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高很高,比蘇歌足足高了大半個頭。

頓在蘇歌面前的時候,蘇歌明顯感覺到一陣壓迫感。

微微詫異的抬頭,她目光就不自覺的落在男人黑色襯衫的暗紋上。

這樣的暗紋,不論看多少遍,也覺得別緻。

「今天應該不會,再像昨天那麼晚了吧?」

她正看得出神,溫良的嗓音在頭頂響起。

蘇歌下意識抬起腦袋,然後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會,今天沒什麼事情可耽誤。」

蓁蓁如今也安頓好了,這幾天,她可以專心實驗了。

蘇歌只當程教授在揶揄自己,而許洋則稍稍有些詫異的看著程錦錫,眼底光芒微微有幾分複雜。

「嗯,別太累了。」

程錦錫當即也沒有多說什麼,叮囑了一句之後,就轉頭看向許洋,「實驗室其他人還沒來嗎?」

「應該快到了。」

許洋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第二天,聶甄就與鬼鬼一起向吞天猴王辭行了,聶甄現在是歸心似箭,急著想要為師尊治療傷勢。

至於鬼鬼,它原本都已經溜出吞天山脈了,要不是為了回來救吞天猴王和對付叛亂,它都已經成為自由的小鳥了。

「師尊,等我和老大修鍊大成之日,我會衣錦還鄉的!」鬼鬼朝著送他們的吞天猴王大聲笑道。

吞天猴王則關照鬼鬼道:「在外要多聽聶小哥的,行事千萬不要魯莽。」

「猴王前輩放心吧,我向你保證,除非我死了,否則絕不會讓鬼鬼出事。」聶甄向吞天猴王抱拳說道。

「那就多謝聶少俠照顧鬼鬼了。」吞天猴王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但他也知道,鬼鬼早晚是要離開吞天山脈的,早走比晚走還要好。

聶甄與鬼鬼離開后,吞天猴王自又返回猴王山,對猴王一族來說,現在要重點提拔一批人,儘快將猴王一族的規模恢復到巔峰時期。

吞天猴王這邊暫且不表,聶甄與鬼鬼離開吞天山脈之後,一路朝三大帝國的方向飛去。

一路上,鬼鬼使勁深呼吸,爽快道:「哈啊……自由的空氣……」

看著鬼鬼這副樣子,聶甄啞然失笑道:「我說鬼鬼,你至於這麼誇張么……」

「老大,你是不知道,我這十幾年來到底是怎麼過的,別說是離開吞天山脈了,就是離開猴王山的次數,我一隻手都可以數得過來,都不用第二隻手的……」鬼鬼向聶甄哭訴道。

當初吞天猴王對鬼鬼保護太嚴格了,讓鬼鬼一點自由度都沒有,鬼鬼的性子有十分好動,也確實是難為它了。

「等到了殺神門,我給你介紹幾個神獸夥伴,到時候你們幾個人混在一起,肯定有樂子的。」聶甄對鬼鬼笑道。

「你還認識其他神獸?」鬼鬼好奇地看向聶甄,要知道,神獸可不是靈獸,神獸的血脈可是十分高級的存在,每一個可以稱之為神獸的種族,品級都是遠超人族的存在,這就是在諸天宇宙中,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那是當然,根據我的判斷,它們的品級不會比你這個葬天神猴低。」

麒麟一族自不用說,在諸天無數宇宙中,也就四大神獸的品級比麒麟一族要高半籌,其他種族血脈根本比不過麒麟一族。

而耿耿作為變異神獸獨角追雲馬,品級也不會比同為變異神獸的葬天神猴差。

「它們? 我真不是大魔王 難不成還不止一頭?」鬼鬼心中好奇的同時,卻又問聶甄道:「對了老大,你說的殺神門是什麼東西?是三大帝國的一個宗門么?」

「殺神門是我前不久創立的一個宗門,我大致與你說說……」反正回程的路上左右無事,聶甄便大致跟鬼鬼介紹了自己修鍊的歷程,外加那個所謂的十年之約,也沒有對鬼鬼有什麼隱瞞……

以現在聶甄與鬼鬼的修為,哪怕不是全速飛行,飛行的速度也是奇快,一人一猴就這麼聊著,不一會兒工夫他們就越過結界,進入了三大帝國……

而就在聶甄他們進入三大帝國后不久,軒轅神國邊境處的空地上,突然驟降無數名修鍊者,人數直達上萬人,其中大部分是天境修鍊者,三聖境修鍊者與元境修鍊者也有不少,為首足足有五名元境六段強者,以天機法王為首。

「此地是軒轅神國邊境,越過邊境我們就能進入三大帝國了,赤芒法王與靈龍法王已經在九宮大帝國九宮城內等著我們了。」天機法王淡淡說道。

「天機法王,少掌門就是在這裡被不知名的人斬殺的,你確定不是軒轅神國的人乾的?」

「是啊,我怎麼覺得,三大帝國那些餘孽能殺了少掌門,這說法怎麼那麼不靠譜啊……」

其他幾大法王你一言我一語,都對此表示質疑。

天機法王擺了擺手,說道:「大家不要懷疑,此時雖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但很大可能就是三大帝國的人,這件事我們還是面見了赤芒、靈龍兩大法王之後再說吧,至於這裡自然也不能放過,就交給天梭法王你帶領所有人馬暫時駐紮在這裡,封鎖三大帝國與軒轅神國的道路,順便進行調查了,切記,這裡不是風霜神國,我們只顧調查兇手,別肆意與軒轅神國的宗門發生衝突。」

這時候,那名被天機法王點名的天梭法王出列說道:「是!」

隨後,天梭法王便帶了平沙派的人馬,駐紮在原地,順便看看殺人兇手是否有深入軒轅神國的。

隨後天機法王對其他三名法王道:「我們這幾位法王,就先進入三大帝國,和赤芒、靈龍兩大法王碰頭,了解一下具體情況,我們的人馬封鎖了三大帝國與軒轅神國的結界,如果有人往返,必然會被發現,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可以肯定,對方還在軒轅神國了。」

三大帝國除了玉唐國之外,基本上已經被平沙派掃平了,所以進入平沙派的人不用多,幾大法王碰個頭討論一下就可以了。

這也是天機法王安排好的,因為耿照臨死前的影像,平沙派基本可以肯定殺了耿照的人就是來自三大帝國,但是為了防止有人故意聲稱自己來自三大帝國,誤導平沙派調查方向,天機法王等人才親自去三大帝國,和赤芒、靈龍兩法王碰頭確認。

至於天梭法王,則就地調查,並且封鎖三大帝國,等待他們從三大帝國趕回來會合。

平沙派的動作其實已經很快了,從耿照被斬殺,到他們全部趕過來,前後也就隔了五天多的時間而已,這五天里不僅要進行動員,而且還要聯絡軒轅神國那些宗門,不然會被誤以為平沙派是要開戰,這些雜七雜八事情全部搞定,只用了五天多,其實已經算是神速了。

天機法王分配好之後,也不再多話,直接與其他三名法王穿過結界,朝九宮城飛去。

然而,讓天機法王做夢也沒想到的是,聶甄不僅會返回三大帝國,而且還已經先他們一步回去了。 程錦錫點點頭,淡淡走到許洋身邊坐下。

隨手拿過桌子上的實驗數據翻閱著。

這些數據一直都是許洋親自整理,記錄得十分詳細。

許洋站在程錦錫身邊,不由自主看了他一眼。

「這周末,華北那邊有一場醫學研討會,你替我去吧。」程錦錫突然開口。

「什麼?」許洋明顯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華北市這場醫學研討會,聽說是近幾年國內外較為隆重的一場大型醫學研討會,教授您不親自去嗎?」

「我有別的事情。」

程錦錫頭也沒沒抬,繼續淡淡翻看著實驗數據。

許洋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替教授參加,合適嗎?

聽說參加華北市這場醫學研討會的人都是國內外知名人士,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去,會不會……

「我會安排一個人跟你一起去,讓你們前去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學習,其他的,不必考慮。」

「是,我會好好珍惜教授給的這次機會。」

許洋沒有拒絕的理由。

這樣隆重的醫學研討會,確實能增長不少見識。

有機會,還能結交人脈。

參加這樣的研討會,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兩人談話也沒避諱蘇歌,蘇歌對這種醫學研討會倒是沒多少興趣。

只是覺得程教授這人非常會給予學生機會。

跟在他手下,當真是跟對了。

「大家早……」

齊飛風風火火的推門進來,一進門看到程教授,表情瞬間僵在臉上,「教授?」

「嗯。」程錦錫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點了個頭。

齊飛一臉茫然,看了眼蘇歌,又看了眼許洋。

只是兩人都沒理他,他趕緊規矩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教授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齊飛一向算來得晚的,他一來,實驗室另外幾人很快也到了。

大家一進門看到程錦錫,都比往常規矩了許多,打了聲招呼之後,就自覺的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程錦錫仍在淡淡翻閱手裡的實驗數據,粗略的翻完,這才放下記錄本,轉身看向眾人。

「咳咳咳……」

大伙兒頓時一陣咳嗽聲響起,趕緊收回一直偷瞄他的眼神,在實驗桌子上忙碌起來。

「不知道你們誰有興趣,跟我去巴菲國一趟?」

知道大家在好奇他的來意,程錦錫倒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問道。

「啥?」

齊飛第一個反應過來。

去巴菲國?那個瘟疫泛濫的地方?

「教授,您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別人不知道巴菲國目前的狀況,可他們實驗室的人研究巴菲國這瘟疫研究了幾個月,是不可能不知道巴菲國的情況的。

巴菲國那個地方,十分危險啊。

教授要他們去做什麼?

「臨床指導用藥。」

程錦錫話音一落,頓時沒人再敢發聲。

大伙兒都齊齊避開了目光,顯然沒一人願意去。

開玩笑,臨床指導用藥,相當於直接接觸感染鼠疫的人。

巴菲國這鼠疫不是一般的鼠疫,感染的人什麼癥狀都有,萬一突然發瘋起來咬人,把他們感染了怎麼辦? 「二位,按照你們的意思,此人肯定就是三大帝國的聶甄嘍?」以天機法王為首的四名法王,對靈龍法王、赤芒法王問道。

靈龍法王與赤芒法王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忌憚,然後朝天機法王點頭道:「不錯,此人是否叫聶甄我們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此人的戰鬥力十分強悍,外加他的身邊有不止一頭元境靈獸陪伴,當初我們的屬下就曾經吃過此人的苦頭。」

其實準確來說,當初靈龍法王與赤芒法王所率領的大批平沙派高手,全都是被聶甄以及他的那些靈獸夥伴們斬殺的,薛老後來的出手,只是打擊那少部分最強者而已。

只不過這樣丟人現眼的事情,靈龍法王和赤芒法王自然是說不出口的,原先他們向宗門上書的情報,也是大部分屬下全都被那神秘強者一招抹殺,現在自然不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難不成,少掌門的死是因為那些靈獸,而非完全是這個聶甄所為?」有一名法王猜測道。

靈龍法王說道:「很有這個可能!聶甄座下的靈獸有兩至三頭,且基本上都是元境的級別,不過他本人的修為只有天境,如果說少掌門隕落之事,我看八成是那些靈獸們乾的好事!」

耿照臨終前的影訊大家都看過,影訊內只看到聶甄給予了耿照最後一擊,但是之前耿照是否受傷,受了多大的傷,誰都不知道,耿照畢竟是元境強者,靈龍法王這麼猜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時候赤芒法王卻眯起眼睛疑惑道:「只是……這個聶甄不好好待在玉唐國這個保護圈裡,跑到軒轅神國幹什麼?」

「哼!無非是有了兩下子之後,野心膨脹起來,想要去軒轅神國曆練而已,三大帝國歷史上又不是沒有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鼠輩。」一名法王頓時不屑地冷笑道。

「我看也是,這小子有幾頭靈獸當保鏢,頓時就不知道山有多高海有多深了,眼見三大帝國這邊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修鍊的地方,就索性去了軒轅神國也是很有可能的。」頓時,另一名法王也贊成道。

天機法王頓時眯起眼睛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必須馬上返回軒轅神國,然後開始進行調查了,聶甄既然進入了軒轅神國,恐怕是不會再回三大帝國的了,我們在邊境埋伏的兵馬幾乎沒有意義。」

「不錯,玉唐國算什麼地方,聶甄如今享受了軒轅神國那等天地靈氣,就算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恐怕他都不願意回來,我看我們還是抓緊時間,趕緊到軒轅神國里展開調查,搞清楚聶甄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再遲一些萬一聶甄失去了蹤跡就麻煩了。」

天機法王冷哼道:「想殺了人就消失?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我們立刻返回軒轅神國,靈龍、赤芒二法王,這次你們也隨我們去!如今找到殺少掌門的兇手比什麼事情都重要,三大帝國這邊反正大局已定,交給手底下的人就可以了。」

「遵命。」靈龍法王與赤芒法王得令,當下不敢怠慢,跟手下人交代了一下之後,就隨天機法王等人一同飛回了軒轅神國。

聶甄雖然料到自己殺了平沙派的少掌門之後,平沙派絕不會就這麼算了,恐怕會有大的動作,但是他並不知道平沙派的幾大法王已經來過三大帝國並且又返回了軒轅神國。

荏苒舊時光 說到底,平沙派其實並不了解聶甄,目前掌握的關於聶甄的線索,就是一些聶甄的戰鬥力和神獸夥伴的等級。

如果他們知道聶甄此刻已經返回了三大帝國,並且正在朝玉唐國飛去的話,肯定立馬就會追上去截殺聶甄了。

「嗯?」正在飛行的聶甄突然感覺後背一涼,在空中停下身形,回頭疑惑地看了一眼。

鬼鬼見聶甄停了下來,當即詢問道:「老大,怎麼了?」

「剛才我感覺有一道很濃郁的殺氣……不過現在又消失了。」聶甄有些疑惑起來,自己對殺氣的判斷是不會有失誤的,可這股殺氣居然只持續了一瞬間,就有些奇怪了。

畢竟聶甄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找錯方向……

「別去管那麼多了,如果真的碰上對頭了,咱們再對付不遲,老大你不是要治療你師尊的么,咱們還是快點去殺神門吧。」鬼鬼催促道。

聶甄想了一下,覺得鬼鬼說的有道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暫且不去管之前感應到的殺氣,與鬼鬼朝玉唐國飛去。

而就在聶甄返回玉唐國的同時,玉唐國這邊,原本主持著殺神門事宜的大宗主卓不凡,突然收到原多寶宗五宗主鄭穎緊急來報。

「什麼?!你說老二的病情有反覆?!快!快通知老三他們!」

說完,大宗主當先第一個衝到了段榮閉關的密室內。

剛剛衝進屋子,卓不凡就看到段榮滿臉冷汗,丹田位置隱隱有靈氣開始泄漏。

其他三大宗主也已經沖了過來,看到這番場景,連忙隨卓不凡圍到段榮身邊,緊張地對卓不凡說道:「莫非聶賢侄的丹藥沒能控制丹田破碎的趨勢?!」

「聽說段宗主出事了?!」此時,聞訊而來的木延尊者連忙沖入密室,用自己的靈識查看段榮的身體狀態。

查探過後,木延尊者臉色一白,驚呼道:「不好!丹藥的藥效開始減弱了,丹田破碎的趨勢無法遏制了!」

木延尊者面露慚色,雖然他自問自己也是丹道實力超絕,可比起聶甄來實在差距太大,哪怕聶甄傳授過他丹道,可段榮的傷勢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段榮面色慘白,全身的靈力已經開始外泄了,這時候他斷斷續續對四周的同門道:「諸位……段某先走一步了……諸位多保重……」

「老二!你說的什麼話!」幾大宗主痛苦不已,他們五人情同手足,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段榮隕落。

「老二!不要放棄希望啊!你的得意弟子聶甄,現在已經闖入軒轅神國為你尋找藥材了,你一定要相信他!」卓不凡抓著段榮的肩膀道。

「聶甄他……」段榮此刻腦海中出現了他那最得意的弟子,那個屢屢創造出過奇迹的少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