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確實虧欠她們母女很多。

不過他會用餘生來彌補,保護她們一生。

“好吧,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蘇雲生點點頭道,這種事情以後誰猛預料得到呢,萬一哪天晚上兩人都喝醉了呢!

“我說了,不許叫我老婆!”看到蘇雲生露出一張邪魅的笑臉,謝靈欣秀眉一蹙,冷聲道:“至於你的工資,讓我滿意再說吧!”

正當謝靈欣轉身想要離去時,蘇雲生忽然想到什麼,說道:“管住嗎?”

“我會叫周叔騰出一間臥室給你。”

看着謝靈欣離去的背景,蘇雲生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意,還真別說,五年了,如今的謝靈欣比起當年更具女人味,身材確實太好了。

她想冷靜一番,暫時不去想這些麻煩的事情,也不想看到蘇雲生的樣子,所以她只好回家後一個人去睡覺了。

看不到自己的老婆,蘇雲生也不能怎麼樣,只能在自己家休息,現在自己有了新的勢力支撐,還怕不能挽回這些嗎?

不過回到家的時候,他還是被父親等人的熱情款待嚇了一跳。

許多女僕正在兩邊等待着,她們穿上了工作服,似乎正在等待蘇少爺回來。

女僕們一看到蘇雲生就禮貌恭敬地一起說道:“少爺歡迎你回來!”

蘇雲生看到她們如此熱情,居然也忍不住點頭回敬,很快他就被一個女僕帶着來到了屋子別墅的大廳。

此刻一個白髮蒼蒼的男人正在背對着他,看着窗外的一些景色,如果沒有估計錯誤,這個就是自己的父親,蘇天明瞭。

好幾年後,蘇雲生回到自己從前學習本領的學院,再次修煉,此刻他正在參加一個很嚴肅的比賽,同學肖元德遇到一個對手。

打聽之下,蘇雲生才知道對手的名字是岑嘉年,昔日和蘇雲生劍擊上交過手,雖然是他不夠蘇雲生厲害,但對於肖元德來說就不一樣了。

岑嘉年一來到舞臺上之後就看着肖元德,雖然他們兩個都被面具蒙着,不知道此刻的表情怎麼樣,但蘇雲生還是能發現彼此的眼神都在怒視着對方。

等岑嘉年出手的一刻,蘇雲生就感覺到那傢伙的氣勢非常的霸道,這下子感受着對方的壓迫,肖元德也好像有點吃力了。

他迅速退後幾步,握緊鐵劍差點就被撞到,發現肖元德應付不了,岑嘉年就趁着機會再次加速用很巧妙的劍招往肖元德的身上刺去。

此刻肖元德就要有危險,蘇雲生再也忍不住了,他暗中彈了一下手指頭髮出了一顆彈珠攻擊到岑嘉年的身上。

那傢伙被無意中的擊中感覺到特別的疼痛,就好像有子彈經過自己的身體一般,痛得捂住某個地方叫了起來,再次的人都不知道發生設麼情況,都以爲這個瘋了。

看到岑嘉年這樣,肖元德用力伸出劍進行反擊,不過狡猾的岑嘉年好像留了一手,發現肖元德來了,他一個翻身倒在地上拉着肖元德把他們兩都拉到地上。

此刻連人就好像滾打一般,不知道幹嘛一直都在地上轉動,看到這裏體育教授都一頭霧水的,這還是什麼劍擊比賽啊,怎麼變成打架了。

本來他想上去勸慰的,沒想到此刻岑嘉年和肖元德突然起來,再次開始比劍,但現在的岑嘉年動作彷彿比之前慢了許多,這是因爲他中了蘇雲生的減緩咒。

看到他那種慢動作,蘇雲生內心就是一個爽的,這下子肖元德的攻勢完全壓制了他,畢竟速度減緩了一般,那整個情況就不一樣了。

那岑嘉年感覺特別狼狽的,或許他那麼多年的劍擊比賽裏面,都沒有試過遇到這種情況吧,當然除掉上次,被蘇雲生完虐其他的應該就是這次最不堪了。

也沒有辦法,誰叫現在蘇雲生又在暗中幫助謝超呢,實際上現在和岑嘉年對抗的是蘇雲生,但他自己都不知道,畢竟這次蘇雲生是暗中幫助肖元德的,而且表現得那麼隱祕根本就不會有人知道。

當他再次彈出彈珠的時候,那岑嘉年直接翻滾了起來,看到他那麼奇怪的反應。

肖元德雖然驚訝但同時也抓準了機會進行反擊,畢竟他也不是一個笨蛋,看到這麼好的時機,他怎麼可能放過呢。

就在此刻肖元德的劍尖完美地擊中了岑嘉年的胸膛,要不是那地方有堅硬的防護器具,這岑嘉年的命子就不喲好難過要了。

這就是那些劍擊服裝選擇的必要了,看到岑嘉年被擊倒,臺下的那些女粉絲們都驚叫了起來,因爲她們都從來沒和想象過她們的偶像劍擊手岑嘉年,會被肖元德折磨得那麼狼狽的,大家都感覺到肖元德變得很厲害了。

實際上提臺下的蘇雲生已經不止幫助他一次了,就連現在的岑嘉年想起來,蘇雲生又再次彈出玻璃球,剛好點到了岑嘉年的麻痹穴位。

本來裁判也以爲岑嘉年還可以起來的,沒想到他就這樣躺着沒有反應了,等五下倒數完成之後,岑嘉年就輸掉比賽了。

肖元德特別的高興,同時你裁判和一些教授來到了岑嘉年的身邊,扶起他在他的太陽穴和額頭上塗抹一些風油精。 這樣一來大家都沒有懷疑高強了,看到一次比賽又結束,裁判只好宣佈結果,隨後高強又得意地回到了大家的身邊,他和肖元德一般都以爲比賽是全靠自己的力量來取勝的。

都不知道蘇雲生在背後幫助了他,不過沒有問題,反正他們開心就行了,有時候蘇雲生都不想考慮這麼多。

這次比賽過後,很快又到肖元德上去,估計這是他今天最後一場比賽了吧。

看着肖元德的對手是一個普通男生,蘇雲生覺得這次應該沒有問題,甚至不用自己出手,畢竟肖元德的劍術還是可以的,只要不要遇到那個叫做錢書明的就行。

果然在肖元德出劍沒多久這個男生就落敗了,他沒有到舞臺下,而是被肖元德擊中頭部好幾次,他忍受不了那種疼痛就自動認輸。

還是很少有人認輸的,不過這位男生就算了,當肖元德勝利下來之後,同學們又開始稱讚他,並且說他有多厲害啊,居然那麼容易又贏取了比賽。

肖元德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同學們你們過獎了,其實我也只是稍微動了一點力氣而已,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容易認輸的,本來我都已經手下留情了啊!”

“那證明你真的很厲害呀肖元德!”

此刻來看熱鬧的花初亦也稱讚起來,旁邊還有幾個女生都覺得肖元德很不錯,所以這傢伙就更加得意了。

蘇雲生想這次就讓肖元德高興一次吧畢竟他和高強都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作爲自己的好朋友,蘇雲生也是想他們得到這樣的福利。

如果高強和肖元德知道這些事情都是蘇雲生幫忙的,他們就更加對蘇雲生佩服了,當然這個東西蘇雲生不用主動跟他們說,以後他們還是會有機會知道的。

今天的劍擊比賽終於結束了,蘇雲生就和謝靈欣回別墅去,和同學們打了個招呼之後,他們就坐上全球勞斯萊斯離開校園很快就來到山上。

回到家裏,回來的時候,一個女僕卻告訴蘇雲生說:“今天陸祕書有事情找你,你現在去公司一趟吧,到晚上8點左右他們會給你們準備好晚飯的,所以不用擔心!”

沒想到公司那邊有事情,那蘇雲生和謝靈欣就自能先過去蘇雲生科技看看,離開山頂他們一車前往了蘇雲生科技,當他們再次看到那高聳入雲的大樓的時候,先是驚歎一聲,隨後兩者進入到公司的裏面。

這次陸祕書沒有在樓上等,而是在樓下,看到蘇雲生和謝靈欣來到,陸祕書就說道:“你們終於來了,情況是這樣的,謝總上次你修理的那些新產品現在在市場上都很好賣,所以就讓我來找你!”

“好吧,外婆說的沒錯,她也是最瞭解我的人,所以我今天才會來這裏幫忙的!”說着蘇雲生就被陸祕書,帶到了之前公司樓上的作坊。

這裏有許多產品都出問題就放在一個個平臺上,本來一些機器人已經在忙碌着檢查問題了,但有許多地方一下子也是找不到什麼原因。

蘇雲生來到一個機器人的身邊,它就立刻移動開去打打招呼道:“是謝總,你來這裏就好了,他們有許多地方都不知道怎麼處理,我知道謝總你會修理這些科技產品!”

“恩,你們就在一百年看着我怎麼做吧。”吩咐了一句之後,蘇雲生就開始忙碌,拿着螺絲刀和錘子、扳手等工具開始對這些新產品進行維修或者檢查它的問題所在,就現在蘇雲生手裏的這個活動打印機。

它的優勢在於可以飛速打印到一些資料,比起現在他們用的那些打印機起碼速度要快上十幾倍,甚至上百倍,只是現在這個機器的問題是什麼呢,就是有時候打印起來會粘紙。

這樣很容易會導致重複打印的現象,弄不好還會浪費紙張的,所以蘇雲生必須要想個辦法讓那些紙在這個活動打印機裏面不會粘合起來。

蘇雲生知道這個關鍵在於打印機出紙的那個扇葉裏面,他就把活動打印機拿到自己的手裏翻轉它認真地檢查它的扇葉,很快他就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

他看到那些扇葉的材料不是很好,他就拆掉它們讓機器人給它拿來用純淨塑料製造的扇葉,這些塑料比例必須要多,不然出來的效果就不好了。

蘇雲生親自選擇了這些材料並且自己進行調配,弄好之後才按照那扇葉的形狀再做了一次,很快他就把新做得好的扇葉放到那活動打印機上面。

這次再打印出來的那些紙張就不會粘合了而且色澤分的很開,看到這個,機器人都稱讚蘇雲生厲害。

陸祕書也鼓掌稱讚說蘇雲生的腦袋很聰明,很快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另一個新產品上面,這是一個萬能消毒櫃,但問題是什麼呢?

一個機器人說:“這消毒櫃可以在10秒內進行消毒,就是效果不怎麼理想,他們用了許多辦法都沒有改善!”

“讓我看看吧!”蘇雲生先拿了一些餐具進去,當然這些餐具是非常骯髒的,這樣才能測試到這個萬能消毒櫃的作用,打開機器之後,蘇雲生果然數了十聲,這萬能消毒櫃就發出叮叮一聲說明它的工作完成了。

當蘇雲生打開它的時候,發現裏面的餐具好像沒有怎麼被消毒,當他拿到掃描細菌的儀器上去檢測的時候,發現裏面的細菌最多隻被除掉3分之一。

這種效果還真是少了點,蘇雲生想這應該是萬能消毒櫃裏的那些殺菌設備不太行,他就親自用螺絲刀開始打開消毒櫃的內部檢測了起來。

對於蘇雲生來說這些內部的工作還是他自己親自完成好點,畢竟這些機器人有時候還是依靠他的細心才能完成工作。

畢竟蘇雲生也承認自己在這方面有很多的天賦,好像沒出拿起那些零件就會很有感覺一邊,陸祕書和謝靈欣也看出來了。

此刻發現蘇雲生又在翻查着那萬能消毒櫃的內部,陸祕書就幫忙着打開了燈光照明。

還一邊問他看到了沒有,蘇雲生就說沒有那麼快,不過好像發現一些零件都燒紅了,這個電阻也太小吧。

他拔出那兩邊的異極管進行測試,發現這些東西都老化了,於是他又自己用金屬線調配了新的異極管,安裝到那機器的上面,很快當蘇雲生再次測試這萬能消毒櫃的時候,就發現它的功能回來了。

消毒的能力變得很徹底,看到這裏,蘇雲生就下結論說道:“這萬能消毒櫃可是裏面一些異極管的問題了,我剛纔已經從新選取一些,你們按照這些手法來處理,這批萬能消毒櫃想不賣出去都很難。”

“真是太感激親愛的了,他們都沒有想到這裏面只是個小細節問題,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那些機器人回答道,感覺這些傢伙都沒有那幫忙謝靈欣危險的機器人小子厲害啊,真是需要改良了。

蘇雲生忽然想到問題應該是出自那些機器人身上,如果不改良他們的智慧,這樣下去自己得每次都過來幫忙維修啊發現問題的,那自己就每天都累死了。

蘇雲生和陸祕書提議道:“要不他們還是提高這些機器人的靈敏度和智力吧,我真是感覺這些傢伙笨了點,什麼事情都要我來幫忙的話,那它們的作用就得不到體現了!”

“知道了,這個問題是很嚴重的,我得和謝總說明,然後讓她給他們改良一番。”陸祕書回答。

“那這件事就拜託你了,我再幫你看看另一件產品吧,看完這個我和謝靈欣就要回家了,不然耽擱了時間不好。”

蘇雲生回答着,又讓那些機器人給自己看其他產品,這次來到一把梯子的前面。

看着這把提起和普通的沒有區別,謝勇就問那些機器人,這是什麼樓梯,一個機器人就回答道:“這就是提升梯子啊,這種梯子無論那裏都可以到達的,比起普通的梯子高度超出好幾倍,而且人踩在上面也不會掉下來。”

“那這是有什麼問題嗎?”蘇雲生問。

兩個世界的時差 “就是因爲一個機器人掉下來摔壞了,所以我才覺得它有問題啊!”

原來是這樣,蘇雲生看到那掉下來的機器人都粉身碎骨了,想象一下如果是一個人從上面掉下來的話,那會是怎麼樣的光景,估計每個人都不敢想象。

謝勇用手握了握那梯子感覺它其實還算結實的,怎麼會有機器人掉下來呢。

是不是那機器人自己不小心啊,他就問其他的機器人,不過這些機器人都說:“這個提升原本的設計就是很穩定的,而且會自動粘着使用着的手臂,怎麼就掉下來呢,感覺有點不對勁。”

聽到這些機器人的回答,蘇雲生就自己用手抓住那梯子的邊緣,看看它是不是有粘性,果然一摸就發現這裏還真是能夠把手臂固定好,他試着踩了上去可是謝靈欣卻擔心道:“你這樣上去,等下輪到你掉下來怎麼辦?蘇雲生小心點啊!” “我沒事的,不是會凌步速步嗎?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呢?”

說着蘇雲生都沒有管謝靈欣就爬到上面去了,當他來到大概梯子2米的位置,感覺到周圍還是穩定的,但他越是往上爬,就越感覺到那穩定性開始下降。

這把梯子可是跟隨人的動作慢慢地自動上升的,這個設計不錯,就是因爲它穩定性不足,因此纔有缺陷。

爲什麼越到上面問題就越多呢,那是因爲上面的梯子開始不受中心底部機器的控制了,那地方不能管理那麼遠的梯子。

蘇雲生就想如果要解決這種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一個地方又增加一個這樣的中樞控制機器。

他按照它們能夠管理5米左右的範圍,在梯子內部多增加了10個這樣的機器,現在再用它們爬起來,整個梯子就穩定多了,發現親愛的又成功改良好一樣新科技。

謝靈欣也特別的高興,今天的工作也大概到這裏完成了,陸祕書帶他們到樓下送他們離開。

臨走的時候蘇雲生又叮囑陸祕書道:“我不在的時候你給我好好打理公司,如果有需要就讓我過來,不過最近學院文化節都比較忙的,沒想就不要找我來了。”

“知道啦老闆,我現在回去忙碌,你也回去休息吧!”陸祕書說完轉身回去了,蘇雲生則是和謝靈欣來到全球勞斯萊斯上,這下他們纔回去吃飯。

都幾點了現在纔回去吃飯就是因爲被工作耽擱到,一回去他們就飢腸轆轆地在桌子上吃了起來,拿着筷子的手動作很快,用力地把送菜往自己的嘴巴里放。

隨後迅速地咀嚼,這頓飯是他們兩個吃得最快的,吃完之後,他們很快就來到樓上,現在剛好9點多,他們看毓冰珍在這裏種植,就加入到裏面去。

蘇雲生親自拿起鋤頭鬆土,這空中花園有許多地方又被開墾過來了,應該是毓冰珍今天忙碌的結果,看到她一個人那麼賣力地爲空中花園建設,蘇雲生都忍不住幫忙了。

發現親愛的和未婚妻來了,毓冰珍就說道:“謝謝你們啊,還真沒想到今天那麼晚纔回來的,去公司有事情忙嗎?”

“對啊,今天在公司處理了一些產品,現在纔回來,你也不賴,他們不在的時候你也可以自己開墾了那麼多土地。”蘇雲生回答。

“這片空中花園的土地還有那麼多沒有種植東西的,不開墾就太浪費了,所以我得開墾多一些,到時候讓空中花園這裏都全面覆蓋綠化。”

毓冰珍的建議不錯,正是蘇雲生的意思。

他們加上謝靈欣拿着工具就在這裏推土,等到泥土都鬆開後,蘇雲生親自下種,放下去的都是芭蕉和梅花還有櫻花等等的種子,希望可以讓它們繁茂地生長開來,覆蓋整個空中花園。

蘇雲生就是喜歡那種到處都是植物的感覺,要不然外婆都不會故意給他這樣的一個空中花園了,就是知道自己孫子的性格,她纔會按照這個設計的,果然之前蘇雲生一來到這裏就表示很喜歡。

種子下去之後,蘇雲生親自拿着水壺在周圍澆灌,就好像一個農夫一般,非常的勤奮,謝靈欣和毓冰珍看親愛的都那麼努力,她們兩個做下人的當然也不怠慢,於是就同時幫忙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