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厭倦了孤獨的生活,他本想在那村子里隱世一輩子,永不再沾染外面的血雨腥風。

只是世事真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樹欲靜,風卻吹。

盛世嫡女:病嬌王爺要娶我 他想從此過上平凡的隱巨生活,但身負重傷的賀知秋突然闖入村子打破了他寧靜的生活。

如果是別人,也許他能狠下心來不救,任其死去。 農門典妻 但那是賀知秋,那是當年曾救過他一命,與他惺惺相惜繼而結拜的兄弟。

他如何能見死不救?

他竭全力保住賀知秋的命后便毅然離村入城,尋找療傷聖葯靈丹。結果一入城便聽到了萬年血雪蓮的事,從而與方昊天他們結緣。

村子的事方昊天和柳凝雨也已經知道。

見杜醒川眼神含慈,方昊天便說道:"你跟他們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只要你在村子里一天,遲早會遭遇他們本不應該遭遇的事情。雖說你的實力可以保護他們,但有時候你有力窮時。"

杜醒川笑了笑,說道:"堂主,你不用擔心我。我既然答應加入元武堂就想通了。我雖說厭倦了孤獨,但我的骨子裡仍是不甘心平靜,不願就此平淡一生的死去。村子雖好,但不是我永遠呆的地方,我留在村子就等於村子一直藏著一個滅村禍患。一旦我那仇家知道我在那裡,我將會是村子的大罪人。"

杜醒川的聲音剛落,他們三人都是神色突然一震。

他們感覺到了腳下顫動。這感覺剛起,下一瞬間便是恍惚天地之間有炸雷,然後他們看到前方峽谷的盡頭雪花翻滾的厲害。

杜醒川驚呼:"發生什麼事了?"

方昊天的感應力瞬間釋放,然後他的臉色變了。

那邊,幾乎近萬隻身型高大的雪氂牛湧入,擁擠如洪水傾斜入峽谷之口。而讓他臉色大變,頭皮炸開是氂牛群的對面方向竟然是十幾名打扮樸素的男女。

如無意外,那十幾人將會與氂牛群相遇,然後他們將會在它們的蹄下碾壓成肉泥,那十幾人是在雪原里生活的人,當遠遠看到前方翻滾的雪浪,大地的震顫時他們知道前面是什麼了,一個個頓時嚇得臉色死灰。

可是他們回頭看時臉色卻也是絕望無比。在他們的身後,遠遠吊著三十多名手持鋒利武器的黑衣人。

很明顯,那三十多名黑衣人玩的是一場驅羊入狼口卻兵不血刃的絕戶遊戲,為的是想看著那十幾人被碾成肉泥的快感。

"該死。"

方昊天一看就怒了,從馬上躍起,一閃前射。

"我跟上去。"

柳凝雨趕緊飛身跟上。

杜醒川知道方昊天和柳凝雨厲害,倒是不擔心什麼,但也很好奇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於是騎著一匹馬帶著兩匹馬揚鞭前沖。

方昊天的玄武修為都已經到達半步天人的程度,速度之快絕不比雪龍馬差。

勢如電,身影如虹。

嗖!

他很快就到,從一側直接俯衝而下,朝那十幾男女的面前位置落下。

"咦?那傢伙找死么?"

那三十多名黑衣人看到有人出現,好像是要擋住氂牛群頓時愕然,繼而個個冷笑。

在他們看來,以一人之力阻擋氣勢如虹的萬匹氂牛群簡直就是自殺形為。

看到突然有人從天而降,那十幾個絕望的人頓時精神一振,知道是來幫他們的。可是等他們看清只是一個年輕人時,他們當中頓時有人驚叫而起:"年輕人,快走,你一個人擋不住。"

是的,面對上萬匹數量的氂牛群,方昊天加上他身後的十幾人都顯得如此的渺小。如果他們想擋住氂牛群看上去真的就是應了那一句:螳螂擋車,不自量力。

只是方昊天不是螳螂,所以他並不是不自量力。

"你們別慌,都站到我的身邊,我能保護你們。"

方昊天聲音透著一股不容抗逆的威嚴在身後每一個人的耳中響起。

聽到方昊天的話,那十幾人都沒有任何遲疑的往方昊天靠攏,盡量的靠近方昊天。他們有種感覺,越靠近方昊天起安全。

方昊天凝神靜氣,手微微一揚。

揚手布魂域,無畏撼牛群!

轟隆隆!

氂牛群衝到。

"呵呵……"

在後面看著的三十多名黑衣人個個臉上都浮現嗜血的笑意。

然而下一瞬間,他們的笑意直接在臉上凝固,他們看到了簡直能將他們活活嚇死的一幕。 砰砰砰……只看到方昊天和他身邊的十幾人一動不動的站著,任由氂牛群衝過來。

就好像他們並沒有看到氂牛群,完全當氂牛群是透明的。

神無月恭平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跟方昊天緊緊挨在一起的那十幾個人個個都緊張的要死,渾身顫抖,有些人更是無法控制自已而發出驚恐的尖叫。

這些都是真實的。

可是他們現在只能將希望放在那個突然從天而降的年輕人身上。

他讓大家靠近他,那隻能靠近他。

此時已經不容那十幾人有其他的選擇。

靠近他,相信他,也許還有一線希望。此時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一旦分開就只有一個下場:被氂牛群直接就碾壓成肉泥。

撞擊聲大起。

方昊天等人一動不動,衝過來的氂牛群卻是直接分開。凡是靠近方昊天他們五米的氂牛都直接噴血倒飛,有些直接就粉身碎骨。

因為氂牛群前奔的速度很快,一下子竟然讓人有種錯覺。

就好像方昊天他們突然變成了一把鋒利無比,一往無前向前斬殺的大劍,生生從氂牛群的中間斬出一條嚇人的血路。

"我的媽啊……"

"我們遇到神人了!"

"快退,氂牛群衝過來了。"

那三十多名黑衣人被看到的這一幕嚇著了,知道救他們眼中那十幾個玩物的人是強大無比的可怕存在。

跟著他們看到越過了前方的人朝他們衝來的氂牛群,他們臉色劇變,就要後退。

但他們剛動,一道比雪原的空氣,比飄灑而下的雪花都要冰冷百倍的聲音響起:"你們不是覺得好玩嗎?不玩夠怎麼能走……他們聽到聲音時便感覺眼前有影子閃動,眼花繚亂,然後他們發現他們都動不了了。

轟隆隆!

數千氂牛群浩蕩,壯觀的向他們衝來。

"不……"

"不要……"

那三十多名黑衣人頓時魂膽皆顫,驚恐而呼。

他們本來是玩遊戲的人,本來是看別人被氂牛群碾壓成泥的人,現在換成是他們變成了要被氂牛群碾壓成泥的對象。

"不,不……"

三十多名黑衣人驚恐而叫,有些人居然直接就嚇死。

但因為身體不能動,嚇死了還是站著。

已經飛到空中的柳凝雨眼神冷漠至極,對那三十多名黑衣人的驚恐嚎叫無動於衷。

"你們不是喜歡看別人被氂牛群踩成泥嗎?現在讓你們親身去體驗會更真實。"

柳凝雨的聲音很輕柔。

可是那些黑衣人聽上去已經沒有半點悅耳的感覺。有的只有恐怖,這聲音就是魔鬼的聲音。

被方昊天保護在魂域中的那十幾人回頭看到那三十多人個個驚恐但卻又一動不動等著衝上的氂牛群里。他們愕然,不知道那三十多個惡魔一般的人為什麼不跑。

下一刻,他們便看到了飄雪輕灑的空中靜靜懸浮的柳凝雨時,他們明白了。不是那三十多人不想跑,而是他們跑不了,因為他們被天上的那位仙女給定住了。

杜醒川終於到達,然後他正好看到那三十多名黑衣人被氂牛群淹沒的情景。

氂牛群繼續前奔,很快遠去。

看著前方不斷翻滾的雪浪,被方昊天救了的那十幾人頓時感覺漸身發軟,然後一個個癱坐在地上。

但還是有人沒有忘了救命恩人。剛癱坐就咬牙掙扎著跪好,對著方昊天磕頭:"多謝公子救命大恩……"

"何明,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杜醒川驚訝的聲音突然響起。

聽到杜醒川的聲音,那十幾人都是微怔,繼而人人都像是受委屈的孩子看到了自已的爹娘一樣哭叫起來。

"杜先生,你總算回來了!"

十幾人頓時痛哭一片。

方昊天臉色突然一變:"村子里的人?"

"是的。"

杜醒川點頭,然後他的臉色也變了。

村子里有人被那些黑衣人趕到這裡,豈不是說明村子出事了。

想到這點后,杜醒川急叫而起:"快告訴我,村子是不是出事了。"

一個年紀大點的男子急聲道:"是的,來了一群黑衣人,見人就殺。我們逃得快逃出來,但卻被他們趕到這裡。"

杜醒川的臉色白了:"那我朋友呢?"

那年紀大的男子說道:"我們覺得黑衣人是沖著他來的,所以早早就將他藏到了村長家的地窯中。但他現在有沒有被那些黑衣人找到,我們也不清楚。"

"我先過去……"

方昊天急了,話音剛落便朝村子的方向射去。

杜醒川趕緊說道:"劉姑娘,你快去幫堂主。我帶他們回去就行。"

柳凝雨遲疑了一下,想到以杜醒川的實力保護這些村民回去應該沒問題,於是說道:"你們小心點……說完了直接朝村子方向飛去。

"走,我們回去。"

杜醒川也想急著回到村子,趕緊催促那十幾個村民。

雪花跟別的地方一樣,但落地后卻有所不同。

村子里到處可見血跡,到處可見橫卧在血泊中的屍體。

灑下來的雪花落到血上變成了紅色,但雪花還在下,慢慢的將紅色覆蓋。

灑下來的雪花也落在那些死去的人身上。每一簇雪花仿如一雙充滿了憐憫的手在輕揉的撫摸著他們,悲憐著他們的悲慘遭遇。

村子里人還沒有死絕,還活著的人都被趕到了村子的一塊空地上。

本有三百多人數的村子,現在站在空地上的人只有五十多人之數。再加上峽谷被救的十幾人,整個村子現在只餘七十人左右。

五十多個村民現在被人一群黑衣人圍了起來。

黑衣人的帶頭之人是一個陰氣深深,長有一雙三角眼的乾瘦老人。

村子里,還有不少黑衣人身影閃動,正仔細搜查著每一戶人家。

乾瘦老人的腳底下踩著一個中年村民。

中年村民正是村子的村長。

"我們確定人就在你們這裡。"乾瘦老人的腳板揉了幾下,中年村長的臉在他的腳下變形,"我的耐心有限,我每數十聲,你若不將人交出來我就殺你們村子一個人。"

中年村長說道:"我們真不知道你說什麼。"

乾瘦老人卻是不理會中年村長,他開始數數。

當他數到八時,一名黑衣人直接從人群中拉出一個只有十二三歲的小男孩,將小男孩拉到中年村長的身邊。

"爹,爹救我。 邪王的廢材狂妃

小男孩正是中年村長的小兒子。

"不要,求你們放了我兒子,放了我兒子……孩子他爹,你要救虎兒,你要救虎兒啊……我說,我知道人在哪裡,我說,我說……"

一個中年女人哭喊著要衝上來但卻被兩個黑衣人死死按跪在地上。

"你閉嘴!"中年村長怒吼打斷他妻子的話:"你若敢出賣杜先生,我殺了你。"

"十。"

乾瘦老人完全不理會中年村長和妻子的反應,徑自數下去。當數到十時,他一把抓起倒插在身邊的刀對著小男孩就劈了出去。

"不!"

中年村長嘶吼。可是他被踩得死死的,根本沒能力起得了身。

"虎兒……中年女人雙眼一翻直接就暈了過去。

"虎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