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清楚的明白,麥哲倫是個多麼恐怖的存在,縱然是當初整團襲來的黑鬍子海賊團,都在其猛毒之下悍然團滅。

甚至,如果不是當時的看守長,雨之希留叛變將解藥給黑鬍子送去的話,這個世界那裡還有什麼四皇黑鬍子海賊團啊!!

但是,就是由這般恐怖的麥哲倫帶隊的推進城戰團,在對面那個年齡已經超過了七十歲的白鬍子面前,卻連兩招都沒有走過,自己一方的隊伍便已然損失過半。

這怎麼可能啊!!?

見此震撼場景,不僅僅只是深處監控室的漢尼拔,不可置信,就連直面了麥哲倫之敗的多諾米與小薩蒂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他們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因對轟爆炸,而身處煙塵之中的巨大人影,人影輕輕揮動手掌,似驅趕蒼蠅一般直接將身前煙塵驅散。

下一瞬間,一名一手持薙刀,高達八米的巨大身影闖入其眼帘。

緊跟著而來的便是那標誌性的白色鬍子,那誇張到不似人類的身高,那堪稱獨一無二的鬍子,還有那蔑視天地的霸氣……

難道,這才是四皇之首白鬍子的戰力,難道之前那被麥哲倫副署長崩碎的斬波,僅僅只是白鬍子的試探嗎?!

細思極恐的漢尼拔,簡直不敢在往下繼續想了。

恐怖,簡直太恐怖了啊!!

在擁有了霸絕於世的戰力之後,還謹慎的進行試探,難道這便是四皇的城府嗎!!

這一瞬間,哪怕漢尼拔已然升任推進城最高長官兩年,算得上是見多識廣的現在,都不由得頭皮發麻,心臟一恐怖的速度砰砰跳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在漢尼拔內心瞬間瀰漫開來!!

不是說白鬍子已然失去了他賴以成名的震震果實,再加上其年邁的年齡,暗傷累積的身體,其真實戰力,早已不復四皇了嗎!!

為什麼其一刀斬下之後,仍能夠將空間震碎!!!

難道說,白鬍子的果實能力並未曾失去?

漢尼拔徹徹底底被驚呆了!

一身監獄最高長官服飾的漢尼拔,此刻正雙目無神,滿面震驚的盯著屏幕中所倒影出來的影像,哪怕是他——推進城的最高長官,在推進城被攻破之後,都不會好過。

君不見,當初的麥哲倫在犯人出逃之後,可是直接就被擼掉了署長的職位嗎!!

所以此刻,驚恐無比的漢尼拔,已經沒有空閑管顧其他了。

「一定要通知海軍本部!!!」

此刻滿腦子署長之位即將被擼的漢尼拔,最想做的除卻從第四層衝上第一層與白鬍子對戰之外,就是想要將白鬍子未死,並且悍然的襲擊了推進城的消息向海軍本部稟報。

盯著屏幕之上渾身霸氣升騰的白鬍子,他很清楚的明白,在白鬍子的手上,自己是怎麼也逃脫不了了。

所以他此刻,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將這事情通知給自己為之奮鬥了半生的正義之所,海軍本部!!

通知本部,讓本部清楚地知道這個註定會引起全世界沸騰,甚至引發驚天大戰的驚人消息,白鬍子還活著!!!

一刀斬下直至身形展露,白鬍子除卻揮動了一下手掌將遮擋了自己身形的煙塵驅散之外,便再也沒有了別的動作,此刻白鬍子的內心非常的滿意,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自己便再次收穫了不少的情緒點啊!!

而漢尼拔的動作,並沒有逃過白鬍子的感知,不過白鬍子卻並沒有阻止的打算,甚至相反的是,這一瞬間白鬍子甚至在心中直接叫好。

不過在叫好之餘,白鬍子內心的困惑愈發的濃重了。

這還真是越來越像是自己所書的小說了啊!!

是啊,沒有凱多手下三災之一卻出現了一個可以向海軍本部直接通話的漢尼拔!!!

很好!!

是啊,多好的事啊!!

自己現在就是需要更多的人,更多的渠道,甚至借用敵人的口舌,讓新世界,讓海軍,讓世界政府,讓整個世界都知道,他白鬍子又回來了!!

所以,安心的通話,不用擔心我會打斷你,不用擔心在這個時候你會沒有時間,儘管的通話,盡情的搬救兵吧!

我白鬍子要讓全世界都明白,這個時代仍舊名為白鬍子!!!

也唯有這樣,我才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得到最多的情緒點,恢復巔峰,甚至超越原來的巔峰戰力!!!

「越來越像我所設定的世界了啊?!那麼接下來襲來的就是海軍本部的最高戰力了嗎!?」

思考著自己曾經所書的設定,白鬍子眼瞳之內散溢出一抹興奮,那是這具軀體,對於戰鬥的渴望。

「有些不對啊,似乎當時我是五次修復才幹掉了悍然襲來的黃猿,而現在我僅僅只修復了四次啊!」白鬍子沉思之後,直接吩咐系統道:「系統再來兩次恢復!」

站定的白鬍子,直接呼叫系統,再次進行了兩次恢復,迄今為止,白鬍子距離健康狀態,僅剩下四十萬的情緒點,而看樣子,似乎這四十萬情緒點,很快就能達到了啊!

一邊兒感受著自己體內再次升騰而起的兩道熾熱的暖流,白鬍子呼出一股熾熱滾燙的熱流……恢復完畢之後,白鬍子突然感覺,自己喉嚨一陣麻癢,咳嗽兩聲之後,竟直接噴出了一口濃黑髮臭的污血。

這是這兩年以來積累在白鬍子臟腑之內的淤血,經過六次十萬情緒點的修復,白鬍子終於感覺道,自己現在的軀體終於不在受病魔的侵襲了。

「多諾米,他、他是不是吐血了!」

「是啊,白鬍子吐血了,哈、哈、哈哈!!哪怕白鬍子復活了又怎樣,他連震震果實都沒有了,僅僅只是只是與麥哲倫署長對轟了一記便已然重傷,他現在已經不再是世界上最強的男人了,對吧,麥哲倫署長!!!」

看到白鬍子渾身散發出濃烈的熱浪,最後直接噴出一口污血那一刻。

小薩蒂瞬間便激動了,深處自己手中所持皮鞭,悍然。

「哈哈哈,薩魯戴斯,你說的沒錯,他受傷了,戰爭遠遠未曾結束啊!!!」 頂上之戰結束后,原位於偉大航路最中心馬林梵多的海軍本部,在元帥薩卡斯基的命令之下與位在紅土大陸另一面位於新世界原海軍G-1支部所在之不知名島嶼對調,自此世界政府海上戰力凝結之所海軍總部便與新世界的四皇勢力針鋒相對。

赤犬表述,將本部遷徙於「四皇」所處的「新世界」,是用來表現出海軍不惜一切代價打擊海賊的決心。

新的海軍本部相比較於馬林梵多而言,堪稱戰爭堡壘,雖說因位於諸敵環伺的新世界,海軍家屬並未隨海軍本部一同搬遷,但是海軍本部卻並未因此而軍心不穩。

這其中最為重要的原因便是,兩載之前海軍的大勝——頂上之戰中,成功的將原四皇之首白鬍子殲滅之戰。

那一戰,不僅僅徹底將海軍本部的名頭打響,從而在此兩載之中成功征取了,兩名大將級別戰力,數名准大將好手,更是在民眾的心中扭轉了海軍的形象。

這一切的一切,讓赤犬看到了在自己有生之年徹底解決海賊匪患的希望,甚至因此在鷹派人物的幫助之下成功的登頂元帥寶座,強硬無匹的向全軍下達了轉移海軍本部的命令。

這兩年,是赤犬最為志得意滿的兩年。

他自信,哪怕自己日後再無作為,單憑這兩年的功績,都可以將自己推上海軍史上最英明的元帥的寶座。

今天的赤犬,如同往常一般,端坐在自己那座由特殊材料構建而成的辦公室中,嚴肅認真的審核著文件。

「布魯~布魯~~布魯~~~」

就在此刻,其桌面之上的一隻,代表著推進城的電話蟲突然鳴響。

赤犬皺眉的盯著那隻一個漢尼拔極其相似的電話蟲,沉默片刻后才將其接通。

「漢尼拔?又出什麼事了!!」

此刻的赤犬,一身暗紅色西服,將其全部紋身遮蓋,頭上戴著海軍帽,手上戴著黑色的皮手套,身後披著海軍元帥披風顯得無比霸氣。

如往常一樣,赤犬披風下的花襯衫之上佩戴著胸花,此刻他那已然蓄起鬍子,將其襯托的得更加沉穩。

但是,此刻抽著雪茄的薩卡斯基卻在盯著那隻電話蟲的同時皺眉不止。

顯然,對於漢尼拔的來電赤犬有些不爽。

甚至面對世界政府三大核心之一的推進城最高領袖,他連客套都沒有的,便直接喝問起了對方。

穿越秦時當外掛 不過,讓赤犬愈加皺眉的是,這一瞬間,對面的漢尼拔,並未曾如以往一般,滿是獻媚的朝自己道歉,並稟報麥哲倫的錯誤。

甚至,在自己問話之後,對面的漢尼拔竟然迸發出了一聲受到驚嚇之後的驚懼之音

「薩卡斯基大人!!!」

赤犬性格剛直,手段殘酷,不留一切情面,絕不允許一絲「惡」的存在。

為了能完成任務,他甚至可以毫不在乎的將同僚和一般民眾都當成目標殲滅。

漢尼拔清楚的記得那些有理有據的傳聞:在奧哈拉事件中,他以可能窩藏考古學家為由,命令部下炸毀載滿了奧哈拉居民的避難;,馬林梵多事件中,他也親自處決了因為害怕戰死而打算逃走的海軍士兵……

所以,在漢尼拔的心中,赤犬就是一個極其注意維護海軍的威嚴,一個鐵血無情的冷血軍人。

不過讓此刻的漢尼拔感到慶幸的也恰恰正因為如此,面對一個鐵血無情的冷血軍人,總要比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陰謀政客要強的多。

最少在赤犬這邊,只要自己將信息傳達到了,那麼自己這邊便極有可能得到強大的援助!!!

「漢尼拔!?」

原本滿不在意的赤犬,在這一瞬間變了臉色。

因為這一瞬間,他很是清晰的從電話蟲中傳遞而來的喘息中,聽出了那抹迫切,那種聲音,就好似曾經的自己在遭受到海賊圍攻,得到老師的救助一模一樣!!

難道說,推進城遭到入侵了!!

「推進城被入侵了!」

看著在戰鬥餘波之下勉力支撐的電話蟲,漢尼拔很是清楚,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當時的他根本沒有回答赤犬的問題,短促極快的開口:「薩卡斯基大人,白鬍子復活了,現在的他已經攻入推進城了!!」

「什麼?!」

決心扼殺所有邪惡的種子的赤犬,擁有極其苛刻強烈的信念。

從大海賊時代初就作為海軍精銳部隊而活著的赤犬,是名純粹海軍,對罪惡毫不留情,徹底排除,因此經常被人說是一個精神不正常的海軍。

但即便赤犬真的精神不正常了,在聽到自己的屬下這番話語之後,屹立在海軍之巔的海軍元帥薩卡斯基,也不由被這番話語鎮住了!!!

不過這震驚僅僅只是持續了片刻的時間,薩卡斯基便荒唐的大笑:「哈哈哈,漢尼拔你這是在為自己的失敗尋找理由嗎?!!你以為我是傻子嗎!!?白鬍子,他已經被我幹掉了,知道嗎!!他已經死了你知道嗎?!!!

驚愕、憤怒……這一瞬間,種種情緒直接湧上薩卡斯基的心頭,那一瞬間,那如同亘古炎魔的赤犬狂暴了,一股股濃烈的硫磺氣息,頓時縈繞在赤犬的辦公室內。

「白鬍子!!很好,竟然用一個被老夫殺了一次的人,來欺瞞老夫,漢尼拔,既然如此,老夫就如你所願派遣人手前去助陣,但,若對方不是白鬍子的話,漢尼拔,你便給我去掃廁所吧!!!」

「薩卡斯基大人,漢尼拔怎敢欺騙你啊!!一開始我也不相信他是白鬍子,但是,能夠將麥哲倫一擊擊潰的存在,除了白鬍子之外……」

漢尼拔原本滑稽的聲音,在這一瞬間,似乎帶著一抹從靈魂深處散發的顫慄。

轟~!!!

一聲轟響之後,電話蟲中再沒有聲音傳來,赤犬皺眉沉默。

「白鬍子,已經好久都沒有聽到過這個男人的名字了啊!!?」

赤犬沉默了,不過雖說其停止了言語,但是其胸膛的熱血,卻在心臟劇烈的跳動之下,猛然加塊。

「混蛋!!!」赤犬周身騰升而起一股刺鼻的氣味兒,這種硫磺被灼燒的氣息,正是火山噴發前夕的徵兆,顯然,雖說,赤犬完全不相信那個曾經被自己幹掉的最強之敵,白鬍子仍舊存活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但是,在聽到那個曾經帶給自己幾近死亡的傷害的名字之後,縱然是鐵血無情的赤犬,都不由得氣血上涌了。 推進城,第四層灼熱監獄的署長辦公室內,看著因受到第一層戰鬥餘波,從而畏縮的蜷進殼中的電話蟲,漢尼拔滿臉的沉寂。

沉默片刻,漢尼拔突然動了,將身上的署長軍服褪下,換上兩年之前副署長戰衣,死死的握住自己那柄自擔任署長以來便很少動用過的三刃戟,步伐沉重的走上了通往第一層的電梯。

……

而此刻的推進城第一層,激戰正酣,在察覺到白鬍子的「虛弱」之後,推進城近乎所有高層都狂暴了。

他們似溺水的人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悍然的朝著白鬍子發動著衝擊。

隱婚100分:神祕老公不見面 一名名獄卒,一頭頭藍猩猩,一隻只獄卒獸在薩魯戴斯的振奮果實能力之下,簡直堪稱悍不畏死。

但是無用,不論是獄卒還是藍猩猩,縱然是在振奮果實能力之下,雙目赤紅的果實能力覺醒者獄卒獸,在白鬍子的面前都顯得那麼的無力。

明明對面的白鬍子僅僅只是輕輕的揮動自己的手臂,甚至就連武器霸氣都未曾動用的現在,那些在振奮果實的刺激之下,每一名都堪比外界百萬乃至千萬懸賞金,甚至在最弱的東海都可以稱之為霸主的獄卒,在白鬍子揮動手臂裹挾而起的掌風之下都仿若風中垂柳一般左右搖晃搖搖欲墜。

而那些強悍的多的藍猩猩還有獄卒獸雖然沒有獄卒那麼不堪,但是當他們突破白鬍子的掌風衝到白鬍子跟前的一瞬間,便直接被對面的白鬍子輕易轟飛。

這是怎麼回事啊!

白鬍子明明都已然吐血了啊!!

為什麼他還是這麼的強悍,為什麼!!!

「停止進攻!」

就在薩魯戴斯,下定決心要拼上自己的性命,徹底激發自己所吃下的那顆,縱然在惡魔果樹之上都位於上層的振奮果實的瞬間,一聲略帶滑稽卻滿是鎮定的聲音突然傳來。

當然,此刻依然被戰局刺激的雙目赤紅幾近瘋狂的薩魯戴斯並未曾停止,甚至在那聲聲音響起的瞬間,其周身便騰升而起了一股刺目的光芒。

「砰!!」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響聲炸響,漢尼拔那略顯滑稽卻極富威嚴的聲音在整個紅蓮地獄回蕩:「薩魯戴斯,我讓你停下你沒有聽到嗎!!」

「署長!?」感受著腦袋之上的疼痛,聽著漢尼拔那熟悉的聲音,薩魯戴斯扭頭盯著自己的署長漢尼拔滿是不甘的開口:「停止進攻,為什麼要停止進攻,我們就要勝利了……」

「轟!!」

薩魯戴斯的不甘還未曾道盡,便直接被漢尼拔一拳轟翻在地。

下一瞬間,在推進城一眾高層詫異的眼神之中,漢尼拔緊跟上前,一邊用拳腳不斷的轟擊著滿臉狼狽的薩魯戴斯,一邊面目猙獰的開口:「就要勝利了?睜開你的眼睛看看,為了你所謂的勝利,我們推進城已經損兵折將了!但是這換來了什麼,損兵折將的你們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一絲的傷痕了嗎!!這樣的戰果,你告訴我是即將勝利了!!!這就是你所謂的勝利嗎!!!!」

漢尼拔狀若瘋魔的朝著薩魯戴斯拳打腳踢。

半晌之後才滿臉正經的扭過頭來,朝著此刻靜默不動的白鬍子開口:「四皇白鬍子駕臨我推進城,是為了什麼,如果不過分的話,我這個署長可以做主答應下來。」

「漢尼拔!你……」聽聞此言,剛剛被漢尼拔揍得鼻青臉腫的薩魯戴斯滿是不可置信的大吼。

「叫什麼,你是署長還是我是署長!!」

但是其吼聲還未落地,便直接被漢尼拔的爆喝阻截,之後其便用滿臉諂媚的神情朝著白鬍子望去。

而白鬍子這邊,盯了漢尼拔片刻之後開口:「漢尼拔是吧?你說,你能答應我的要求。」

聽到白鬍子的問話,漢尼拔不顧推進城高層的反對直接開口承諾:「是的,您也看到了,我們這邊最強的麥哲倫都被您悍然擊敗,這證明四皇白鬍子不是我們可以戰勝的,所以,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照辦!!」

聽聞此言,白鬍子眼中精芒一閃:「縱然是我要求將我白鬍子海賊團所有被抓的孩子們釋放!你也會招辦嗎!?」

「可以!」掙扎片刻,漢尼拔斷然開口:「我此生最為敬重的便是白鬍子您這樣的強者,所以在我們釋放您麾下的這段時間,能否讓我一盡地主之誼。」

聽聞此言,白鬍子終於忍不住了,大笑開口揭穿了漢尼拔內心所想:「庫啦啦啦啦啦,小鬼,你確定是想要招待我這個敵人,而不是想要等赤犬小鬼的援兵抵達之後將我殲滅嗎?!」

「你、你、你為什麼會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