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突然從黑暗中竄出。

「什麼?這裡面竟然還有生靈生存?」

林寒神色一驚,他拔出背負長劍,瞬間朝著那黑影斬去。

當!

一串火花爆閃,林寒只覺得長劍上傳來了巨大的力道。

而藉助著剛才那碰撞的火花,林寒頓時看到了那黑影,竟然是一頭背生雙翼的人形邪魔。

沒錯。

就是邪魔一族!

它渾身都是包裹著鱗片,背生雙翼,剛才與林寒長劍碰撞的,正是它的一雙猙獰利爪,十分堅硬。

「難道傳聞是真的,這無底深淵中鎮壓著一頭邪魔一道的大魔頭,不然,為何會有邪魔一族的生靈在此生存。」

林寒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而就在下一刻,不遠處那雙翼邪魔似乎對林寒身上的氣血十分貪婪,它嘶吼一聲,金屬打造般的猙獰利爪,泛著血光,瞬間對著林寒抓來。

「冥頑不靈!」

剛才只是試探性的攻擊,林寒並沒有使用全力,此時看到那雙翼邪魔依舊殺來,林寒自然不會再留情。

「鏘!」

一聲嘹亮的劍鳴頓時自黑暗中響起,冷光撕裂空氣。

「噗」

血光迸濺,那雙翼邪魔直接被劈成兩半,瞬間死亡。

林寒見此,才冷哼一聲,收劍入鞘,卻是將修羅煉獄矛握在了手中。

既然這深淵中都是邪魔一族的生靈,那修羅煉獄矛的作用,比劍有用、也強大多了。

林寒愛劍,但卻從不依賴劍。

獲得太古龍帝訣后,林寒擁有了包容天下萬道的胸懷。

他要追求的,是終極的武道,囊括各種修行之道。

因此,林寒喜愛劍道,但卻不會被劍道所束縛。

別人都以為林寒劍道絕倫,但他們永遠不明白,劍道,只是林寒的一個手段罷了。

他真正強大的,是包容一切的武道!

太古龍帝訣,讓林寒能夠包容一切。

而此時,隨著林寒的深入,他一路上發現了不少雙翼邪魔,都是趴伏在黑暗中,一雙雙充滿殘忍、暴戾的眼神,正死死窺伺著自己。

不過,似乎是畏懼於修羅煉獄矛散發的氣息,這些雙翼邪魔不敢妄動。

不過,終究有強大的雙翼邪魔忍耐不住,瞬間朝著林寒衝殺而去。

那是一頭足足有著五米多高的雙翼邪魔,它張開雙翼,仿若一隻巨大的惡魔蝙蝠,充滿了凶煞之氣。

「噗」

但林寒如今的修為,讓他擁有著無比強橫的戰力。

他一矛捅出,直接將這雙翼邪魔給洞穿了腦袋,直接釘死在了岩壁之上,讓周圍一眾雙翼邪魔,終於老實了起來。

「汩汩!」

而這個時候,那雙翼邪魔的一身邪魔精華,全部被修羅煉獄矛吸取一空,轉化成精純乾淨的力量后,隨即注入了林寒的身軀中。

這一刻,林寒只覺得自己的力量瞬間壯大了不少。

若不是為了儘快尋找那「靈源神眼」,獲得靈源師傳承,林寒甚至是都想主動獵殺那些邪魔,藉此吞噬他們的邪魔之力,壯大自身。

不過這無底深淵太過詭異,林寒一刻也不想長留,他只想儘快找到聖崖村那位靈源師先人的埋骨之地,奪得靈源師傳承,然後立馬出去。

林寒又前進了十幾里,路上,他看到了不少人類、妖獸的白骨,似乎都是進入這無底深淵中探索而被一種神秘力量擊殺。

而隨著前進,林寒看到了的白骨越來越多,幾乎鋪滿了整個大地。

一路,儘是白骨森森。

「呼呼……」

此刻,似乎有陰風,從深處吹拂而來,空氣頓時變得陰冷,一種詭異的力量,想要滲透進入林寒的身軀中。

「嗡!」

心驚之下,林寒直接取出了當時那青色僧衣大師,交給自己的金色舍利子。

林寒將舍利子握在手中,頓時一片聖潔的金色佛光籠罩住了他,一瞬間,那種陰森冷冽的氣息,頓時被阻隔在外。

「聖崖村的那位靈源師先人,當年到底深入到了哪裡?怎麼到現在玉符一點動靜都沒有?」林寒目光露出一絲疑惑,但他繼續前進。

那靈源師傳承,對他太重要了。

林寒勢在必得!

終於,又前進了將近三十多里,林寒手中的玉符,突然亮起了一道微光,指向某個方向。

「有了!」

林寒神色一動,頓時「唰」的一聲,朝著玉符指引的方向飛射而去。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轉眼,他穿梭了一個個彎彎繞繞的石道,終於來到了一座漆黑深邃的石室前。

嘩啦!

嘩啦!

讓人膽寒的是,那石室中,一陣陣鐵索晃動的聲音從其中傳來,甚至是,夾雜著一些若有若無的咆哮聲。

「傳聞無底深淵中鎮壓著一頭魔,每到月圓之夜就會發出震天的咆哮,我不會這麼倒霉,正好碰到了吧。」林寒心中震動。

但,他還是緩步走了進去。

因為,玉符感應的那聖崖村的靈源師先人埋骨之處就在其中,他只能咬牙走了進去。

而就在林寒踏步進入的一瞬間,他頓時看到了無比震撼的一幕。

走入那石室中,視野並不狹小,林寒仿若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大地。

一條血浪滾滾的大河從石室門口蔓延開來,一直連通到遠方,林寒運轉魂師天眼,頓時看到了那遠方的大地盡頭,竟然有一座無數白骨堆積的大山。

而那大山之上,端坐在著一位風華絕代的絕美女子。

不過,那絕美女子臉色無比蒼白,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機,她似乎已經死去了千年,但肌體生霞,皮膚光潔如玉,三千秀髮烏黑亮麗,披散在肩頭。

周圍一條條粗大的烏黑鐵索,緊緊將這絕美女子困鎖在那屍山血海中。

「難道,無底深淵中鎮壓的那尊魔,就是這個風華絕代的絕美女子?」

林寒心中微微沉吟,但就在下一刻,他盯著那絕美女子的臉龐,突然覺得有點眼熟。

眼熟?

自己竟然會對一個或許已經死去千年的女魔眼熟?

而就在這時候,林寒突然看了看手中的金色舍利子,隨即腦海中回想到了當時在那小廟中發生了一切。

「我想起來了,這被鎖困在屍山血海中的絕美女子,不是正是當時那大師讓自己觀看的千年前他沒有忍心擊殺的蓋世女魔嗎?」

林寒一想到這裡,目光猛地一震。

自己竟然在這荒僻之地,碰到了千年前的一尊蓋世女魔。

根據當時那小廟中的青衣大師所說,這女魔,可是神通蓋世,根本就沒有死,只是沉睡了。

也就是說……

林寒猛地望向不遠處那屍山血海上端坐的絕美女屍,只覺得,一股寒氣,從心底升騰而起。 姑蘇石木走到林北望的跟前,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一身紅衣的女子,他雖然面上似乎盛怒著,卻在眼眸底里流露出了他內心的一絲恐慌。

林北望冷冷一笑,「剛才大伯還在問我是人是鬼呢!?大伯不想和大家說說嗎?為什麼你看到我時是那麼的震驚。」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你失蹤多日,這裡誰看到你不震驚?你今天是嗑藥了嗎?你一向胡作非為的!我現在特別懷疑你嗑藥了!爸,今天儀式就結束吧,都散了吧,大廳里還有那麼多的客人……」

「呵呵,姑蘇石木你是在害怕嗎?」

姑蘇石木抬起手給了林北望一巴掌,「林北望,有你這樣對長輩直呼其名的嗎?!」

這一記毫不留情的耳光在林北望雪白的臉上留下了一個火紅的紅掌印,坐在正中央的姑蘇浩玄,一隻手重重的拍了拍自己雙龍座椅的扶手。

「今日既是北望入族譜回歸姑蘇家之事,那就儀式照舊,其他之事等日後再議。上香,請族譜。」

三叔公一身青色長袍,面色嚴肅的說到。他說完,轉身去取香。

「三叔公,您一向最重視家規的。北望想問您,北望歸之何名?又出之何支?」

三叔公拿著香站定,看著林北望。

「既出之無名,歸之無源,北望這姓氏恢復的名不正言不順,無以為後世表正率。」林北望說著高舉起牌位,目光炯炯的看著這祖祠之內的眾人。

「林北望,你別得寸進尺了!你現在還是姓著林呢!」姑蘇石木厲聲說到,他看著林北望的目光之中浮著一絲殺氣。

林北望勾了勾嘴角笑到,「今天的大伯,怕才是真的嗑藥了那人吧!大伯別心急,您慢慢坐著聽,今天北望的事情可不只一兩件!」

高坐在上的二叔公聽此,眼神意味深長的看著林北望一眼,面露難色的搖了下頭,嘆息了下。

林北望緊捧著手中的牌位,「為人子女,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當為父母正名,此為孝。請長輩們和祖宗們成全!」

林北望說著又是重重的一跪,她的額頭磕出了血印。

二叔公瞥眼看向正中央的姑蘇浩玄,他猶豫了一下,舉起了一隻手,「我同意北望說的。我投贊成。」

「二叔,你也跟著北望鬧!」姑蘇石木瞪著眼,看著對面的二叔。

跪在地上的林北望翻了個白眼,這個姑蘇石木太礙事了。她這樣得跪多久!一會得使出殺手鐧了!

「按照家規,大事由四大長老和家族掌權人共同投票。」三叔公面無表情的說到。

姑蘇石木聽此,雙眼緊張的看向了坐著一直沉默的五叔公和六叔公,他平時可沒有少巴結這兩個叔叔!

五叔公和六叔公對視了下,一起說到,「我們不同意。」

五叔公說完面上神色凝重了下,「都是成年舊事了。我們不想再橫生枝節。老三,你最重視家規,你說說吧。」

五叔公說完,六叔公、二叔公和姑蘇石木都齊刷刷的看向三叔公。 綿延千里的血河,堆積萬米的骨山,一尊絕美女屍端坐其上,無數粗大鐵索,千錘百鍊,將其鎖困……

這一幕幕,極為震撼!

不過,此時知曉了那絕美女屍的身份,乃是一尊千年前邪魔一道的蓋世女魔,林寒自然是不敢猶豫,藉助著手中的玉符,快速感應著聖崖村那位靈源師先人的屍骨所在。

至於拿著手中的舍利子去鎮壓女魔?

林寒暫時才不會這麼愚蠢去鎮壓這恐怖的女魔,鬼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什麼。

雖然答應過那青衣大師,但林寒很清楚,現在自己的修為太弱了,他自然不會去冒險。

等到自己修為強大,再回歸這裡,或許可以嘗試鎮壓一下那女魔。

嘩啦!

嘩啦!

血色的長河,波濤洶湧,無數屍身,在那河水中若隱若現。

林寒根據手中玉符的指示,徑直朝著那萬米多高的骨山上飛射而去,讓林寒鬆了一口氣的是,這片大地上,並沒有禁空法陣,不然若是掉落底下的血河,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玉符指示的地方,竟然是靠近那女魔的位置。」

林寒按照玉符的指示,越飛越覺得不對勁。

因為,他徑直飛射的方向,竟然是那古山中央女魔端坐的位置。

難道,那聖崖村的那位靈源師先人,走到這裡,是想利用靈源之術,奪取女魔身上什麼東西。

這膽子也太大了點吧。

不過想到了靈源師的種種神秘,這種特殊的修行者,沒有什麼事情是不敢幹的。

咬了咬牙,林寒在女魔不遠處落地。

踩在白骨堆積的大山之上,若不是身上有舍利子護佑,林寒覺得自己早就被周圍那無窮的魔念和鬼氣給吞噬了。

而此時,林寒目光望去,頓時看到了一具枯骨,匍匐在女魔的身前地上。

那枯骨,早就腐朽,但腐朽的骨骸中,卻是有一顆仿若玉石鑄造的眼球,正靜靜躺在其中。

靈源神眼!

靈源師的傳承之眼!

林寒神色一動,心中火熱。

但那靈源神眼,卻是躺在距離中央女魔不到幾寸的地方。

踏…

Leave a Comment