了。你就饒了她吧。」莫柔蝶轉臉,哀求著自己的姐姐道。

此時的莫柔衣已經窩在不遠處花叢中的一個躺椅上了。她一身紫色的衣衫在萬紫千紅的世界里,更顯突兀和嫵媚。

她的美,你不得不承認。

莫柔蝶看到這裡的時候,以為是個公主在悠閑的看戲,她都不忍心去驚醒她。

莫柔衣一邊由著幾個丫鬟們扇著美人扇,一邊哈哈大笑投入的看著抱頭痛哭的花媽媽。

她好像在投入的看一出精彩的馬戲一樣。好像她身邊的不是人,完全的是動物一樣。

「有的人就倚老賣老、為老不尊。使勁給我打!」莫柔衣再次的道。

莫柔蝶發現,好像她越使勁的求情,她越讓幾個丫鬟們打得厲害。

當即轉臉要去替花媽媽挨打。

此時的莫柔衣猛然間從躺椅上站起來,對著莫柔蝶的後背,道,「我今天不打花媽媽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幫我做一件事情?」

莫柔蝶快速的轉頭,看著眼中帶著嬉笑的莫柔衣,道,「莫說一件,就是十件我也答應你。」

「不!」莫柔衣緩緩地搖搖頭,溫和而意味深長的道,「不用,一件就可以。」

「好的。」莫柔蝶使勁地點點頭,道,「你說吧,什麼事情?」 鑑真突然騰空而去。

弄得林玄天一臉懵嗶,什麼情況?什麼情況?

誰能告訴我錘子妹妹是什麼?

不是….他是不是又理解錯什麼了?

正當林玄天懵嗶的時候,鑑真又飛了回來。

“突然忘了,酒我還沒拿,想要修煉爹爹的酒肉穿腸過,真是辛苦啊。”鑑真連忙將角落裏的一罈酒端了起來,然後飛向蒼穹。

林玄天擡着頭連忙說道“鑑真你先別走,有些事情,我今日必須跟你說清楚,我一個連老婆都沒有的人,哪來的兒子?所以你根本不是我兒子!”

“還不明白嗎!快醒醒啊鑑真!不要再胡想了!”

此時正在半空中飛行的鑑真哪裏聽得清林玄天說的話。

鑑真皺着眉頭一聽,連忙說道“什麼?爹爹想找老婆?爹爹你就告訴我,你喜歡哪家的姑娘?我這就給你搶過來。”

林玄天一聽,臉瞬間黑了。

尼瑪,說人話怎麼聽不懂啊。

“不!我真的不是你爹!還有你可千萬別做傻事啊,那個蘭亦宸身邊可是有他師傅的保護啊!你去一定會被困住的!”

半空中的鑑真一聽。

什麼?

爹爹喜歡錘子妹妹的師傅?

還讓我將她師傅給綁回來,給我爹爹當媳婦?

嘶。

這麼做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不過既然是爹爹吩咐的自然,是有爹爹的道理。

放心吧,爹爹我一定會馬到成功。

鑑真想到這裏,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對着林玄天說道“我都懂了!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

鑑真說完,就飛出了皇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