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依依他們都會成長起來,再以後他們若回不來,那也不是他該操心的了。

唯有奶奶,不過依依在,他也放心。

上次他是被殺的沒回來,這次不同,奶奶很開明,很不捨得,也是理解他的。

在家裡陪奶奶兩個月,千星閑暇穩固槍道,沒有懈怠修行。

還見了一些故人,柳冰,小胖子,小胖子結婚了,孩子都很大了,葉鎮,葉輕柔,龍炎小組,林思佳……過去很久,很多都已不同。

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千星為他們開心。

他該走了,有他追求的目標。

撒旦老公別太壞 「好了,都別送了。」千星笑道。

「老大,一路順風,我們過些時候就去找你們。」

「小星,在外面要好好的,外面不比家裡,一切都要小心,遇到小江他們,要一起互相照顧……」奶奶很不舍。

「我知道了,放心吧。」

「依依?」千星勾頭看去。

少女輕咬嘴唇,已經哭了,「星哥哥。」

「照顧好自己,還有奶奶。」千星笑道,本想開個玩笑,還是忍住,「保重。」

「我知道,你也要小心……」少女很傷心,她想跟著去,也知道實力不夠,依依又不舍,有太多想要傾訴,只有心底願君珍重。

千星輕嘆,「多注意一下身邊的人。」他一直昏迷,醒來多年過去,讓他接受一個印象中還是小女孩,小妹妹般的女孩,他怎麼可能?再說他的心早已冰封。

也許只是初戀幻想多,他根本沒有相處多少次,未必是愛。

那個張順很出色,人也實誠,千星看得出來,他是喜歡依依的,希望他們能走在一起,自己就是個不祥之人,還是一個人走。

前幾天想起他還有虛日鼠傳承,如今他已經不怎麼需要,不是已經堪比遠古星宿,而是他都已經掌握,還需慢慢修鍊。

若是在外面出事,豈不是丟了?千星把星宿傳給了張順。就算傳出,虛日鼠的奧義他還是能夠施展,能夠浸淫。

張順正好是用劍的,無影身法虛無劍,張順很激動,也很痴迷,當時就悟出很多,對千星也很感恩,恭敬行尊師禮。

……

揮了揮手,千星深吸一口氣,他不喜這份別離,太多傷感。

千星羽翼展出,加快速度,一閃化作遠方黑點,再閃徹底進入無數裡外的大荒洞天,消失不見。

****** 大荒深處,千星獨自遠去。

呂小魚他們沒有一起走,準備都到偽虛天再出去。

武道路各有不同,不能總在保護下,很多時候需要自己走出。

「老大,找你很多次都沒找到,我很傷心。」

「老大,你是不是走這邊出去了,我給他們說過你不會有事,你那麼英明神武,和我一樣。」

「話說這地方很不對,還是老大你不會真被野狗吃了吧?」

詛咒地深處,歪歪扭扭留著幾行刻字,不用想都知道是那條狗寫的。

千星嘴角抽動,這貨真是三天不挨打,上房揭瓦,很快他卻露出一絲笑容,心有暖意。

還是熟悉的傢伙,久違的嬉鬧。

「星哥,我們決定一起走出去找你,我們研究過這個地方,都覺得你應該是到了域外,你肯定不會出事。」這是江憶起。

還有一些朋友,他們留有標記,在一些深處難進入的地方,都是多年前的事情。

看著前方,隱隱有秩序風暴,時空通道,處處都是岔路,也可以說根本沒有路,混沌一片,不知道的人很難找到具體路線。

千星有無名師傅傳承,這是遠古時大能開拓的路,有很多條,通往地方也不同,如今殘破,應該更有不少岔路。

他們也都得到過機緣,義氣盟很多古老資料,或許也是知道一些路的。

這些路對自己人沒太多危險,他們應該走出去了。

這點千星還算放心,但出去以後呢,不知會到什麼地方,他們實力不弱,但也不夠頂尖,出去時一個虛天都沒有。

都是為了自己,千星也很擔憂,希望他們都好好的。

他們都資質很好,是奇才聖獸級別的,真要走出自己的路,不會比任何人差。

千星微笑,這點他也放心,說不定這次出去,他們都已經比自己更強。

潮汐般的法則風暴,千星掃視幾眼,發現之前進入放逐地的那條,他當時昏迷知曉不多,這次腦海中有複雜又玄妙的岔路圖。

這是詛咒地,他在這裡再次化作凡俗,千星感覺比上次強多了,若是再遇到三角體,他單獨也不會差。

深深回望一眼,此一去前路難料,不知多久才能回來,不知還能否活著回來。

小飛走了,這麼久沒有音訊,江憶起他們都走了,還是沒有音訊,他也該走出去,有自己的責任和目標。

一入武道路,他早已痴迷其中,喜歡追求武道的浩瀚。

男兒志在四方,唯有奶奶讓他愧疚,還好有依依他們,有一代又一代慢慢長大的孤兒。

既然決定,不再遲疑,千星目光清明,踏步向前走去。

周圍規則混亂,神秘詭異,開始還有一些標記,很快就完全沒有了,即便當初留下,也早已被越深入越混亂的規則侵蝕掉。

呼!前面時空通道,千星消失其中,再次出現又是荒蕪秩序風暴路,風暴凌亂瘮人,但並沒有多少危機,感知到他的血脈,都自動避開。

又是蟲洞暗門,千星再次進入,眼前空間摺疊變幻,太多玄妙,晦澀難懂,接而場景再變。

這樣走過一處處空間通道,有傳送的,有需要自己走的,看似很枯燥乏味,千星卻沒有這麼覺得,很多新奇,都是大道法則體現,多體會總是沒錯。

眼前不是空間變幻,就是凌亂風暴,不知過去多久,在這裡時間都容易讓人忘卻。

像是沒有多久,又好像過去很久,說不清楚。

忽然千星感覺到清新的靈氣,接著眼前大亮,豁然開朗,他從一處蟲洞內被扔出來,然後就到這個地方。

這是群山之中,放眼望去,鬱鬱蔥蔥,生機旺盛,這裡的靈氣規則截然不同,說不出的輕鬆暢快,根本不是家鄉和放逐地能夠相比的,那邊大道有缺。

在這裡修鍊,絕對是事半功倍。

他剛來心中便有空靈之感,有所感悟,曾經的疑惑像是要解開,規則濃郁,更容易抓住感覺,他積蓄很豐厚。

這裡的壓力也很大,千星覺得虛天還是能夠達到瞬息千里,這是質變的門檻,但應該也不能一直持續巔峰狀態,太消耗神力。

他卻不同,他有生死翼,生死翼奪噬天地靈力,只飛行還是沒問題的。

穿越后剋死男主七個未婚妻 千星感受著,很快適應這裡的一切。

他站在不高的山頭,眺望遠方,長發飄逸,心有萬丈豪情。

無名師傅只是一個念頭,給的信息不多,還多是一些經驗心得。

這是什麼地方,千星不知道,但他能感覺到,這個世界肯定很龐大,有很多強者,只是這份天地氣息都沒錯,冥冥中的感應。

他將踏入這片舞台,不同的江湖,不同的熱血。

這是域外,不同家裡,他可以無所顧及,隨性而為,一人瀟洒行江湖,走出最強路,這才是他的武道。

他忍不住想要大喊,今天他千星來了。

這是初來大世界,心靈共鳴,心潮澎湃,千星目光明亮。

環顧四周,正要離去,千星目光一閃,「嗯?」

有人來了?

這是一個小和尚,看到千星還笑呵呵的走了過來,像是縮地成寸,一閃便至。

「化境一變,虛天戰力?」千星暗自戒備,心中也是震撼的很。

小和尚並沒有散發什麼力量,他還是感覺到壓力,這傢伙估計比他都強?他是六星,三重天戰力,小和尚本身境界比他稍高,真實實力也這麼強?

千星狐疑,這尼瑪什麼情況?他都堪稱最強天驕了,一直也自認很強,這隨便出來一個也是天驕,不差於他?先不說這種頂級天驕,不是說普通天驕都極其稀少,億萬里大地都未必有一個?他剛來碰到第一個人就是了。

小和尚很年輕,眼睛比他還亮,他們有不同,千星的眼神明亮更銳利孤冷,小和尚的眼神明亮純凈,人也很白,很帥氣,一身簡單僧袍,顯得很真誠。

小和尚也在觀察千星,好奇都寫在臉上,這個他看不出境界的年輕人,好像看著也很強?

「阿彌陀佛,兄台劍眉星目,英武不凡,一看就是人中龍鳳,不知怎麼稱呼?」小和尚雙手合十,一臉和善。

「千星。」千星說道。他有傳承,域外語言簡單信息都在腦海,還是能懂的。

「阿彌陀佛,千星兄,幸會幸會。」小和尚笑著說道,純凈明亮的眼睛溜溜一下,「小僧真誠,改天請你喝酒……」

小和尚說完,還歉意對千星笑了笑,像是有急事,快速離去。

千星有些摸不著頭腦,剛剛心情豪邁,被一個天驕誇獎一番,老實說感覺還是不錯的,但怎麼總感覺哪裡不對?

一個和尚說話也太順溜了,但那真誠的眼神,還真是赤子之心,難怪年紀輕輕也這麼強。

****** 不出來還不知道,這荒武古大陸真是藏龍卧虎,千星對未來更期待了,他不怕挑戰。

「在那邊,別讓小禿驢跑了。」

「還有同黨,先殺了他。」接著遠處風聲呼嘯,傳來怒喝聲,一群人殺氣凜然。

來的全是虛天強者,剛來又沒有太注意,瞬息便殺到,千星臉色黑了下去。

「尼瑪的。」千星終於想起哪裡不對了,那小和尚本來純凈的眼睛溜溜閃那一下,就不像個好貨,還請他喝酒,這世界的和尚有這麼開放?最關鍵的是這王八蛋叫什麼,真誠!

真誠你大爺!看著一群紅著眼睛,像是被強佔了老婆的吃人表情,千星懷疑這個傢伙到底幹了什麼事,這明顯是把禍水引到他這邊。

虧他還以為遇到一個赤子之心的天驕,天驕倒是不假,他就不應該相信,能夠走到這個地步的人,還這麼真誠,哦,現在他討厭這個字眼。

「喂,停下,我是路過的,和那個光頭沒有任何關係,你們找他去,他往那邊逃了。」千星才不背這個鍋。

「師弟,東西交給你了,師兄先去養傷。」這時又飄來小和尚的話。

千星臉色更黑了。

一群人本來就怒火熊熊,不怎麼聽他解釋,這一下更炸開了鍋,「殺了這個小子。」

「滾。」人已經殺到,千星暴起一拳擊退,同時也閃退出去,「操,老子長發飄逸,玉樹臨風,哪裡像他師弟了?」千星膩歪的很。

「師弟,師傅說過你是他收的最出色俗家弟子,我是最出色出家弟子,你不能不幫我啊。」遠處還有追兵殺到,堵住小和尚,那邊也打鬥起來,小和尚一邊戰還一邊喊。

「我幫你妹。」千星火大,恨不得把這傢伙真誠的臉踩到腳下。

「你幹什麼?師弟,我知道你羨慕我長得比你帥,但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兄弟齊心……哈哈,師弟過來,我們一起聯手。」真誠看到千星衝過去,還作勢要和千星聯手。

周圍早已紅眼的傢伙瘋狂圍攻上去,分開兩人,兇猛圍殺。

千星輕哼,顧不得太多,也得認真起來。

圍攻的高手很多,還能彼此結合大陣,全是虛天強者,不乏三重天,他雖然又有進步,也是普通三重天威勢。

山河拳咆哮,山河圖映照,千星橫衝,一些虛天一重天接連被擊退,但有的強橫二重天依仗大陣,都能夠擋住他一二,領頭的兩個三重天聯袂出手,他都隱隱被壓制。

「阿彌陀佛,爾等心浮氣躁,這是入魔的徵兆,再不停手……看我伏魔掌。」小和尚念念有詞,金剛護體,佛光閃閃,一臉虔誠,一手伏魔掌打的也是渾厚無比。

千星注意到,這貨果然比他要強,應該是更高階的四重天實力。

這個王八蛋,看到這個嘴臉,他就來氣。

他初來乍到,招誰惹誰了,來就遭遇圍攻。

「看清楚了,我的戰技哪裡像那光頭了?」

「闖我斷雲宗後山,當誅。」有人冷笑,意思顯而易見,不管你是不是,今日都得留下。

千星也來了火氣,山河拳狂轟四方,接著流星槍在手,呼嘯殺出。

這些人個個凶厲,招招狠辣,他也不必客氣。

剎那之間,千星已經連殺兩個,其餘人怒吼衝殺,更加兇狠。

千星沒有遲疑,連續衝擊一側,哪怕被一個三重天高手擊中也沒有停下,什麼都不清楚,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他必須得先離開這裡。

然而他還沒跑出去,轉頭看向一側,真誠已經跑沒影了,那傢伙還先跑了。

千星再次想要罵娘。

那傢伙實力高,身法速度比他也不差什麼。

千星沖向遠方,一群人狂怒追殺,接著前面影子出現,一道兇悍掌影斷雲鋪蓋,千星直直翻飛回來。

四重天高手?剛剛他就發現和真誠交戰的兩個老者都是四重天,如今一個去追擊真誠,這個留下阻擊住他。

千星吐血,一是反震,二是氣的。

「小子,在我斷雲宗領地偷我們的東西,吃雄心豹子膽了。」

「一個偷盜,一個望風接應,還想狡辯。」

「今天誰也救不了你。」

千星已經懶得解釋,說過太多,沒人相信,一個個強勢狠辣。

流星槍在手中流轉,生死翼極速閃爍,千星越來越適應,有個冷笑殺過的二重天長老被千星回馬槍瞬殺當場。

而跟著千星又被憤怒殺來的四重天老者擊飛出去,三重天是普通層次,四重天是更高層次,只差一重天,威勢差了很大,他完全不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