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雷霆之勢,席捲而至。

等到男子反應過來的時候,柳無邪的掌印,率先一步,出現在他面前。

「不好!」

出手的男子意識到不妙,身體竟然朝後退了一步。

站在遠處的那名男子,同樣是一臉的震駭之色。

柳無邪的力量,為何要比窺天境還要強橫,這不符合邏輯。

無奈之下,男子只好改變戰術,手掌朝柳無邪對接而來。

兩隻巨大的掌印,突然在空中相遇。

「轟!」

對撞的那一刻,一座無邊的漣漪,橫掃四周,震得遠處那些星球都在晃動。

這一掌的力量,柳無邪已經不弱於窺天三重。

「噗!」

煉化吞莽神獸后,太荒世界中多了很多上古法則,這些法則,加持到真氣之中,更具摧毀力。

男子倒飛出去,口噴鮮血,臉色頓時萎靡下來。

只是一個交鋒,就被柳無邪震傷,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兩人愣了,一臉的驚駭,眼前的年輕男子,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小子,你到底是誰。」

被震飛的男子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眸中噴出濃烈的火焰,想要將柳無邪

碎屍萬段。

「廢話真多!」

柳無邪著急趕路,以免還有更多的高手襲來,要速戰速決。

身體一晃,消失在原地,連綿不絕的掌印,朝兩人同時籠罩下來。

一對二,柳無邪的打法有些瘋狂。

讓人知道,小小地仙四重,同時對付兩尊窺天境,沒有人會相信。

事實就是如此,柳無邪攻擊的速度,還有他的軌跡,招式,法則等等,幾乎是一邊倒的碾壓。

「我們一起出手!」

兩名男子終於意識到不對勁,迅速聯合起來,一起對柳無邪出手。

三人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柳無邪雖然碾壓窺天一重,想要徹底將他們殺死,還是有些難度。

兩人藉助領域之力,不斷的給柳無邪施壓。

形成了平局,柳無邪想要殺他們,憑靠這些普通的招式,肯定行不通。

混戰之中,兩股截然不同的魂力,沖向柳無邪的魂海。

在柳無邪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居然施展了魂術,用偷襲的方式。

「跟我比拼魂術。」

柳無邪笑了。

他遲遲沒有施展魂術,就是怕對方說他欺負人。

因為他的魂力,已經堪比窺天四重了。

五行大手印施展,將他們的攻擊,全部打碎,這讓兩人臉色驟變。

他們的法術雖然不如紫竹星域的修士,卻也不弱。

被地仙境輕鬆打碎,實屬罕見。

靈魂之盾時刻守護柳無邪的元神,兩柄魂劍以雷霆之勢,鑽入柳無邪的魂海。

進入的那一刻,瞬間被靈魂之盾破解,化為強大的魂力。

恐怖的一幕出現了,兩名窺天境釋放出來的魂力,在柳無邪魂海炸開之後,殘存的魂力,全部被柳無邪給吸收煉化了。

「不可能,你的魂海怎麼可能如此之強,同時承受我們兩個一擊還不死。」

兩人有些慌了,他們的魂力,竟然無法刺穿柳無邪的魂海,讓他們很是震駭。

來不及思考,柳無邪的魂力開始醞釀。

煅魂術傾向於防禦,冥神收割更適合攻擊。

靈魂之矛雖然很強,論刁鑽,詭異,遠不及冥神收割。

靈魂之火很強,可以燃燒一切,太過消耗魂力。

冥神收割卻不同,用最少的魂力,可以施展出最強一擊。

一個防禦,一個收割,倒也配合的天衣無縫。

五行大手印掀飛他們之後,柳無邪身體長驅直入,詭異的出現在兩人面前。

誰也不知道,柳無邪是如何做到的,他的速度,居然要比窺天一重還要快。

兩人徹底被打懵了,五行大手印碾下來的那一刻,他們就萌生了逃走之心。

靈武星域知道柳無邪的那些人,僅限於各大宗門幾個高層。

像這種散修,根本不知道柳無邪的來歷。

「該結束了!」

遠處還有破空聲,應該是劇烈的打鬥,吸引了附近那些修士的注意。

冥神收割出現,一尊漆黑的魔神,手持鐮刀,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出現的那一刻,兩名窺天一重,嚇得渾身哆嗦。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

靈武星域的修士,都修鍊了魂術,所以他們能清晰的看到死神之鐮的出現。 ,

[]

「嗯,很不錯,那你現在是要把這100萬都給我嗎?」

「怎麼可能?我只能預支半年的,我不用過日子嗎?你把賬號給我,我先給你一個學期的,剩下的以後再說。」

溫栩栩的好心情,一下子因為他這句話又跌到了谷底,就很想掛電話的那種。

真是的,還全給他?

他怎麼不去搶啊?奸商!!

還好,這狗男人比較識趣,聽出她語氣不好后,也就沒出聲了,隨手發了一個賬號過來。

發完了,順便還說了一句:「對了,今天記得去接孩子。」

「你為什麼不去?」

溫栩栩聽到,條件反射般的反問了一句。

霍司爵端著咖啡,就氣笑了:「你是孩子媽,你不能去接?」

「那你還是孩子爸呢,你怎麼不去接啊?」

「我有事!」

「說得我沒事一樣,我現在都還在醫院裡呢,霍司爵,我跟你說,我現在也要上班了,沒有那麼多時間,接孩子這件事,咱們要分工合作,一三五你接,二四六我接,就這麼說定了。」

溫栩栩說完,毫不猶豫就把電話給掛了。

氣得剛把咖啡送到唇邊的男人:「……」

傻眼了吧?

堂堂一身家上千億的大總裁,竟然連區區一百萬都要貪,而且手段還這麼不要臉。

小林突然覺得有點幸災樂禍……

——

溫栩栩這天下午確實沒有時間去接孩子。

因為她已經醫院裡被好幾個醫生給拖住了。

「南希醫生,原來你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克利爾醫生啊,太好了,我終於見到真人了。」

「我也是,還是我們內科的,我太高興了。」

「南希醫生,我能問你一些醫學上的問題嗎?」

這些醫生看到她這尊大神都忽然空降到了這裡,都十分的興奮和激動,紛紛圍了過來,不願意放她走。

溫栩栩盛情難卻下,只能在這裡陪著他們說話:「可以啊,不過,我擅長的是中醫,西醫的話,可能會幫不上什麼忙。」

「沒關係,我們這裡缺的就是中醫。」

「就是,南希醫生,你是不知道,我們這裡好多病人其實都希望中醫治療,特別是那些上了年紀,然後又有錢的。」

「比如療養院那裡的是么?」

忽然有人在人群中輕聲插了一句嘴。

療養院?

這個醫院,還有療養院嗎?

溫栩栩一雙溫和的眸子,看向了這個皮膚白凈身材高挑的女護士:「那是什麼地方?也是咱們醫院的人嗎?」

溫栩栩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五年的生活捶打,已經讓她學會了如何去說話,別人會更喜歡。

果然,聽到她還沒入職,就已經稱「咱們醫院」,這些內科護士醫生們,又馬上嘰嘰喳喳給她介紹了起來。

「對的,就是咱們醫院的,不過那裡面,住的都是有錢人。」

「對啊對啊,南希醫生,如果我們把那裡的病人治療好啦,醫院會給我們內科獎金的,很多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