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陰沉的話,使得周圍的氣溫似乎都驟然降低了幾分。

眾人不由打了個冷顫,聽皇浦夜這意思,似乎是要重點教訓沐詩雨。

那這對沐詩雨來說,可真的是一個噩夢了。要知道在比試中被對方重傷的話,只能是怪自己技不如人。

藍明院主緩緩說道:「好了,不必多說了。」

他看向戚費成,說道:「戚掌門,勞煩你宣布一下比試開始。」

戚費成真武劍宗向來中立,並不會因為自己是雲麓域的勢力,而就偏袒聖曜學院。

這一次的學院大比,便是由戚費成來主持場面。

「好。」

戚費成點了點頭。對兩大學院來說,不管是輸是贏,都不如早點開始。

這時,只聽得狄景天說道:「且慢,在比試開始之前,狄某還想要問藍明院主一件事情。」

「噢?什麼事情?」

藍明院主看向狄景天。

場中無數雙眼睛,也都看向狄景天。

大家都能感受到,狄景天這話是帶著一點質問的意味。

狄景天深深的說道:「敢問藍明院主,你們蒼靈學院是不是有一個叫做鹿羽的弟子。」

當「鹿羽」這兩個字說出來的時候,全場忽然都是一滯。

所有人的內心都是一突。

這個名字就像是有著魔力一般,在深深刺激著所有人。

對於雲麓域的人來說,鹿羽是個禍亂他們雲麓域不得安生的混世魔王。

而對蒼靈學院的人來說,鹿羽太讓他們感到遺憾了。

被狄景天這麼一問,藍明和諸位長老都是一咬牙。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對於鹿羽,他們寄予了很多的希望。

在蒼靈學院的時候,鹿羽便展現了自己的鋒芒。藍明院主更是隱隱看到了,鹿羽有取代當年穀風月的可能。

後面安排鹿羽跟隨寧一凡等弟子去歷練,也是蒼靈學院的高層集體決定,有意為之。

誰想到最後明心城那邊送回來一個驚人的消息,鹿羽不僅靠著一人之力力挽狂瀾,拯救了明心城。鹿羽更是直接打敗了寧一凡這個蒼靈學院當代的第一高手。

鹿羽的成長,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藍明院主和諸位長老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他們甚至覺得鹿羽完全有機會在學院大比中為他們蒼靈學院贏得尊重。

在鹿羽在雲麓域歷練的這三個月,其實蒼靈學院一直有派人專門在雲麓域打探鹿羽的消息。

鹿羽在血鴉山,在烈光城做的那些轟轟烈烈的大事情,一次次讓藍明院主等人震驚。

他們蒼靈學院何幸,居然出了鹿羽這麼一個不世出的天才。

完全可以預料,若是任由鹿羽繼續發展下去,未來成就簡直不可限量。

就算是這次學院大比不能勝過皇浦夜,在下一屆的學院大比中,鹿羽也肯定能打敗皇浦夜的!

鹿羽已經成了蒼靈學院最深的信念。

但是誰想到,鹿羽忽然就失蹤了!直到現在,鹿羽都沒有回到他們蒼靈學院,並且沒有任何的消息。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一點消息也沒有! 這讓藍明院主等人在困惑的時候,又在深深的擔憂。

鹿羽的下落到底怎樣了?沒有人知道。

「沒錯,鹿羽正是我們蒼靈學院的核心弟子。」藍明院主直接承認。

狄景天沉聲說道:「這幾月來,鹿羽禍亂我們雲麓域,卻不知藍明院主該如何處置。」

藍明院主一直都是沉著淡定的神情,這個時候忽然直接逼視狄景天,說道:「鹿羽乃是我們蒼靈學院的人,狄院主說話的時候,還請注意一下,請問鹿羽何罪之有,他是殺了你們哪個門派的人嗎?」

藍明院主忽然這麼口齒伶俐起來,倒是讓人有些刮目相看了。

狄景天被藍明院主這麼一問,不由一呆,因為鹿羽還真沒直接殺過人。雖然說他一度懷疑石蘭馨和祝雲飛的失蹤,是和鹿羽有關,但是畢竟沒有任何的證據。

這時旁邊李雲痕沉聲喝道:「鹿羽雖然沒有直接殺了人,但我們烈光宗很多弟子,都是因他而死!」

古水長老也跟著叫道:「沒錯!我們有很多弟子都是間接死在了他的手上,而且我們烈光城的修鍊福地都被他毀了!」

想到鹿羽在地底古城做下的事情,烈光宗所有人都是咬牙切齒的。

藍明院主深深的說道:「據我所知,鹿羽不過是身懷重寶,被你們盯上了。是你們先追殺他,他有時候最多是自衛罷了。你們有些人因為自己的追殺,而出現了傷亡,最後怎麼反過來怪到鹿羽的頭上來了。我想要請問,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雲燕兒和莫師等長老紛紛說道:「你們追殺我們蒼靈學院的弟子,我們倒還要討回一個公道呢!」

李雲痕怒道:「我們烈光城都讓鹿羽毀了,他難道不要負責任嗎。」

藍明院主咳嗽了一聲,說道:「如今鹿羽失蹤不見,對我蒼靈學院來說,也死莫大的損失。請問這個責任,我們是不是該找你們烈光宗負責呢?」

蒼靈學院這邊態度強硬,並且也佔據了道理這邊。聖曜學院和烈光宗的人雖然怒氣沖沖,但還真不好反駁藍明院主。

戚費成站了起來,說道:「大家都請息怒,鹿羽的事情,戚某是最為清楚的。這時戚某要出來說句公道話。鹿羽乃是我們真武拍賣場的貴賓,只是因為被人惡意泄露了身份,才導致被追殺。在戚某看來,鹿羽本身並沒有什麼責任。」

戚費成說了一番公道話,倒是讓烈光宗和聖曜學院的人都不好再提追殺之事了。

皇浦夜深深的說道:「鹿羽既然是你們蒼靈學院重點栽培的弟子,這次學院大比如此重要,為何不見得他出場呢。」

莫師咬牙說道:「鹿羽現在還失蹤在你們雲麓域!」

皇浦夜哼了一聲,說道:「鹿羽已消失幾個月,不可能還在我們雲麓域。我看他是偷偷回到了蒼靈學院,只不過不敢參戰罷了。」

「休要胡說!」

藍明院主也因此而憤怒。

皇浦夜深深的說道:「藍明院主你這般發怒做什麼,我說的乃是事實。學院大比這麼隆重的事情,鹿羽不可能不知道消息。不管他躲在哪裡,既然不現身,那就說明是不敢前來!」

李雲痕譏諷說道:「鹿羽不是表現的那麼囂張嗎,怎麼在關鍵時候反而是畏縮了。學院大比事關著蒼靈學院的榮耀,他連為蒼靈學院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哈哈哈!老夫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鹿羽是個膽小鬼!」

烈光宗一眾長老都表示著對鹿羽的嘲諷,似乎只有這樣,就能讓他們烈光城的陣眼最精華重新回來一樣。

美男,愛無效 「你們不要胡說!鹿羽不是這種人!」

蒼靈學院這邊,眾長老還在為鹿羽激烈的辯解著。

但是他們內心的失落,卻終究是揮之不去。

是啊,鹿羽失蹤都有兩個多月了,既然雲麓域的人沒能奈何的了鹿羽,那鹿羽該回來給蒼靈學院參賽才是啊。何以躲藏起來不現身呢。

坐席上,寧一凡冷笑說道:「這還用說嗎,鹿羽分明就是膽小怕了,這個沒種的東西,也就是動動嘴皮子的本事。」

上次在明心城,寧一凡在比試中讓鹿羽打成了重傷,雖然說後面療傷痊癒了,但是他對此事一直視作奇恥大辱。

他不想放過任何一個打擊鹿羽的機會,哪怕鹿羽根本不在這裡。

旁邊沐詩雨聽不下去了,嬌斥道:「寧師兄,就因為鹿羽曾在比試中打敗過你,你就這樣懷恨在心嗎,你的胸襟未免太小了。不要忘了,鹿羽乃是我們蒼靈學院的師兄弟。別人羞辱鹿羽,就是羞辱我們蒼靈學院,我們應該力挺鹿羽,而不是幫著外人!」

寧一凡冷哼了一聲,也不說話。

鹿羽帶來的風波漸漸散去,學院大比正式開始。

由戚費成宣布著學院大比就此進行。

學院大比的規則其實十分的簡單,完全就是挑戰賽,等於是打擂台的形式。

誰能在場中站到最後,便代表哪一方勝利。

一般來說,比試的場數不會超過五場。因為兩方準備出戰的弟子,也不會太多。

上一次的學院大比中,皇浦夜站到了最後,任誰來挑戰,都被皇浦夜給打敗。

是以皇浦夜代表著聖曜學院奪取了勝利。

皇浦夜站了出來,他以一種倨傲的姿態,審視著觀禮台上的寧一凡等人。

在觀禮台上,蒼靈學院這邊只有寧一凡、西門文光、汪玉堂、沐詩雨四個弟子。

毫無疑問,蒼靈學員參賽的弟子,就是這四人了。

而聖曜學院那邊就簡單多了,只要出戰皇浦夜一人就可以了。

事實就是這麼的殘酷,皇浦夜就是一座力量的豐碑,他們蒼靈學院要想贏得學院大比,就必須要有一個弟子能勝過皇浦夜。

很多事情都不用多說什麼,大家都能明白其中的意義。

皇浦夜站了起來了,但是蒼靈學院這邊四弟子,卻只有一個沐詩雨也站了起來。

寧一凡、西門文光、汪玉堂三人臉色都顯得很是糾結。 他們承載著蒼靈學院這次的榮譽之戰,但是他們對戰的乃是皇浦夜,誰心中又有底。

皇浦夜忽然深深的問道:「卻不知你們中,誰人超過了當年的谷風月?」

皇浦夜的話就像是一記重鎚,砸在場面中。

全場都寂靜起來。

皇浦夜這話,意味著皇浦夜開始向蒼靈學院宣戰了。

誘寵寶貝,乖乖乖 大家都為蒼靈學院捏了一把汗。

寧一凡等人根本不知道如何回應皇浦夜。他們當然沒有超過當年的谷風月。

在皇浦夜的面前,他們首先就感到底氣不足。

聖曜學院的人看到這幅架勢,心中都是冷笑不已,暗道蒼靈學院的弟子就這等水平,如何來戰。

沐詩雨氣憤的叫道:「皇浦夜你何必這般咄咄逼人,我們中沒人能超過谷風月師兄,那又如何。」

「既然你們連谷風月都超越不了,那麼……」

皇浦夜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一抹放肆的冷笑,接著說道:「那麼,就不用多費功夫了,這一場比試,你們四個人就一起上吧!」

「一起上吧!」

這四個字回蕩在場中,經久不散,響徹天地。

嘩!嘩!嘩!

全場都炸開了,所有人都為皇浦夜的話而沸騰。

誰也沒想到,皇浦夜會主動要求一挑四!

這是何等的霸氣,何等的高傲!

同時,這也是對蒼靈學院的極度蔑視!

也只有皇浦夜這等絕世天才,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皇浦公子,當真是豪氣干雲!氣沖雲霄!」

「皇浦公子神勇無敵,令人無限敬佩!」

雲麓域很多武者都在為皇浦夜狂歡,他們要的就是這種碾壓的感覺。

現在雖然比試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他們雲麓域這邊,已是牢牢佔據了上風。

而聖曜學院的弟子,就更是熱血上涌,無比的激動。

皇浦夜,就代表著他們的驕傲。

他們恨不得早點看到自己大師兄大發神威的那一刻。

他們對著寧一凡等人叫道:「我們大師兄已經發話了,可以讓你們四個一起上,你們佔盡了便宜,莫非這樣都不敢迎戰嗎?那就太可笑了!」

「寧一凡,你不是號稱蒼靈學院當代第一嗎。怎地現在連個屁都不敢放了。我看你這個樣子,真像是一個慫貨!」

「蒼靈學院的,有本事就應戰!」

聖曜學院這邊的不斷刺激,已是讓蒼靈學院這邊忍無可忍。

沐詩雨叫道:「我一人先來應戰便是!就算是敗,我們蒼靈學院也有自己的氣節!」

「沐師妹。」

寧一凡在後面拉了拉沐詩雨,他只怕沐詩雨太衝動之下做出不利於自己這邊的事情。

其實他已經想好了,他們單獨去戰皇浦夜的話,那是一點希望都沒有。而如果是四個人一起戰,那說不得還有一點希望。

雖然說四打一有點丟人,但是總好過他們一個個被皇浦夜重創的強。

而要是他們四人聯手之下僥倖打敗了皇浦夜,這最大的功勞當然還要算是他寧一凡的。

皇浦夜根本就看不起沐詩雨,冷笑說道:「你還沒有資格單獨挑戰我。」

這時,只聽得莫師深深的說道:「既然皇浦公子都這麼說了,那我們這邊弟子們要是不答應,倒是看不起皇浦公子了。」

「莫師……」

沐詩雨還待再說什麼,莫師已是直接打斷。

莫師斷然說道:「寧一凡,西門文光,汪玉堂,沐詩雨,你們四人聽令,一起參加這場比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